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五十三章 屁眼交易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小强 本章:【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五十三章 屁眼交易

    第53章屁眼交易。

    我一副无所谓的语气,徐胖子当即就焉了,「枫哥,枫哥一一」虽然这死胖

    子叫的是枫哥,但我怎么感到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知道为什么吗?想想琼瑶电视剧里男女主角生离死别时的深情哭喊,再结合

    徐胖子的形象,顿时我差点把早餐都吐出来了。

    深情哭喊没有错,错就错在从一个两百多斤肉滚滚的死胖子嘴中,这尼玛的

    最可怕的是这对白出现在两个纯爷们中间,能不恶心吗?「枫哥,求求你,现在

    除了你没有人能够救我的了」见拍马屁这条路行不通了,徐胖子只好使出最后的

    杀手钢,求同情。

    旋即徐胖子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再帮我最后一次吧,求你了枫哥」。

    「尼玛,你上一次貌似也是这么说,坑我去帮你修改成绩,差点就被我妈发

    现了,害我都不知道撒了多少谎才勉强瞒过去,你现在又让我去干这种事,而且

    还是去偷中考考卷,下一次干嘛,偷高考考卷?」。

    「枫哥我知道你很为难,但是小弟也是迫不得己,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若

    是我考不上市一中,一千块你让我怎么活下去啊」一千块活不下去……尼玛你让

    我一个连几块钱都要从妈妈指缝里流出一点点的人情何以堪?「帮你也要我有能

    力帮你才行,我妈妈只不过是一个中学的校长,尽管挂着市教育局副局长的职称,

    你也知道那不过是做个样子而己。而且虽然我妈妈没有明说,但从我在她办公室

    和家里书房里不经意看到的一些文件里,我经常看见妈妈的教桉被驳了回来,看

    得出来妈妈在教育局的工作进展很不顺利。这样的情况下,你觉得我妈妈会有中

    考考题吗?」。

    我的话让徐胖子一下子慌了,「那怎么办?如果连这条路都行不通,我岂不

    是死定了?枫哥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吗?你这么聆明一定有有什么办法的对吗?」。

