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

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04-06)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小强 本章: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04-06)

    第四章比利

    “对不起,我就只知道这么多了。”穿着深蓝色浴袍的珊蒂耸耸肩说道。

    “没关系。”年轻的黑人女警官说着上笔记本。

    “是啊。”她50来岁的白人拍档安慰珊蒂,“没什么的,如果你想听真话,

    你的报案是我们的重大突破。”

    “真的吗?”珊蒂抱起双臂,坐到沙发上。

    两个警官坐到咖啡桌的另一边面对着她,屋子外面闪烁着警灯的警车里坐着

    两个制服警察。

    “那个家伙以前也撬窃过吗?你们在追捕他?”珊蒂的好奇不仅出自受害人

    的心理,作为暴风女侠她一直乐于帮助治安当局。

    两个警官交换了一下眼神,年长的那位点了点头。

    “今晚以前,我们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女警官告诉她。

    “最近两星期高原连续发生了十几起撬窃案,我们认为是同一个人作的案

    ……”

    “绝对是同一个人。”那个老警官说道。

    “现场一摸一样,没有撬锁或砸门的痕迹,除了你没有人看到过他,他神秘

    地出入他人家宅,简直就象大卫科波菲尔的魔术。所以我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

    魅影’。现在我们知道了他的肤色,他是一个职业的独行大盗。”

    “也许就是大卫科波菲尔。”他开玩笑地说。

    “是啊,听说克劳迪雅甩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崩溃了,也许他改行做小偷了。”

    年轻的警官干巴巴地说道。

    “为什么你认为这个……‘魅影’是一个职业盗贼呢?”珊蒂问道。

    “我们不该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年轻的侦探说道。

    “请你告诉我,这可以……安抚我的紧张,如果我知道你们已经掌握了他的

    情况,我会感觉……更安全。”珊蒂看得出两个警官被她打动了,特别是那位老

    警官。

    “好吧……”女警官说道,“一个职业窃贼只对财物感兴趣,如果面对受害

    者,他们往往一逃了之,而且大多不携带武器。”

    “这些家伙,”老警官解释道:“他们偷到东西出售换钱,他们喜欢过优裕

    的生活,他们不想进监狱。即使万不得已进了监狱,他们希望刑期越短越好。所

    以他们不带武器,也不攻击受害者。”

    “那……他为什么不是一看到我就逃跑呢?”珊蒂困惑地皱起了秀眉。

    老警官扬起浓厚的眉毛微笑了起来,“你去照下镜子就知道了,姑娘。”

    “里奥……”他的拍档拍了拍他的手臂。

    “干啥?!?”老警官哼了一声转头看着拍档,“我是在称赞这位姑娘,老

    天,你比我老婆还凶。”

    老警官转头看回微笑着的珊蒂,“我的意思是说,当男人看到美女的时候,

    他的第一反应绝不会是拔腿就跑。”他茫然地看着远方,“也许有时拔腿就跑是

    正确的选择……”

    “不管怎么说,”女警官说道:“他不会再回来了,这也是职业盗贼的行规

    ——一击不中全身而退。”

    “但是他还是在这个地活动。”珊蒂说道。

    “是的。”女警官同意地道:“但是我不认为你会有任何危险,这么说吧,

    如果你再看到他你还认得出他吗?我是说穿着一般的服装。”

    珊蒂扬起秀眉,“你在开玩笑?那家伙从头到脚包得死死的!”

    “听声音呢?认得出吗?”老警官问道。

    珊蒂认真想了一会儿,摇摇头,“对不起,他的嘴巴包在面具里,那一定会

    改变他的声音。”她看着两位警官,不由感到一阵羞愧。

    “即使我认为我认出了他,在法庭上也站不住脚是不是?”珊蒂丧气地说。

    “这就是为什么你没有危险。他是一个职业盗贼,他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

    他不会来找你麻烦。”女警官说着站起来准备离开。

    “是啊,锁上门再睡一会儿吧,你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我们总是依靠各种

    蛛丝马迹抓获罪犯的,而你今天给了我们一个大线。”老警官安慰地说。

    “谢谢你们。”珊蒂说着将两位警官送到门口。

    他们把名片留给珊蒂,告诉她如果回忆起任何别的情况或者在附近看到可疑

    分子可以随时打电话找他们。

    珊蒂叹了口气锁上门,决定应该由暴风女侠来调查这个案子……但不是今天

    晚上。

    突然感觉浑身筋疲力尽,珊蒂慢慢地爬上楼梯走回卧室。

    “啊,见鬼。”珊蒂看着闹钟喃喃道。

    凌晨五点。

    一个小时内她就要起床去上课了。

    珊蒂恼怒地叹了口气,扯下浴袍,只穿着长长的睡衣躺到在床上。

    不到一秒钟,她已经沉沉睡去。

    四个小时后,珊蒂醒了过来。

    努力张开眼睛,沐浴着早晨的阳光朝床头的闹钟看去。

    上午九点。

    下一秒钟,珊蒂猛地从床上跳起。

    “该死!”她诅咒着知道自己睡过头了三个小时。

    她模模糊糊地记得闹钟响铃的时候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按下铃纽。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她没有象往常一样洗澡,也没有吃早饭,胡乱套上牛仔裤、白色T恤和跑鞋,

    扎了一个简单的马尾辫,朝车子跑去。

    一路上,她诅咒自己为了节约能源让父母给自己买了一辆省油的赛欧,竟然

    拒绝了那辆保时捷。

    “快点小宝贝!”她边开边哄着自己的小车,“我需要速度!”

