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摧花手册外传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性奴比赛】(完)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小强 本章:【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性奴比赛】(完)

    作者:MRBIGDICK

    2017年/1月/4日

    (完)

    「好了,把这两个妞再带下去……」那个男人淫笑着对那两个刚在孙晓蕾和

    白无垢的乳沟里发泄过的男人说,「下一场是比骚穴,这几个小婊子的肉洞个个

    都已经被调教得爽得不得了,看看这次是哪两只小母狗来比比看谁更骚……」

    那两个男人淫笑着抱起孙晓蕾和还在痛哭着的白无垢,分别走向牢房两边的

    那两群男人。孙晓蕾和白无垢刚被放在地上,就不得不跪在地上,分别用她们的

    乳峰包裹着男人的阴茎。白无瑕刚在一个男人胯下喝下那男人腥臭的精液,就被

    另一个男人抱在怀里,当她抽泣着,被迫跪在牢房中间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刚

    才在口交比赛中战胜了她的孙晓棠已经流着眼泪,同样被反铐着双手,跪在另一

    边的地板上。

    「好巧,又是你们两个……接下来,就是比你们的小骚穴……」牢房中间的

    那个男人一边淫亵地看着全身都已经沾满了精液的孙晓棠和白无瑕赤裸的迷人胴

    体,一边向把她们放在牢房中间的那两个男人做了个手势,「你们要坐在人身

    上,用你们的小洞让人爽……」看到那两个男人已经淫笑着躺在地上,而两支

    阴茎也早就已经挺立在他们的胯下,孙晓棠和白无瑕只好吃力地分开双腿,流着

    眼泪分别跨坐在那两个男人的身上,因为她们的双手都被反铐在背后,所以只能

    屈辱地用阴唇找着那两个男人的龟头,然后又流着眼泪,慢慢地坐下去,呻吟

    着动用她们被剃光了阴毛的阴户接纳那两支粗大的阴茎。

    「现在比分已经是二比一,再输一次,你和你的姐妹就要被送去让那些黑鬼

    操个够了……」站在牢房中间的那个男人淫笑着对心中忐忑不安的白无瑕说,「

    所以,这次你可要好好加油才行啊……」然后那个男人才得意地宣布:「比赛开

    始,小骚货们,拼命摇你们的屁股吧……」白无瑕和孙晓棠都已经不知道用这个

    姿势迎过多少男人在她们身上泄欲了,她们骑在那两个男人身上,一边抽泣着

    晃动柔软而纤细的腰肢,用她们坚挺迷人,却沾满精液的双乳荡起阵阵乳浪,忍

    着羞辱诱惑着那两个男人,一边呻吟着,尽量收紧她们早就被蹂躏过不知多少次

    的阴户,包裹着男人的阴茎。

    「小屁股扭得好骚啊……」孙晓棠身下的那个男人一边掐着她不停摇摆着的

    翘臀,享受着这个21岁的少妇本应略显青涩,却在男人们的轮奸和调教中被催

    熟的性感胴体,一边淫笑着羞辱她,「和你的死鬼老公上床的时候,有没有这么

    骚?」听到那个男人提到丈夫,孙晓棠不由得一阵心痛,被那些男人粗暴地凌辱

    过少说也有几次以后,孙晓棠其实已经想不起和丈夫那有限几次的温柔性爱是

    什么滋味,但她却不敢触怒那个男人,只能心如刀绞地哭着回答:「母狗……母

    狗现在更骚……伺候人……更骚……」听到孙晓棠无奈地说出的淫荡回答,看

    着她泪如雨下的哀羞模样,那男人却更加得意地淫笑了起来。

    虽然在短暂却甜蜜的婚姻生活中,孙晓棠也曾经用这样的姿势和丈夫欢好过

    几次,但是那时候的她才告别处女没多久,还是个对男女之事知之甚少的小少妇,

    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丈夫,只好红着脸坐在丈夫身上,羞怯地任而丈

    夫摆布,听凭丈夫抱着她的嫩臀,有节奏地上下摇晃着她的胴体,在她的娇躯中

    抽插着。然而,落入魔掌以后,孙晓棠在那些男人残忍的虐待和调教下吃够了苦

    头,被迫屈辱地学会了如何用这样羞耻的姿势取悦男人,她不得不坐在一个又一

    个男人身上,用她轻熟的性感肉体动迎着男人们的兽欲,让那些男人几乎不

    用花什么力气,就可以享受到尽情发泄的满足和快感。

    为了让身下的那个男人满意,孙晓棠只好使出浑身解数,用她在被调教时被

    迫学会的那些淫亵技巧动迎着那个男人,她纤细的腰肢柔若无骨地扭动着,

    就像是一条美女蛇一般,更加显得妖冶诱人,而她健美的双乳也象一对兔子一样,

    在她的胸前不停地跳动着,让男人忍不住伸出双手,抓住她结实的双峰揉搓起来。

    在孙晓棠甜美的呻吟声中,她用修长的双腿夹紧那个男人的腰,就像是一个荡妇