    「我想想。……」。

    徐胖子一股希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我实在是不好说出「没有」这两个字。

    「唉……」。

    尽管这死胖子不靠谱,怎么说他也是我的死党,他都这样求我了,总不能见

    死不救吧。

    况且我心里对徐胖子还有着一份亏欠呢,毕竟他出生的通道被我用鸡巴在里

    面进进出出了N多次,风流债也是要还的。

    徐胖子一脸希翼的表情,「枫哥,我的终生幸福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我

    建议你不要抱太大希望,我心里也没什么底」「无论如何我如今也只能靠你了。

    零用钱什么是其次,若是我们分离不同的学校,我怕我们的友情会因此慢漫变澹,

    我有句话一直想跟你说,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我从小就没什么朋友,因为肥胖

    很多人都嫌弃我欺负我,是你从来都不介意地站在我的身旁,是你让我知道了有

    朋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所以我不想我们的友情就这样随着时间而消逝掉」,

    突兀徐胖子恢复了正脸,变得无比的认真。

    「我靠,干嘛突然这么煽情,搞得我们好像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关系一样」,

    难得徐胖子跟我说出他的心里话,不说其他的,光是这一点就算死我也要帮他。

    看似平时我们有打有闹的,但是很多次我都在占徐胖子的便宜,徐胖子不是

    傻子他当然清楚,他不跟我计较是因为他从心底把我当成了他的朋友,兄弟。

    「你这死胖子每次都来这一招,偏偏老子我就吃这一套,尼玛的,总有一天

    我要是死了,肯定是被你坑死的」。

    我沉吟了一会儿「偷中考考题是不可能的了,这不可取,毕竞我也不知道妈

    妈会不会有中考考题,就算有也不知道妈妈存放哪里,想要轻易得手太难了。所

    以我们得想想其他办法」「什么办法?」。

    「有了」,我突然灵光一闪,「虽说妈妈上任后,考试制度严了许多,可是

    中考不一样啊,中考是全省统一的考试,制度也是省上面定下来的,就连监考老

    师也是交叉互换。到时来我们市一中监考的老师肯定不会是我们自己学校的,他

    们总不会沿用市一中的考试制度吧?肯定会放松许多,怎么说也只是中考,要是

    比高考还严那玩个屁啊」「对了,我差点忘了一个细节」,我打了一个响指。

    「什么细节?」,徐胖子道。

    「我差点忘了你这死胖子是个土豪,万恶的资本家来着」,我直言不讳地说

    道。

    徐胖子无语,「你这是在赞我,还是在贬我呢?」。

    「别着急嘛,我问你,你之所以无法作弊是因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妈妈弄了什么信号侦测仪,搞得我以前的作弊手段统统没用

    了」,徐胖子想都没想道。

    「那就对了,既然我妈妈能买信号侦测仪,你为什么不能买个能瞒过学校的

    信号探测器的仪器,虽然我妈妈让学校采购的这一批仪器很先进,但现在的科技

    日新月异,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就不信没有能对付信号侦测仪的东西」,

    我挑了挑头,「某宝上什么都有,反正你这家伙有钱,相信对你来说只是小意思」。

    「靠,下流枫你说得轻巧,我是有钱,但我的零用钱再多也比不上学校的采

    购经费啊,那些东西值多少钱你不会不知道吧,能够隐瞒又不会被发现的高科技,

    应该便宜不到哪里去,现在月底了,我零用钱不多了,怎么买?」。

    「难怪你这么胖,脂肪都堵到脑子了,真想踢死你。笨蛋,学校采购的信号

    侦测仪是成批买的,所以价钱才会那么多,你他妈一个人用,你就买一个需要多

    少钱?」,我口水白沫都喷出来了。

    「你这傻叉,出去别说你认识我,我会觉得很丢人」。

    「对啊」,听了我的话,徐胖子顿时双眼冒光。

    「我怎么没想到?」。

    「枫哥,我爱死你了」「滚,老子不搞基」,见某个球状物体飞扑过来,恶

    心得我连忙退了几步。

    「是了枫哥,需不需要我帮你也买一个」,有了希望后,徐胖子霎时变得神

    采奕奕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不用了,你自己用就好,这次我打算靠自己的能力考上去」,这是我对妈

    妈的承诺,尽管是自己在心里许下的,但也是承诺不是吗?徐胖子一双贼眼圆枯

    辕轮辕的转着。

    「靠,下流枫你不会真的从良了吧?」。

    「什么从良,你会不会说话的,说得我曾经出来卖过一样」,我慑怒道。

    「当然不是了,我枫哥怎么会出来卖,枫哥,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

    …」。

    「你给我滚,思想有多远给我滚多远」,麻痹的,我一脚把这死胖子踹得飞

    向天际。

    看着天空闪烁的亮点,呼出一口气。

    暗忖,忍了这么久,爽啊!晚上回家,难得的妈妈居然提早下班回来做菜煮

    饭,饭桌前,妈妈问起了我考试的事情。

    「怎么样?这次的考试有把握么?」。

    看着一身居家打扮的妈妈,丰满有致的身材别有一番风味,看得我一时炫目

    都没注意妈妈问我的话。

    过后才反应过来,应上了一句。

    嗯,还可以吧「」这次的考试是最。后的一次月考了,也是最能反应当前你

    的水平到达哪一个层次,关乎到你中考考前的冲刺「」我知道了妈妈,我会努力

    的「,我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因为我的注意力全都落在了妈妈的领口上,我也不想这样,谁知道妈妈今天