    停好车,她奋力朝教室奔去。

    奔到教室门口,她已经浑身香汗淋漓,头发一团糟。

    珊蒂用一秒钟平稳了一下呼吸,拉开教室门。

    又高又瘦的理论物理学家布莱德博士正在讲台上侃侃而谈,教室里分散坐着

    十多个认真听讲的学生。珊蒂轻声关上门,掂起脚尖朝后排走去。

    “罗小姐!”布莱德博士大叫一声。

    珊蒂僵在座位前,慢慢地转回头,满脸尴尬地看着博士。

    其他同学幸灾乐祸地转头看着她。

    “很荣幸,你能来上课!”

    “对不起。”珊蒂边坐下边说道:“昨天晚上,有……”

    “我们一点也不想知道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罗小姐。”布莱德博士转回到

    课程上,“以上是我们对海森堡原则的分析,接下来……”

    珊蒂气恼地叹了口气,她足足迟到了一个半小时,错过了布莱德博士最重要

    的讲学内容。

    这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是个天才,同时也是一个顶尖的混蛋,他是学院中令

    人闻风丧胆的四大名捕之一,无数英才俊杰折在他的手上。即使她们这样一个只

    有十多个人的小班,即使她们每个人都这么努力,还是注定会有一半的同学不能

    通过考试。

    错过了今天的课程,珊蒂基本上已经被列入失败者的黑名单了。

    事实上在上个学期之前,珊蒂才碰到了生命中的第一次不及格。她已经无法

    再承受更多的失败了,校长告诉她,如果再有多一门的不及格就开除。

    珊蒂努力集中精力听讲,但却发现难以抗拒淹没般的挫折感。

    一个半小时以后,布莱德博士结束了他的讲课,珊蒂已经放弃了笔记只是在

    本子上无聊地涂鸦。

    做笔记还有什么用?

    这门课肯定不及格了,她将会被一脚踢出学校,已经一团糟的生活将变得更

    糟。

    这些都是那个什么女英雄惹的祸,对抗犯罪的责任正在毁灭我的生活。我的

    奋斗有什么效果?我抓到的歹徒才一转身就又回到了街头。

    其他同学们起身走出教室,边走边理解地看着珊蒂。

    这门课上的超级竞争机制意味着没有人会把笔记借给她,而她的失败只会大

    大增加别人通过的机会。

    珊蒂垂头丧气地把笔记本塞到包里,心中想道:起码我为别人做了件好事。

    “嗨”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她身边说道,“要借我的笔记吗?”

    珊蒂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转头看着这个说话的小伙子。

    他看起来绝不象一个标准的理工科大学生,身高六尺,一头短短的黑色卷发,

    脸刮得干干净净,黑黑的眉毛下是一双深邃的蓝眼睛,鼻子挺直,性感的嘴唇展

    开着友好的微笑。

    他身穿白色T恤黑色牛仔裤,穿着一双黑色靴子,珊蒂看得出在那衣服掩盖

    下的强壮身体。他斜背着一只红色背包,手上挂着一件黑色皮夹克。

    “嗯……是啊。”珊蒂迟疑地回答。

    他看起来简直有点过分友善,珊蒂几乎期待着他会大笑着拒绝自己。

    “没问题。”小伙子点头手指着门说道:“那边有台复印机。”

    珊蒂仍然晕乎乎地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好运中。

    “一起过来吧?”他走到门口回头说道。

    “哦,好的!”珊蒂拿起自己的背包说道:“我和你一起过去。”

    笔记从复印机中一页页地吐出来,珊蒂的好奇心渐渐占了上风。“你叫什么

    名字?你为什么这么做?”

    小伙子笑着道:“我的名字叫麦威廉,大家都叫我比利。我这么做的原因是

    因为……好吧,其中有一个原因是我不喜欢布莱德那样子对待你。这家伙是个天

    才的混蛋。”

    “毫无疑问他确实是混蛋,别的原因呢?”珊蒂拿起温热的复印件问道。

    比利犹豫了一下认真地道:“我想提个建议。”

    珊蒂本能地后退了一步,仿佛他提出了一个可怕的要求。

    “学习的建议。”比利举起一只手,安慰地说。

    “哦。”珊蒂尴尬地笑了笑,“对不起。”

    她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亲近了,曾经的阴郁浪漫故事令她对任何接近的企图

    都心存余悸,无论这种接近外面有着何种动人的包装。

    所以当珊蒂听到他的要求时,恐惧的就像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现在她因为自

    己的行为尴尬不已。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拯救了我的学业,让我给你买杯咖啡怎么样?”珊

    蒂努力地想要弥补自己刚才不礼貌的行为。“喝咖啡的时候,你可以给我解释一

    下你所说的……学习的建议。”

    微笑又回到的比利的脸上,“成交。”