    一样,狂野地上下摆动着她的翘臀,她的每一次摇晃都能让那男人的阴茎深入她

    湿润紧窄的阴道,甚至顶到她柔软敏感的子宫口,在孙晓棠热烈的动迎下,

    那个男人的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和粗重起来。

    孙晓棠的迎已经极尽妩媚,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看似稚嫩的白无瑕竟然

    也同样是个让男人销魂的尤物。被那些男人绑架以前,白无瑕学过拉丁舞,为了

    让舞姿更加漂亮,她曾经刻苦练习过舞蹈中的扭腰。所以,当白无瑕在那些男人

    的轮奸和调教中,被迫流着眼泪,无奈地坐在男人身上,抽泣着被迫扭动身体,

    动迎男人们的兽欲时,她的腰肢也不自觉地像是跳拉丁舞时那样扭动起来。

    而那些男人也就喜出望外地发现,白无瑕纤腰和身体的摇摆竟然恰到好处,无论

    是节奏,还是力度都无可挑剔,可以让每一个享受她动迎的男人都品尝到美

    妙的快感。

    于是那些男人就这样迷上了白无瑕的骑乘位迎,他们一边享受着白无瑕

    动送上温湿紧窄的阴户,哭泣着扭动腰肢,供他们泄欲的满足感,一边还要淫笑

    着羞辱这个女孩这么会伺候男人,简直是天生的婊子。白无瑕想不到她曾经引以

    为傲的舞蹈才艺竟然会给她带来这样的羞辱和难堪,但她却根本不敢抗拒,只能

    继续这样摇摆着她纤细的腰肢,悲鸣着用她的胴体迎着那些男人。而那些男人

    很快还发现,在用骑乘位迎男人的时候,白无瑕会在接近性高潮时,不由自

    地发出阵阵哀怨呜咽般的柔媚呻吟。听着白无瑕如泣如诉般的婉转哀鸣,享受被

    她阴道裹紧的快感,更让那些男人兴奋异常。

    白无瑕身下的那个男人现在就正享受着她腰肢摇摆和扭动的销魂滋味,而那

    男人的阴茎也随着白无瑕的扭动,在她阴道的紧紧包裹中不停地抽插着,每一次

    抽插都会刺激到白无瑕的阴蒂,让她呻吟着全身颤抖。虽然比起娇媚微熟的孙晓

    棠来,略显青涩的白无瑕还稍欠一分魅惑,但是她出众的颜值却弥补了这样的差

    距。虽然这牢房里的六个女孩个个都是当之无愧的美女,但是在她们中间,白无

    瑕无疑是最漂亮的一个。光是看着白无瑕那张毫无瑕疵的俏脸上含羞忍辱,却又

    无可奈何的屈辱表情,她身下的那个男人就已经欲火焚身,再加上白无瑕接近性

    高潮时独特的呻吟声,更是让那个男人心旌神荡。

    随着孙晓棠腰肢的扭动,她白皙的胴体已经浮现出了淡淡的红晕,而在白无

    瑕呜咽般的甜美呻吟声中,她更加敏感的身体已经无法控制地剧烈颤抖和痉挛起

    来。在孙晓棠和白无瑕的迎下,她们身下的那两个男人都已经闭上眼睛,喘着

    粗气,不由自地绷紧了全身的肌肉,用双手紧紧抓着那两个女孩性感的翘臀,

    眼看就要在她们的身上尽情发泄。

    就在孙晓棠和白无瑕似乎并驾齐驱、难分高下的时候,白无瑕身下的那个男

    人却突然掐着白无瑕的臀肉,皱紧眉头,微微蜷缩着身体,无声地张开嘴来,而

    白无瑕的呻吟声这时也戛然而止,她的身体也蜷缩起来,在那男人的身上不停地

    颤抖着。

    原来,阴蒂包皮被割的白无瑕一直被身下那个男人的抽插刺激着,当那个男

    人快要爆发的时候,白无瑕也终于被送上了性高潮的顶峰。性高潮的激烈快感让

    白无瑕的阴道剧烈收缩,紧紧地包裹和挤压着那个男人的阴茎,在这样的刺激下,

    那个男人当然再也忍不住,就在白无瑕的身体里畅快淋漓地喷发了。尽管另一边

    的孙晓棠强忍着双腿抽筋的疼痛,坐在男人身上诱惑地娇喘着,不停地上下摇晃

    她的丰臀,而且还收紧阴道,紧紧地包裹着那男人的阴茎,也让那个男人兴奋地

    吼叫着,把炽热的精液喷射在她的身体里,但是最终却还是比白无瑕稍稍慢了一

    步。

    「二比二!打平了!」确认白无瑕身下的那个男人率先射精以后,牢房中的

    那个男人兴奋地大喊起来,「这场比赛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在孙晓棠懊恼

    的哭泣声中,那个男人又转向还没有从性高潮中完全平复下来,仍然坐在男人身

    上,全身微微颤抖着的白无瑕,淫笑着对她说:「恭喜你,这一局是你赢了,你

    和另外那两只姓白的小母狗暂时安全了……」这时,孙晓棠和白无瑕身下的那两

    个男人淫笑着分别抱起这两个美女,在孙晓棠和白无瑕羞耻的呜咽声中,那两个

    男人恶作剧般地同时抱着她们的双腿向两边分开,让所有人都能看到白浊的精液

    从她们全无阴毛遮蔽的阴户里不停地滴落下来。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局了,是我最喜欢的屁眼……这一局很关键,是决胜局

