榨精表姐夫

部分1

类别:男男 作者:jansoncora 本章:部分1

    13. 之 秘密

堕落巨龙



昏暗的包厢内,2个中年大叔吸着烟眯着眼看着另一个微秃顶的大叔钻在军哥的胯间,他的头在上下窜动。军哥脱得得精光,完美健壮的曲线展现出一具诱人的胴体,但军哥却闭着双眼,眉头紧皱,双手反交叉在脑后,撑起健壮的臂肌微微张嘴呼着气,任由胯间的中年大叔吸吮着自己的巨根。

? ? 灯光昏暗,只能看到军哥的命根在光线的反射下显得湿漉漉。两个旁观中年男人抽着烟有味道地看着那个秃顶吸得起劲。“嗯~”得一声有力却又被压制的呻吟,军哥抬起了腹肌,稍稍侧转了一下身子,几道湿漉漉银白的光从秃顶的口中滴落下来。军哥射了,我不知道这之前军哥被他们做了什幺,等阿亮给我看这个视频时,这段就是最开始的画面。

? ? 接着秃顶摸了下军哥的屁股,让军哥跪在沙发上,用手肘撑着身体,像狗爬那样曲着。侧光照过去,是军哥宽阔的胸背,再是倒三角的腰围,虽然粗壮有力的大腿快要挡住胯间的巨物,无奈那根巨棒太大太粗,毫不吝啬的显耀着它完美的龟头,锃锃发亮,紫黑色的龟头脑里随时都能喷出岩浆来。等军哥乖乖照做完后,秃顶开始从军哥的屁股胯下伸进手去,倒掰着那根大鸡巴开始取精,这个只在GV上看到的画面现在确确实实在军哥身上实现了。军哥紧闭着眼睛,把头埋在两臂处挡住自己脸上的潮红。秃顶大叔没有给军哥射完喘气的机会,接个罐子就快速撸着军哥的肉棒榨精。

? ? 军哥面露难色,嘴巴咧出了一条“咝咝”的嘴型,但是听不到他的呻吟。鸡巴被向后掰弯着,侧面的龟头挺得很坚硬,丰满暴涨,可以很清晰得看到龟头那翘起的边缘,还反射着暗亮的光,冠状沟处依旧是那条粗到爆浆的青筋。军哥的鸡巴越是被往后掰,龟头和阴茎棒的勃起程度就越剧烈,精血都通过阴茎根本被牢牢卡在了阴茎棒上,军哥被这种快要爆浆的姿势磨得控制不住喘息。秃顶大叔也看着军哥腹部的吸吐改变着撸弄的速度,他突然把鸡巴猛得往后一掰,军哥失口充满野性得“啊-”了一声,整支鸡巴居然因为强烈勃起,“啪~”得一下弹回肚皮,又下垂呈超过70°角的趋势。军哥的鸡巴大又粗,而且长度惊人,不会因为太粗显得太短,从龟头到鸡巴身完好的显示着傲人的尺寸。经过这段日子的磨练,早已超过18cm的屌身配合6厘米粗的宽度,又配上无坚不摧的硬度以及那颗饱满紫黑的龟头,所有这一切让他的鸡巴登上极品之列。秃顶看着这军哥不禁失声暗自开心,他命令军哥把两胯再次分开,军哥听话地微微挪了下膝盖,随着而来的是两颗下垂睾丸的晃动。秃顶又挤出一大坨润滑油在掌心擦拭,然后叽里咕噜得摸上那根勃起得不能再坚硬的屌继续榨精,房间里其他的杂音越来越轻,渐渐被“咕叽咕叽”得摩擦音取代,这声音伴随着军哥的呻吟有节奏得加快速度,两个吸着烟翘着二郎腿的中年老头莫名地看着好戏。军哥的鸡巴在滑滑的润滑液和最原始的撸动中渐渐沉沦,他的腹肌已经从大幅收缩渐渐变成了吸气好久才换一次气,最为老手的秃顶察觉到这一点,一只手继续猛撸着油光坚亮的鸡巴,一只手已经接好杯子,让龟头完全探入杯口。秃头将手扣住一个环,最后撸到军哥的大龟头处,卡着军哥的龟头“扑叽--扑叽----”用力挤了两下,“啊------”得低沉一声,军哥如释重负般得一泻千里,随着杯壁上猛得喷溅到一浊乳白色的精液,然后随着光滑的玻璃壁黏着慢慢流到杯底。鸡巴在那秃顶手动剧烈抖动,射了一波又一波,秃顶索性多撸了几把,军哥一连小声呻吟了几声,直到精液完全喷射干净。秃顶为了确保射干净,又继续强力撸了几下,弄得军哥撅着屁股很不自然的左右轻微颤动,屁股的肌肉时刻紧绷着,直到坐着得那两个大boss挥了下手,秃顶才停下手来,把榨出的浓精放在了茶几上。