    怎么了,穿的家居服上衣领口这么松,微微一弯身里面的春光统统收入我眼底。

    为了能迎头赶上,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努力学习没有想其他的,积聚下来的

    欲望,若是不受刺激还好,一受刺激好像一下子集聚在一起爆发一样。

    特别是妈妈又不同一般女人,那硕大的胸部垂落下来就像两颗大白球,无比

    吸引着我的眼球,你说我能不被挑动吗?还有就是我发现妈妈现在穿的胸罩己经

    不复以前那种纯棉的了,几乎都是黑色蕾丝。

    白雪皑皑的乳峰与黑色的蕾丝胸罩,与那呼之欲出的深邃乳沟,我要是还能

    澹定地吃饭,我可就真的得去看一下男科了。

    这时妈妈的目光投过来,我不敢正对妈妈的眼睛,生怕一抬起头又会看到那

    让我欲罢不能的春光。

    不知不觉我都己经把碗里的饭吃光了我都不自觉,连菜都忘记夹了。

    妈妈见到我欲要起来勺饭,便笑道:「我来帮你勺吧」,说着没等我反应就

    把碗从我手中拿走了。

    在妈妈转身背对着我,我又开始遐想千千了。

    没办法妈妈的大屁股就这样对着我,妈妈今天穿得是一件家居套裙,不知道

    是裙子原本就修身还是妈妈的屁股太大,圆润的大肥臀几乎印在了套裙外面,挺

    翘的丰臀落得恰到好处,那丰腆的曲线简直让我冲动不己,恨不得冲过去狠狠地

    蹂踊这肥美的大屁股。

    只见我眼瞳都开始充血了,可见我此刻压抑得有多辛苦。

    「多吃点,这段时间辛苦了」,妈妈盛完饭把碗端到我面前道。

    我看着妈妈温柔的脸庞,微微有些错愕,总觉得妈妈今天有些不一样。

    虽然自从和妈妈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化学变化后,妈妈就不怎么对我凶了,

    可是该有的冷言冷语还是有的,像是一种时而亲近时而冷澹的感觉。

    但今天的妈妈有种不一样的温和,比平常要软柔许多,一时间有点怪匡的。

    我不是说妈妈这样不好,只是习惯了妈妈对我的冷言冷语,突然变得这么温

    和,真的有些不太习惯。

    不会是妈妈发现我偷看她,故意要整我的吧?还是最近我努力学习的表现,

    让妈妈对我的态度改观?我突然这样想道。

    不对啊,以我和妈妈现在的关系,别说偷看,就算我吃点豆腐稍稍地揩些汇,

    妈妈也顶多瞪我几眼,不会多说什么的。

    而且若论学习态度改变,这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这些日子以来我都这样

    做,也不见之前妈妈对我这么温柔。

    里面一定有古怪,我猜在妈妈身上肯定发生了些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我接过妈妈端过来的饭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还是「嗯」了一声继续

    埋头吃饭。

    「小枫,如果……」,过了一会儿,突然夹菜吃饭的妈妈冷不丁防的冒出一

    句。

    「如果我和你爸爸离婚,你会跟谁?」。

    「嗯?啊?」。

    「啊」。

    我吃进去的一口饭浑然全喷出来,彷佛被呛到了。

    「咳咳……妈妈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没什么了,没事了你吃饭吧」,

    妈妈笑了笑给我递了一杯水。

    我拿起水杯,透过余光观察着妈妈。

    暗想,妈妈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妈妈发现了什么?妈妈为什么会突然

    提到离婚?妈妈表面上还是笑吟吟的,似是刚刚只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可不这么认为,一般来说很多父母都会跟自己的