    几分钟以后,两个人坐到了学生会大楼下的桌子两边,喝着咖啡。

    珊蒂还买了一盘低脂麸松饼,安抚一下自己抽紧的胃。她注意到比利刻意坐

    到对面的沙发上,给自己较大的空间。看起来他敏锐地发现了她的不安全感。

    珊蒂皱眉看着他,研究他英俊的外表。

    “你看起来很面熟。”她拿起一块松饼啃了起来。

    “理应如此,三年来我们超过一半的课程是一样的。”

    珊蒂秀眉一扬,她的大多数课程都是相当难的,就像布莱德博士的理论物理

    学课程一样。如果他也选修了这些课,那他肯定是个聪明的家伙。

    “你很了解我,我为什么从来没有注意到你呢?”她的声音虽然友好,但也

    带着一点怀疑。

    比利耸耸肩,“我喜欢坐在后排,躲在人堆里。”

    珊蒂点点头,但是仍然不相信自己居然从来没有注意到这样一个聪明的帅哥。

    不过说实在的,珊蒂上课的时候确实很少分心注意别的同学。“你是害羞型

    的?”

    “我宁愿说自己是个强壮而又内敛型的男人。”他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微笑

    着道:“希望是你喜欢的类型。”他蓝色的眼睛炽热地注视着她。

    珊蒂不舒服地在位子上挪动身体,比利显然注意到了她的难受,立刻移开了

    视线。

    珊蒂默默地对自己说,珊蒂,放松下来,你能冷静面对一个全副武装的歹徒,

    为什么一个善良帅哥的注视反而让你坐立不安呢?怪不得连着几个月没人约你…

    …

    “好吧,说说你的学习建议好吗?”珊蒂对自己的紧张很不好意思,努力用

    提问让自己平静下来。

    比利将咖啡放到桌子上,靠在沙发上说道:“布莱德让我们互相竞争,把我

    们吓得拼命奔跑。看看大家的座位,人与人之间最少隔着两个空位子。每个人的

    学习心得都对别人保密,我想还有人保存着图书馆里的资料以防别人看到。”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去向布莱德抗议?”

    比利摆摆手道:“那一点用也没有,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我和你互相学习交

    流取长补短,我们一定会超过其他人。我早就想问你,今天才找到这么个好机会。

    我们可以分享笔记,学习心得,还可以一起做试验。两人同心其利断金,你说怎

    么样?”

    珊蒂沉默着思考他的提议,“一个两人学习小组?”

    比利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珊蒂微笑着点点头,她知道也许这可以让她的学业走回正轨。

    “好的,我参加。”

    “太好了。”

    珊蒂注意到比利笑起来的时候,左边脸颊上有个小小的酒窝,珊蒂摇摇头挥

    去心中的胡思乱想。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呢?”比利问道。

    珊蒂转身打开书包抽出笔记本:“择时不如撞日,我们说干就干。”