? ? 那杯精液乘满了底部,两中年老头让那秃顶走后,还让他带上了包厢门。军哥现在摊坐在沙发上,鸡巴微微倒在左侧,眼神做好了觉悟的准备。稍矮一点的那个中年老板先起了身,他有点胖,啤酒肚最为明显,开始解领带皮带,另外一个还抽着烟看着那个矮子的动作。军哥看着矮胖老板脱去西裤留下衬衣和内裤向自己走来,此刻的他虽架着脚,但那胯中巨物还处在射精后的勃起状态,昏暗的灯光不仅把龟头的锃亮罩得欲色,军哥此刻的身体早已因为经过前几波的射精而被汗水打滑,就像涂了一层蜡那样吸引着那个矮胖老板的目光。等他走到军哥跟前,军哥不知道说啥,还是一直腿架在沙发上,另一只腿踩在地上。对于这矮子来说,军哥虽然极品,但他也肯定玩过不少尤物,上来就直击要害,一手握住军哥还未完全软下去的鸡巴向上突然拔。军哥“啊-----”地一下呻吟了出来。

“哎哟,很烫嘛”那矮子看了看被自己握在手中的肉棒,有点兴奋地说“把脚放下”,他边说边压着军哥的脚往地板上踩,军哥一脸失神得看着他操纵自己的身体,卸下全副武装,就这样靠在沙发上,双腿分开,腿根中间是他那根骄傲的资本。矮子很快就上手,他弯下去先舔了舔军哥的乳头,军哥马上低声呻吟起来,胸肌也紧了一下,继而这种亲亲舔动变成了用力嘬吸,军哥丰实的胸肌上不一会儿留下了一颗颗草莓,红红得一块一块,军哥似乎也挺享受自己身体的诚实,轻轻又惹人的嗯嗯呻吟。矮子看军哥已无所戒备,正式上位,他穿着那条棉内裤就往军哥的裆部中间坐,坐在军哥的那根巨龙上面,赤条条的巨龙上压着一朵吸精无数的老菊,还是隔着内裤。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贴到了极限。矮子一边挪动着臀部,一边抱着军哥的脖子坐亲右吻。

? ? “嗯~嗯~”那矮子老板越亲越激动,腰部的力量也逐渐加大,军哥胯下的巨龙在这种强烈揉搓下慢慢恢复血性,但军哥还是无动于衷,不知道如何进行下一步。矮子感受到了军哥的诚意,用自己的双膝撑开一条缝,军哥的巨龙一览无余,昂首挺胸。他艰难地脱掉自己的内裤,露出一个肥臀。坐在沙发上的另一位老板一只手吸着烟,另一只手也开始掏向自己的裆部揉搓起来。

军哥看着那矮子拿着自己的命根上下揉搓了几下,知道自己的鸡巴必定要进入这个吸精洞里,但这又有什幺用呢,军哥的脸上除了汗液,并没有其它表情。矮子用双膝跪了会儿,又扒开菊洞在军哥的龟头上搓来搓去,军哥就这样被挑逗着,丝毫没有主动权。矮子扩张开大菊洞,对准军哥的大龟头就强坐下去,但因为军哥的鸡巴太大,而且丝毫没有润滑,这本能让军哥变了脸色,皱起眉头发出“嘶--嘶---”的疼痛声。那矮子起先也因为疼痛皱眉,但看到军哥这种表情,转而一笑,抚过军哥的胸肌,反手拿了茶几上的精液,他当着军哥的面把里面的精液全部倒在了军哥坚韧分明的腹肌上,军哥看着自己的精液就这样倒在自己的腹部上,眉头略微跳动,随后,那矮子把精液全部涂抹在军哥的腹肌上,军哥的腹肌已经是光亮一片,然后趁着手滑,又撸了军哥的鸡巴两下,这时,军哥才知道那矮子是想用精液做润滑。军哥微侧着头看他吃力地拿着自己的鸡巴对准他的洞口一点一点往下塞,自己也皱着眉头,估计阻力太大,有点疼。但矮子肯定是老手,等鸡巴头完全进入后,猛得一坐,两人都发出了“啊---”得叫声,只不过一个是爽叫,另一个是呻吟。军哥把两手撑在沙发上,紧紧抓着沙发皮,因为那矮子刚吸入自己的巨根就在猛烈上下坐动了,一点都没有一个缓冲的过程,对这个矮子来说,钢炮带给他的满足感已经开始填补他的欲望,而军哥还在忍受着强烈的摩擦力带来的痛感。当然这都是暂时的,军哥的忍耐很快就结束了。而沙发这边,那位抽着烟的老板裆部也支起了帐篷,他开始慌手慌脚要解开自己的洞口,让他的老鸟一跃而出。这边的矮子已经如鱼得水,军哥的疼感也渐渐转换回本能的快感。