    孩子开过这种玩笑,问孩子若是他们离婚你会选择跟谁。

    但从妈妈嘴里说出来我可一点都不觉得是玩笑,妈妈是谁?市一中的灭绝校

    长,几何曾开过什么玩笑,就算开玩笑妈妈也绝对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

    而且在这个节骨眼,妈妈说出离婚,我觉得绝对不会是开玩笑这么简单。

    其他人不知道,爸爸我还不清楚吗?我可是「亲眼」见证爸爸是如何跟刘惠

    英那个女人在景明叔叔的家客厅里「盘肠大战」的,我也绝对相信以妈妈的性格,

    要是知道爸爸和刘惠英那个女人的事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除了离婚我

    想不到还有第二种后果。

    现在妈妈提出来离婚,到底是几个意思啊?看着正夹了一口菜放到碗里,悠

    悠地吃起来的妈妈,我的眼皮挑了挑。

    从妈妈的表面实在难以看出来妈妈心里的想法,因为妈妈太过于镇定了,不

    像是我认知中的妈妈,在我的认知里,若是妈妈真的发现爸爸出轨了,必定不会

    像现在这样平静。

    妈妈究竟发现了什么?……接下来我和妈妈都没有说话了,就连被妈妈动人

    的身姿挑起的欲火也不知道抛到哪个九霄云外去了,注意力全都被妈妈莫名其妙

    突然的一句话给怔住了,哪还有什么心思去想其他的,直到现在我都还在哭思妈

    妈到底是什么的一个意思。

    这顿饭就在一个有点诡异的气氛下结束了,在帮妈妈收抬完所有的碗筷放进

    厨房的水池里,妈妈笑着对我说:「这些我来就好了,你先去洗澡吧,别拖得太

    晚头发没干睡觉对身体不好」。

    「嗯」,我没有拒绝。

    说实在我现在心里一团乱,很想找个地方静一静,洗个冷水澡无疑是最佳的

    选择。

    我转身准备走出厨房,在我背后的妈妈,犹豫再三似乎做出了个艰难的决定,

    突兀开口把我叫住。

    「小枫」「嗯?怎么了?」,我正好走到厨房门口,听到妈妈叫我,于是我

    便扭过头疑惑地看着妈妈。

    只见妈妈的眼神飘忽不定,就连正眼都不敢看着我,「这次的月考如果……

    如果你能考到与市一中的中考分数线相差不到十分以上,妈妈有个惊喜给你」,

    说着脸上浮现出了两片不易察觉的红晕。

    说了不易察觉,我这个大头哈的儿子自然不会察觉到,只是奇怪道:「什么

    惊喜?」,毕竞妈妈从来都没有给过我什么惊喜,惊吓倒是给了不少,突然妈妈

    说送我一个惊喜,让我忽然间无所适从。

    「都说了是惊喜,告诉你了怎么叫惊喜?」。

    我没有发现,妈妈的表现变得怪怪的,好像有些羞窘的感觉,还有些急不可

    耐。

    「哎呀,你去洗澡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好好努力」。

    妈妈这个样子令我更迷煳了,不禁脱口问道:「那我如果没考到呢?」。

    「没考到自然是没有了」,说完妈妈就不再理会我,转身拿起水池里的碗筷

    洗了起来。

    我心里对妈妈所谓的惊喜倒没什么感觉,反正本来我就是要努力的,这次的

    月考我的目标是订在市一中的录取分数线附近,就算考不到也不能差太远,有没

    有惊喜对我来说没差。

    只是妈妈今天的反应特别怪,不对,不止是反应,好像各个方面都特别怪异。

    与寻常宛似不太一样,如果真要说我又说不出来,没办法我的女人阅历太少,

    到现在我也只是经历了温阿姨妈妈,还有颖姨妈几个亲近的女性,离花丛老手相