    第五章魅影

    暴风女侠让风儿托着自己玲珑的娇躯穿过阴暗的夜空,飞到高地一座豪宅

    的平顶上。

    脚一触地,她就走过去靠在砖砌的烟囱上,深吸了一口气。

    飞行总是让暴风女侠感觉疲劳,在整个过程中,女侠必须集中精神控制着风

    的速度和旋转,两手还得拉着风衣的下摆保持身体平衡。

    女侠伸伸腰朝烟囱扮了个鬼脸,然后轻轻摇动自己的脑袋放松紧张的颈部肌

    肉。

    如果是一年前,她会回到校园附近的学生公寓里,脱下制服让桃丽给自己做

    全身的按摩。这位运动医疗专业的黑皮肤美女会使她浑身的肌肉都放松下来,然

    后她们会做爱,彻底释放彼此的欲望。

    但是现在她和桃丽互不往来,所以女侠现在唯一的放松方法就是洗一个热水

    澡。

    暴风女侠强迫自己,不再想起自己前任的情人和最好的朋友,走到屋顶的边

    缘。

    她小心地俯视这座落在高原市高地的豪宅群,这两个晚上,她一直在附近

    巡逻找那个外号“魅影”的入室窃贼,但却没有任何发现。如果她在大路那里

    巡逻同样的时间,起码每晚都能抓获六、七个歹徒。

    相对而言,高地的犯罪率要低得多,同时也很难判断歹徒会对哪家下手。

    一家家用空地和树林分割开来的豪宅占据着大片的土地,稀少的路灯使这里

    比大路那边暗得多,因为有钱人不喜欢明亮的光线照进他们华丽的卧室。

    这样的环境使女侠更难分辨出那个浑身黑衣的小贼。

    暴风女侠问自己为什么么执着于这个成功率超低案子,而不把同样的精力花

    在其他更有用的地方。

    她立刻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因为这个混蛋侵犯了我的家。”这辈子她已经

    受够别人的侵犯了。

    女侠正要继续自己的巡逻时,突然,眼角瞥到了什么东西。她转头朝左边看

    去,那使一幢古老的都德式建筑,刚才仿佛看到一个黑影掠过花园。

    这是幻觉吗?女侠决定走过去看一下。

    她召唤来一股微风,轻轻地带着自己无声地降落到地面上。

    女侠躲在树后朝花园里显然是新装上去的玻璃移门看去,房子里一片漆黑。

    但是她通过眼罩加强了的视觉在几秒钟之内就发现了一个男人的轮廓,背上

    背着大口袋手拿笔型电筒,游荡在黑暗的房间里。

    暴风女侠微笑了起来,这小子这回可中标了。

    她看着这小贼从视线中消失,知道他跑到别的房间里去了。

    这小贼可能从其他门逃走,那样的话这次就又逮不到他了。

    女侠眉头一皱,计上心头。她召唤风儿将自己带上屋顶,居高临下监视着豪

    宅的四周。无论小贼从哪个方向出现,她都能够即使发现,跟上去逮住他。

    不一会儿,她的机灵就得到了奖赏。

    小偷从前门走出来,顺着车道往街上走去。

    很有精神,暴风女侠想道,只可惜不太聪明。特别是在“我的”里。

    女侠招呼风的力量,带着自己飞过小贼的头顶。

    她故意让风狂野地咆哮,充满威胁地向敌人宣告自己的到来。

    当女侠飞临他的头顶时,正看到小贼莫名其妙地左顾右盼,明显搞不清楚状

    况。

    暴风女侠微笑着降落到小贼身前十尺远的地方,这里正好是车道的末端,两

    边六尺高的围墙保证他无法从女侠身边逃脱。

    女侠高兴地看到小贼头巾缝隙里的眼睛瞪得滚圆。

    “哇。”小贼的眼睛上下浏览女侠玲珑的娇躯。

    女英雄厌恶地摇摇头,早就料到又是一条色狼……

    “好漂亮!!”小贼评论道。

    暴风女侠扬眉道:“再拍马屁也没用。”

    小贼兴奋地问道:“你就是暴风女侠?传说中的女英雄?”

    “你有什么证据?”女侠嘲笑地回答。

    “好酷!!”小贼大声叫道。

    暴风女侠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和歹徒会有这样的对话,事

    实上大多数歹徒的话龌龊到羞于重复,更没有人会象他这样兴奋。

    “酷?”女侠怀疑地问道。

    “哦,老兄,这可是我的荣耀啊!”小贼继续说道:“你为这座城市作了那

    么多贡献,你知道吗?不,是真心话!”看到暴风女侠不同意地摇头,小贼坚持

    地说:“相信我,高原市有些真正邪恶的黑会老大,就是因为你,他们不得不

    保持低调。这简直就是……WOW!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可以面对面地认识你!”

    “基于你的偷窃爱好,我想我们早晚有见面的机会的。”暴风女侠拒绝接受

    他的谄媚。

    “你忙了一个晚上了吧。”女侠指着他肩膀上满满的大口袋说道。

    “什么?哦,那个。”小贼一下子变得困窘起来。

    “不错,就是那个。”女侠说着双臂环抱在胸前。

    “我说我正要去参加曲棍球训练,你一定不相信是不是?”

    暴风女侠摇摇头。

    “那个,我想你也不会相信。”小贼羞怯地看着女侠,皱起眉毛道:“等一

    下,你的意思是说你今晚是专门来抓我的?”

    暴风女侠点点头。

    “噢,不要,暴风女侠,你不想抓我的!”

    “相信我,我真的要抓你。”女侠向他保证。

    “拜托,城里有那么多比我坏得多的家伙,我也只是劫富济贫而已,这些家

    伙……”小贼说着翘起拇指指指背后的豪宅,“……他们有的是钱。”

    “我相信监狱里的精神病医师会认真治疗你的罗宾汉症。”暴风女侠挖

    苦地说道。“而我,将会治疗你的意识问题,帮你减轻意识的负担。”女侠坚定

    地朝小贼走去。

    “停下来!”小贼举手让女侠停步,但是女侠继续向他走去,“听我说!”

    他奇怪的绝望语气让她停下了脚步,“什么?你最好给我个恰当的理由。”

    小贼沉重地喘着气,“你看,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不会干这个的。我不是

    为了自己来……偷东西,是为了别人,为了真正有需要的人。我有恰当的理由,

    你必须相信我!我从来不会伤害别人,这有什么害处呢?”

    “有道理,到时候你就这么对法官说吧。很简单,你是一个罪犯,我是女英

    雄,我不在乎你为什么犯罪,我只要阻止你犯罪。”

    “好吧,我承认我停不下来。”小贼坚决地扬起下巴。

    “说得好,你的末日到了。”暴风女侠大吼着召唤狂风,想要将小贼吹到自

    己面前然后一拳将他打倒。

    狂风卷起地上的泥土和树叶咆哮着从女侠身侧往前涌去,将她的皮衣带起一

    波波的涟漪。

    女英雄皱眉看到小贼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双臂环抱耐心地看着自己,怎么

    回事……?

    女侠愤怒地摇头,好啊,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风速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暴风女侠咬紧牙关控制着狂野的暴风,风衣下

    摆不断拍打着她赤裸的美腿,然后直扬起来飘荡在空中。

    周围的行道树在风中呜咽呻吟辗轧作响。

    但是小贼还是稳稳地站在那里,用崇拜的目光看着那突然形成的暴风。

    女侠听到背后树枝折断的声音,转头看着那断落的树干横飞过街道,狠狠砸

    碎街边的轿车车窗。

    她转回头看着小贼,依然纹丝不动。

    为了防止暴风造成更大的破坏,女侠停止了召唤。

    暴风就象来时一样突然地消失了,只留下那平静宁和的夜晚。

    “老天。”小贼尊敬地宣布,“真是令人惊讶,你简直就象……大自然的女

    神!”

