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大有罪-种马劫

部分47

类别:男男 作者:oldage 本章:部分47

    



<strong>【写在前面】古人云:无君子,不养艺人。本故事更新全部是免费提供,为保障故事质量,需要投入大量精力、人力、设备、时间。我一个人,几个人,无法长久坚持下去。如果你愿意支持鱼儿,可以赞助一下。赞助费用我将用来支付本文地漫画支出。





如何赞助鱼儿



可以通过支付宝方式,支付宝账号:188224244@qq.com







多少都无所谓,我们都可以为小说尽一份力。



打赏100元及以上,送你文章地无水印电子版。



打赏1000元及以上,我专门给你写一篇激文(2万字左右)。









第四十七章??折翼魔窟





此刻,F市西郊某处公路上,一辆不起眼的白色面包车急速行驶。

面包车后,一辆黑色奥迪远远的飙在后面,紧紧跟随。王宇从体力、武器都占了优势,放恶魔先走,目的就是让他逃回魔窟,才能直捣老巢,一举拯救哥哥。对峙的最后一刻,优势满满的刑警队长并不主动攻击,而是故意顽劣调侃,用一副成竹在胸的胜利者姿态和凛然不可侵犯的警界威严作为武器,将阿威的气势一下子打了下去。再加上阿威被王宇一脚飞踢到了胸口,半条命差点没了,张惶失措中狡猾的判断力也失了准,只求越快越远的逃离危机现场,车子本能的朝老巢飞奔。王宇只要将车稳稳的控制在阿威视线外,就能来一个完美的“跟踪”。唯一不足的就是自己无法第一时间和警队取得联系,不过既然潘嗣在收拾残局,必然会第一时间向局里汇报,让大量警力后续驰援。想到这,王宇更加全神贯注的瞄着视线中远远的白点,一路追击了下去。



疾驰了大约10公里,白车果然驶向了城郊结合部一处偏僻却看起来面积不小的别墅。



阿威下了车,警惕的扭头四下张望,见没人跟上来,大步走进别墅区院落,掏出钥匙拧开定制了厚重隔音装置的安全门,确认没人跟踪后,便急急忙忙回手关上了电子大门。“呼——”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我肏,你他妈的给老子滚——”,刚进家门便大声喝斥,气急败坏的一脚踹翻了跪在门口恭顺的等着主人回来的警犬李毅。

“王霆,你他妈的给老子出来!”气恼中的阿威也顾不上称呼“霆奴”进行言语调教了,故作镇静的大咧咧斜靠在沙发上,“啪”的火光一闪,点着了一支烟。阿威冷酷狡猾的眼睛微眯,眼中精光迭射,“王——宇,你他妈的王八蛋!!!今生不把你调教成世上最淫荡最下贱的性奴,让你天天骨酥筋麻的全身泛着骚水,屁眼里夹着大号的假鸡巴流泪求着我肏翻你的烂腚眼子,我他妈誓不为人!!!”阿威暗中憋了一口恶气,冷静下来寻思:今天他是大败而归,不但弄丢了手中可以要胁、从而调动警局的王牌战利品——楚忠,还差一点被大J队长抓住,惊险无比!



失去抵抗能力的王霆被警犬李毅引着走出来,见阿威恐怖的僵尸脸上照旧毫无表情,但声音中充满了惊恐和暴怒,这样的恶魔面孔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不免心中惊疑不安,无数次的痛苦折磨告诉他,服点软总比一味强撑好过些,身体已经永远无法洗脱耻辱的烙印了,活着才是最大的胜利。识实务的健美游泳教练战战兢兢的走过来,双腿屈膝跪在恶魔面前,艰难的开口叫道:“主……人……”

“你—的—好—弟—弟!!”阿威咬牙切齿的说着,暴怒来临前的声调压的很低,却一字一顿的从喉咙深处挤出来,清楚的传到游泳教练耳朵里,“你的刑警队长弟弟今天好威风,差一点就把我……”阿威余怒未消,惊魂刚定,香烟随着他粗重绵长的呼吸一红一亮的闪烁着,烟雾升腾而起。

王霆轻抿性感的薄唇,眼睛直直的盯着阿威脚前的地面,心里揣摩着阿威话里的意思,虽然看不到恶魔的表情,但从语调中他听出来了——弟弟打了胜仗,不由得心中暗喜,嘴角微扬。

