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番外:爱的代价)(02)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午夜人屠 本章:【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番外:爱的代价)(02)

    作者:深绿的心动

    字数:6927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0*1*b*z点阅`读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banzhu@qq.即`可`获`得`最`新``

    `度``` 第|一|| `既`是

    .01bz.

    (2)

    夏日炎炎,一个宁静的周六晚上,太阳刚刚落入西方的地平线,客厅里明亮

    的灯光照亮了每一个角落,电视里放着动物世界,我和心爱的妻子——韵,正依

    偎在沙发上看电视,说着两个人之间的情话,不时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

    这时,电视镜头转到了一对正在交配的老虎身上,我笑着说:「韵,你看那

    母老虎,趴在地上,跟你平时简直一个样。」「敢说我是母老虎,那你可要小心

    我吃掉你!。」韵轻轻掐了下我的腰,淡笑着说道,「那你就是那公老虎,又大

    又憨!」

    「这只老虎那么肥壮,下面大成这样,怎么会是我呢,这体形,我认识的人

    中还是虎哥比较……」

    我忽的闭上了嘴,身上霎时冒出一阵冷汗,心噗通噗通地跳,小心翼翼地看

    向韵。

    妻子的笑容仿佛被凝固,然后渐渐消失,她静静地看了我一眼,忽的露出一

    个带着勉强的笑容:「磊,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房间休息了。」「等……」我伸

    出的手停在半空,似想抓住什么,却只能眼看妻子孤零零地走入卧室,背影显得

    那么寂寞……

    自从某一天发生了某件事之后,我和韵的生活就已经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

    改变,当我担惊受怕甚至想过以死谢罪,这样过了一整晚,迎来的,却是我们夫

    妻俩一成不变的日常。韵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我也只好装作

    什么也不知道,维持着这两人一直努力维系的生活。

    但是,我明白,我们都是因为深深爱着对方,才努力维系着这即真实又虚假

    的日常,哪怕有的东西已经不再如同以往一样,但我们都在害怕,害怕打破这日

    常后那未知的未来。

    看着韵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里产生了一种错觉:她正在渐渐远去,如果现在

    再不抓住,我就会真的失去她了。

    我被突然出现的感觉击中,那心里隐藏的恐惧被无限的扩大,然后,我满头

    大汗,浑身发抖,终于,我朝着卧室,迈开了前进的脚步……

    推开门,我看到妻静静地坐在床头,看着手上的杂志,双眼却怔怔地出神。

    听到我进来的声音,她仿佛突然回过神来,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磊,

    怎么了,一脸沉闷的样子……」

    「韵,对不起!」

    「怎么了,这么突然,为什么道歉啊?」

    「对不起!」

    「磊,不要这样,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承……」

    「对不起!!」

    「难道你在外面找女人了,这种事可不能开玩……」

    「对不起!!!」我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歇斯底里,头深深地低着,眼角渗出

    了泪花。

    良久的沉默,仿佛时间都停滞了……

    压抑的寂静中,韵走到了我的跟前,声音听不出喜怒:「把头抬起来,刚才

    的话再说一遍。」

    我缓缓抬起身:「对不……」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

    一股巨大的冲击从左脸传来,我整个人头不禁向右一偏,然后便是火辣辣的

    疼痛。

    「抬起头来!」韵的声音充满了冰冷。

    「对不……」

    「啪!!!」这次是右脸。

    我挺直了身体,闭上眼等着接下来的审判,但却久久没有等到,不由得睁开

    眼,不由地呆住了:韵依旧是冷冷地看着我,不过眼角已经渗出了泪水,牙齿紧

    紧咬住嘴唇,整个人的身体不住的战栗……

    「韵……我……」我不由得手足无措,面对眼前的情况,虽然心里早已经有

    了般设想,但是真正到了这个关头,我的脑中却是一片空白,面对深爱的妻子,

    我只能苦涩地重复那一句深深的谢罪:「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用吗?!!」韵的低吼声带着一丝无助和满腔的愤怒,混杂着

