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德的天堂  兄弟乱伦、调教、改造...,更新04/01

部分11

类别:男男 作者:+小鬼+ 本章:部分11

    简体版,参上



许多模模糊糊的影像一闪即逝,李伟志看到许多这25年人生中他最高兴的几件事,士校运动会第一名,他接受校长亲自颁奖的下午阳光、联合演训时得到绩优的那面奖牌、以23岁之龄挂阶为军团最年轻的士官长的羡慕眼光…但最让他开心的是已经入伍的弟弟像个快乐的小鸟模样的向他宣布,他今年的考绩连长帮他打了个甲上;看着弟弟脸上的笑容是他人生中最高兴的时候…



「弟弟…弟弟…」



自小父母双亡后靠着亲戚的帮忙还有他读士校不多的薪水一手带大的弟弟…



志伟惊醒过来,立刻感觉到后颈一阵麻辣的痛楚,想要触摸确认伤口的情况,才发现自己被锁在一张样式奇怪的躺椅上,手脚及大腿都被皮带牢牢的固定住,不能移动一分半毫,全身上下只剩内裤跟军靴在身上,将他精瘦的身形还有过分鼓胀的肌肉暴露在空气中。



怎幺会出事?到底怎幺了?无数的问号从志伟脑中冒出,为什幺后颈会痛得这幺厉害?为什幺全身的肌肉都有一股奇异的酸软感?最重要的是弟弟…培德呢?失去意识前我们还在一起在巷子里走,要去他新发现的模型店挑一个当礼物送他…为什幺这里只有我一个?



「阿培…!李培德…李培德…你在哪?…阿培…!我是哥哥阿…」志伟用尽全身力气呼喊着最关心的弟弟,而不大的房间里除了冷冷的四面白墙,没有任何东西回应他。



接着,志伟用一种凶暴的力气在椅子上挣扎。

「他妈的孬种,有本事就不要只会玩阴的!xx娘…,我操…就不要给我逮到…x…」

志伟边挣扎边用他从部队中锻练出来的流利粗口疯狂的叫骂着。



『闭嘴!』



突然一个声音,也不算是声音,因为他并没有从耳朵听到这个声音,像是一种突然出现在脑海的『讯号』。



「操…?!」

志伟骂到一半的嘴巴突然闭的死紧,任他再怎幺努力也张开不了,只能从喉间发出模糊的喊叫。



太诡异了,这是怎幺一回事?催眠?还是毒气?冷汗瞬间爬满志伟的背脊,各样的猜测混乱着他的大脑。



就在志伟惊疑不定的时候,房间出现了一个人,应该说房间的墙上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像,原来这房间四面的墙壁也是一种大型的显像器,墙上的人正是志伟最担心牵挂的弟弟-李培德。



「…」

志伟一时忘了自己不能说话的状态,想要呼唤自己的弟弟,却只发出模糊的叫声。



「我叫李培德、19岁、176公分、56公斤、发色深棕色、瞳色黑色、双眼皮、生殖器官长度未勃起前11.5公分,勃起后1…23.5公分、宽3.7公分、肛门目前最大可扩张直径9.56公分、G点位于肠道内6公分处、最满意自己的部位是手指,因为很修长、最喜欢的人是哥哥、最喜欢吃巧克力、最大的梦想是能跟哥哥在一起生活。」



屏幕上的李培德以最标准的立正姿势站得直挺挺的,他的身形优美又修长,骨架纤细却仍有男人该有的肌肉线条,短短的头发杂乱的盖在前额,全身汗水淋漓只穿着s腰带、迷彩靴,露出白皙的大片肌肤、粉嫩的乳头,面无表情的直视前方说出这段奇异的自我介绍。



志伟疯狂的拉扯束缚在他身上的皮带,他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幺事,也没仔细听出他弟弟身体上有某些异于常人的部分;他像一头发狂猎豹一样绷紧全身上下的肌肉,鼓起充满力与美的线条,挣扎。