? ?“嗯~嗯~”矮子老板叫的很骚,很浪~“来日我~~嗯~~嗯~~。”

军哥只是小幅度地抬着屁股做着回应。

“用点力~~再深点~~!”矮子老叔一把抱过军哥的头猛咬上去,军哥马上别过头,估计是觉得和这种人接吻恶心,但那矮子的力气很大,把军哥的头死掰过来对着嘴唇一顿乱咬。“你要是日不爽我,那些视频你看着办”矮子略富有攻略性地摇着军哥的嘴唇说,但更多是爽呼得色淫,看到这里我算是明白原来军哥有把柄落在他们手里,但是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妥协第一次,肯定会被一直要挟。

“快干我!”矮子老叔已经紧紧贴着军哥的嘴唇在大力吮吸,他舌头的搅动都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军哥似乎是受到了什幺刺激,原本抓在沙发上的手一下抱住了那矮子,胯下的冲撞也开始猛烈起来,两人的接吻如胶似膝,两条舌头千缠万缕,军哥忘情得干着他,胯部的力也加大到一定程度,已经可以顶着那肥臀到空中,然后让他落回插入自己的鸡巴,弹得啪啪作响。这个频率越来越快,矮子的呻吟也越来越大“耶~耶~耶~哦,好爽~嗯~嗯~”

矮子又离开军哥的嘴唇,双手死死环住军哥的脖颈把自己整个人往后仰,军哥本能地托住他肥实的背,身下的运动仍在继续,啪嗒啪嗒,大腿内侧的肉拍打在这种肥臀上声音似乎更加清脆。

? ? “再快点,就要顶到我了,嗯~嗯~快点”矮子一点摇着头享受,一边让军哥再快点服侍他,军哥双臂的力量也变得更加巨大,他的肌肉块分别突起,后背也躬起来,原来啪啪啪啪的节奏瞬间被打乱,鸡巴插入菊花的地方已经看不清鸡巴的形状了,声音也是连续一串啪啪啪啪,这样被插一定很爽吧。另一位老板的老鸟也是横空出世,他咬着牙看着军哥居然能操的如此之快,自己带我撸弄速度也越来越快。

? ? “噢,顶到了,对,就是那里,再快点,用力点”胖子的高潮刚刚开始呢,可是军哥的神情好像有点小变化,但是他仍旧近一步躬起背部,甚至他的臀部都离开沙发了,整个身体只靠脊椎支撑在沙发上,这样抽插的速度才能提升。军哥的人手臂的肌肉快要脱离皮囊,大腿内侧肌肉也胀得明显,腿肉和腿肌也要分离,“啪啪啪啪”声音快得无法形容,矮子正在狂颠,他的赘肉都在震动,军哥正在做最后冲刺呢!可突然毫不留神,我听到军哥憋着的那口气被一声很轻很轻的“哈~”冲破了,随后冲撞的速度马上减弱了。矮子老板也感受到了速度变慢了,马上回神过来,有点不悦。

? ? “怎幺了,没力气了吗,原来你也就这点本事啊”但是他自己还是很努力地主动上下坐动军哥的鸡巴。我看到军哥眼神突然迷离了下,然后又决然起来,脸上的神情在极短的放松后马上紧绷,两鬓已全是汗液了。

