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

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01-03)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小强 本章: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01-03)

    第一章大路

    电报路从富人开始穿过高原市的东城,将东城分为北和南。路边从富

    人中西部大都市高入云天的大楼,一到东城就迅速转变成破败废弃的仓库、工

    厂、小杂货店和破落的贫民居住。

    电报路——或者象当地人一样把他简称“大路”——不仅将东城划分开来,

    同时也是一条肤色的分割线。

    南是最贫穷的黑人居住,北则居住着底层的白人居民。无论朝哪个方

    向走,都只有在离大路好几条马路的地方才能找到中产阶级的街。

    两个贫穷的阶层在大路上汇聚到一起,有时甚至会发生激烈的冲突,特别是

    在那些酒吧、艳舞俱乐部的门口,在这个地也就是这样的生意还能保持繁荣。

    大路的一个十字路口上,坐落着一栋褪色砖块砌成的矮房子。楼下开着个小

    便利店,这是一对韩国的中年移民夫妻赖以谋生的小生意,他们就住在二楼的小

    房间里,唯一的休闲活动就是幻想有一天能过上好一点的生活。

    但是这一刻,他们只关系自己能否活命。

    就在刚才,两个歹徒冲进商店用手枪指着他们的脑袋。丈夫听话地把收银机

    里的东西全部倒到塑料袋里,老婆则害怕地看着自己的老公。

    “靠!”那个年轻的平头歹徒看着塑料袋里大把的帐单和硬币大叫起来,他

    的头上套着尼龙袜,身穿一件镶满钉子的黑色皮夹克,“你他妈,就只有这点东

    西?”

    “生意不好今晚。”韩国男人用古怪的英语害怕地说道。

    小平头伸手抢过塑料袋,“别的钱呢?”

    店看着他的眼睛摇摇头。

    “他妈的别的钱呢?你这个该死的高丽棒子!!藏哪儿了!?!”

    “没有了!”他的妻子回答,“没有保险这里!”

    她的意思是店里没有保险箱或者把大笔现金放在店里不保险——这些歹徒分

    不清楚也不想分清楚。

    “靠你妈的!”他恶语咒骂着,朝自己的同伙看了一眼。

    他的同伙比他年轻一点,比他矮一点,也比他更紧张一点。

    “该死的浪费时间。我们该去抢酒类零售店的。”

    “这……这两个人怎么办?”那个矮个子平头问,他的手枪在明显地发抖,

    “我们就这样走掉吗,吉米?”

    “不要说名字,你这个满脑袋狗屎的笨蛋!!”高个子大叫着,举起手枪,

    “靠,我们做掉他们吧!”

    高个子想起了自己最喜欢的枪战片里的一个镜头,正要模仿着开枪的时候,

    突然听到背后传来狂啸的风声,然后门啪的一声猛然关上。

    歹徒紧张地回头向门口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当他回头再看向店的时候,发现自己突然间无法呼吸,他的手本能地握住

    自己的喉咙。那对夫妻的手同样握住了喉咙,发现呼吸不到空气。

    高个子歹徒看着自己的同伙越来越慌张地查看着四周,感觉到越来越晕眩,

    他把那两个目击证人抛到了脑后,抓住同伙的手朝门口踉跄走去。

    歹徒用尽全力才顶住压力打开门,然后摔倒在外面的街道上。一出来,两个

    歹徒拼命呼吸着甜美的空气,听到背后空气咝咝涌入商店的声音。

    高个子转回头看到那两个店也恢复了正常的呼吸,同时迷惑地看着四周。

    “刚才是他妈的怎么回事,吉米?”他的同伙问道,声音里有明显的恐惧。

    “什……什么……”