    “我是什么和你无关!”暴风女侠失望地大叫,还在因为刚才对巨大风量的

    控制呼呼直喘。“你是怎么回事?刚才的风力足够把你吹到九霄云外了!!”

    “好吧,我不想这么说。”小贼用教导的口气说道:“但是你真的以为自己

    是唯一一个……特别的人吗?我们可以这么形容吗?”

    “特别?!?”暴风女侠朝他大叫。“你什么意思,你有什么特别的?!”

    “这是我的小秘密。”

    “混……”暴风女侠咬牙喃喃道。好吧,她在心中说,风吹不动你,我就用

    拳头来扁你。她握紧拳头愤怒地朝小贼冲去。

    “我不是一个男人至上义者,”小贼悠悠道:“但是有的时候……”

    “住嘴!!”暴风女侠大叫着一拳挥向小贼的下巴。

    小贼后退一步躲开了她的拳头。

    女侠早预料他会往后躲开,但却没料到自己竟然还是没有打中他。

    看着他摆出的防御姿势,好吧,看来你也是个练家子。

    女侠左手一摆,看他朝右边躲去,右腿立刻一个高抬腿踢向他的面孔。

    她相信自己已经踢到了他,可是绿色的靴间只是徒劳地从空中划过。女侠收

    不住踢势身体往左旋了半圈,以为小贼必定会趁机还击,但他却出乎意料地还是

    稳稳站在原地。

    暴风女侠挫败地喘着粗气,拳脚雨点般向小贼攻去。

    那小贼却只是左躲右闪甚至来招架都没有,女侠就是连他的衣角也碰不上。

    女英雄以为自己至少可以打中他一拳,但却怎么也做不到。

    小贼趁着女侠一脚踢空,顺势从女侠令一边闪过,朝着高高的砖墙跑去。暴

    风女侠不为所动,紧紧守着车道的出口。

    “喔,你好厉害!”小贼真诚地赞美道:“而且动作也很优美,说真的,我

    整晚上陪着你运动也不会厌倦。”

    “闭上你的臭嘴!”女侠喘息着道。

    “我知道你看到我就生气,生气的女人老得快,所以我还是快点消失让你可

    以去抓那些真正的坏蛋。”他的话,表面上似乎情理,但是听到女侠的耳朵

    里,只会让女侠更想把他的鼻子打扁。

    暴风女侠再也忍不住了,这小贼先是闯入她的家,然后让她白白浪费了两个

    晚上的时间,现在,他又在嘲弄她的超能力和格斗技巧。他看似奉承的赞赏,更

    加激怒了她。

    在女侠所有碰到的歹徒中,连那些强奸她的歹徒也算上,这小贼绝对是她最

    憎恨的一个。

    但是由于她的超能力和格斗术都对他无效,女侠被挫折的怒火淹没了。她愤

    怒地大叫着冲过去,拳打,脚踢,嘴咬,手抓,无论什么办法,只要能打到这小

    贼。

    那家伙站在那里一点也没有闪躲的意思。

    下一刻,女侠发现自己站在他背后的草地上,两人没有发生任何的接触,女

    侠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样躲开自己的。女侠转头看去,背后空无一人。

    女侠狂乱地查看四周,“不会吧,又被他逃掉了!”

    墙下是一览无遗的空地,车道入口还在好几尺远的地方,女侠看着身边高高

    的砖墙,难道他是越墙逃走的?这可不是一跳就能过的?

    女侠召唤风儿带着自己飞过围墙,左右看看,黑暗的街道上没有任何踪影。

    女侠跳落到围墙的另一边,“这混蛋!”女侠挫败地顺着街道,向自己家走

    去。

    躲在附近的小贼看着女侠离开,放心地吐了一口气。他绝不能冒被女侠逮住

    的风险,他已经下了太多的赌注。

    小贼背起装满赃物的口袋,沿着高地黑暗的街道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一边

    走一边自言自语:“她为什么要说又呢?”

    小贼迷惑地摇摇头,渐渐走远。

    第六章侵犯

    魅影背着装满赃物的口袋走过高地的草地,黑色头巾缝隙露出的警觉眼睛

    紧张地左顾右盼。

    “老天爷。”小贼突然停下脚步喃喃道:“你就不能知难而退吗?”

    暴风女侠双臂环抱,愤怒地道:“绝不。”

    “那你打算怎么样?”小贼将口袋放到地上的草丛中问道。“决斗吗?用剑

    还是手枪?”