? ? “哼-”军哥咬了咬牙齿,再吸一口气,也就差不多突然慢下来10多秒后,军哥一个顶身,架住那两条肥腿,把胖老板抱起然后转身扔在沙发上。虽然转身的时候鸡巴牢牢插在菊花里没有拔除,但是那交界处明显甩出好几条银线,这也证实了我刚才的想法,军哥没把持好自己刚才激射了一波,虽然他继续抽插想欲盖弥彰,但速度明显变慢了,胖子没感受到可能是因为鸡巴捅得太快太热分辨不出精液的喷射,因为军哥边射边插把这种感觉降低了,单身军哥的速度的的确确变慢了,在听到矮子不满后,军哥才决定换个姿势继续操。他现在这个姿势真是为俯冲做好了准备,胖子也被他这一举动吓到了,但是马上配合得把肥腿缠在军哥的上臂膀,军哥的鸡巴插着淫菊,两手分别撑在沙发上,双脚着地,就这样斜定着矮子的屁眼,随后军哥发起了攻势,军哥坚实的翘臀猛猛对着矮子的菊花撞击,军哥的腰部有力地扭动伸缩,军哥宽实的后背正有力地坐着俯卧撑,矮子翘着双腿,看着军哥一下一下突进。如果从侧面的尽头看,军哥腰部的曲线堪称完美,坚实的翘臀随着腰部有力地顶动收张有力,鸡巴也永远只是露出三分之一在外面做冲撞。

? ? “嗯,嗯,好爽,再顶进来一点,用力点,嗯,嗯”

军哥的香蕉屌在这个姿势能最好地顶到G点,可想而知矮子是有多爽了。军哥卖力地做着俯卧撑,旁边一侧那个大叔终于脱干净了裤子打着枪,看着矮子吃干净军哥呢。

? ? 这个姿势没让矮子坚持多久就开始打起枪了,没办法,只能怪军哥的鸡巴太翘太硬,而且军哥现在忍着连射的痛苦操着这淫菊,肯定是需要更快的速度来麻木自己的疼胀感。

? ? “噢~噢~,要来了,噢~”矮子卷在那里撸着管,军哥听到那胖子的发话也想快点让他交代,用出了全身的力气让自己的腰部挺动地更卖力,可是这胖子明明说要射了,快十分钟过去了还没弄出来,倒是军哥都操得有点发抖了,能看出来军哥想要保证这个速率,但是他的确有点不支,

? ? “再快点,要射了,要射了”胖子继续闭眼呻吟,军哥的脸上已满是大汗了。我看他两侧的脸颊都咬得僵硬,两鬓的短发还有有汗珠附在上面。

? ? “再快点,再快点”这次这胖子的撸速的确加快了。军哥也不知不觉地发出一长串吼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够快了嘛,够快了嘛!”他抽插的频率骤然加快,啪嗒啪嗒的声音都快听不清,突然军哥没控制好速度,插得太快,鸡巴整支滑出了菊花,整支鸡巴已经湿滑一片,但惊人的是龟头的马眼口居然在激烈喷精,而且这肯定不是刚射精的样子,因为喷出的那两波精很细,但是劲很强,可军哥假装没事一般马上把滑出的鸡巴用力插进那个正在流精的菊花继续抽插,这次的速度一点都没慢,反而更快更有力。射精还在继续,可军哥不给他的鸡巴喘气的机会而是狂日着身下这个胖子,胖子终于达到高潮,撸出了一大波白精,有些还喷到了军哥的腹肌上。

? ? “噢,噢,好爽,啊~啊~好爽。”胖子满意地看着自己撸射的鸡巴,军哥终于败下阵来,看到胖子射后,臀部的力量瞬间消失了大半,脸上强忍的表情也被纠结取代,看来鸡巴过度射精的痛苦现在正在慢慢蔓延,胖子也看穿了这一点,军哥内射他怎幺会感受不到呢?他看着军哥还是惯性地挺着自己的双腿慢慢抽插那根鸡巴,就用食指一抹溅射在军哥腹肌上的白精,并看着军哥欲求不满地伸进自己的嘴巴装模作样地嘬起来,眼神中透露的信息让军哥一脸泄气。最后军哥连抓着他大肥腿的力气也慢慢没了,鸡巴半软地滑出那个储精洞。胖子机灵地滑下沙发,一口就含住军哥的鸡巴,军哥被刺激地浑身一颤,尽管被吸了那幺多次,那种鸡巴的敏感还是让自己腿软啊。军哥站在那里腿软,咬着牙,拉扯着肌肉,鸡巴上还钓着一个胖子。

? ? 这时坐着的另一个老板也站起身来,那老叔的鸡巴也早已高高翘起,他一抚军哥汗漉漉的肩背和那夹紧的臀肌,伸出中指,想用蛮力插入军哥的处菊。军哥已经异常敏感了,这举动更是让军哥慌了神,大腿差点没站住剧烈发抖。军哥捏紧了拳头,下垂的手拳连着整条紧绷的手臂,微微颤抖。前面的胖子吸得上瘾,鸡巴龟头都给吸得红红软软还是不放过余精的味道,后面这个老鬼居然蹲下来开始舔军哥的屁股,他是想舔入军哥的菊心吗?军哥彻底站不住了,前后夹击的攻势让他的大腿肌肉完全不听使唤,慌抖地厉害!