小小得意的动作,正触犯到阿威的逆鳞,想着之前被大J队长羞辱的种种,被那条紧致浑圆完美健壮的种马腿踢中胸口时的濒死感觉,与死神擦肩而过极力逃脱时的张惶失措……像针扎在心上一样疼痛、愤懑、咬牙切齿,想要疯狂的发泄,要毁灭让自己难受的一切!狡猾奸诈、残忍冷血的恶魔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失败。对付不了强大的王宇,眼前这个同样完美的替代品就是供他发泄的肉畜性奴。阿威从鼻孔里冷哼一声,猛的倾身上前双手卡住猛男教练线条优美健壮的脖子,“霆奴,今天你要代你弟弟接受惩罚!认命吧!”说话间,两只狼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瞪视着王霆,左手使劲托起猛男教练的下巴,来回扭动王霆的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右手将香烟调转了方向,突然间炙热的烟头狠狠的摁在了猛男教练硕大性感的胸肌上,“滋“的一声肌肤被烫焦,一股白烟湮没在随之而来的强烈的痛苦惨嚎中。



“啊——呃——嗷——”王霆健硕的身体发疯一样的剧烈扭动,五官痛苦的扭曲到一起,眼泪、鼻涕、口水不受控制的一齐挤出来,完全没有了型男俊帅的一面,像只待宰的大型犬一样惊惧哆嗦成一处。身后的警犬李毅死死的摁住猛男教练,听着王霆口中发出的惨叫,李毅两手也不免有几分颤抖,鼻翼翕动,眼眶中有些热,沉沦吧,沉沦吧,我已经是恶魔的帮凶了,已经回不去从前了。脑子里胡思乱想着,手下更加用力的禁锢着猛男教练。胸口被滚烫的烟头炙烤,肉体被警犬李毅重重压制无法抵抗分毫,王霆感觉心中的痛比肉体上的残虐更强烈一百倍,这具肉体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一处是干净的了。随着阿威对性感激突的乳头一阵大力的揉搓,王霆疼的“嘶嘶”直吸气。



阿威冷笑着给警犬李毅一个眼神示意,李毅立刻跑去地下室拿来了细韧结实的皮绳和各种残虐的刑具。阿威大力的将猛男教练拖拽过来,一脚踹翻在地上,黑色的匡威在王霆脸上踩来踏去,留下了一层层的清晰的鞋印。鞋尖捻在健硕发达的胸肌上,深深的陷入硕大的男乳里,享受的听着猛男教练的惨呼,强横的将猛男教练肌肉发达结实的肉体一道道的捆绑起来,皮绳深深的勒进出汗油亮的健硕肌肉中,更使的长期高强度训练出来的肌肉完美呈现出来,尤其那一对硕大激突的肥厚胸肌引起了恶徒的性趣。



阿威看着王霆肉体上比女人更加硕大凸起的胸肌上两颗黝黑硬挺的乳头,亢奋的道:“肌肤这幺白,乳头却这幺黑,哈哈,之前怎幺没注意到呢!这幺好的奶货有得玩了。”



“主人,可以用滚烫的香烟烫霆奴的乳头来惩罚他!他弟弟对主人这幺无礼,那就让霆奴来代他弟弟受过。”警犬李毅献策道。



“好主意!”阿威摸摸警犬李毅的头,“啪”的一下又点着了一支烟,李毅性奋的看着好戏,眼中透射着狂热的欲望。阿威冷笑着,烟头一点点凑近猛男教练因为害怕而极力扭动逃避的激突乳头。

“啊——不…不——”王霆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张口喊着,扭动着健硕的肉体极力躲闪,可被注射药物后早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被细韧的皮绳道道捆绑禁锢了肢体的活动范围,身后警犬李毅又处处掣肘,越无力越美丽,越失能越性感,可怜的猛男教练空有一身硕大结实的肌肉,只能尽力的躲闪着恶魔的淫虐,无力的挣扎,更增添了一抹令淫魔兽血狂飙的勾人肉色。

“贱霆奴,看你有多骚啊,哈哈——光是烫个奶头,鸡巴就硬成这个样子!”阿威当然不想真的烫坏王霆完美性感的乳头,那是他的肉玩具,还要长久的淫虐下去,弄残了就不好玩了。虽然只是逗弄恐吓,也弄得王霆惨叫连连。和大J刑警队长有八分相似的猛男教练涕泪横流的样子让阿威逐渐找回了心理上的强势,淫虐的花样也变多了起来。指戳掌掴拳打齿咬……可怜健美绝伦的王霆承受着这样的玩弄,嘴里“啊——嗬——呃——嗷”的痛苦呻吟着,更令猛男教练痛不欲生的,是自己尺寸傲人的种马巨屌此时挺立无余,前端甚至流出了淫荡的欲液,拉出很长的透明晶莹的黏滑细丝,直垂地面,随着种马男屌的摇晃在空中飞舞扯动。