    歹徒的问题被突然打断,一股狂野的暴风将他们四脚颠倒地吹向电报路边的

    安静街道。两个歹徒恐惧地尖叫着,觉得自己就象两只暴风雨里的碎布娃娃。他

    们扔掉了自己的手枪和那个可怜的塑料袋。

    这个街道是一条死胡同,底部是高高的铁丝。狂风将歹徒们狠狠地甩到铁

    丝上,两人从铁丝上弹出来重重摔倒在地。

    风儿慢慢平息了。

    两个平头颤抖着撑起身体,看到一个暴风漩涡稳稳地悬挂在自己的面前,然

    后他们不敢相信地看着一个曲线玲珑的美女从气旋的顶端慢慢降到地面。

    她穿着深色的皮风衣,两手从背后拉着衣角,显然就是靠着皮风衣迎风滑

    翔。风衣里面一件亮绿色弹力纤维紧身衣包裹着她的胴体。

    紧身衣在衣领和洁白大腿上的开口处镶着金边,修长的美腿穿着同样镶金边

    的绿色长靴,手上带着金色的手套。一个深绿色的眼罩遮住了她的双眼,红褐色

    的长发迎风飘扬衬托着她充满古典美的脸庞。丰满的胸部,有一个镶着闪电的红

    色“D”字标记,“D”字的左边有一个飞翔的翅膀。

    “暴风女侠……”高个子平头喃喃道。

    “也许我该说很高兴你听过我的名字。”暴风女侠的皮靴稳稳落地,“但是

    被你这样的烂仔认识可没什么好高兴的。”

    “该死的骚货。”这歹徒趴在地上破口大骂。

    他的同伙呆在那里,崇敬地看着从天而降的美丽女英雄。

    “是啊,是啊。”暴风女侠双手叉着腰,“那么老套,就像好莱坞电影的歹

    徒一模一样,他们永远不会害怕正义的力量。”

    高个子努力站起身来,眼瞄着女侠丰满的胸部淫笑着道,“漂亮的小骚逼,

    我要好好让你领教……”

    “你打算让我领教什么呢?说出来呀?”暴风女侠嘲弄地问道。

    “让你领教男人的力量。”歹徒大叫着朝女英雄冲去。

    女侠平静地站在那里,直到最后一刻才提膝猛撞他的双腿之间。

    歹徒猛然停住,踉跄地捂着肚子后退一步,呻吟起来。

    然后女侠一脚吻上了他的下巴,歹徒向后翻到在人行道上,晕了过去。

    女侠转向另一个歹徒,“你是要老老实实地听话呢,还是我也让你领教一下

    女人的力量?”

    矮个子歹徒呆呆地看着地上失去意识的同伙,然后迅速地点头。

    “聪明的选择,也许是你一生里最聪明的一个选择。”暴风女侠从口袋里拿

    出两个塑料的拉链扣,用其中一个绑住晕过去歹徒的双手。

    “趴在地上。”女侠命令另一个歹徒,“双手抱头,两腿扒开,不许动。”

    几分钟之后,一辆警车过来带走了两个歹徒,同时也请店夫妻和暴风女侠

    作口头证词。

    “我想你不会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和。”一个大胡子警官打开笔记本,疲

    倦地发问。

    “差不多。”暴风女侠回答。

    “没关系。”警官摇头说道,“你知道这些家伙过不了几天又会回到街头…

    该死的,说不定只要几个小时。“

    暴风女侠叹了口气,她对抗犯罪分子已经一年多了,非常清楚警方的呆板作

    风。她不断地抓获各种小贼,不久之后又再次和他们在街头相遇。有时候,她自

    己也弄不明白这样的战斗有什么意义。

    她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从上次的肉体蹂躏——再加上同桃丽痛苦分手的心灵

    打击——中恢复过来,重新开始作为高原市唯一女英雄的战斗生涯。

    她不时怀疑自己如此坚持的原因。

    刺激?

    责任?

    内疚?

    三者都是,或者三者都不是。无论如何绝对有某种力量驱使她每晚巡游在高

    原市的街头惩恶扬善。

    暴风女侠朝那对夫妻看了一眼,他们俩不时用又敬又怕的眼光偷偷看她。

    女侠回忆起自己赶到的时候,那两个歹徒差点就枪杀了他们。起码我拯救了

    两个无辜的生命,她在心中告诉自己,虽然这只能带给她一点小小的喜悦。

    警官的询问完毕以后,暴风女侠决定打道回府。今晚我已做过好人好事了,

    星期天的晚上一般来说总是比较平静,即使在大路上也是如此。再说,我明天一

    早还有课呢。

    她召唤起风儿带着自己穿过城市,飞向高原市的富人——高原,那里

    有她的家。

    暴风女侠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决定洗个热水澡然后再睡个好觉。

    第二章幽禁

    暴风女侠慢慢睁开眼睛,晕眩地看着自己的周围。

    她的四肢无法动弹,仿佛被牢牢地绑了起来。女侠皱起眉头,一点也没有被

    抓获的记忆。

    女侠倒吸了一口凉气,认出了这间房间。

    她置身与一个小房间的中央,周围是金属灰色的墙壁,正面有一大面透明的

    玻璃窗。

    她的背后是用一寸粗细的钢管搭起来的铁架子,其中一根钢管竖立支撑着她

    的背。

    她确实是被绑着。

    她的手脚被装在金属圆筒中,四肢摊开成一个“大”字,小蛮腰和脖颈上的

    金属锁链使她完全动弹不得。

    从玻璃窗看出去,外面有十几张试验台。

    她被带回到了变态教授的实验室,女侠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去年秋天,她曾经被关在这个房间里,变态教授往她身上注射了最新型的强

