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德的天堂  兄弟乱伦、调教、改造...,更新04/01

部分13

类别:男男 作者:+小鬼+ 本章:部分13

    志伟并不是讨厌弟弟这样被改造的奇奇怪怪的身体,而是当培德贴在他身上时,他仅存的意志快速的消失;志伟发现从小看到大的弟弟的裸体,对现在的他有种魔力,只是轻轻的触摸,就会引起他无穷的欲望,他想要…占有他…

将胀的发疼的阴茎深深的埋在他的体内,然后贯穿他。



刚才墙上的影像瞬间又塞满了志伟的意识中;培德带着泪水的眼睛、被口水浸的湿润的脖子、修长的手指、线条隐约又漂亮的腹肌、还有在股间怒放的菊花。



「他是弟弟,他是培德…我们是兄弟,兄弟不可以做这种事,李志伟,冷静,冷静!…不可以…」

志伟顾不得弟弟就在不远处,开始不断的说服自己濒临爆发边缘的欲火。



只是他不知道,埋在他颈椎里的“小精灵”其实是种生物脑芯片,能够遮断、混淆、影响大脑的运作,有些型式的芯片甚至能取代人类的大脑对身体的控制权,如同催眠后能发挥过火、拥有惊人肌力一样的效果,进而将人体最大的潜能发挥出来,另外改变喜好或是调整人格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另外他的生殖器经过了大幅度的基因强化跟成长,所引发的性欲绝对不是人类所能抑止的。



而现在,只是稍微扭曲他对弟弟的爱,并且藉由生殖器的增幅,就轻易的将他逼入绝境。



过了一会,志伟像想到什幺一样开始疯狂的替自己打手枪,只要射出来…射出来,发泄完就不会有这些奇怪的念头了;志伟边打手枪边抬起充满血丝的双眼看着一脸莫名的培德。



「哥哥…哥哥不想伤害你,先待…待在那别过来…」



尽管双臂使劲的撸动,阴茎也确实感觉到摩擦的触感,但是没有一丝的快感产生,就像在摩擦身体其他部位一样,没有任何的快慰。



『哈!真亏你能想到,不过很可惜忘了告诉你,你知道兴奋灶这个东西吗?自己搔痒不痒别人一搔就受不了的原因就是这个东西,我将你脑里的这个小东西做了点调整,它会完全屏蔽你对自己的任何产生兴奋感受,说白一点就是你不管摸自己哪里自慰都不会有快感产生的啦,哈哈哈,别白费力气拉!』



在一旁呆看的培德当然听不到这段讯息,但是他从哥哥的行为中拼凑了出答案。



「哥哥!」



听到弟弟的叫唤,志伟停下不断活动的双手看着他。



「哥哥是怕主人给的肉棒太大,撑裂阿培的小穴对不对?哥哥你放心,你看!」



说着培德就翻过身将背部面对一脸茫然的志伟,把屁股翘得老高,露出他那只不断摆动的猫尾巴,然后缓缓的把它拉出自己的身体。



原来那只“猫尾巴”的另一头是一根有成年人手臂大小的自动按摩棒,埋在深处的最里端还做成一连串的震蛋模样,在培德身体深处不断震荡着。



志伟看着这淫靡的一幕,久久不能言语…



「啊…啊…哥哥你看,我可以容纳这幺大的机械肉棒喔…嗯…拿出来就好饥渴喔…嗯…」



『这样不够的喔,我可爱的小猫咪。』

这次的讯号在两个人的心中响起。



『你想要让你哥哥操你,要做一些表演给他看阿,让他看看我教你的“那个”。』



「嗯…谢谢…主人…嗯…的提醒…阿…阿培知…道了」



培德一边呻吟一边用三只“兽足”爬行过来,另一只手正不断的在自己的肛门内抠摸。



志伟不知道的是,培德的后庭经过完全的极限开发后,在多种仪器与药物的帮助下,他的肛门,或是说他整个排泄系统都变成了一个完美的性器官,体内的G点甚至被人工增加至3处之多,并且搭配着培德体内也有的“小精灵”非常亢奋的活动着。



现在的培德,就如同毒瘾患者一样,如果后庭不插入这种特制的按摩棒,随时满足他最低限度的性欲需求,这个美少年的意识将撑不过半小时,就会被各种禁断症状撕裂;现在的他是个英俊、浑身散发无邪气质的性爱中毒者。



「阿…培,别…」



无视志伟的阻止,培德跪在志伟的身前,开始舔着他哥哥的军靴,四周的显像墙开始同时实况转播培德各部位的角度与特写给志伟收看,培德像个猫咪一样一脸幸福的舔着哥哥的身体,从靴子到小腿,再从膝盖舔到大腿根部,一只手掰开自己的股肉让哥哥看得清楚,另一只手在自己的肛门里翻搅的模样,然后用嘴咬开志伟破烂的短裤,开始品尝他亲生哥哥巨大的阴囊还有青筋满布的大肉棒,一寸一寸非常仔细的用舌头帮着哥哥服务。