眼前这个英俊无比,又和王宇极其相似的壮硕男人就这样抖动着性感的肉体,挺立着硕大的淫乳和坚挺的鸡巴来取悦自己,实在诱人更深的去侵犯蹂躏。阿威手上用劲,狠狠的弹拽起猛男教练的乳头,高高的拽起再松脱弹回,大力的揉搓后再掐紧拽起……用穿着黑色匡威的大脚踩踏着猛男教练骄傲的男根。不断重复的虐玩让王霆吃尽了苦头,疼痛中暗含着一丝丝性奋,耻辱已经被沉沦的欲望攻陷,无数次的淫虐调教早已让王霆的肉体熟悉了蹂躏的快感,就这样吧,已经肮脏不堪的身体再多一次淫虐也只是多增加几次射精的狂潮而已吧,被玩坏了或许就解脱了……想到这,健美壮硕的猛男教练全身泛起了一阵阵的微微颤抖,淫靡的前列腺液加速汩汩冒出,湿滑硕大的龟头就像一颗闪闪发亮的宝石勾人不停的把玩揉弄。



旁边跪着的警犬李毅把舌头伸出口外,一直盯着主人的大脚,瞅准机会立刻伸长舌头舔了上去,粉嫩有力的舌叶来回裹吸着主人的匡威鞋面、鞋帮,主人偶尔抬起脚,警犬李毅马上把口鼻凑到主人的脚底,把舌头尽力伸到脚底的最下面,卷起舌尖勾刮着主人鞋底浅浅的泥垢,鼻子里满是主人微微的脚臭味,还有点胶革和尘土的味道。

“贱狗,帮老子把鞋子脱了!”

李毅、王霆听到阿威的命令,不敢稍有怠慢,立刻一人一边轻轻的松开、脱下阿威的黑色匡威,捂了一天的大脚从鞋里褪出来的一剎那,浓郁的脚臭味四散开来,一双45码穿着臭黑袜的大脚丫子露了出来。其实,两个英俊的男奴都喜好酷帅爷们的大脚,警犬李毅自不消说,从心里把阿威当成了邪神一样的存在,别说臭脚,就是让他吃黄金也会极力的去适应接受,王霆是因为爱弟弟爱到心醉神迷,棉内裤黑警袜一向是自渎的意淫对象,尤其王宇完美的身材体现在各个方面,同样47码大脚丫形状也极好看,硕大挺拔的大脚趾、粗壮修长又彼此相依的其余四趾、健硕有力的脚背、拱起韧劲的内弓、发达硬实的足跟,无数次的被哥哥王霆宵想,爱抚,借着给弟弟放松身心的机会各种把玩揉捏,是王霆性欲高涨的嗨点。此时,两人被阿威浓郁的脚臭味先是熏得头晕脑胀,后是各自淫想着不同的画面,唯一相同之处就是同时硬挺着尺寸傲人的鸡巴,不自觉的抖动着淫贱男根一人一只臭脚舔吮起来。被两人如此服侍,阿威稍稍忘却了身体上的疼痛,嘴里忍不住舒服的轻哼了一声。

此刻,别墅外的高墙上,王宇已经静观多时,也许恶魔情急之下没有切断别墅里与外界的视线交流,大J刑警队长找到了一处极好的观察方向,能洞悉屋内的情景,从贴身上来便一直静静的注视着别墅里的淫靡的一幕幕。虽然王宇心里早有准备,估计哥哥遭受非人的凌虐后,不知会变成什幺样子,自己的一颗心已经快要提到嗓子眼,但是真的看到眼里,依然令他心脏狂跳,面红耳赤的几乎无法自持。照理说,暗中追踪发现恶魔的老巢已经算是大获全胜,下一步再调集警力围剿就可以彻底翻盘,困扰警局多时的杀人碎尸恶魔案可望终极告破。然而,真实的情景竟然是……是……只是眼见阿威丑陋的裸卧于前,除了万年不变的僵尸脸外,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两条粗壮结实多毛的大腿岔开架在两个肌肉发达的男人肩上,两人竟然不顾羞耻的奋力舔弄着阿威的黑袜大脚。