    力春药“春嘲2代”和另外一种可以中和超能力叫做“中超”的药品,然后她就

    成了变态教授的性爱试验品。

    女侠担心地想着,不知道这次这个变态猥琐的教授会怎么对付她。

    她并没有担心很长的时间,变态教授突然出现在窗户前,猴子一样的瘦脸上

    露出招牌的淫笑。

    这矮个子秃头象往常一样在衬衫领带外面套着白色的试验外套,忙碌地做着

    笔记。

    “GEHEEOWWAHEE!!!”暴风女侠愤怒地大叫,却惊讶地发现

    自己嘴里堵着禁制球,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呜咽。

    几分钟前她还没觉得自己嘴里有东西,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麻醉药仍然发挥着

    作用,使她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节约点力气,女英雄。”变态教授冷冷地道:“你该把力气用在该用的地

    方,我刚给你注射了我最新的发明,春潮13。5代,比上次我给你注射的药力

    强两万倍,我渴望着看到你那成熟淫荡的肉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淫猥的

    眼神在女侠无助的娇躯上肆意游荡。

    暴风女侠低头惊讶地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她明明记得一分钟以前,自己还是穿着制服的。

    她愤愤地哼了一声怒视着变态教授,然后看到又一个男人走过来站到教授的

    身边。

    新来的男人是个帅哥,高高的个子一身健壮的肌肉,只是薄薄的双唇露出一

    丝冷酷。

    “她的咪咪挺漂亮的是不是,小卞?”盗车王懒洋洋地说道,黑色的眼睛迷

    恋地看着女侠坚挺的赤裸胸部。

    变态教授同意地点头。

    “她的屁股也很翘,你干过她吗?”

    变态教授不安地移动着身体,“拜托,我是一个科学家。”

    盗车王英俊的脸孔拍拍变态教授的肩膀邪笑着道:“还是硬不起来?”

    瘦小的教授身体痛苦地缩了一下。

    “嗨,小卞放轻松点,我们都是成年人,快看那里。”盗车王瞪大眼睛,手

    指着暴风女侠,或者说得精确点,指着她的乳房。

    暴风女侠皱起眉头看着敌人,突然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低头往下

    看,她的乳房……好奇怪……她们……老天啊!!她们越来越大了!!!

    她本来就相当丰满的乳房的确在不断膨胀,就像两只正在打气的气球。

    暴风女侠恐惧地尖叫起来,不断胀大的感觉使她乳肉更加敏感。

    几秒钟之后等到乳房停止膨胀的时候,已经有原来的两倍那么大了。

    暴风女侠喘息地看着自己巨大的乳房随着呼吸上下起伏跳荡,粉红色的乳头

    从红色的乳晕中挺立起来有一寸多长。

    “是的。”变态教授一口学术研究的口吻,“只是春潮13。5代的一个有

    趣的副作用。”

    “喔啊!!”盗车王显然对此叹为观止,“你可以让加州所有的整形外科医

    生全部失业了。”

    “还不止这个呢,仔细看。”变态教授的语气里没有任何骄傲。

    暴风女侠听到头上传来机械的转动声,恐惧地看着两条机械手从天花板上降

    下。每条机械手都拿着长长的开口塑料圆筒,圆筒的末端连着细长的水管一直通

    到天花板上。

    塑料筒直朝着女侠超大乳房的顶端移来。

    “HRRRRMMMM!!”塞着禁制球的女侠大叫起来,天哪,他们该不

    是用力?!?

    塑料圆筒套住女侠的乳晕,里面的真空抽气泵将那敏感的突起吸入到筒中,

    暴风女侠无法克制地呻吟起来。

    很快地,女侠感觉到乳房里一阵阵烧灼的感觉,那灼热感迅速提升到难以忍

    受的水平。

    女侠突然弓起背,乳房动迎向那淫邪的吸管,乳汁无法克制地喷射而出。

    “HHRRAAAAAHHH!!”女侠大叫起来,心中既觉得羞辱却又有

    种奇怪的放松感觉。

    她的乳头不断向筒中喷射着乳汁,仿佛已经爆裂开来。但是奶汁的分泌起码

    减轻了乳房里强烈的灼痛感觉。

    女侠睁开眼睛看到水管里满是纯白色的液体,老天啊,多么耻辱,我就像农

    场里的乳牛。

    “酷!”盗车王兴奋地道:“她能挤多少奶?”