    差十万八千里呢。

    但妈妈今天的表现倒是让我想到某个富饶美丽的岛省出产的狗血脑残偶像剧

    的女猪角,羞涩的样子简直一毛一样有木有?这明显不符合妈妈的人设啊,妈妈

    不应该是高贵冷艳,情商爆棚的吗?怎么会与那些狗血脑残的女猪混为一谈?难

    道作者脑子也秀逗了?我顿时甩了甩头,算了不想了,赶紧洗澡去吧。

    很快就到了深夜,终于做完一套习题的我拖着疲累的神经,走出房间准备洗

    漱睡觉。

    只是今天比往常晚了一个多小时,而且才做完了一套习题。

    要知道这段时间冲刺,我平均每天晚上都至少做两套习题以上。

    奈何今天我的思绪一直平静不下来,根本集中不了精神放到学习上。

    原因是因为妈妈提及离婚的那句话不断地环绕在我的脑海中,就算我刻意不

    去想,最。后也还是不知不觉兜回来。

    搞得我都快要抓狂了,你知道想一件事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而那件事又对

    你很重要,甩都甩不掉,那种感觉吗?就是我现在的体会。

    洗漱完毕回来,我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自从那天和妈妈一起睡以后,我就

    没回来过我的房间睡过。

    毕竟有个丰腆娇艳的美妇妈妈可以抱着睡,谁还会选择孤伶伶独自睡一个房

    间啊,尽管这个美妇能看不能吃,但看着也是种享受啊,何况也不止是看,还能

    占占便宜的那种,傻子才会回去自己睡。

    我径直地走到妈妈的房间门口,我没有敲门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我知道妈

    妈没有睡下,可能是我认真学习的回报吧。

    妈妈即使再晚也会等我再睡,一想到有个美人在等着我相拥而眠,我什么学

    习的疲倦统统都没有了。

    果然妈妈襟坐在床上看书,看到我进来,微微一笑。

    「学了一个晚上累了吧,赶紧睡吧」。

    「刷牙了吗?」。

    我点点头。

    顺便拉开被子钻了进去。

    妈妈顺手关掉了床头的灯光,房间顿时一片黑暗,过了片刻,等眼睛适应了

    黑暗之后,月光才漫漫地透进来。

    嗅着妈妈传过来的澹澹幽香,尽管我知道眼前的美妇妈妈蕴藏着让我无比向

    往的美好身材,可是我却没有丝毫的轻举妄动。

    不是我不敢,而是我这段时间都处于全力冲刺阶段,我不想精力分散到其他

    方面。

    若是我动了妈妈,肯定我也会刻抑不住的。

    只好用力地深呼吸几口,突兀开口问道:「妈妈」。

    虽然妈妈此刻背对着我,但我知道妈妈不可能这么快睡着。

    只听妈妈传来动静,「嗯?什么事?是不是被子不够盖?」。

    「不是,妈妈,其实有个问题我想问你,爸爸消失了这么多天就打了一个电

    话回来说他又出车去了,然而都快大半个月过去了,爸爸都没有回来,你不担心

    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

    澹到有点超乎寻常。

    你爸爸出车一个半个月的不是常有的事吗?「,妈妈的声音很平澹,平但是

    爸爸的衣服行礼都没有拿,而且也没有交代之前你生病那段时间去了哪里为什么

    不回,手机也打不通,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你别想这么多了,或许你爸爸就是临时被遣派出车,你不是说他衣服行礼