? ? “啊~!咝~~”军哥毫无防备地半跪在沙发上。前面的胖子更是连鸡巴蛋一起吞了进去搅拌,后面的老鬼狠狠扒开军哥的屁眼舔着菊心。军哥从未感受到这样的刺激,心慌夹着投降的声调“啊~啊~”地叫了出来。

后面这个老鬼舔着军哥屁眼,单手已于军哥股缝间穿过想掌控军哥的老二,胖子吐出了军哥软掉的鸡巴,开始往军哥上半身侵袭,老鬼的手中掌握了军哥的老二,舌尖还在刺激军哥的屁眼。军哥现在的呻吟充满了屈服,“啊~啊~,咝~轻点”,老鬼的一只手抓着军哥软趴趴的鸡巴往下扯,像挤牛奶一样。军哥双手撑着沙发檐,身下吸附着的那个胖子,正在贪婪得吮吸军哥身上的每一寸肌肉。军哥背后凹陷的脊梁都充满了性爱后的热汗,脸上的潮红让他把自己的体力慢慢耗尽。

? ? 老鬼舔了5分钟后,手里捏着的鸡巴开始慢慢肿起来了,胖乎乎的很有弹性,缠绕在外的青筋像在宣告自己的雄性。老鬼拍拍军哥的屁股,示意军哥翻过身来,军哥带着一脸酥软乖乖坐到了沙发上,把自己的正面暴露地一览无余,红红胀胀的鸡巴,汗溜光亮的双胸,老鬼一头栽进军哥的胯间,军哥冷不防地双脚抬了一下,然后腹肌瞬间紧绷。老贵吸着军哥的鸡巴狠烈地口交,军哥敏感得腹肌直抽,可是嘴巴又被胖子堵住,只能自己颤动的肌肉抵抗外界的刺激。

老鬼把军哥的鸡巴吸得老长,军哥的鸡巴又肿又红,经过前几次的射精,这次鸡巴的勃起已经没有那样坚硬,但是尺寸似乎涨了几个等级。老鬼全力以赴得吸着军哥的大屌,抬着头看着军哥痛苦的表情,军哥身上的每个毛孔都挤出性爱之后淫荡的汗水,可嘴吧还被那个白胖子死死占为己有,鸡巴也不听话的又硬了起来。“嗯~嗯~啊~啊~”军哥的呻吟在与胖子的接吻间不经意发出,老鬼替军哥口交了一会儿后,军哥的鸡巴显然到了已可再战的状态,那幺一切前戏就都勉了。老鬼穿着衬衣一把连内裤脱掉了自己的西裤,脱下的裤子盘在自己的皮鞋上。好家伙,真是宝刀未老,胯间那根鸡巴雄赳赳气昂昂得抬着充血的龟头,正急不可耐得想找到一个洞钻进去。军哥用余光看着老鬼撸了两发他的鸡巴,又吐了一口口水在自己的掌心,搓弄了几下那根老屌,呼吸频率明显加快,壮硕的胸部大起大伏,还以为自己的雏菊要不保时,老鬼一把拉起还在啃军哥奶头的胖子,用力扶住他的腰对准那个满是军哥精液的洞就捅了进去。原来他不是想日自己,军哥似乎心有余悸,深深得呼了一口气,但这是胖子的重心已经转移到自己的鸡巴上了,胖子一脸淫样,屁股里夹着老鬼的宝刀,嘴里还不忘叼着军哥的金枪。

“喔~嗯~嗯~~~好硬~~好爽~~~”白胖子一嘴淫话,边吸着军哥的屌边放荡得哼着,身后的老鬼握着那肥胖分层的腰在快速挺动自己的跨肌,啪嗒啪嗒,卵蛋打在白花花的屁股上的声音也足够响亮。军哥靠在沙发上,看着这对老淫棍在自己的面前交配,自己的宝贝还被人叼在嘴里,不知道他心里是什幺滋味。

老鬼在后面的节奏掌握得很好,啪嗒啪嗒。两具肉体冲撞的声音很有节奏,这种情欲的声音无非是想引起军哥内心原始的欲望,军哥不争气的用着自己依然是在跳动的鸡巴出卖了自己的冲动。那个鸡巴就像脉搏一样,虽然还被吸在白胖子的口中,却像上岸的鱼,在一跳一跳。两个老家伙发现军哥这个年轻小伙子强盛的性欲后,老鬼猛得撞了一下白胖子的屁股,然后狠狠拔出,自己的鸡巴翘得半天高。“给你”,他面无表情的从后面走到沙发做下,跨中的那根鸡巴也是一柱擎天,还在左右晃动,白胖子放开了嘴里吸着的鸡巴,军哥木讷了一下,马上干练地起身走到跪着的白胖子身后,连扶都没有扶下自己的鸡巴,对着白胖子的淫穴就插了进去。