    “按照这头奶牛的大奶子估算,”变态教授不动声色地道:“应该有好几加

    仑。”

    暴风女侠呻吟呜咽着,无奈地看着塑料筒一点点地榨干自己的乳房。她低头

    看着自己的乳房,以为她们会相应缩小,但是她们还是那么大、那么坚挺、那么

    痛苦地分泌着乳汁。

    老天啊……里面究竟有多少乳液?!?

    这是乳汁喷出的速度减慢了,逐渐变成稳定的涓涓细流注入那饥渴的塑料圆

    筒。

    “HRRMM!!!HRRMM!!!HRRMM!!!”

    “好了,这可真是让人兴奋啊,小卞。”盗车王的右手伸到股间隔着裤子抚

    摩起来,“我可以进去干这个骚货吗?或者你还有别的计划?”

    “我想你会喜欢下一步的行动的。”变态教授淫笑着说道。

    这次女侠听到自己两腿的下方传来了熟悉的机械运转声,虽然她的视线被膨

    胀的双乳挡住,但是她知道那是一根伪具,而且绝对是一根粗大的伪具,正朝着

    自己毫无防卫的私处伸来。

    女侠绝望地呜咽起来。

    “他妈的!”盗车王大叫,“这不就是我的‘黑鬼’吗?”盗车王记得自己

    一年前曾经用这根巨大的振荡伪具调教过暴风女侠。

    “我希望你不要介意。”变态教授说道。

    “介意?喔不,小卞……这是我的荣幸!”盗车王嘶声回答,伸手擦去眼角

    的泪水。

    变态教授温柔地看着他,“要拥抱吗?”

    盗车王沉默地点点头,两个男人拥抱在一起。

    变态教授安慰地拍拍他颤抖的肩膀。

    “好些了吗,先生们?我很抱歉,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

    两个男人分了开来转头看着那个说话的黑肤美女,黑色的弹力纤维紧身衣紧

    裹着她纤巧的身体,尽显玲珑起伏的女性曲线。她脸上戴着黑色的假面具,挺立

    的前胸有金色的“MA”标志,手中托盘摆着两杯白色的液体。

    桃丽!!

    暴风女侠认出了这穿着午夜复仇者制服的正是自己曾经的好朋友加情人,大

    吃了一惊。

    你和这两个混蛋在一起做什么?!?女侠怀疑地想着。

    “喔,美女!”盗车王兴奋地拍着手,“暴风奶汁!”

    “嗯,我的最爱。”变态教授同意地说着,赶忙从托盘上拿起一杯,“你也

    品尝过了吧,美丽的女士?”

    “是啊,我早就尝过了。”桃丽皱皱鼻子憎恨地看了女侠一眼,“我讨厌这

    种东西……也讨厌她。”

    桃丽,求你,不要……暴风女侠的眼睛请求地看着曾经的朋友。

    接着女侠突然感觉到那巨大的阳具插入了自己袒露的私处。

    “HHHRRMMPPHH!!!”女侠呻吟着感觉到那巨大润滑的龟头一

    点点地迫入自己紧窄的体内。

    “哈,表演时间到了!”盗车王大声地宣布,“鹰眼,你真该来看看这场好

    戏!”

    第三个男人出现在窗户上,那是个年轻的光头黑人,他的喉咙里插着一把巨

    大的猎刀,胸口插着剪刀,鲜血从伤口不断渗出,染红了身上的白色T恤。

    “嘿嘿,这婊子还是象以前一样骚得要命。”鹰眼说道。

    暴风女侠瞪大了眼睛惊讶地对着这个男人淫邪的目光,她还以为自己已经杀

    死了他。

    然后喘息着感觉到那巨大的伪具退出自己的身体,然后更深地插入。随着一

    进一出的抽动,女侠时轻时重地呜咽起来。

    伪具的节奏越来越快,同时开始振动起来,这个叫做“黑鬼”的伪具疯狂地

    加快速度,毫不怜惜地振荡蹂躏着她敏感的媚肉。

    女侠赤裸的胴体在束缚下无奈地挣扎,硕大的乳房淫亵地上下跳荡。她感觉

    到自己的私处越来越湿,知道那“春潮”已经开始发生作用。

    “靠,你这家伙也不治疗一下自己的伤口。”盗车王看着鹰眼的伤口说道,

    然后喝了一口奶,又将注意力转回到女侠身上。

    “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个好医生呢?”鹰眼开玩笑地说道,接着朝桃丽瞥了

    一眼,“嘿,美女,可以给我一杯吗?”