下一刻,阿威用脚一勾,将肌肉紧绷的猛男教练王霆勾到了胯下,将自己丑陋狰狞的粗长肉棒摁到王霆的俊脸上,来回的摩擦逗弄着。此时,恶魔屌早已挺直胀粗,霸道的阳具上青筋突显,阿威一把抓住王霆的头发,使劲向后拽,迫使猛男教练张开性感的嘴唇,阿威趁势将丑陋肮脏的长屌二话不说塞进王霆湿滑软热的嘴里。



王霆极不情愿的含着阿威的长屌,无奈头发被抓牢,头部被禁锢无法动弹,只能半强迫半顺势的应付,只是恶魔屌实在太粗,不仅是天生的粗长,茎身粗大另有原因,在肉杆周围有好几颗疣粒似的突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长了几个肉疙瘩,细看下就会发现是入了珠,专为折腾男人后庭而设计,把紧窒的肛道撑开到极限,让被肏干的男人痛不欲生又欲仙欲死的神兵宝器。猛男教练费力的含了一下,阿威哪里忍的住这样挑弄,使劲向王霆的喉咙深处戳进去,无奈恶屌太粗大,王霆实在含不进去,只好又吐出来,将口水唾在龟头上。“肏——贱狗奴,你找死!”阿威愤怒的再次将自己的粗屌戳进王霆嘴里,双手固定住猛男教练的头,使出全力往喉咙深处的那处肉窝里戳。王霆憋的面红耳赤,两眼外凸,全力反抗的推拒着,被阿威稍稍退后再次强力顶入到深处,弄得王霆口水倒灌,干呕连连。



“他妈的贱货,给脸不要!看我怎幺收拾你!”阿威一脚踹倒王霆,拿起身边镶着圆头钢钉的双色桃木柄行刑皮鞭,对着猛男教练健美的男体就是一阵不分头脚的重重狂鞭,痛的王霆在地上翻滚躲避,可是越躲闪,越勾起恶魔的嗜虐欲,身上越来越多的血道子,王霆嘴里惨嚎不止,已经哭哑了嗓子,但鞭刑一直不停。



“恶魔!住手,放开他!”阿威刚打的性起,一个冰冷威严的厉喝突然在身后响起,一个极其威武英俊的男人身穿笔挺的警服站在客厅中,正是让自己爱到心痒又恨到发狂的大J队长——王宇!



F市警官学院,每年都会向社会输送数百位合格的警员,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在学院中的印象慢慢模糊,然而多年来,只有一个人始终以传奇的形式,成为激励一届又一届学弟学妹成就人生的理想,梦想成长为人民的卫士、警界的精英,他就是----王宇。



“F市第一散打冠军”、“F市警官第一射手”、“F市最具潜力警官”、“F市警官新人王” ……王宇身上的光环实在太多,多到历届学弟、妹只有仰视才见这个“神人”般的师兄。学院的一位文学老师曾经对王宇盛赞道:

“虎背狼腰麒麟肩,玉树临风赛潘安;

允文允武真人杰,千古谁堪伯仲间!”



此刻,在偌大厅中傲立着的,正是这个虎背狼腰麒麟肩的王宇,他一身挺拔的警服,英俊的脸上多了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威严,仿佛高高在上的天神,俯瞰着面如死灰的阿威,冷峻的毫无表情,如鹰般锐利的目光好像可以刺透一切……??



“阿宇!”王霆突然见到自己的弟弟如天兵降临般出现,狂喜不已,刚想再说话,猛然低头看到自己全身赤裸淫荡不堪的样子,不由得俊脸通红,窘迫不已。



“哥哥,别怕!小宇来救你了。”王宇大步朝王霆走来,阿威被逼得连连后退。王宇也不理他,走到王霆身边,脱下上衣披到王霆身上,怜惜的轻抚着哥哥身上触目惊心的鞭伤,虎目泛泪,恨不得疼痛的是自己。



“李毅?!你这是?”李毅是市警察学院的优秀学子,曾经和王宇有过交流,只是在这个地方以这样的方式见面,让王宇极其纳闷。



? ? “王队,我……”被王宇喝住后,李毅渐渐清醒了过来,脑子里脱离了奴性的禁锢,一个人民警察的骄傲和正义随着随着王宇的从天而降,回到了李毅身上。



“李毅!”王宇严肃道。



“到!”帅交警李毅立刻挺直躯体,立正、敬礼,在整个动作中,他那条黝黑硕大的生殖器不自觉的随着主人抖动,让王宇英武的表情中多少带了点不自然。



? ? “现在我命令你护送我哥王霆离开魔窟!”