脑海中只想要用尽一切的力气挣脱这张该死的椅子,带着弟弟逃离这个鬼地方,弟弟就在这里,一定被藏在这附近…

「最喜欢的是哥哥、最大的梦想是能跟哥哥在一起生活…」这段话给了他莫大的激励,他发誓一定要达成弟弟的愿望…一起生活。



房间突然暗下来了,应该说四面作为显示器的墙壁暗下来了。



黑暗中只有志伟发出的闷哼与粗重的呼吸,他将未受束缚的腰部做最大程度的弯曲做为施力支点,双臂的骨骼因为用极了力量而轻微发出声响,他感觉的到束缚住他的皮带一点一点的松了,在这极度混乱的状况下他无心去想到,这样宽粗结实的皮带其实根本非他之前的力气所能破坏的。



志伟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相同的动作,就在他感到快要完全挣开手臂上的皮带时。



后颈一阵火辣的疼痛…

『放轻松点』

讯号又再一次的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志伟害怕的发现接下来任凭自己发挥多大的意志力去操控身上任何一条肌肉,都毫无效果,全身都软绵绵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只能瘫坐在椅子上。



知道自己一直被人监视着,志伟原想趁着黑暗挣脱这张椅子再伺机逃跑,但没想到对方连身体的控制权也可以这样夺走…「应该是这张椅子上有机关吧!」可能是电击还是什幺药物,在军校念书的时候他依稀记得某些药物会造成人体暂时性的瘫痪,志伟对目前状况下了这样的推论,看来只能等对方现身才知道他们到底在玩什幺把戏。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的房间中传来一阵阵轻微的呻吟,志伟立刻警觉的盯着四周,发现前方的墙壁开始发出微微的光线,模糊的出现两个身影。



他完全不能相信他看到的画面,墙上映出培德不断晃动的俊美脸庞,白皙的肌肤泛着潮红,平时像小鹿一般温驯明亮的大眼已经失焦并蒙着水气,志伟听到的呻吟声正断断续续的从培德红嫩的唇与洁白的贝齿中吐出,培德的双手紧抓着耳边的布巾,他优美如水鸟的颈子上有个带着眼罩的男人不断的舔吻着。

「嗯嗯…啊…嗯……喔喔喔啊…对…我要…嗯…那里…求你……啊!好…好棒~~……」

培德发出的声音随着影像越来越清晰而越发响亮。



志伟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脸上一贯充满英气、骄傲且自信的神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空白。



四周的墙壁显像器也逐渐的投映出影像,那是培德与眼罩男欢爱的各种角度摄影影像,左侧面看到培德少年特有精瘦修长的身体因着欢娱不断扭曲,右侧墙上的培德将臀部微微的抬起迎合着对方的突刺、正前方的角度看到眼罩男挺着结实的躯干卖力的贯穿身下人,培德修长的手指为过分用力抓着床单而泛白、正后方的影像则是大剌剌的特写培德的股间,他与眼罩男交合的部位,一进一出,不断的将肛门内的粉红嫩肉翻搅出来。

「啊!…啊啊喔喔嗯喔…再来…再来…再来…对我要…再来…啊啊…我要疯了…对…」



房间里充斥着这样淫秽的声音,培德在情欲顶峰纵情的浪叫着,少年沙哑的嗓音伴着偶发的气音与尖叫组成一首撩人的旋律,配着眼罩男用腹肌猛力拍打着沾满肠液的双臀发出的水声,以及低沉的喘气;好像在为志伟踏入绝望深渊前而做的进行曲。



志伟鼓足了全身的力气,用他紧闭的双唇吶喊着。

不~~~~~!这是骗人的!这是一场拙劣阴险的骗局…,我亲爱的弟弟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相信!…这是假的!我不相信!

志伟双眼留下了眼泪,太痛苦了,到底是谁为什幺要这样折磨他?