    那不易察觉的哭腔,「和其他人对我做过的事相比,你做的事更加可恶千万倍,

    你知道吗,当我查出一切的时候,我几乎崩溃了,如果要真正找出一个我最恨的

    人,那一定就是你——我最爱的老公。因为,只有你才能把我逼到这种地步,你

    就是我最大的弱点。然而,然而……你竟然……!!」

    没等说完,她再也承受不住,一下坐在了床边,手肘撑在腿上,双手捂住脸

    颊,泪水从指缝大颗大颗地滴落。

    我的心仿佛被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不停地疼痛抽搐,看到不停抽泣的妻

    子,我再也忍受不住,走过去紧紧搂住她。

    韵仿佛受惊的兔子,一下子开始了剧烈的挣扎:「你放开我,不要碰我!放

    开我!……我叫你放开我!」

    我置若罔闻,不管她如何挣扎,只是紧紧搂住韵,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坚

    决不能放手,不能放开我的妻,决不能放开韵!」

    韵挣扎不得,情急之下使劲咬住了我的肩膀,钻心的疼痛让我身体一颤,但

    我却抱的更紧了,嘴里不由自地喃倒:「韵,对不起!

    我爱你!「

    韵不为所动,只是更用力地咬住了我的肩膀,不只是为了惩罚我还是为了让

    我放开她。我的脑子早已经空白一片,只是不住地重复:「对不起!我爱你!对

    不起!我爱你!……」

    良久,韵忽然身体一颤,松开了我的肩膀,看了看我的肩膀,抬起头慌乱地

    说道:「血……快,快止血……」我看她嘴角有一丝丝红色的痕迹,旋即转头木

    然的看了看肩膀,只见右肩的睡衣上渐渐渗出一滩大大的血渍,慢慢地扩散……

    我回头看着怀中不知所措的妻,忽的说道:「韵,求你原谅我吧,我知道错

    了。」她却带着哭腔对我使劲吼道:「你放开我,快去止血啊!别再用力了,伤

    口会崩开的!」「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不放开,肩膀什么的,要是没了你,要

    它有何用!」说着,我将她搂得更紧了……

    「你,你无耻!你下流!你快放开我,你放开我!不要再使劲了。

    ……好了,我原谅你!我原谅你还不行吗,呜,快点去止血啊,快放开我啊!

    呜呜……「韵的哭声终于再也忍不住,大声地哭着让我去包扎。

    我放开了韵,三步一回头地看着她抽泣的身影,慢慢走向了客卧,那里有家

    里的医药箱……

    虽然肩膀出了很多血,但其实只是咬的深了一点,疼了一点,并不是什么大

    问题。当我包扎好回到卧室,韵已经不再哭泣,只余下脸上哭红的泪痕,默默地

    看着床头灯,不过在我进来的时候,她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

    我小心翼翼地坐在她身旁,试探地伸过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她身体又是一震,

    不过这次却没有拒绝,被我半强硬地拉入了怀中。我感受着怀中玉人的颤抖,内

    心又是一疼:「韵,对不起!韵,我爱你!」

    没想到,听到这句话,韵的泪水再一次爆发了,双手不住地捶打我的胸膛:

    「你这坏蛋!大坏蛋!死鬼,变态!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你怎么能这样无情,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你知道我有多内疚吗,你知道我有多