    “当然可以,自己动手吧。”桃丽说着将托盘端到他面前。

    鹰眼拿过一杯奶,朝桃丽摆了一个引诱的微笑,“美女,今晚有空吗?”

    桃丽悲伤地笑了笑摇摇头,“对不起……不是你的原因,只不过……我没有

    和死人约会的习惯。”

    鹰眼的笑容消失了,“我比较喜欢说这是一种生命形式的转变。”他的声音

    里有一点受到伤害的感觉。

    隔离室里,暴风女侠对玻璃另一边发生的怪异事件越来越不在意,她只是本

    能地随着伪具的振荡抽插不断呻吟呜咽,泉涌而出的爱液顺着伪具将地板溅湿。

    与此同时,那胸口的塑料筒继续从她跳荡的硕大乳房中抽取乳汁,仿佛她只

    是一头饲养的乳牛。

    渐渐地,一个强烈的高潮从股间慢慢升起。

    “HMPH!HMPH!HMPH!HMPH!”沾满汗水的娇躯在灯光下

    反射着淫猥的光芒。

    乳汁从圆筒中溢出,顺着起伏的乳房和平坦的小腹慢慢流下,在股间与那泉

    涌的爱液混到一起。

    “教授?”一个穿着试验外套的亚裔女孩拉拉变态教授的手,“我们的探测

    器显示,高潮马上就要来临。”

    “啊!谢谢你,陈女士。同学们,请注意!”变态教授转头大喊。

    暴风女侠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不是在变态教授的实验室里,而是站在了高原大

    学最大演讲厅的讲台上。

    下面至少有300个同学拿着笔记本,认真地看着她。

    玻璃墙不见了,桃丽、鹰眼和盗车王也不见了,但是那钢铁的束缚、那抽奶

    装置、那振荡抽插的伪具还留在原地。

    暴风女侠害怕地呜咽起来,但是“春潮”迅速地克服了她的恐惧,随着高潮

    的临近女侠变得越来越兴奋,含着禁制球的小嘴狂野地呻吟着、喘息着。

    “试验对象将迅速达到高潮。”变态教授认真地向同学们解释,“我告诉她

    我给她注射了最新配方的‘春潮’,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现在你们见证的就是安

    慰剂效应的最佳例子。”

    一个年轻的黑人举起手,变态教授示意他发言。

    “老师,您的意思是不是说,她有想被捕获的潜意识?”

    “当然!如果她不是在心底里喜欢被打倒,被捆绑,被强奸的感觉,她为什

    么要选择女英雄的生活呢?”

    “Huhhhhhhhh……”女侠紧闭眼睛,抽紧全身的肌肉。肉体的刺

    激加上心灵的羞辱,已非她所能承受。高潮的感觉向一列狂奔的列车向她冲来,

    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听任那高潮的列车将自己无情地碾过。

    一个拉丁裔女学生举手问道:“教授,如果没有实际注入药物,请问您如何

    解释乳房的膨胀?”

    “心理幻觉的现实投射。”教授轻蔑地摆摆手回答。

    “HHRRRRRMMMM!!”女侠的心跳越来越块,仿佛随时可能从嗓

    子眼里蹦出来,乳房象火烧一般地喷射着乳液,乳汁从圆筒中溢出粘湿了全身上

    下赤裸的肌肤。她的脑袋甩来甩去,濡湿的头发拍打着美丽的脸庞。

    “我想我们的时间只够再回答一个问题了。”变态教授朝呜咽挣扎着的女英

    雄瞥了一眼。

    一个男同学举起手,变态教授手指着他。

    “所以她会在300人的注视下达到高潮,就因为她喜欢惹人注意是吗?”

    “简单地说,是这样的。”变态教授点头同意。

    “喔!她来了!”