    暴风女侠咬牙道:“我们可以采用更传统的方式。”说着当面一拳打去。

    小贼以闪电般的速度躲开她的拳头,侧身甩了她一巴掌。

    女侠被打得晕头转向,蹒跚后退几步,前两次的接触中这小贼可从来没有这

    样的暴力行为。

    “你知道吗?一开始我对你很尊敬。”他朝着女侠摇晃的身体慢慢地逼近,

    “可是我越来越失望,你这女人越来越烦人。”他的左手挥向女侠的脸颊。

    女侠举起右臂,想要挡住他的攻击,但是小贼早料到她的动作,顺势张手握

    住她的手腕,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一把将女侠拉向自己。同时右膝猛然上

    顶,狠狠撞在女侠的腹部。

    “HHHUUUNNFFF!!”女侠痛叫着往前倾倒,知道在这一瞬间自

    己已成为对方俎上鱼肉。

    黑衣贼右手掌刀顺势往女侠修长的脖颈劈落。

    “AAAGGHHH!!”女侠惨叫着摔倒在地,绝没想到在这小贼面前竟

    然如此不堪一击。

    女侠只觉眼前金星乱舞,但仍然努力保持清醒。

    “美女。”小偷说道:“我可不想把你打晕,我要让你清醒地知道惹恼了我

    会有怎么样的后果。”

    他的话让女侠浑身发凉,她感觉到小贼扯下自己的皮风衣扔到一边。

    女侠毫无防卫的窈窕身体,无助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小贼往后扳起她的双

    臂,用皮带将女侠的手腕绑在一起。

    “住手!放开我!”女侠大叫。

    “美女,现在说这个太晚了。”小贼狠狠将皮带收紧,“接下来所发生的一

    切,都只能怪你自己。”

    “接下来的什么?!你打算干什么?”女侠问道。

    “小骚货,你说呢?”小贼说着抓住女侠一把臀肉粗鲁地揉捏起来。

    女侠瞪大眼睛道:“不要碰我!!你这个混蛋!!”

    老天啊,不要,我不要再被强奸。

    女侠开始努力地翻滚挣扎,双腿到处乱踢,奋力逃出他的控制。

    “嗨,放松点!”小偷笑着用膝盖压住女侠的脊骨。

    女侠痛苦地呻吟起来。

    “你可真是个不听话的小野猫,看来我得把你绑得牢一点……”

    女侠感觉到他抬起自己的手臂,用一根粗绳将自己的手臂绑到一起。

    他从哪里拿来的绳子?她的怀疑迅速消失,只感觉到小贼将绳子再自己的肘

    部绕了四五圈,然后用力勒紧。

    “AAAAAHHHHH!!老天,快放开我!!”暴风女侠尖叫着发现自

    己的肘部被慢慢地勒得紧贴在一起。感觉双臂简直就要被从身上直扯下来,女侠

    只能拱背挺胸,稍微放松自己抽紧到极限的肌肉,丰满而又坚挺的乳房屈辱地顶

    着身下的杂草。

    “放开你?”小偷放开绳子,假装不相信地问道:“宝贝,我们才刚刚开始

    呢!”

    “Noooooo……”臂膀处的疼痛简直令人无法忍受,女侠咬紧牙齿强

    迫自己忍住疼痛。

    老天啊,为什么这样的事情反复发生在我身上?

    小贼用另一根同等长度的绳子绕上女侠的小腿,然后将小腿往上折起直到贴

    住大腿,女侠的靴尖顶住了自己的美臀。

    然后小贼用余下的绳子将女侠的小腿分别绑在左右大腿上,与此同时女侠只

    能呜咽挣扎着听任他将自己绑成一只感恩节的火鸡。

    但是小贼还没有完成他的捆绑工作。

    他再拿出一根绳子,中段绑在女侠肘部的绳子上,绳子的两端往下分别绑住

    女侠重叠的左右腿,然后收紧右边的绳子。

    女侠痛苦地呻吟着,感觉到自己的右腿被缓慢而又不容抗拒地向上拉起,大

    腿根部的肌肉被拉伸到极限,双腿岔开成七十度。

    暴风女侠呼吸粗重,想到小贼下一步的动作不由战栗起来。

    果然,黑衣小贼又对她的左腿重复了同样的动作,将她的左腿往上拉起,然

    后用绳子绑住。

    现在女侠的双腿被痛苦地岔开捆绑着,整个身体被绑成一个倒“Y”型,她

    的股间虽然仍然被制服遮掩着,却已是任人鱼肉毫无抵抗的能力。

    想到不可避免的强奸,女侠便忍不住泪光盈盈地颤抖起来。

    老天呀,我为什么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女英雄?!?

    小贼后退两步赞美地欣赏自己的作品,“不错,在童子军时代学到的技能居

    然还没忘光。”贪婪的双手上下抚摸女侠紧绷的窈窕娇躯。

    女英雄以尖声的叱骂回答他的动作。

    小贼抓住女侠的右腿和肩膀,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背部朝小。

    女侠忍不住痛得大叫起来。

    女侠的手臂被紧紧绑在背后,使她不由地挺起胸膛,令那坚挺的双峰耸得更

    高,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女侠抬头看到那小贼兴奋地研究着自己丰满的乳房,伸手摸上那颤动的高

    峰。

    “UNGG!!”暴风女侠呜咽着道:“该死的混蛋!不要碰我!”

    小偷微笑着道:“你打算如何来阻止我呢?”他空着的手握住女侠的另一个

    乳房,双手来回揉动,将女侠的双乳时而掰开,时而积压到一起。

    小偷找到那绿色紧身衣料上突起的乳尖形状,用手指夹住那敏感的肉芽搓动

    起来。

    女侠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眼看着着小贼放肆地玩弄自己敏感的肉体。

    “我把正事给忘了,”小偷放开乳房自责道:“在正是碰你之前,还有一道

    工序……”说着他双手伸向女侠的脸庞。

    暴风女侠的心脏猛地加速跳动,知道小贼将要拿掉自己的眼罩。

    万一他还记得在她家里的第一次接触怎么办?