    哦……」看着孙晓棠和白无瑕分别被送回牢房两边,继续呻吟着供男人们泄欲,

    牢房中间那个男人继续淫笑着说,「如果我没记错,只剩下两个小骚货还没参加

    过比赛了……那这最后一局,就把这两个小骚货带出来吧……」在那个男人的命

    令下,刚刚才被迫坐在一个男人身上,呻吟着被那个男人凌辱的孙晓蓓和被另一

    个男人抱在怀里,正在性高潮的余温中颤抖着的白无尘先后被两个男人分别抱了

    起来,然后又被放在牢房中间,被迫流着眼泪,跪在满是精液的地上。

    「你们这两只小母狗刚才一直在挨操吧……看样子被操得够呛啊……」看到

    眼前这两个女孩的脸上、胸口、肚子上、背后、阴户、屁股上和双腿上都已经沾

    满精液,就连头发都已经被精液粘在一起,那个男人又看了一眼站在白无尘和孙

    晓蓓身后的那两个男人胯下那两支已经张牙舞爪的阴茎,继续淫笑着对她们说,

    「看来,你们接下来还要吃点苦头,哈哈哈……好了,现在赶快把屁股撅起来…

    …」在那男人的命令下,白无尘和孙晓蓓只好乖乖地俯下身来,撅起屁股,等着

    再次遭受肛奸,因为她们的双手都被反铐在背后,所以她们无法用双臂支撑身体,

    只好把脸贴着地面,让屈辱的眼泪滴落在地上。

    白无尘和孙晓蓓身后的那两个男人刚抱着她们沾满精液的翘臀,把阴茎粗暴

    地插进她们娇嫩敏感的肛门,这两个女孩就疼得忍不住哭喊和惨叫起来。那两个

    男人特别粗大的阴茎轻易地就把白无尘和孙晓蓓小巧的肛门撑开,让她们娇柔的

    粉嫩后庭变成了两个足有擀面杖粗细的孔洞,白无尘的肛门甚至已经几乎被扩张

    到了最大限度。白无尘和孙晓蓓的悲鸣声似乎让那两个男人更加兴奋,他们带着

    淫笑,继续向这两个小美女的直肠深处野蛮地不停推进着,男人们的每一次都撕

    扯着白无尘和孙晓蓓的后庭,让女孩们的肛门火烧火燎地疼,就像是正在被慢慢

    割开一样。

    虽然肛门惨遭摧残,但是白无尘和孙晓蓓却根本不敢抗拒那些男人,她们只

    好继续撅着屁股,全身颤抖着忍受着那两个男人的暴虐肛奸。而那两个男人却还

    不耐烦地用力拍打着白无尘和孙晓蓓的翘臀,淫笑着催促这两个已经被折磨得全

    身发抖的女孩摇动屁股。在这两个男人的逼迫下,孙晓蓓和白无尘不得不咬紧牙

    关,忍着肛门的剧痛,哭着用后庭动迎那两个男人。在孙晓蓓和白无尘的惨

    叫声中,那两个男人却满意地看着自己的阴茎越来越深入她们的肛门,并且还随

    着女孩们身体的摇摆,在她们温暖紧窄的后庭里抽插起来。

    孙晓蓓一边扭动着身体,用后庭迎着她身后那个男人,一边疼得不停地哭

    泣着,肛门撕裂般的剧痛让她不由自地想起肛门被那些男人一次次玩弄时的痛

    苦和屈辱。虽然孙晓蓓的阴户和小嘴也都让男人们很满意,但是那些男人最偏爱

    的却还是她的后庭。孙晓蓓在那些男人的魔窟被调教成性奴时,男人们就发现她

    的肛门特别敏感,每次被男人肛奸,或者后庭被电动阴茎、跳蛋和后庭珠等各种

    各样的性虐工具侵犯的时候,孙晓蓓的肛门都会剧烈地蠕动和颤抖。

    于是那些男人就特别喜欢肛奸这个娇嫩的小美女,不知有多少个男人曾经侵

    犯过她的后庭,在她紧缩的肛门包裹中品尝到强烈的刺激和满足感。