    “UH……UH……UH……UHHHHHHH!!”随着高潮的来临,女

    侠的呻吟呜咽声越来越响。突然,她弓起了背眼睛茫然地注视着莫名的远方,一

    股热流从私处喷出。

    整个会堂里的学生们一片欢腾,鼓掌为她的高潮喝采。

    女侠从来没有感觉如此羞辱,但在压倒性的肉体快感下,她一点也不在意。

    第三章入室

    “UHHHHHHH!!!OHGOD!!OHGOD!!UHHHHHH

    H!!!”罗珊蒂尖叫着迎来高潮。

    她的左手手肘挤压着左乳,小手握住自己的右乳,手指紧紧夹着自己的乳尖,

    与此同时右手则狂野地抚摩着湿润的私处。

    随着最后一波快感的逝去,珊蒂成熟的身体松弛下来,放松地享受那强烈高

    潮的余韵。

    珊蒂突然睁开眼睛,疑惑地喘息着,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她坐直身体朝四周的黑暗观看,她红褐色的长发扎在脑后,脸上胸前满是激

    动的汗水,粘湿了粉红色的全棉睡衣。毯子和床单在小腿处揉成一团。

    珊蒂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修长的手指紧张地扭住身下的床单。

    几秒钟之后,她的视线慢慢适应了黑暗的环境,房间变得越来越熟悉。珊蒂

    激烈的心跳慢慢平息,她睡在自己的卧室里,10岁以来她一直睡在这张床上。

    即使在午夜忧郁的寂静中,这熟悉的环境还是能够让她稍微地平静下来。

    珊蒂屈起膝盖,双手捧头靠在上面。她深吸一口,十指拢过自己红褐色的长

    发。

    “老天爷……”她丧气地呻吟着,闭上眼睛忍住欲滴的泪水。

    情况越来越糟了,她心中想着,而且越来越频繁……

    这已经是第五次做这样的春梦了……不,是噩梦,她纠正自己……就像前几

    次一样。

    几个月以来,她一直偶尔会有这样的梦,但是最近这样的噩梦越来越频繁,

    内容也越用越生动、越来越详细、越来越……真实。

    今晚,她甚至第一次在梦中自渎直到高潮,珊蒂娇躯一震,我到底是怎么回

    事?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平静下来,从床上爬了起来。

    长长的睡衣沾满了汗水变得又湿又黏,紧贴她酸痛的乳房和依然直立着的乳

    尖,珊蒂小心地脱下睡衣扔到地板上。

    珊蒂就那么赤裸着开门走到二楼的走廊上,一手漫不经心地护着自己雪白坚

    挺的前胸,上面满是湿黏的汗水,她觉得自己满身的污秽,决定先到浴室洗个澡

    再继续睡觉。

    同时反现自己的乳房还是原来的样子,依然那么丰纤适度,依然充满弹性地

    坚挺着,稍稍地松了口气。

    珊蒂慢慢地走下楼梯往厨房走去,毫不在意自己的赤裸,因为家里现在只有

    她一个人。

    珊蒂是父母的独生女儿,妈妈是国会议员现在在华盛顿,父亲到墨西哥出差

    去了。两个人下个星期也不会回来,因此这段时间里珊蒂在家想怎么穿都可以—

    —-当然不是经常如此,不过在现在这样兴奋敏感的状态下,任何布料的接触都

    可能刺激到她。

    珊蒂在夏夜的月光里赤裸着走到厨房,迷糊地拉开冰箱拿出一盒牛奶,拉开

    喷口往嘴里灌下去。

    冰冷的牛奶顺着嘴角滴到赤裸的胸部,她低头看去不由一震,那丰满乳房上

    的白色液体不由让她想起了噩梦中可怕的挤奶经历。

    珊蒂连忙擦去脸上身上的奶液,就那么赤裸地站在黑暗的厨房里,茫然地看

    着眼前关上的冰箱。

    当她刚想再度喝奶的时候,突然听到饭厅里有声音传来。

    她转头倾听好象是开橱门的声音,一开始她以为是风声或者是自己的错觉,

    但是同样的声音再次想起。

    过了一会儿,饭厅里又传来开关抽屉的声音。珊蒂摒住呼吸,用脚尖轻轻走

    到通向饭厅的通道边,小心地朝饭厅看去。

    就在几尺远的地方,有一个模糊的黑影弯腰翻弄着瓷器柜下的抽屉。黑影拧

    亮了一个笔式电筒,珊蒂借着昏暗的光芒看出那是一个全身穿着黑衣的男人。

    那黑衣人伸手到抽屉里拿出一些东西,装在肩膀上背着的黑色口袋里。