培德是个这幺单纯的孩子,他才19岁!老天,才19岁…,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阿…连跟陌生人说话都会脸红的小孩子…怎幺可能…



『是啊,他一开始真的满害羞的呢!』

脑海中闪出的讯息像是看透了志伟的想法一般,突然冒出这一句。



接着墙上的影像一换,培德穿着一套他常穿的帽T、牛仔裤、白色篮球鞋外出打扮,被固定在一个奇怪的椅子上频频挣扎,睁大的双眼充满的担忧与恐惧,泪水像是随时会从白嫩的脸蛋上滑落,这段影像没有声音,志伟不知道弟弟口中在喊些什幺,甚至他面对的这个丧心病狂的变态对着他说了什幺,只看他不断的摇头、左右张望…突然一把剪刀将他的上衣一刀一刀的剪开,在培德无声的大叫中,志伟相信他听到了「哥哥救我!」。



志伟凭着一股怒气,瞬间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一发力就要将手上的皮带扯断;后颈的一阵狂痛制止了他的行动,他像是被数百万瓦的雷电贯穿过身体一样的筋銮着,口水眼泪不由自主的流出,等他好不容易回过气,脑海中又响起了一个讯号



『放轻松,精彩的还没开始呢。』



志伟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任由口水沿着下巴滴落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影像中的培德衣服已经被完全的拨除了,那双拿剪刀的手就像对待畜生一样的把这个俊美的少年扒光,只剩一只白色的篮球鞋挂在左脚上;经过刚才剧烈痛楚后的志伟已经没有力气进行多余的思考,只能眼巴巴的看的自己从小疼爱的弟弟遭到一个变态屈辱的上下其手。



接着是除毛,由肛门四周开始直到鼠蹊部的浓密阴毛慢慢的刮除干净,经由特写可以看到培德有一个美丽的肛门、饱满的睪丸、不算小的阴茎,整个人看起来像个精致的蛋糕一样可口。



可口…!?

志伟突然发现自己的想法偏到奇怪的地方,赶紧重新深呼吸调整思绪,培德是我弟弟啊!是我最爱的人啊!这些变态,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真是美丽的身体啊,是不是呢?而且还很有天赋呢!』



随着脑中讯号的出现,四周的影像又再次的变换…



培德依然被固定在那张该死的椅子上,不同的是他被带上了一个眼罩型的显像器,嘴中塞了一颗塑料球(口唧);有两双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游移,一边涂上某种油膏状的液体,一边逗弄他的敏感处,乳头、阴茎、睪丸还有肛门;在这样的挑逗下,从没有性事经验的培德开始亢奋了,阴茎开始充血至半勃起的状态,这时画面上的两双手开始改变他们攻略的目标,一双手开始不断的操弄培德粉嫩的乳头,或搓或抠或弹、拉扯按压,另一双手则小心的探入培德紧闭的肛门中,从一只手指开始,两指、三指…不断的探索跟开发这个少年最羞耻隐密的地方。



或许是那油膏状液体的关系,培德在被扩肛的时候,阴茎始终保持着半勃起状态,只有发出几声轻微的闷哼;等到培德的肛门已经可以轻松的让四支手指通过的时候,负责扩肛的那双手停下了动作,轻轻的爱抚了几下培德的阴茎,引起他一阵的颤抖,然后解下他脸上的显像器。



培德露出如梦初醒般的神情,大大的双眼泛着朦胧的微雾,脸上现出沉醉情欲的嫣红;解下显像器的双手紧接着拿出兽医用的大型针筒,将里面的液体缓慢的从肛门推入培德的体内,在一管又一管的注射后,原本平坦紧实的小腹鼓胀了起来,美丽的五官扭曲、胀红,培德正在用生平最大的毅力憋住自己的肛门,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他,在别人面前排泄是动物才会做的事,是不符合礼教与道德的,坚守这点就是身为一个人最基本的尊严。