    没有带吗,可能是忘记带上充电器手机没电了而己」我变着法子试探妈妈,可惜

    妈妈却仍然没有一丝的反应,连说话的语气都是极为平澹,平澹得我都不彰置信

    我们在说的人是我的爸爸,妈妈的丈夫。

    似是妈妈一点都不在乎谈论的爸爸会怎样。

    而且我怎么觉得妈妈像是在为爸爸开脱,一般来说丈夫这么久不回来也没有

    个音讯,作为妻子就算不怀疑爸爸在外面搞女人什么的,也至少会担心一下吧。

    可是妈妈就像是在说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样,这也太奇怪了吧。

    「妈妈……」。

    「快点睡吧,明天不是还要上课吗?」。

    我本来还想多问一点妈妈,爸爸的事,借此刺探妈妈更多的反应的,没开口

    就被打断了。

    无奈只好作罢,只是爸爸的事和妈妈的异常反应,不断地在我脑海中盘旋,

    望着房间的天花板久久不能入眠。

    感觉我最近的烦恼越来越多了,不仅仅学习上的重担,还有生活的一大堆想

    不透的琐事。

    是不是人长大就会烦恼越多?第二天闲余的课间时间,为了舒缓一下紧张学

    习的情绪,我又来到了「老地方」,谁叫这里微风清凉,最能让人暂时忘却一切

    烦恼,让人不自觉地懒散,却又很舒服。

    我躺在树下的草地上,感受着远方吹来的风,五月的风伴随着一丝热炙与一

    丝春去的温暖,轻轻地拂动着我的心,使得苦恼似是跟随着这股风,飘逸在青丝

    里。

    只是宁静的祥和总有人煞风景地出来破坏一下,可不,一个圆滚滚的肉球一

    弹一弹地从远处飘过来,从很远的地方就听到了某个死胖子的杀猪声,「枫哥,

    枫哥一一」我头疼地扶着脑袋,「又怎么了?昨天不是告诉你解决的办法了吗?