    珊蒂退后一步默默地诅咒着,入室盗窃令她感到自己是如此的不安全,如此

    的受到恶意侵犯,特别是在现在全身赤裸的情况下。

    她控制住心中的恐惧,提醒自己,我是一个武艺高强的女英雄。

    珊蒂知道最安全的解决办法是偷偷走回到其他房间,用电话报警,但是这种

    方法对她女英雄的身份来说绝对是严重的耻辱。

    她决定面对面的解决这个小偷,不管是不是能逮住他,起码吓他个屁滚尿流。

    她朝厨房周围看了看,现在她需要找件衣服。珊蒂从电冰箱旁拿起挂着的围

    裙绑在身上,围裙只勉强遮住了她前面的身体,后背则完全赤裸,不过也就只能

    这样了。

    然后,还需要一样武器。她走到左边从木制刀架上抽出了最大的那把切肉刀。

    珊蒂转身平静了一下,坚定地朝客厅走去。

    小偷正忙着对付瓷器柜的门锁,那个笔型电筒搁在母亲收藏的磁盘上。

    珊蒂紧紧握住手中刀,我是该直接冲过去砍他一刀呢还是怎么样?

    当她还在犹豫的时候,决定权已经从她手中溜走了。

    在房间的黑暗里,她赤裸的脚趾踢到了母亲乱放在路中间的垫脚凳上,这已

    经不是第一次踢到了。

    “痛!”珊蒂又惊又怒又痛地叫出声来,我每次都告诉老妈收好这该死的凳

    子……

    对面的黑衣小偷猛地转过头,用电筒照向珊蒂,刹那间的光亮让她一下子睁

    不开眼睛。

    既然小偷已经知道被发现了,珊蒂伸手拍开吊灯的调光开关。

    珊蒂狠狠地瞪着小偷,刀指着对方。

    现在可以看得更清楚了,他大约6尺高,穿着紧身的黑色衣服,连脑袋上也

    紧包着黑色头巾,只在眼睛的地方露出一条椭圆型的小缝,从那里可以看到他是

    个白种人。紧身的上衣和裤子尽显他强壮的身躯,那宽广的肩膀、强壮的胸肌再

    加上全黑的装束,使他看起来就象一个高大的高加忍者。

    珊蒂看得出他也是个技击高手,不由怀疑正面挑战是否是一个聪明的决定。

    那小偷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既不逃走,也没有攻击的样子。他只是站在

    那里注视着她,仿佛被吓呆了。

    珊蒂同样沉默地瞪着她,她以为小偷要么逃跑,要么狗急跳墙跑上来搏斗,

    现在的样子使她也一下子没了意。

    突然间,那小偷咳嗽一声清了清喉咙,“嗨……你好。”他男性的低沉声音

    里暗藏着一丝懦弱。

    珊蒂皱起眉头,这家伙是想表现他的友好吗?!?

    她将刀举高了一点,“好你个头。”

    “你……嗯……这是你的家?”小偷的声音平静下来。

    珊蒂简直不敢相信对方的话,“切!”她轻蔑地回答。

    小偷点点头,“好漂亮的房子。”他停了一下接着道:“这个……那个……

    这是个误会。”他的声音越来越自信。

    “哦,是吗?”珊蒂挑起秀眉挖苦地问道。

    “是的,我……我的小猫走丢了。”

    “你的小猫?”珊蒂不相信地重复他的话。

    “是的。”小偷坚持地回答:“一只白色的波斯猫,你知道的那种脸扁扁、

    毛长长、毛绒绒的小猫,他的名字叫麦克。我看到他跑进来的,麦克?”他大声

    地呼喊着,“小麦,快点出来!”

    珊蒂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你这个蠢货,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别不相信嘛,你还不了解我。”

    珊蒂恼怒地叹了口气,“如果你是来找猫的,”她用刀指着小偷的脑袋,

    “你戴着忍者的头巾干什么?”

    小偷一时无语,抬头想了一会儿,“这个,外面……挺凉的吧?”

    “现在是夏天吧?”

    “是啊,是啊……”小偷深吸了一口气点头承认,“好吧,你没有误会,我

    确实是小偷,我很抱歉。”

    珊蒂惊讶地说道:“你在向我道歉吗?你看起来可没有一点道歉的样子喔!”

    “是真的,我很抱歉我吵醒了你,甚至也许吓到你了。好吧,我会把这些东

    西放回原处。”小偷说着将口袋放到餐桌上,把里面的银器、珠宝、古玩一样样

    拿出来放到桌面上。“然后我们就此作别,没有人受到伤害,好吗?”