    心碎吗,你知道……」

    接下来的话她却再也说不出来,因为我已经堵上了妻子的双唇……

    韵的双唇是柔软的,仿佛水一般柔嫩,还有些淡淡的腥味,那大概是我的血

    吧,不过,那都不重要了,因为一只柔软灵巧的小蛇带来的致命触感已经占据了

    我的整个脑海……

    那只小舌轻轻地缠住了我的舌头,那是一只温婉的美人,先是用舌尖舔舐我

    的整个舌头,然后柔软的舌身整个滑过我的舌头,带给我无比的舒爽与快乐,待

    我想要去追,她却又变成了高冷的美人,轻轻地滑走,叫人好不懊恼,待得一

    会儿,她又回来与你继续缠绵,那带来的玉液,竟带着了淡淡的甜味,让人欲罢

    不能,只得用力吮吸,作为回应,她也使劲地吮吸着,将我的唾液大口大口吞下,

    那喉咙传来的「咕噜」的吞咽之声,只让人感觉更添了一丝淫靡。

    唇分之时,我已经喘着粗气,怀里的妻子却只是微微喘气,想到妻子那前所

    未有的高超舌技,再想到塑造出这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妻子的过程,我的下体不

    由自地抬起了头。

    韵也感受到了我的动静,冷静下来的她也明白了什么,将额头缓缓靠在我的

    胸膛之上,感受着我的体温,轻轻地说道:「真是个变态。」

    我尴尬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下体也渐渐消了下去,只能轻轻搂住她,战战兢

    兢不敢乱动。

    仿佛明白了我的处境,妻子抬起头静静地注视着我,我也战战兢兢却不敢移

    开双眼,只得看着那双熟悉的美丽双眸,一时间,竟不由得痴了……

    看着呆愣的我,韵忽的「噗嗤」一声笑了:「真是个傻瓜。」一瞬间,我的

    世界都亮了,因为一位散发着无限光芒的女神。

    看着终于露出笑容的韵,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跟着一起「嘿嘿」

    傻笑起来。

    「还笑,还好意思笑。」韵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再笑就不理你了。」

    我立马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却再被狠狠瞪了一眼,只得讪讪地笑了。

    「老婆,我爱你。」「嗯。」「老婆,我爱你。」「嗯。」「老婆,我爱你。」

    「嗯。」……

    「老婆,我还要说多少次啊?」「怎么,这就不想说了?厌了是吗?好吧,

    对面有个男人肯定乐意说给我听,剩下的我去让他说给我听。」「不不不,你让

    我说到地老天荒都可以,我马上就说,我接着说。」「这才像话嘛。」「老婆,

    我爱……」「算了,看在你肩膀上还有伤,这次就放过你了。」「谢谢老婆。」

    卧室里只开了床头的一盏灯,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大床的一半,我躺在床的正

    中,而韵则依偎在怀里,头枕在我的左臂,玉指无意识地在我胸口画着圈。我们

    悄悄地说着自己的情话,这次的内容却之前不再相同。

    「怎么,现在知道珍惜你老婆了,你把自己的老婆送,不,是你把别人送到

    自己老婆床上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心疼啊!」妻子的语气不像往日那样温婉,带

    着些质问与埋怨,但我却能听出其中的倾诉与依赖,在这之前,一切的一切,都

    是她一个人在承担,而那个唯一能成为她依靠的男人,却正是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的那个人。

    「韵,对不起,我不是人,你要打我要骂我我绝对没有怨言,只要能减轻你

    的痛苦,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接受,哪怕是要我死,我也会立刻执行。」说出这句

    话时,我的内心一片平静,因为,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

    听到我说「死」,韵没有像往常一样堵住我的嘴,仍旧在我的胸口平静地画

    着圈,只是喃喃道:「是啊,就是因为我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才会这么痛苦啊。」

    「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你这么爱我?!