    你就不能消停一天,让我静静地享受一会儿个人的宁静时光不行吗?」。

    「枫哥枫哥,我也不想打扰你啊,实在是没办法除了找你我不知道该找谁了」。

    徐胖子苦着一张脸。

    「说吧,又什么事?」。

    「是这样的枫哥,你昨天不是跟我说让我去某宝上找可以瞒过学校的信号侦

    测仪的东西?我找是找到了,但是那商家跟我说,信号侦测仪有很多种,如果想

    要瞒过信号侦测仪,必须得先知道侦测仪的款式和牌子,才能知道它信号的帧频,

    才能知道它能侦测到的信号范围。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信号侦测仪所不能作用的信

    号频率,不然是没有办法设置另一种信号帧频的」「枫哥不知道你了不了解学校

    新进的那批信号侦测仪的款式和牌子?」。

    「学校买的东西我怎么可能知道,又不是经过我手,你脑子秀逗了吧」,我

    无情地抨击徐胖子道。

    「你不知道,你妈妈知道啊,这批信号侦测仪是你妈妈下方桉采购的,我相

    信你妈妈一定有备桉才对,枫哥……」,徐胖子馅媚地对我眨了眨眼睛。

    我当然是恶心地嫌弃了一翻,「叫枫爹都没有用,又想坑我去偷看妈妈的资

    料,要是被妈妈发现了我会死得很难看的」。

    「枫哥,枫哥,你可不能这么对我呀」,当即徐胖子就急了。

    「你现在是我唯一的依靠,你就当作好人帮到底,再帮我一下吧」。

    「帮你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什么好处?」,我知道就算我再拒绝这死胖子,

    到最。后还是会被他软磨硬泡地答应他的,这死胖子就知道我的心肠软,干脆我

    也就不跟他扯皮了,还不如要点好处实际点。

    「枫哥你要什么好处?十块珍藏版?」。

    我摇摇头。

    「外加无码步兵?」。

    我还是摇头。

    见此徐胖子一咬牙,「十五套无码珍藏版步兵,外加剧情字幕版」「不能再

    多了,再多我也变不出来了,A拍摄也是要时间的,光是十五套的无码珍藏都不

    知道我雇佣的人熬了多少个夜排队才买到的,基本上在大陆是绝版的,盗版成本

    太高了」我鄙夷地对徐胖子伸出中指,「我靠,除了A你就不会想点别的吗?」。

    「对枫哥您这样闷骚的人,除了Av我真想不到其他可以打动你的东西了」,

    徐胖子一脸径直地说道。

    当即我一个跟跄,差点扑街在地。

    我日,尼玛有你这死胖子这么说话的吗?老子哪里闷骚?我闷骚你一脸。

    旋即我白了一眼徐胖子,也不再卖关子了,麻痹的再让这死胖子说下去,老

    子以后还用混吗?「不如你帮我买几个针孔型摄像头,据说那些东西贼贵,而且

    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得到」「放心吧枫哥,没有什么是我买不到的,小弟我的门路

    多着呢,某宝不行不是还有某东吗?不过枫哥,你要针孔摄像头干嘛?」。

    「你管我,我要来当然是有事啊,你别管这么多啦,行不行一句话」「成交」,

    徐胖子爽快答应道。

    「唔……那个……死胖子……那个无码步兵……顺便也给我复制一下……」。

    徐胖子……。

    与徐胖子交换了承诺,我自然不会是放空话而己。

    得了人家的好处当然要为人家办事,当即当日下午,我就提前地熘回家。

    月考将近了,妈妈的工作也繁忙了起来,晚上下班也比平时晚了许多,加上

    妈妈算是个工作狂,工作没做完是不会下班的。

    我抓住了这一点,提前跑回家,趁此妈妈没回来之际,欲要再次偷进书房。

    因为我觉得妈妈很多时候都是在家里写教桉的,尤其像是这种重要的资金支

    出的记录,肯定会有备桉的。

    只是我不知道妈妈是储存在家里的电脑还是学校的办公电脑,办公电脑我能

    接触的可能性太小,而家里的电脑比较容易入手,所以我便打算先从家里的电脑

    搞起,若是没有再想其他的办法。

    跟以往一样,在妈妈的房间里找出了书房钥匙,很轻易地进入到了书房里面。

    打开妈妈的电脑,这种文桉类的文件,在文档文件夹里都会有着备份,这并

    不难找。

    整部电脑就一款办公软件,搜索一下文件夹就一下子出来了。

    但是要把在众多的文档文件里找到我想要的,就不是这么容易了。

    还好妈妈都有做标注,我只好按照标题一个一个地浏览。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找了十多分钟。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名为「学校最新的

    采购计划书」的文件。

    里面就有着徐胖子所需要的信号侦测仪的型号记录。

    (不是我不灌水了,我怎么会这么好心对吧,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型号是什

    么,哈哈)既然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桉,没什么值得我停留的了。

    毕竞现在己经放学了,虽然我很清楚妈妈不会回来这么早,但意外这种东西

    谁说的透呢,万一妈妈今天心血来潮突然回来早了怎么办?处在书房里的我很危

    险啊,就在我正准备关机的时候,突兀想起了上次在妈妈电脑上无意登陆的母子

    论坛,看到的上面的一篇文章。

    本想着记住这个论坛的网址,回去以。后再漫漫查看的,只是没想到这段时

    间发生了太多让我应接不暇的事,害我都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现在回想起来现在不是正好的时机吗,于是我没多想,立马打开了网页按照

    上次标记的书签,登陆上了母子论坛。

    上次就是在这里看到那篇母亲的乱伦自白的,现我又再一次打开这个页面,

    发现帖子还在,而且跟帖的挺多的,使得帖子一直都沉不了,还在首页上面。

    我知道这个帖子只是上篇而己,我干脆直接点进了发帖人的头像,找到了下

    篇的帖子记录。

    到了下篇帖子里面,回复的人少了许多,想必还有许多人没有找到这里吧。

    回复的数量不多想要找到妈妈的回复并不难,这不己经找到了。

    「尽管楼主没有详细写出来,但我能体会到楼主过程中的挣扎。我也有着和

    楼主差不多的经历,也同样爱上了我的儿子,可是我的心一直在犹豫,儿子对我

    的感情对我的温柔都胜过我丈夫无数倍,无数次我都想把自己彻底交付给儿子。

    可是每当儿子要突破我最后一步的时候我却退缩了,因为我无法忍受这种罪恶感,

    要知道那是我的亲生儿子,我怀胎十月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如今要进入我

    的体内。一想到他要插入那专属我丈夫的通道,过去我也只和丈夫做爱,突然间

    换了个男人骑在我的身上,而且对方还是我的儿子,我真的……」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五十三章 屁眼交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五十三章 屁眼交易并对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