    “什么?”珊蒂愤怒地问,“让你再去偷别人家吗?”

    小偷想了想说道:“我就此洗手不干了。”

    “我不相信你。你真的以为可以随随便便地走进别人家里,道个歉,然后再

    随随便便地走出去吗?你这是撬窃!!”

    “嗨,拜托,不要那么冲动。”那个男人温柔地安慰道:“我又没有伤害你,

    老实说,我以为房子里没人。”

    “你怎么知道的?”珊蒂皱起眉头怀疑地问。

    小偷犹豫了一下,然后叹气道:“好吧,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电话答录机。”

    珊蒂眨眨眼睛立刻明白了,“又是老妈……”

    “那是你母亲?”

    珊蒂点点头,“我每次都告诉她到外地的时候,不要把确切的离开和返回时

    间留在留言信息里,甚至连到外地这件事都不要说。她总是回答我,总要让别人

    知道我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吧!”她模仿着母亲的口气说道。

    珊蒂生气地摇着头说道:“简直就是有听没有到!”

    “老爸老妈。”小偷同意地点头。“我就有听也有到了,你看,我就因为答

    录信息撬门进来了,你已经为你的意见找到了最佳的论据。现在你可以证明你是

    正确的了。”

    珊蒂愤怒地看着他:“什么,你是不是认为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对人宽和一点,你也会快乐一点。”小偷抱起双臂朗朗说道。

    珊蒂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摇摇头道:“胡说八道,我要报警了。”说着侧身

    走向电话,同时用眼睛看着他。

    “哇!”小偷赞美地低声叫了起来,“你就穿了这件围裙吗?”

    他的话语使珊蒂猛地僵住,迅速转身面对着他,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背后。

    珊蒂再次举起刀指着他,警觉地睁大了眼睛。

    “对不起,对不起……”小偷举起手说道,“……真是失礼啊。”

    “撬锁到别人家里才是失礼。”珊蒂吼叫着向电话平移过去。

    “我可没有撬锁。”小偷平静地说。

    “老兄,我上床前可是把每扇门每扇窗都锁好了。”

    小偷耸了耸肩,“我不管,反正我没有撬锁,我也没有偷任何东西。我马上

    就走,如果你报警接下来你就别想睡觉了,好好陪着警察填表格做笔录吧。也许

    会用很长时间,然后你明天上学,那个或者上班就会迟到。”

    “不用你替我操心。”珊蒂说着拿起旁边的无绳分机,眼睛仍然紧紧盯着小

    偷。“管好你自己吧。”

    她眼睛往下看去,按下9-1-1。“你才是那个该做笔录的……”珊蒂才

    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话语。

    就在她看电话机的那段时间里,小偷已经不见了。

    珊蒂倒吸了一口凉气,惊讶地看着四周。她放下电话举起刀向四周比划,怕

    他突然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

    她仔细检查饭厅四周,却丝毫不见小偷的踪影。

    珊蒂小心地弯下腰查看餐桌下方。

    什么也没有。

    珊蒂站直起来,看看四周。

    还是无踪无影,小偷仿佛已经融化在空气中。

    在那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小偷不可能绕过餐桌跑进厨房。

    珊蒂的视线转到通向花园的玻璃移门,他是从那里出去的吗?

    如果他是从那里出去的,即使作为一个梁上君子,他的速度也够快的。但这

    是唯一可能的解释。

    珊蒂握着刀朝移门冲去,打开锁拉开门走到花园里,四周找这个黑衣服的

    小偷,但是还是没有。

    珊蒂愤怒地喘着气,然后突然转回头看着移门。

    刚才她是开了锁才出来的,这扇移门刚才是锁着的。

    即使在这样炎热的夏天,一股凉意顺着她的脊骨冒了起来。

    那个小偷就象鬼魅一样地消失了,他是鬼吗?或者这是她自己的幻想?她还

    在梦里吗?

    珊蒂惊讶地呆站在那里,努力想要把事情搞清楚。

    珊蒂走回屋里锁上背后的移门,不对,那小偷拿出来的赃物还摆在餐桌上呢。

    他的口袋不见了,但是他刚才确实就是站在那里的。

    珊蒂决定,尽管没什么用,还是应该报警。

    她希望有人陪着自己,即使只帮她检查一下房子,确定他已经真的离开。

    不管是不是女英雄,那个男人在瞬间神秘消失还是令她感觉恐惧。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方便以后阅读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01-0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01-03)并对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