涔涔的冷汗湿了他柔顺的头发,精致的五官正扭曲着承受极大的压力,就在这个少年几乎没有毅力憋住的时候,突然一个软塞塞住了他的排泄口,让他得以停下施力大大的呼一口气,但肚皮上巨大的压力让他尖叫了起来,有一只手正不断的推挤着他鼓胀的肚子,另一支手则在挑弄塞在他肛门里的软塞。



不行!肚子…肚子会破掉…,培德用戴着口唧的嘴发出呜咽的哀求,斗大的泪珠从眼中不断滚落,纵使培德的表情真是我见犹怜,可是双手的主人依旧毫不留情的不断的压按他鼓起的小腹,后庭软塞的震动更将这位美少年的脑子搅成一团糨糊。



才经过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什幺礼教什幺道德什幺尊严,都比不上他现在想痛快的排泄的欲望,可是思绪狂乱的培德感到身体某处又悄悄的发出声音,希望这双手能永远的这样蹂躏自己,希望肠子能够在饱满一些、软塞的震动能在剧烈一点。



「波!」的一声。

原本紧紧拴住肛门的软塞被猛力拉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呃…」

培德仰头失声尖叫,因为肛门受到强烈刺激而使劲的弓起身子颤抖,濒临爆发边缘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将体内的排泄物混着浣肠液喷射在准备好的便盆里,然后颓然的倒在椅背上微翻白眼的大口喘着粗气,而原本为痛楚而萎靡的阴茎竟然因着后穴的刺激而勃起,滴着闪闪发光的淫液。



『你的弟弟有个优秀的屁眼呢,光是初次浣肠就可以感受到这样的快乐啊!』



脑海中的讯号这样愉悦的嘲讽着,像针一样的扎进了志伟的心中,挑弄着最酸楚的部分;被迫进行这样羞耻的行为,竟然会性兴奋,他打从心里不想承认,但…眼前的影像却血淋淋的告诉他事实如此,自己最疼惜引以为傲的弟弟,是个被玩弄排泄口就会勃起的变态…



『碰到这样有天份的美人,要是不好好开发出他的潜力,可是会天打雷劈的呢』

这讯号的口吻充满了戏谑,好似欲将志伟推入更伤心痛苦的境界。



『所以我准备了几个玩具给他玩玩。』



墙壁上的影像又重新切换了一次。



直到排泄出来的液体完全清澈为止,才停止了浣肠的动作;培德的阴茎已经疲软下来,但他很清楚他的身体还在持续的亢奋中,肛门火辣的疼痛中混杂着他从没体验过的感受,跟搓揉阴茎得到的快感并不一样,却更持续且深入的燃烧他的身体,尤其擦上冰凉的药膏后将灼热的不适感驱散后,这样的感觉更明显。



应该说,更想要浣肠那样或者其他更强烈的刺激,来满足他的肛门。



这样的欲望渐渐掌控他的心智,尤其是对个从小内向害羞的青少年而言,这是他最迷幻与官能的体验,他毫无抵抗力的耽溺了进去,所谓的“人的尊严”早已经随着数不清的排泄,排到身体外面去了;他迷迷糊糊的想着,或许哥哥下一刻就冲进来救他,又或许哥哥没有发现他…又或许…



「嗯呃!」

突如其来的触摸打断了他的思绪,之前不断对他灌肠的男人带着一些东西回来了,蹲在他的面前轻轻的抚摸他红肿的肛门,像是在洁白的屁股上开了一朵怒放的花儿,轻轻抚摸着,美人无辜的双眼睁大着迷蒙,衔着口唧的小嘴牵着银丝发出意义不明的声响,真是一幅美丽的画面啊!


如果您喜欢,请把《背德的天堂  兄弟乱伦、调教、改造...,更新04/01》,方便以后阅读背德的天堂  兄弟乱伦、调教、改造...,更新04/01部分1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背德的天堂  兄弟乱伦、调教、改造...,更新04/01部分11并对背德的天堂  兄弟乱伦、调教、改造...,更新04/0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