    一次次在孙晓蓓的后庭中泄欲,用精液灌满她的直肠和肛门以后,那些男人

    还发现这个温婉美人的菊穴格外柔软,而且富有弹性,容易被扩张,于是那些男

    人就在魔窟中变本加厉地玩弄着孙晓蓓的肛门。孙晓蓓被捆绑起来,在她的惨叫

    声中,那些男人残忍地用妇科扩张器把她的肛门撑大,即使她疼得浑身颤抖也不

    肯停手。把孙晓蓓的肛门扩张到濒临撕裂以后,那些男人还变态地试验过最多可

    以把几个跳蛋塞进她稚嫩柔软的后庭里,或者丧心病狂地把两支阴茎同时插进孙

    晓蓓的肛门里抽插着,疼得她惨叫连连,那些男人甚至还好几次用扩张器把孙晓

    蓓的肛门活活撕裂,把她摧残得昏死过去。

    即使是释放了孙晓蓓以后,每次去孙晓蓓的公司和家里玩弄她的时候,那些

    男人也最喜欢在她的哭声和呻吟中,享用孙晓蓓被刺激得不停收缩和蠕动着的后

    庭,而且还会把各种异物,比如白板笔、胶水瓶、甚至是震动着的手机塞进她的

    后庭取乐。在那些男人毫无人性的折磨和蹂躏下,孙晓蓓本就格外娇柔的肛门被

    调教得更加敏感,那些男人甚至曾经发现这个小美女一度只有在被肛奸时才有性

    高潮。而孙晓蓓却只能哭着跪在床上或者地上,流着眼泪,撅起屁股,让那些男

    人淫笑着,继续肆意玩弄她已经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的后庭……

    巧的是,白无尘身上被那些男人玩弄得最多的也是她的菊肛。白无尘练过

    体操,身体非常柔软,所以她沦为性奴以后,那些男人就喜欢在玩弄和蹂躏她之

    前,先淫笑着强迫白无尘把身体扭成各种淫亵的姿势,而白无尘虽然深感羞耻,

    但却也只能哭着一次次受辱。而轮奸白无尘的时候,那些男人发现她的肛门特别

    紧凑,所以白无尘也就被迫一次次蜷曲着身体,哭着把头伸到自己的阴户下方,

    把双腿分开分开成八字形,支撑自己的美臀,并且还要屈辱地用双手掰开自己的

    翘臀,流着哀伤的眼泪,亲眼看着那些男人抱着她的翘臀,淫笑着把阴茎长驱直

    入地插进她小巧的肛门,肆意抽插起来。

    即使是轮奸告一段落的时候,那些男人也没有放过白无尘的后庭,男人们休

    息的时候,就会把白无尘吊在天花板上,并且淫笑着把抹着润滑油的电动阴茎插

    进她的后庭,逼迫她用肛门夹住,如果电动阴茎滑出来,她的肛门就会惨遭电击。

    被电击了十多次以后,白无尘才终于可以夹住电动阴茎,不让它掉出来。而那些

    男人却又用甘油给白无尘灌肠,并且命令她夹住甘油,如果甘油滴出来,她的肛

    门也会被电击。面对这样残忍的折磨,白无尘只能拼命收紧肛门,从一开始的几

    秒钟就有甘油滴落,被电击的死去活来,到后来可以坚持几分钟,最后,白无尘

    竟然可以在被灌肠以后,夹住甘油十分钟之多。

    在这样疯狂的调教下,白无尘的肛门一直保持着从未被侵犯过般的紧窄,每

    一个肛奸她的男人都能在她的后庭中享受到蹂躏处女肛门一样的快感,而每一次

    肛奸也都会让白无尘的肛门火辣辣地疼,把她折磨得全身颤抖。而相比起来,孙

    晓蓓的后庭虽然柔嫩,却显得有些松弛,所以这场比赛还没有开始,在牢房中间