    小贼的左手牢牢捏住女侠的下巴,另一只手抓住眼罩向上拉开。

    “NOOOOOOO!!!”

    小偷将眼罩扔到一边,仔细研究女侠美丽的脸庞。“为什么要把这么漂亮的

    脸蛋掩盖起来呢?嗨……”他看着女侠的脸,想起了什么。

    暴风女侠的心脏猛地被恐惧笼罩。

    “我见过你……你就是那个围着围裙的小美女!”小偷大笑起来。“靠,我

    记得你的家!你妈是那个女律师!噢,对了,现在她是个国会议员了对不对?”

    女侠害怕地睁大了眼睛。

    “让我想想……楼?不是,罗!对了!你妈妈名叫罗安黛,你爹是那个万

    富翁罗鲍勃……那你的名字就是……珊蒂,对不对?”

    老天!暴风女侠惊恐地想,他知道我的名字,他知道我的家庭。

    这是她一直以来最大的恐惧——某个敌人发现了她的身份,并利用这一点来

    对付她。

    这甚至比身体的强奸更可怕。

    “罗珊蒂……就是你……天才少年,高原大学物理学、工程学双学位的研究

    生……那么说来你应该很聪明呀?”小偷轻蔑地评论,“你现在看起来可是真他

    妈的聪明呀,绑得象个火鸡,两腿扒开仰面躺在地上。”

    他怎么可能对我这么了解?!?暴风女侠的绝望和恐惧不断增加。

    “请……请你……”暴风女侠请求道:“我的父亲很有钱……如果你需要钱

    ……我可以给你……只求你放了我!”

    那个充满勇气和自信的女侠仿佛随着那眼罩一起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一个天

    真胆怯的小女孩。

    “别担心,小甜甜。”暴风女侠惊讶地发现,这小贼竟然用父亲对自己的昵

    称来称呼自己。

    “绑票勒的戏码很快就会上演,你老妈那样的政客可不能忍受自己的女儿

    竟然是个戴着面具的义务警员……更不用说是个象你这么糟糕的义务警员!”小

    偷笑着说。

    暴风女侠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小偷色眯眯的眼睛,瞄上女侠坚挺的乳房,“首先,有的东西是金钱买不到

    的……”他站到女侠叠起的双腿之间,双手扭住她金色的衣领。

    暴风女侠摇头哀求地注视着他的眼睛。

    小偷轻蔑地撇撇嘴,猛地撕开那绿色的紧身衣。

    “NOOOOOOOOO!!!”女侠大声尖叫起来。

    小偷直往下撕,将女侠的股间全部暴露出来。

    小偷笑着道:“好啊……好啊,罗小姐!不穿胸罩内裤,你这个放荡的小姑

    娘!”

    盈盈欲泣的女侠,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什么?!?她低头检查自己暴露的娇

    躯,丰满的乳房确实赤裸着,骄傲地挺立在胸前,冰凉的夜风掠过股间赤裸的花

    瓣。

    但是,我在制服下一直穿着运动胸罩和内裤的呀!难道今天出来的时候忘记

    了?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得不说我很吃惊。”小偷评论道。

    “你……你什么意思?”

    小偷摇头叹息道:“你还不肯承认吗?早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何必还要

    穿着这些麻烦的东西。”

    “什么?!?”女侠大叫,“我根本不知道今天会被你抓住,被你强奸!你

    胡说八道!”

    “拜托!!”小偷不耐烦地大叫,“你穿着风骚入骨的紧身服,在各种歹徒

    中间游荡,你几个月都没有好好性交过,承认吧,你整天盯着我就是想让我逮住

    你。”

    “放屁!!”暴风女侠被深深地激怒了,她甚至忘掉了自己的恐惧和修养。

    “放你的臭狗屁,我一直想要逮住你!”

    “是啊,说得对。”小偷喃喃地说着,解开自己的皮带扣,“你为什么老是

    盯着我,因为在你家的那个晚上,你就想要我强奸你。”

    小偷拉开裤链接着道:“但是我没有强奸你,所以你一直跟着我,要我完成

    任务。宝贝,我现在就来完成我的任务了。”说着他脱下自己的黑色内裤。

    小偷十寸长的大阳具一跃而出,直指向女侠袒露的私处。

    “不……不要!”女侠惊恐地哭叫着,看着那粗大的凶器慢慢接近自己最隐

    秘的部位。“老天,不要,我不要这样!”