“嗯哈~,喔~~”这串淫叫居然是军哥不能自已得发出来,肿胀的鸡巴终于得到了宣泄的地方。老鬼一脸淫笑得看着军哥插着白胖子,白胖子这下改换成叼着老鬼的钢炮。两人人就这样前前后后,轮流日着跪着的这只胖白狗。白胖子吸完老鬼的屌改换成吸军哥的屌,军哥毕竟年轻,刚从屁眼拔出的来的屌还未习惯白胖子没轻没重的嘴里,一被吸就敏感的“喔喔”呻吟,连腰部都抬空了好大一截。老鬼毕竟久经沙场,在后面日了好一会儿一点都不累,倒是军哥这里,被吸了两下就开始大幅度声音,他还没习惯一会儿插一会儿被吸的敏感。老鬼又插了一会儿,拔出自己的屌示意白胖子转身站起来。军哥的鸡巴能稍微暂时离开下白胖子的魔嘴。可还没等军哥舒完一口气,老鬼居然反身坐在了军哥的巨阳之上,连给军哥做润滑的时间都没有,一屁股就让军哥的鸡巴插进了自己的老菊,但老鬼确没有一丝难受,军哥却“啊~~”得大声嚎了出来,自己的那根鸡巴就这样硬生生插进了另一个洞,还没有任何润滑,这种鸡巴皮都要把龟头拉断的痛苦我能想象。军哥还在老鬼身下略微痛苦地呻吟着,白胖子却已经和老鬼心有灵犀,一屁股坐在了老鬼的烈阳之上,这下好了,军哥是最下面被压在沙发上的那个人,鸡巴上承受着两个人的重量,龟头受到的刺激可想而知。还没等军哥大叫完,老鬼已经开始抱着白胖子的腰在抽插了。老鬼每像前挺动一次,军哥的鸡巴就稍微离开老鬼的菊花两寸,等老鬼从白胖子的屁股插出来,军哥的鸡巴反而是被动得插进老鬼的菊花,白胖子和军哥的快感完全被掌握在老鬼的鸡巴上。光是这样也就算了,最不老实的还是那个白胖子,穿过老鬼的体位,直接掏住军哥的鸟蛋给军哥揉搓。军哥不知道是太过于受刺激还是从未享受过这样的3P,居然在老鬼抽插的间隙中已经交代了一发子弹,“啊~啊~啊~啊~”不知道军哥痛苦的呐喊还是高潮的呻吟,那些浑浊的精液已经沿着军哥的鸡巴杆子流到了睾丸上,也就是军哥内射在了老鬼体内,但是这一切居然都不是他自己能控制的,白胖子反倒是很开心,摸到了军哥的精液马上就往自己的嘴里送,老鬼也感受到了军哥把持不住先射了,但是他根本没有同情军哥,反而自己的抽插的速度更快。

“哈~哈~哈~恩~耶~”身上是白胖子传来的气声,“啊~啊~咝~啊~啊~”身下却是军哥痛苦的声音,军哥的鸡巴没有一丝休息,被老鬼狠狠坐着,刚射完的鸡巴就像是要被坐断,但是军哥身上压着两个人,他的挣扎微乎其微,只能用双手抓着沙发皮狰拧纠结,大声发泄着自己下体的疼痛。

老鬼仍旧享受着前插后塞的快感,身下的屌像是要被坐断,军哥憋着大气,好长时间才“啊~~~~~~”地又叫了一声。老鬼操得兴起,白胖子也很兴奋,只有军哥在身下苦苦呻吟。

“恩,啊 啊 啊 啊 啊”军哥的呻吟伴随着身上两具淫体的碰撞,“喔~~呼~~啊,啊,啊,啊”似乎这种节奏和身上的老鬼取得了一致,几分钟后,军哥也就消停下来了,接下来轮到老鬼了,他夹在军哥和胖子的中间,身后的菊花紧紧吸着军哥的淫屌,自己的鸡巴又要捅烂白胖子的烂菊,老当益壮,他平行在两具肉体间加速前后冲刺!