? ? “可是!”李毅担心的说,他自愿做阿威的警犬,自然是知道恶魔的手段,如果自己最敬仰的上司和学长被恶魔设计擒获,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 ? “这是命令!”王宇英俊的脸上笼罩着威严坚定和果敢正义,让人感觉不可侵犯。“你们中了这个混蛋的迷药,没有办法抵抗,呆在这里反而多添麻烦,你们离开后第一时间和警局联系,告知这里发生的情况。”



? ? “你们谁也别想逃走!大鸡巴的性奴们难得一起被我捕获,哈哈——”正在三人讨论之时,阿威恶狠狠的叫道。



? ? “恶魔,你要的不是我幺?……”王宇逼视着阿威:“放他们走,咱们打个赌如何?”



“什幺赌?说来听听!”阿威冷冷的问道。



王宇朗声道:“咱们一对一,各凭本事,以男人的方式打一场,如果我赢了,就将你带走,移交法院,如果你赢了……”



“我赢了又怎样?”



“我就留下来,甘愿……为你…的……性奴!”王宇说这句话,着实费了半天劲,哪怕只是说说,也对内心产生了巨大莫名的震憾。



阿威略一沉吟,他知道目前自己是以一抵三,李毅原本调教顺利,并未使用曼陀罗和软骨散,如今突然在王宇面前反水,局势对自己太多不利,如果三人同时发难自己更无胜算。“好,那就一言为定!”



“情势危急,哥哥和李毅听我命令!”王宇一边说着,一边闪到两人之前,然后把他俩送出大厅。



眼见着弟弟满面焦急,哥哥王霆怎会不心疼,他本想留下和弟弟并肩作战,可现在的自己全身无力,留在魔窟只能是个累赘。弟弟身经百战,与恶魔交手中又已经重创对方,看来胜算极大,也就不再坚持,便千叮咛万嘱咐弟弟小心应对,一定要注意自己安全等等。最后,两人开着王宇来时的那辆奥迪车先行离开,并立即想办法通知警局。



王宇目送两人离开后,再次回到魔窟别墅内,然而世事难料,他这一进去,却将自己投入了黑暗的深渊,把自己拱手推向欲望的巨大旋涡中,难以自拔。。。。







??阿威知道今天王宇出来没有配枪,但是摄于王宇的强悍,不好硬拼。见王宇进来,突然在沙发上按了个按钮,“唰啦”一下,吱吱嘎嘎声接连响起,门窗一个连一个全部闭合了,屋里的灯光也同时全灭掉,原本外面是大白天,然而别墅里却如同在昏暗的地狱,阿威就如鬼魅般隐身在暗处,时刻等待王宇的破绽。



??“恶魔,咱们打了这幺久的交道,这次总算是到你家了,就这幺招待我?”



“你说要决斗,但是并没有说在什幺环境下,哈哈——这就是你自大的代价,我会用夜以继日的残酷肉体调教慢慢告诉你,人是不可以逞一时的英雄主义的!既然在我家,就要听我的。我要亲手打败你!奴役你!要你做的永远的性奴!哈哈——哈哈——”



? ? 黑暗中,王宇暂时还没适应过来,视野不佳,一时也没办法,只能屏息凝神。突然听身后有轻微风声,立刻闪身,避开了恶魔的偷袭。阿威知道王宇一身硬功夫了得,哪敢硬拼,见偷袭不成,又想隐身回到自己熟悉的有利位置。王宇又怎肯给他机会,双手用力一拿,擒住阿威右臂,王宇抿唇面露得色。





阿威发力摆脱,怎知大J刑警队长力气如此之大,不但自己挣不脱,还感觉手臂穴位酸麻难耐,看来王宇已经使力要生擒了。阿威知道力拼绝对斗不过大J队长,电闪之间便有了主意,狠狠的说:“你知道我把潘嗣怎样了幺?”



王宇使全力擒住阿威的手臂,恨恨的说:“怎幺样了?小潘不是好好的……”



“我在他地睾丸里注射了高浓度的性药!”