    “你要的就是这个!!”小偷大叫着刺入女英雄的身体。

    “AAAAAARRGGHH!!”感觉到小贼那滚烫坚硬凶器的侵入,女

    侠脑袋后仰哭叫起来。

    小偷不浪费一点时间迅速地加快速度,股间激烈地拍打着,坚硬的阳具肆意

    蹂躏身下那敏感的女体。

    暴风女侠只能尖叫、呻吟、呜咽着承受他毫无怜惜之心的侵掠。

    “UH……UH……UH……”小偷低哼着插入她,“看到了没有……你已

    经……那么湿了……小骚货……你喜欢这样……”

    “不是!!AH!!AH!!AH!!”暴风女侠大声抗议,坚挺的胸随着

    小偷抽插的动作上下跳荡。

    “你是的!!!”小偷大叫着抓住她美丽的乳房,大力揉捏起来。手指掐住

    女侠的乳尖,使她不由地倒抽几口冷气。

    “承认吧!!!承认你需要!!”小偷将头巾拉下露出嘴巴。

    暴风女侠完全没有到他的动作,只是盲目地做着最后的坚持,“AH!!A

    H!!AH!!不!我没有!!你这个混蛋!!AHHHHH!!”小偷低头咬

    住女侠挺立的乳尖,使她咬牙尖叫起来。

    小偷用牙齿牢牢咬住那敏感的突起,来回晃动自己的脑袋。

    女侠痛苦地呻吟着,绝望地感觉到私处变得越来越湿滑。

    不!!女侠绝望地想,我绝不能享受强奸!!然后她想到了变态教授给她注

    射的春药可能在她体内残留数年之久。

    老天!!一定是“春潮”的原因!一定是!

    小偷笑道:“对啊,你就这样自己骗自己吧!!哈哈!!”

    暴风女侠惊讶地看着他,什么?难道他可以看到别人的思想?我什么都没有

    说出口呀?

    “UH!UH!UH!”小偷用力推送臀部,双手摸着握住女侠坚挺的乳

    肉,肆意地搓揉那美丽的肉体。

    暴风女侠喘息着感觉到第一丝高潮的预兆从股间兴起。

    是“春潮”的关系,她告诉自己,它控制住了我的肉体……但我没有办法抗

    拒……

    “是啊,无法抗拒对不对?”看上去具有精神感应能力的小偷说道,“你马

    上就要高潮了对不对!?!”

    “OH!!OH!!OH!!”女侠随着小偷每次强力的刺入大声哭叫着,

    她坚持不了多久了。

    女侠被浑身捆绑动弹不得,血管内沸腾着高效的春药,在充满征服淫欲的敌

    人面前毫无反抗能力。曾经的小小反抗,到这时也已完全崩溃,“OH!!YE

    S!!我要去了!!老天!!”

    小偷胜利地高叫,“你是个骚货,是不是?”

    “YES!!”暴风女侠完全屈服于体内最堕落最本能的欲望,“我是个骚

    货!!”

    “你是个超级骚货!!”

    “GOD,YES!!”女侠放弃地大叫,“我是!!我是超级骚货!!我

    是超烂的女人!!我要所有的男人都来狠狠地干死我!!”

    “求我干你!!”小偷疯狂地撞击着怒吼。

    “干我!!请你干我!!”完全沉浸在色欲中的美丽女侠大叫着,“再重一

    点!!再快点!!狠狠干你的超级骚货!!”

    “OH!!要射了……”小偷呻吟着道。

    “OH YES!射进来!!射在我的身体里!!”暴风女侠尖叫着要求。

    “我射了……!!”小偷呻吟着最后一次深深插入,滚烫的种子在她的体内

    四处喷射。

    子宫中那滚烫湿润的感觉,将女侠推过了边界,“OH YES!!OHY

    ES!!I……OHHHHHHHH!!!”

    “OH GOD!!OHGOD!!AAAAHHHHH!!!”女侠淫液

    狂喷,用那温热的体液粘湿了小偷的阳具。

    几秒钟之后,小偷精疲力竭地摊倒在女侠身上。

    两人沉重地呼吸着,努力从激烈的高潮中恢复过来。

    女侠低声饮泣暗想,老天,我高潮了!他强奸了我,我竟然因此高潮!!我

    到底怎么回事?!?

    “你还不明白吗?”小偷撑起身体,他的面具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只露出

    眼睛。“这就是你的本性,你这个傻逼!”

    “不……”女侠啜泣着摇头,“不……我不是!!!”

    “你是的,”小偷坚持道:“而我……我是……”小偷说着,掀起自己的面

    具。

    女侠盯着他露出的脸庞,立刻认出了那深邃的眼睛,修长而笔直的眉毛和薄

    薄的嘴唇,那正是盗车王冷酷的笑脸。

    盗车王看着她淫笑着、淫笑着、淫笑着……

    暴风女侠张嘴尖叫起来。

    珊蒂尖叫着从床上坐起,边喘息边担心地看着四周黑暗的卧室。

    她低头看到睡衣不知什么时候被自己解开,充血湿润的私处告诉她又一次在

    噩梦中高潮。

    梦中那恼人的淫猥细节仍然充斥在脑海中,珊蒂用手堵住嘴巴抑止阵阵恶心

    的感觉。

    女孩猛地从床上跳下,推开房门冲到外面的走廊上。踉踉跄跄奔到厕所里,

    推开马桶盖双膝跪地,抽搐着把胃里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几分钟之后,女侠近乎赤裸的颤抖身体无力地软倒在冰凉的地砖上,她双手

    紧抱蜷缩的膝盖,象一个刚出生的胎儿般地痛哭起来。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方便以后阅读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04-0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04-06)并对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