“啊~~”随着强烈的一次冲撞,老鬼把他的鸡巴拔出了白胖子的菊花,龟头正在喷着浓精,数量惊人,但他自己才不想让自己的鸡巴在射精后继续抽动,他看着自己射完精,拍拍白胖子的皮肤让他翻身起来,然后自己不紧不慢的起来,菊花吐出军哥坚硬的大棒。军哥现在表情复杂,腹肌胸肌上都是刚才强烈摩擦过后红红的印子。

军哥以为他们终于肯放过自己,结果白胖子一下来就是握着自己的屌放入他的菊花,一句话不说就自己动了起来。军哥疼得刚要“嘶嘶”嚎叫,就让白胖子的舌头吸住了嘴巴,军哥勉强的撑起身子稍微上靠一点沙发,结果白胖子就大幅度的动了起来。军哥想呻吟,但因嘴里被一条淫舌缠绕只能间断发出唔唔的声音,坐在一旁的老鬼撸着自己刚射完的屌又看着这一淫荡的画面缓气,军哥喘着粗气,由着身上的白胖子肆意骑着自己的屌。

“恩哈~”军哥好不容易得以喘口气,毫不掩饰地呻吟了一声,接着舌头又被白胖子吸住。白胖子的双指撵着军哥的两个奶头,屁股在一上一下啪啪啪地坐着。坐了又有5分钟,军哥微微动了下身子,让白胖子起来,然后他们换成后入式,白胖子跪在沙发上,军哥又在后面埋头苦干,跟着自己的节奏一进一出。军哥古铜色的胯肌打在胖子雪白肥大的屁股上,啪嗒啪嗒,声音响亮。老鬼看得饶有兴致,自己的手也在全身上下游走起来。军哥毫无目的操着。

“不行了?”白胖子感觉军哥的速度稍有减缓,“最后一波,再射一波。”他别着头看着军哥难受的表情,军哥的脸颊胸前脊背都是汗,股缝间的汗最多,都从大腿内侧流了下去。听到最后发令的军哥用尽全身力气冲刺,啪啪啪的声音又大了起来。白胖子一直用自己的淫言乱语刺激着军哥,军哥抬头憋气不顾一切的加速着自己的冲撞,好让自己的鸡巴找到新的刺激点。十分钟不到后,军哥终于又反应了。

“恩,要…”他吃力地憋着气,“快射了。”

“啊~好爽,快点,再快点”,白胖子故意装作很高潮的样子回应着军哥“老公~日死我~日死我吧~”

“啊,啊,啊,啊??”军哥每撞一下,就大声喊一个啊字,随着一次强有力的冲击,军哥把鸡巴深深埋进了白胖子的菊花,然后猛然拔出,鸡巴终于强烈得喷出了淫精,军哥原想让自己射得舒服点,用手边撸变射,可这时,身后突然多了一个老鬼,他压着军哥的鸡巴强行进入白胖子的洞,把还在一勃一勃射精的鸡巴全部挤入了那个淫秽不堪的老洞,军哥敏感得“哈~啊~~啊~”大叫起来,浑身扭动,屁股还想往外抽,可老鬼却从军哥的身后顶着军哥,把军哥顶回白胖子的洞,军哥被强制射在了白胖子的洞。

军哥放弃挣扎,让他折腾了一会儿后。老鬼淫笑着去拿酒喝,军哥颤颤巍巍地拔出自己的鸡巴,鸡巴已经萎缩了一大半,而且软绵绵得,龟头垂向地面上。他翻身坐在沙发上,闭着眼喘着虚气。白胖子和老鬼喝着事后酒,边笑边嘀咕。画面中安静了3分钟,白胖子突然窃笑出了声,拿着酒杯走向军哥,突然把酒一点一点倒在军哥软掉的鸡巴上。冰冷的刺激马上让军哥张开了眼睛。

“你干什幺”军哥虽然没什幺力,但是语气还是有点强硬。

“我们觉得,你还可以再来一次。”然后他用手捏捏军哥的湿漉漉的软鸡巴。“刚才那次忘记拍下来了。”

军哥靠着头没有理他,白胖子爬上军哥的身体,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然后又咬咬军哥的耳朵调调情。军哥默坐了2分钟后仍旧闭着眼睛,但是右手已经摸向了自己的鸡巴,他开始慢慢撸弄起来。白胖子看见军哥终于动后,调好一侧的dv,然后趁机把头覆在了军哥的鸡巴上,他吸着龟头,身下部分则由军哥自己撸弄。这次军哥想让鸡巴硬起来花了好长一段功夫,鸡巴稍微硬了一点,军哥就张开眼睛用很认真的眼神打着飞机,白胖子口着军哥的龟头吸着一切从军哥马眼喷出的东西。我看着这画面也期待着军哥倒底还能不能射。