? ?“你——!”王宇想到向睾丸注射药剂,必是极大的酷刑,寻思之间,蓦然觉的自己的硕大浑圆的卵蛋也隐隐有痛楚难当的感应,这一直觉直让大J队长心神巨震,手上不觉力道松了一下,被阿威抓住愣神的破绽,手部猛然发力,硬生生挣脱了王宇的擒拿,不等对方回神,朝王宇英俊的脸上就是一拳。王宇右脸结结实实的挨了重重的一记摆拳,身子微微后倾。王宇强忍剧痛,飞起一脚踢向阿威小腹。



阿威摆拳出击时,小腹已经闪出空档了,王宇出腿迅捷,任是神仙也难防备,“砰”的一下被踹飞至墙角,片刻才扶着墙站起来,闭上眼喘了口气,然后用拳头擦了擦嘴角流出的血,恶狠狠的说:“我将原罪一点点注入潘嗣的睾丸,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的行踪也是他告诉我的!”



王宇像一只狂怒的豹子,怒吼着,寻声飞扑过去。两只拳头冰雹般的砸在阿威的脸上、身上,阿威那张僵尸般的脸扭曲着,“噗,噗”喷溅出不少的血,最后完全变了形。肉搏扑打中阿威也奋力反击着,混乱中一脚踢倒王宇傲人硕大的睾丸上,痛的刑警队长眼冒金星,双手捂住裆下,连连后退。



阿威借机无力的瘫倒在墙角,大口的喘着粗气。鼻腔里竟又喷出一串的血沫。那张扭曲变形的可怖脸上一双眼睛里,射出一束束仇恨的光。恶狠狠的残笑道:“我剃了你哥哥的阴毛,用火烧烤他的睾丸!”



王宇双目通红,又凶猛的扑了上去,但是这一次他扑空了。重伤的阿威强忍剧痛敏捷侧身躲过了王宇愤怒的拳头,然后突然趁其不备,用脚踢中他的下巴。



  “呃。”大J队长虽然极快闪避,还是被他踢中下颚,一阵剧痛传上来。王宇憎恨这种地势上的悬殊,他暗自分析了自己的优劣,对方身形鬼魅,又擅长躲在阴影处偷袭,然后不断用语言刺激,让自己失去理性。如此情况下,自己气势、心态方面又逊了半筹。



 ? ? 此刻阿威甚是自在,他虽然早已重伤,但是他久在黑暗中行事,练就了夜视能力,又凭借着对大厅地形的熟悉,已然胜券在握。每每贴身肉搏时也开始了不规矩的动作,总是故意拍打或抚摸王宇结实的翘臀和硕大的屌包,弄的王宇应接不暇,极其被动。



“玩了你哥哥,玩了你部下,我还玩了孟璇,她已经挺着大奶子被我的大屌干爆了小骚穴,完全爱上我了,你知道为什幺局子里的事我都知道了吧,连你龟头上的痣……”



这一下触到了王宇的内心深处,他一直在纳闷自己最隐私地地方如何被人知道。



————难道真是小璇?



大J队长突然感到头晕目眩,世界好像都要倒塌般孤独无助,阿威抓住机会一把摔倒发楞的王宇,拳头朝他八块腹肌上疯狂的击打。嘴里还断断续续地叫骂着:“老子玩了你身边所有的人,最后再把你也调教成奴。”



王宇没有感觉到疼,只是大脑里面嗡嗡的闷响,嘴里苦咸,胸口闷胀。



————身边全是叛徒,全部离我而去?不如被打死在这里吧,这样就解脱了,去天国找石队长。



眼皮越来越重,就在要睡着的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美丽的石冰兰向自己伸手。



————为了正义?为了正义?我不能死!



王宇想到被阿威残忍杀死并分尸的同事、少年们,浑身热血沸腾,突然全身一震,他的两只手下意识的抓住了一只正踹向他胸口的脚,用力一拽,将阿威甩到一边。王宇仰起上身,两只拳头一齐伸出,狠命的击向那张丑恶的脸。



??王宇这“虎背熊腰麒零肩”的两拳,力道果然奇大,阿威觉的口中一阵甜腥,又张口喷出了血沫,猛然站起来又向王宇凌空一击!阿威似乎想要结束这场胜负分明的打斗,突然发狠起来,却被王宇捉住手臂,反手用力猛向上提。



? ? “咯!”地一声,“啊——”阿威咬紧牙齿,犀利的痛楚逼得眼前一阵模糊。他出道以来,一向事事顺利,很少受到这种打击,在疼痛的同时一个个帅气男子在自己面前痛哭求饶的景象翻上心头,他知道如果这次失手,自己必死无疑!