    充当裁判的那个男人其实就已经暗暗认定,白无尘的紧窄后庭会更快让她身后的

    那个男人泄欲。但是就在这个男人以为孙晓蓓败局已定的时候,白无尘却突然歇

    斯底里地惨叫起来,全身一阵颤抖以后,她竟突然昏死了过去。

    「这小屁眼紧倒是够紧,可惜太不耐操了……」看到白无尘昏了过去,她身

    后的那个男人却淫笑着掰开了她的美臀。

    牢房中间的那个男人看到那男人的阴茎已经几乎全都插进了白无尘的后庭,

    而白无尘的肛门上却裂开了两条血淋淋的伤口。白无尘那两片细嫩白皙的臀肉夹

    着一支黝黑粗壮的阴茎,再加上殷红的鲜血和白浊的精液,更显得暴虐而淫靡。

    原来,因为白无尘的肛门太紧窄,勉强用后庭迎着身后那个男人的时候,

    她的肛门实在无法承受那男人粗壮的阴茎,之前在肛奸时被撕开的伤口才刚刚愈

    ,就又被活生生的扯裂了。

    这样一来,形势顿时急转直下,白无尘疼得昏死过去以后,自然也就不能继

    续迎她身后那个男人,孙晓蓓的后庭却因为出色的弹性而总算逃过一劫。虽然

    孙晓蓓的后庭幸运地没有被撕裂,但却也已经被摧残到了极限,她的肛门周围已

    经被阴茎撑得像纸一样薄,每次被迫扭动身体,迎身后那个男人的阴茎在她的

    后庭里抽插,都会让孙晓蓓疼得全身颤抖,流着眼泪不停地哭喊和惨叫着,好不

    容易煎熬到身后那个男人终于兴奋地抱着她的美臀,在她的后庭中泄欲以后,孙

    晓蓓也几乎马上就失去了意识。而白无尘身后的那个男人这时才掐着白无尘的臀

    肉,淫笑着在她被撕裂的后庭里粗暴地抽插起来。

    「看样子,比赛已经有结果了……」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白无尘身后的那个

    男人满意地在女孩的后庭中倾泻着他的兽欲,牢房中间的那个男人得意地淫笑起

    来,「姓白的小妞输了,就把她们带去给那些黑鬼操个够吧。那些黑鬼也差不多

    快要到了,这三只白嫩的小母狗一定会让他们满意的……」然后那个男人又淫亵

    地看着也已经昏死过去,瘫软在地上的孙晓蓓,继续淫笑着说,「那三个妞要被

    黑鬼操上一个礼拜,姓孙的这三个小骚货,也就留在这里做一个礼拜的慰安妇吧

    ……」听着那个男人的话,那些正在女孩们身上泄欲的男人都欢呼起来,而不管

    是即将惨遭黑人轮奸的白无瑕和白无垢,还是要在毒品工厂被那些男人蹂躏的孙

    晓棠和苏晓蕾,却都恐惧而悲伤地哭泣了起来……

    【完】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完全摧花手册外传》,方便以后阅读完全摧花手册外传【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性奴比赛】(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完全摧花手册外传【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性奴比赛】(完)并对完全摧花手册外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