画面里只有军哥的粗气声和打飞机的咯吱咯吱声。沉寂好长一段时间后,军哥突然狂吼起来,应该是要射精了,可是龟头被白胖子死死裹着,什幺都看不见。只听见军哥“啊~啊~哈~哈~”的大声呻吟,胸肌和腹肌像是麻电般地抽搐,这时隐约白胖子的喉咙在吞咽着什幺东西,可是精液真的一点都没有从白胖子的唇边溢出,他活活吞干了军哥的精子,军哥大声呻吟后,放开了撸弄的手,胸口的起伏渐渐缓下来,皱着眉头看着白胖子在深喉着自己的鸡巴。白胖子的口交速度和自己的打飞机速度根本无异,这让刚射完的鸡巴马上就受不了了,军哥缓下去的气息马上又带着全身左右扭曲。军哥再也受不了白胖子致命的吮吸,站起来想拔出自己的鸡巴,可白胖子死死吸着自己的龟头。好不容易推开他,这时老鬼又过来从身后架住自己的双臂,军哥因为体力不支并不能挣开老鬼的束缚,只能任由自己的鸡巴暴露在白胖子的口腔内。

白胖子疯狂的吸精,是想引起军哥射后的连射欲望,他大幅度又大力地吸着军哥钢炮般的鸡巴,军哥的鸡巴由于强烈敏感正在想上抽动那根鸡巴杆子,尽管他的龟头埋在白胖子的嘴内,这种抽动还是十分强烈。老鬼从身后的捏着军哥的奶子,身下的鸡巴又被强烈口交刺激到毫无知觉,终于在这种双重催化下,军哥再次狂吼了起来,这次他猛地挣开老鬼,又抽出自己的鸡巴,抬头憋气,用自己的右臂拼命得撸着最后坚硬的鸡巴,老鬼见势马上跪下伸出舌头,也想分这最后一杯羹。



“再来~恩!!再射一次,再射一次~”白胖子跪在军哥的胯下贪婪得望着军哥说,这已经进行到性爱最后的高潮,所有的话语都似乎带有一种命令感。骚老鬼也埋头狠命舔着军哥胯部一切神经,从阴囊舔至菊心把那些做爱后的汗液全部舔干净。军哥忍耐着内心的炽热和极限射精的疼痛,粗壮着脖子,抬着头憋红了脸,紧皱着眼睛,龇着牙,任自己的麒麟臂飞快撸弄早已毫无知觉的鸡巴。

“啊~~啊-------”军哥不知道是由于激烈的疼痛还是那种最后欲罢不能的快感,在放肆呻吟着,他撸弄的速度越来越快,似乎要把自己的鸡巴撸断,从腹部开始,所有的肌肉都想要跳破表皮一样,军哥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胖子和老鬼知道军哥要射精了,一个吸着左边的卵蛋紧捏着军哥的左屁股瓣,一个吸着右边的睾丸,掌控着军哥的右屁股瓣。军哥的身形摇晃的越来越剧烈,“啊-啊-啊-啊”一口气连续大声放出四个啊,伴随着最后一下火山喷发般的“嗯啊~~---!”军哥终于激射出了自己最后一波精液,精液首先完全透明一点都没有白色掺杂,而且像是小汽水喷发一般,细细一道,紧接着是第二股第三股,这些精液足足射了有20公分远,虽然量少,但是这股冲劲绝对是只有像军哥这样的猛龙才具备的。当然身下的两个人也没有闲着,都争先去抢着鸡巴吸,军哥一共就一根鸡巴,却还要在如此剧烈射精后被两个人吸。胖子先抢过来,把挂在鸡巴的稀精全部吸了一遍,然而老鬼更贪心,一把推过胖子,自己把军哥的整个鸡巴都吞入了喉咙,双手还按压在军哥的屁股上施加压力。原本就在大声哀嚎的军哥受到这番刺激居然直接站不稳,倒了一旁的沙发上,军哥这一倒下,两根吸精虫是彻底爬上了这具精壮的肉体,把军哥淹没在自己的哀嚎与求饶中,不一会儿,军哥那根钢铁般的大阳具就让这两个东西吸得像一截皱皮的毛毛虫。军哥整个人都放弃了挣扎,任由他们两个吸干自己身上的每一寸地方。


如果您喜欢,请把《榨精表姐夫》,方便以后阅读榨精表姐夫部分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榨精表姐夫部分1并对榨精表姐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