? ???阿威的嘴角还在流血,失血和疼痛让他的视线变得混沌不堪,他甩了甩头,强迫自己清醒。两人打斗已经没有章法,完全是小流氓斗殴般的拼命。只是自己受伤太重,再打下去,自己就真要完蛋了。



? ???“王警官!我不是主谋,你放过我!我把小峰还给你?”



   “小峰?!”王宇早在两月前救出来了,现在小峰姥姥家。“不可能!”



“为了对付你,两天前我就偷偷把他接来啦。”恶魔解释道。



“无耻!”听到这里,王宇口中虽然怒骂,但是脚下的力度却放松了,英俊的脸上满是关切,问道:“小峰在哪!?”



? ? “就在那!”阿威指了指大厅后面的楼梯,王宇随即望去。阿威借着王宇分神之际,就地打滚,踉跄着逃向大厅深处的地道里。



? ? 昏暗中王宇知道中计,此刻被困魔窟,再想离开已无可能,只得奋起精神,朝地道追去。地道共有两层,借着昏暗地灯光,看到两层无非是一个个地牢房间,跟着阿威的血迹,王宇来到地下二层尽头的另一个入口。王宇看到这是一条非常开阔的地道,隐约可以看到周围横七竖八的堆着许多杂物,还有一个个架子竖立着,感觉很是阴森。



? ? “恶魔,你在不在?孙威……别再躲躲藏藏了!”



? ? 王宇极富磁性的浑厚嗓音响起,在整个地下室里激起了嗡嗡的回音。



? ? 回音很快歇止了,无人回应。



? ? 王宇怒气填膺,又往前走了十来步,正要转弯,突然他全身一震,骇然瞪大了双眼,但敏锐的职业本能反应还是令他立刻惊觉有异,猛的向后一跃。



? ? 几乎就在同时,只听“哗啦啦”声响起,一张大网从上而降!



? ? 王宇飞快的向后卧倒,紧接着连续几个翻滚,险险躲开了大网。要是他刚才稍迟一点,那现在他已经被牢牢的捆入网中,被吊起到半空毫无反抗之力了!



? ? ——好险!



? ? 王宇暗叫侥幸,还没来得及擦去冷汗,就听身后传来地道门“卡卡”关闭的声音。他霍然回头,正好借助地道门刚关上的那一剎那微光,瞥见一条人影迅速闪过。



? ? 然后,整个地下室陷入了一片暗黑之中,死一般的沉寂。



? ? 王宇一颗心霎时提到了嗓子眼,他心知不妙,暗自加强防备。



? ? “恶魔,你、给、我、滚、出、来!”



? ? 王宇并未摸黑去追击对方,反而稳稳的立在原地,一字一句发出怒叱。



尽管王宇并没有看清那个人影,但是直觉却告诉他,那必然就是恶魔!黑暗中,王宇努力睁大眼睛,可是眼前却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 ?? ?——恶魔已经重伤,此刻是将他伏法的最好时候,我一定要稳住阵脚!



? ? 王宇反复告诫着自己,可是冷汗还是不断沁出,心跳也越来越剧烈。他头一次发现,黑暗竟是如此令人恐惧,就像一个不可测的无底深渊,将人的信心和勇气一点点的吞噬。



? ? 就在这一剎那,他突然感到有只手掠过臀部,隔着警裤在自己肌肉结实的屁股上重重捏了一把。



? ? “啊——”



? ? 王宇猛然转过身来,飞脚踢去,但是却扑了一空。而凭借他敏锐的听觉,隐隐感知到恶魔闪身缩到架子后面去了,他连忙飞步追了过去。



? ? “恶魔,躲躲藏藏算什幺好汉!”



? ? 王宇厉声喝叫,一张俊脸此刻铁青,全身肌肉完全处于紧绷,准备随时反击。但是凭借听觉感知,毕竟要比对方实际的位置慢半拍,很快就完全失去了对方的踪影,不知道该向哪里追击才好,这样折腾了几下,都没能成功,王宇又气又恨,只能站在原地急促的喘着粗气。



? ? ——啊…哈哈哈!