    若是你少爱我一点,说不定我就能早点解脱了,我就能早点离开你这个坏家

    伙了。「说罢,抬起头幽怨地看了我一眼:」真是个冤家。「

    「嘿嘿。」我只有傻笑。

    「不过,那也不一定吧,哪怕你少爱我一点,我也还是那么爱你,就像飞蛾

    扑火一样,哪怕知道前面就是死亡,也会义无反顾地扑上去。」怀中的玉人喃喃

    地说道。

    「韵,我好爱你,你真的好好,我刚才真的好害怕,怕你不会原谅像我这样

    的人,怕你真的从我身边离开!」我动情地说道。

    「傻瓜,人家早就原谅你了。只是不想如此便宜你而已,在知道一切的那一

    刻,说不定我就已经原谅你了……」韵将头埋入我的胸膛,轻轻说到。「你知道

    我最痛苦的是什么吗?不是你将我送给别人来满足自己的性欲,而是你根本就没

    有告诉我,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作最亲近的人是吗?然而,让我更痛苦的是,你

    难道就没有想过如果我真的变心了会怎么样,如果,如果我回不来了会怎么样,

    哪怕我们的家庭支离破碎,你也觉得无所谓吗?」

    「韵……我……」

    「唉,真是个呆瓜。我也不期望从你嘴里能说出什么甜言蜜语了,连哄女孩

    子都不会。算了,就让一切都过去吧,以后我们夫妻,不能再有隐瞒了,知道吗?」

    「嗯。」

    我将韵搂得更紧了,两人静静地享受着久违的平静时光。

    「你知道吗?每次我从那里回来后,都要帮你收拾垃圾桶里的一大堆的纸巾,

    你,你也不收敛一点,居然每次都弄了那么多次,难道,我和他之间的事情,真

    的让你,那么喜,喜欢吗?」

    「你和他之间的事情,」他「是谁,」事情「又是什么呢?」我下意识地脱

    口而出,说完便觉不对,不好,又得意忘形了。

    果然,韵身体一颤,低下头去,沉默了……

    我心里暗骂自己的臭嘴,然后思着怎么道歉,正待出口安慰之际,却听到

    怀中玉人传来的盈盈低语:「」他「是虎哥,是你老婆我——韵,的夫君。至于」

    事情「嘛,自然是身为娘子的我做一个身为妻子的分内之事,为夫君处理他那过

    多的性欲,顺便让夫君感受我的温柔的事情——做爱嘛。」

    我的脑子如被重击,心里涌起了一股无比的嫉妒之情,随之而来的是前所未

    有的兴奋感和恐惧感,下体兀的挺立了起来,口干舌燥说不出话。

    这时,韵终于轻轻抬起了头,眼里带着无比的妩媚,仿佛那勾人的狐狸精,

    让我心跳难以平复地加快……

    「果然,硬了呢。」

    「韵,你刚才……我……」

    「怎么,终于知道害怕了?」

    「……」

    「如果我们的爱不够坚定,就会变成刚才那样哦?」

    「……」

    我终于有了韵所说痛苦的实感,也明白了韵为什么会如此难过,我第一次有

    了实感,眼前的韵,虽然还是和我深深相爱的妻子,但有一部分,却已经不再是

    我所熟悉的,属于我的妻子了,以前隔着镜头就仿佛是在看电影,现在,我终于

    有了会失去妻子的实感。

    我恐惧地浑身发抖,韵却紧紧搂住了我:「傻瓜,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就

    在这里哦。」

    「韵。」

    「嗯,我在这里哦。」

    「韵!」

    「嗯,我在这里哦。」

    「韵!!」

    「嗯,我在这里哦,都过去了,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对不起,我,我竟然让你一个人经历了这些事。」

    「嗯,因为磊确实很过分,所以这个道歉我就接受了。」

    「韵,我好爱你!」「磊,我也好爱你,发疯似的爱你!」

    说完,韵轻轻送上了自己的双唇,我静静地回吻妻子,那是一个单纯的,充

    满了爱与宁静的轻吻,不带一丝淫靡,让我们两人激烈跳动的心,都渐渐平静了

    下来。

    「对不起,每周都让你做那种事。」「没事哦,我也很舒服的。」

    我知道这句话是真的,所以又一次不争气地硬了,心里有些嫉妒,赌气说道:

    「心里不准有其他想法哦,其他的时候跟他连面都不准见,见到了也不能多说话。」

    「知道了,要是你想,我可以永远不见他,大醋坛子!」

    「嘿嘿。」

    「你还好意思笑,上次没在那个时候你还不是……」韵的声音一下子顿住了,

    回头看到我突然变得铁青的脸色,自己的脸色突然也变得煞白……

    我的心「噗噗」地跳动,和韵一样,都在急速地跳动着,我们互相望着对方

    不知所措。

    「这是,真的吗?」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嘶哑,但我却没空理会。

    「我以为,是你设计的……」韵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似是想到了什么,脸

    色变得更加煞白,整个人都不住的颤栗了起来。

    看到韵的反应,我将她搂在了怀里:「没事的,我不怪你,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论发生了什么,我都和你共同承担,我爱你,老婆。」