志伟现在已经无力阻止培德对他的挑弄,双手无力的推着培德的头颅,从画面上看来就像是他享受的抓着自己弟弟的头,在为自己服务。他痛苦的闭上眼睛,竭力的数着呼吸,默默祈祷培德能舔一舔后就满足的停下来。



培德真的如他所愿的停了下来,只是不是因为心满意足了,而是相反的,哥哥能忍,可是他已经忍不下去了。



「哥…哥,快给我…我快疯掉了…后面…后面好饿…我要…哥哥…大肉棒…插进来…快…」

培德带着呜咽的语气一边喘着气一边自动攀上他哥哥铜墙铁壁般的身上,顾不得自己的阴茎顶在表情僵硬的哥哥的脸上,只顾颤抖着想要将后穴对准身下这巨大的柱子。



「给我…啊…我受不了…哥…插进来…插进来…肉棒…」



「呜啊~~~~!」



志伟看着贴在鼻尖的龟头,少年特有的麝香占满他的鼻腔,跨下硬的发疼的阴茎因为培德屁股的摩擦,传来一阵阵难忍的快感,加上培德的淫声荡语,他大吼一声,猛的抓着弟弟细瘦的腰,用力往下一带,将他巨大的生殖器狠狠的撞进他一手带大,亲生弟弟的排泄口里。



堕落。



然后升上九天之上。



他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快感,面貌俊朗、身材伟岸的他也交过几个女友,但在弟弟身体里得到的快乐却比所有女人那里得到的巨大;除了身体上的快感,精神上的快感更令他着魔,在礼教中得到的强烈道德意识正严厉的谴责他,他的灵魂承受着极大的苦楚,另一面无法抵挡的欲望也不断的鞭策着他,更激烈、更残暴的对待自己的亲弟弟;这样的挣扎与矛盾让他产生了一种全新的官能的感受。



「啊…啊…哥哥好棒…哥哥好棒…哥哥好棒…哥哥好棒…哥哥好棒…啊啊啊啊啊」

培德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开心的笑了起来。

「呃!呃!呃!呃!呃!呃!」

志伟狂暴的拆了身上的皮带,将培德狠狠的压在身下,毫不留情的用他比儿臂还粗的肉棒,猛烈的撞击弟弟的身体深处,边插边流着泪水。



弟弟的笑容…,这是弟弟喜欢的…那就给他吧!我真是太宠他了。



还要吗?还要?

让哥哥我来插爆你这淫荡的小穴,好好的满足你啊!



志伟像是野兽一般的蹂躏着自己最疼爱的弟弟,毫不留情的将他巨大的阴茎深深的撞击着弟弟的内脏,像是将将心中承受不了道德感苛责的良心还有满腹的羞愧感发泄在不断发浪的培德身上。



一心一意的鼓起他坚实壁垒分明的腹肌,带着晒痕的屁股也绷得跟岩石一样坚硬,线条性感的腰摆动的频率不断加快,硕大而饱满的阴囊贴伏在地上的一小洼水泊中不断滑动,那水泊早已分不出是精液还是肠液,纵使已沾得两人全身都是,水泊的源头-兄弟俩交合的部位,仍不断的涌出培德肠道里装不下的精液,还有不断高潮而分泌的肠液。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培德早因身体内的3个G点不断的被冲击的情况下,早就爽的失去理智,翻着白眼、面露奇异的微笑,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的高潮,使得他的腹部、肠道不断紧缩筋挛,只是因为被主人“禁止”射精,所以不论如何的绝顶他的阴茎仍直挺挺的不泄出一滴精华,不断的在性交的快乐中沉浮。



「哥…哥…好…好利…阿阿…害…..阿…阿哈…培…要…死…死…哈…阿…嗯…阿」



而志伟看起来早已不若一开始交合时的激动,只见他神色严肃,专注的操弄着自己的亲弟弟,不断规律的挺进,一边爱抚着身下人美丽的身体,一边亲吻着、舔舐着,就像在执行任务一样的冷酷;其实他早已经被这具不论射出多少精华都不知疲惫的生殖器官掌控了,他感觉他的身体全部都是这具性器官,全心全意的只想着要如何让身下人得到更多的快感,要如何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快感,还有,要如何让这份快感持续到永远…



「培…阿培,看着哥哥…对…笑一个…很好……哥哥…很爱你…阿…」

「哈阿…要…死了…嗯…阿…爱…我…干…干死…哈阿…阿…我…阿…阿…」



所以他将自己一生所学的知识与智能,并用在军中所得到对人体构造的了解;不断的挑弄着培德的身体,希望培德他能不断保持着性亢奋,供自己一直发泄身体里怎样都排不了的欲望。



然后,他在不断抽插着昏迷过去的培德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暗,体力透支的昏了过去。



『哎呀!这场面真是精彩啊,远远超过我的期待呢!』



在身体的脱力感出现后,志伟接着感觉到他沉重的道德感像逆卷的浪潮一样,攀上了他的身体,落入一片黑暗之中。



在梦境之中,志伟的身体被章鱼触手一样的怪物卷住,鲜红色的触手不但捆住了他的四支,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触手,有大有小的不断的在他筋肉纠结的身体上探索,被触手触碰的地方产生了酥酥麻麻的快感,缓慢的唤醒志伟身体里的欲望。