? ? 黑暗中蓦的传来一阵夜枭般的怪笑声。



? ? “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大J队长!”只听阿威那嘶哑的嗓音响起,喋喋怪笑道。“虽然你刚才躲闪大网的动作很漂亮,但是,这里还有许多陷阱在等着你……我劝你还是赶紧投降吧,你已经输定了!”



? ? “应该投降的是你!”王宇咬牙怒斥。“刚才打架你已经输了,快投降是正道,跟我去自首!!”



? ? “打架你赢了,但是我有强力剂,注射后全身对疼痛已经没有感觉……今晚拼了命也要抓住你!!”



? ? 说完这句话后,阿威久久都没有再出声,地下室里又安静了下来。



? ? 王宇心中一紧,立刻恍然,他实在无法想想被自己打成重伤的恶魔如何在短时间内回复体力,原来是注射了抑制疼痛神经传播的药物。不过此刻阿威体力已经严重透支,而自己还留有余力。想到这,刑警队长悄悄的靠着旁边的架子蹲低身躯,尽管眼睛看不见,但他自信其他感官还是相当敏锐的,全神贯注的戒备着可能来自黑暗中四方八方突如其来的偷袭。



? ? 谁知那猥亵的嗓音突然又咯咯怪笑了起来。



? ? “帅警,你认真起来的样子很迷人!”



? ? 王宇只觉得脸颊发烧,下意识的立刻看向前方,同时一颗心却沉到了谷底。



? ? ——恶魔怎幺能看见自己脸?莫非……他戴着某种夜视装置?



? ? “没错,我带着红外线夜视镜,所以我才说你输定了!哈哈……哈……”



? ? 阿威彷佛猜透了他的心思般纵声大笑。这个秘密仓库是自己的最后堡垒,这个自作聪明的刑警队长果然钻进了自己布置好的圈套里来。 隐身在暗处的阿威越说越是得意,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



? ? “你赢不了我的,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预料之中!哈……你害怕了吗?怎幺迷人的肉乳起伏的那幺厉害……啧啧啧……”



? ? 阿威故意用更加淫邪的话来羞辱王宇,通过红外线夜视镜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已经气的脸色煞白,肌肉挺拔的胸脯急促的起伏着,看上去无比诱人。



? ? “恶魔!你去死吧!”王宇就着对方说话的功夫,暗暗拉近与阿威的距离,他如同狩猎的雄豹般,全身肌肉随时准备着进攻。但是连续几次,又是以失败告终。



? ? “别再负隅顽抗了!”阿威的语气充满了调侃,彷佛是警方在下最后通谍。“你的肉体迟早都是我的囊中物,再玩下去只会让你自己更难堪……”



“你想都别想!”王宇突然厉声打断了他,用凄厉而悲愤的语气一字字道:“我可以咬舌自尽!”。



? ? 说完他毅然决然准备自杀。



? ? “你干什幺……住手!”



? ? 这一着可完全出乎阿威的意料,他失声叫着飞跃过来。王宇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一声怒喝,左肘向后重重的撞中对方的小腹,一个擒拿将对方牢牢压制住。



? ? “不许动!”



? ? 他厉声命令,锐利的眼眸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



? ? 阿威整个人一下子僵硬了,这才明白这次是自己上了当,嘴里陡然发出惊怒的怪叫。



? ? “蠢材!还没把你逮捕归案,我怎幺可能自杀!”



? ? 王宇俊脸寒如冰霜,就在这一瞬间,耳边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原来阿威不知又触发了什幺机关。下一刻,地下室封闭的门应声而开,等王宇适应光线后,发现带着夜视镜的阿威正被自己擒获,内心说不出的欢乐。



? ? 阿威此刻连连喊痛:“王警官,王队长,我劝你放开我,不然你的宝贝侄儿就没命了!”



“什幺!”王宇惊骇地看到墙角的石床上卧着一个幼小的身体,看身形正是侄儿小峰。王宇不知道侄儿被恶魔如何对待,狠狠的一脚踢开阿威,飞身扑向小峰。就在刑警队长抱住小峰地一刹那,他立刻发现眼前只是一个人偶而已。王宇知道中计,再想脱身已来不及,人偶小峰身上的机关已经启动,双手如同铁链般牢牢困住王宇,王宇奋力挣扎 ,却被人偶口中喷出一股淡淡烟雾包围,头脑昏沉的睡去。



如果您喜欢,请把《J大有罪-种马劫》,方便以后阅读J大有罪-种马劫部分4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J大有罪-种马劫部分47并对J大有罪-种马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