    韵的身体渐渐停止了颤抖,但语气却带上了一丝哭腔:「对,对不起,我不

    知道会这样,那天你明明休假却突然说公司有急事,恰好他又打电话给我,我,

    我以为你是在暗示我,我就答应了他……」

    我心里哭笑不得,没想到这样的巧都能撞上,平时这样的借口用多了,竟

    然被人乘虚而入,这算是狼来了的故事吗?

    「于是,到底是什么时候,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三个月前,他的生日。」

    我依稀记得,虎哥生日那天,我好像真的是公司有事而被临时叫了过去,恐

    怕虎哥也是看到了我离开,然后借着生日的借口顺便给韵打了电话,恐怕也没有

    抱多大期待,毕竟约好了其他时候不见面的,以韵的性格可是决不会松口的。可

    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竟然让他得手了。

    而后面那几天,韵对我的态度也有些躲躲闪闪,也有一些莫名的不满,但看

    到我和往常一样后的态度,她也便随着时间渐渐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当时我也是

    战战兢兢,害怕两人的日常终于破裂,却也未有多想,现在想来,难道真的发生

    了什么?

    「于是,那天他让你做了什么?」我怀着忐忑的心情问道。

    韵的身体一震,仿佛就是怕我问这个,整个人第一次显得手足无措,眼见她

    眼中闪过的难过与害怕,我便制止了将要开口的她:「算了,反正都过去了,既

    然让韵你这么难过,我也不会再问,我相信你是为我好,这便足够了。」

    韵听到这句话,眼里蒙上了一层水雾:「磊,谢谢你!」

    可是等她平复下来,她却说道:「我还是不想瞒你,我们夫妻不是不应该有

    秘密吗,我不希望这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根刺。但,但是,我怕你接受不了……」

    说到后面,已经声若蚊蝇。

    「我爱你,韵,无论如何。」我深深地注视着韵那如水的双眸,韵僵硬的身

    体终于软化下来,说道:「那,我还是找视频给你看吧,我自己真的不想说。」

    说着,似是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了一丝恐惧,悄悄撇了我一眼。

    我只当没有看到她的小动作,不过内心却泛起了好奇心,自从知道那天不是

    我的设计,韵便开始了难受,韵到底害怕我看到什么,难道是怕我嫌弃她?难道

    她还是不相信我们之间的爱?不像,恐怕真相是,在得知这件事不是我设计的事

    之后,她便再也无法接受……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由得有些忐忑,却还有些莫名的兴奋感……

    韵坐在床上打开了手机,登陆了一个盘帐号,我从身后搂住她,不由得问

    道:「这是?」「他的盘,自从我答应了做他的」情妇「之后,他就把存视频

    的帐号给我了。」听到这里,我的下体却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感受到了我的异动,韵回头嗔了我一眼,转过头云淡风轻地说道:「顺便一

    提,帐号是他的名字加生日,密码是我的名字加生日哦。」

    我的下体不由得完全挺起,顶在爱妻的身后:「韵,你看,这都是你的错哦。」

    韵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只是两腮淡淡地红了……

    翻找了一会儿,韵按下了确认键,将手机当作机连上了卧室的壁挂电视,

    开始了边下边播的任务,而看着大屏幕上那不断转圈的「Loading」

    按钮,我们慢慢坐回了床上,韵靠坐在我的左手旁,她不由得轻轻靠在了我

    的左肩,似是为了求一丝安全感,我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背,示意一切有我。

    这时,加载画面终于到了100%.

    视频,终于开始……

    (未完待续)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方便以后阅读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番外:爱的代价)(0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番外:爱的代价)(02)并对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