志伟觉得自己并不想挣扎,反而有点享受触手对他的侵犯,他黑褐色的乳头被像嘴巴一样的触手吸着,睪丸被揉捏着,宏伟的阴茎上更是攀附了3.4条触手不断游动,甚至马眼里也感觉到有只细小的触手在尿道里钻动,接着嘴巴、鼻孔、耳朵,这些孔道都被触手占据,不断的给予志伟持续的快感。



志伟在触手这般的挑弄之下,开始兴奋了,并且已非常快的速度攀上了高潮的前夕,这位海军陆战队最优秀的士官长,开始发出野兽的低吼,全身鼓胀的肌肉不断颤抖,小腹快速的收缩着,如岩石般的双臀一夹,马眼里钻动的触手更是开始剧烈的抽动,像火药引信一般要将这巨大的阴茎点燃,准备爆发出滚滚岩浆。



「唔!」

一阵火辣的疼痛中断了志伟的高潮,从胸口蔓延的痛楚开始驱逐触手所带来的快感。



志伟看到四周涌起了一阵的黑烟,烟雾里出现了一个人,他记忆里的人-那位他读小学时非常严厉的教导他的女老师;女老师手持着藤条不断的鞭打着他厚实的胸膛。



「不要脸!我是怎幺教你的!李志伟!……你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

老师的出现,使的原本沉迷在肉欲里的志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惶恐的看着老师,嘴里却塞着巨大的触手,无法出声为自己辩白,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任凭气极败坏的老师将藤条像雨点般打在他身上。



志伟羞的脸都胀红了,他竟用这幺不堪的姿态来面对他最尊敬的老师,老师的殷殷教诲、老师怜他年幼失怙的爱心便当…,一幕幕的回忆在他脑海中闪烁,羞耻感和罪恶感逼的他这位铁铮铮男子,掉下了眼泪。



「唔!…嗯!…阿嗯!?」

但是触手从身上引发的快感仍然没有停止,甚至志伟感觉到连老师打在他身上的藤条,都为他带来一股难以言喻的火星,原本疼的发麻的胸口,开始觉的变的酥痒,原本被熄灭的欲火又再度卷土重来,而且还烧得更旺;志伟发现他的身体开始享受老师打在他身上的藤条,甚至主动挺着他硕大的胸肌去接受老师失的责罚。



「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我从没教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学生!」

这个发现更让他羞愧难当,每一下的鞭打就助长一分他体内的欲火,羞愧的感觉混和着欲望的煎熬,让他逐渐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眼看他就要在他小学老师的鞭打下射精了。



「哼!我就知道这种没父没母的小孩不是什幺好东西!」

猛地,一股愤怒止住了志伟想射精的冲动,他记得这个声音,是家族里最看不起他俩兄的的大伯母,回想起寄住在她家的那段岁月,志伟就愤怒的好像胸腔里有把火在烧,崩的咬断了还在他嘴里的触手。



「早说他们这两个小乞丐没有用了,你看,这个大的现在光着屁股给人打还会起秋,变态嘛~~~家门不幸喔,我们李家怎幺会出这种不肖子孙…唉」



大伯母的话像钝刀一样钻进志伟的心,让他痛苦的想死。



「你看!越骂越爽吼~~变态!你怎幺对得起你父母?」

一边被刻薄的辱骂,一边被鞭打,在这样的状况下志伟还是要射精了,他觉得自己真的是个无药可救的变态,越是被凌辱他的身体越是感到快乐,志伟觉得好痛苦,他的身体告诉他想要好好的发泄出来,可是他仅有的自尊跟理智却制止他这样做。



「」



「李志伟!妈的,看错你了!」

一阵拳打脚踢在他的身上落下,这次出现的是他在军校中换帖的弟兄们,志伟不敢睁开眼睛面对他们,不敢知道他的好弟兄现在用什幺样鄙夷的眼光看着他,只是庆幸在射精的关口,他们的暴打阻止了他的冲动,另一放面身体里的欲望却因为射精的瞬间,接二连三的被打断,开始疯狂的啃蚀着他的理智。



「要持续到什幺时候呢…?」



志伟身边已经围满了人影,照顾有加的学长、赏识他的长官、历任的女友、历届从他手上结训的阿兵哥,还有更多更多他记不起名字的人,不断的唾骂他,羞辱他,攻击他,吐口水在他的脸上。



「让我射…让我射出来…我要…呃…我要射…拜托…」

志伟被触手大字型的悬吊在众人面前,他对身边发生的事却已经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有嘴里不断的哀求着众人;一次两次三次…数不清的次数,不断的被中断射精,加上精神上的折磨,使得他的意志已经崩溃了。



「老师…打我…我要…射…干…好难受…」


如果您喜欢,请把《背德的天堂  兄弟乱伦、调教、改造...,更新04/01》,方便以后阅读背德的天堂  兄弟乱伦、调教、改造...,更新04/01部分1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背德的天堂  兄弟乱伦、调教、改造...,更新04/01部分13并对背德的天堂  兄弟乱伦、调教、改造...,更新04/0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