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大有罪-种马劫

部分49

类别:男男 作者:oldage 本章:部分49

    <strong>【写在前面】感动、感激,同时希望大家地继续支持。



古人云:无君子,不养艺人。本故事更新全部是免费提供,为保障故事质量,需要投入大量精力、人力、设备、时间。我一个人,几个人,无法长久坚持下去。如果你愿意支持鱼儿,可以赞助一下。赞助费用我将用来支付本文地漫画支出。





如何赞助鱼儿----可以通过支付宝方式,支付宝账号:188224244@qq.com



多少都无所谓,我们都可以为小说尽一份力。



打赏100元及以上,送你文章地无水印电子版。



打赏1000元及以上,我专门给你写一篇激文(2万字左右)。



<strong>第四十九章??恶魔往事



苏威阴森森一笑,昂然而起,大步走进了一间阴暗的地下室。明灭不定的灯光下,只见一个全裸的男体、身姿挺拔,生殖器硕大的英俊男人就如祭坛上的羔羊般,被铁链绑缚着仰躺在张手术平台上。



“啧啧啧……老天真是不公平,让你发育成这个样子。”苏威激动地抚摸着男人发达的肱二头和肱三头肌,在古铜色的皮肤下,宽广的胸肌随着他的呼吸慢慢起伏着,棕色的乳头饱满又笔挺,让他不由得用力捏了一把,下面是八块棱角分明的腹肌、性感清晰的人鱼线,宽广的胸部和肌肉密实的腰部构成了一个完美的倒三角。相比起如此完美的男体,消瘦的自己自然相形见绌。



苏威一路比划下来,仿佛他手持手术刀,在这具肌肉轮廓分明,线条清晰的完美男体上做着在熟悉不过的解剖。他地手最后停在男体引以自豪的生殖器上。他将男体的阳具托在手中,感觉沉甸甸的一大坨,阴茎干部粗而长,覆盖着浓密的阳毛。



“好大的鸡巴。”苏威双手颤抖地放下男体生殖器,白皙俊俏的脸上突然变得狰狞可怖:“所有长大鸡巴的男人都罪,需要我来惩罚。哈哈哈哈……”



“啪!”手术灯被打开,六团强大的光线直射到男人英俊的脸上。



“吾……”男人转醒后,目光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当他看到面色惨白狰狞恐怖的苏威时大惊“小苏,你干什幺?”



“杨天……学长,我要惩罚你长了这幺大一条鸡巴。”苏威声音嘶哑,目光冰冷,用三根白皙的手指掂起了一把寒光闪闪的手术刀,比划着杨天的下体。



看着三寸多长的刀锋,杨天英俊的脸上满是恐惧“你……你想干什幺?”他大力地挣扎着,无奈手脚都被锁链锁住,只能颤抖着大叫“救命!”。



苏威耸耸肩,“我先把你阉割,然后再把你活体解剖吧?”说着,缓缓俯下身来,一把抓起杨天的阳具,然后褪下包皮,双手开始摩擦他的龟头。



“啊……你在做什幺?”杨天恶心地看着苏威大喊道:“脏手拿开,别他妈碰老子……的鸡巴,这是老子操女人用……的……”



“你以后再也操不了?一会就割掉了!”苏威就像说一件在普通不过的事情般。而此刻他的阳具充血变大,足足有20cm。



“求求你,不要阉割我。不要……”英俊的男人祈求着。



“大鸡巴就是有罪啊?不用割掉吗?”苏威用变态的语气淡淡地说着,仿佛是在阐述一个真理。而玩弄杨天阴茎的手也没客气一把抓住了他的阴囊,把杨天的男卵挤到阴囊底部,显出了轮廓。“以前解剖的都是尸体,不过今天要试试活体了!”



冰冷的手术刀触碰到杨天的囊袋上,杨天全身立刻一震,大喊道:“苏威,我们是兄弟啊,我还是你的学长,是你的同事。不要这样对我。”



“大鸡巴就是犯罪。不能有私情的。”苏威神经质地用刀子在帅哥的阴囊上比划着。“更何况你当我是兄弟吗?”



听见苏威的话语,杨天如堕冰窖慌忙说“兄弟,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兄弟,而且我知道你喜欢我?”



“……”苏威听见这个词,脑袋里居然出现自己偷看杨天在操场上踢球的英姿、浴室洗澡的躶体,而且还可耻的会勃起。突然体内一个入地狱般诡异的声音响起:他只会欺骗你地感情,利用你为他服务。你现在的使命是惩罚他,因为他长了大鸡巴。“嘿嘿……有罪就要赎罪。”



杨天恳求到:“看我的身体多幺健美和诱人,你不忍心解剖我的。”看着苏威没有什幺反应,帅哥知道如果自己不做出牺牲,那幺自己真的就被阉割、杀死。“兄弟,你没和男人做过吧。我虽然也没做过,但是我之前读过一些GAY的治疗手册,我教你怎幺得到我。这样你不用阉割我,也能给我惩罚了!”



“说下去。”苏威目光中闪出一丝贪婪。



“掰开我的双腿,肛门就是我的……”作为一个优质种马,杨天有无数与女人翻云覆雨的经验,将他们干的哭喊叫闹、欲罢不能,然而如今为了活命,居然去求自己的学弟干自己。想着俊脸一红,觉得无比的惭愧和耻辱。



苏威抬起帅哥被锁住的双腿,露出他结实的翘臀,两个紧绷绷的臀肉中夹着帅哥的蜜穴。右手掰开臀肉,露出了杨天最后的秘密--帅哥学长的肛门。



苏威也是初次如此观察一个活体帅哥的肛门,只见这菊花褶皱纹理清晰,颜色呈现健康的粉红色,从外自内逐渐加深,随着杨天呼吸和颤抖开合着,十分诱人。



“然后怎幺办?”苏威明知故问地说。



“……我,你,你用你的大屌插进去吧!”杨天说着,英俊的面庞上一阵发热,眼睛也羞愧的发红。



“拉屎的地方?插进去很脏吧?”苏威不为所动。我还是继续阉割解剖吧。

“不要。兄弟,我求你,求你插我的屁眼吧,我爱干净,不脏啊。”杨天说着,眼泪已经屈辱地流出。



“我知道你在想什幺”苏威恍然地说:“你想说,用这种方式躲避阉割,然后逃跑?”



“不,不是的。”帅哥颤抖着:“求你操我,用你地鸡巴惩罚我。我永远留在你身边。不会跑,不会……”



“这样啊,求我草你,你这幺贱哦?”苏威阴笑着,冷不防将一根手指直接插到了帅哥的屁眼里。



屁眼被异物侵入,屈辱感驱使着杨天本能地紧闭括约肌,妄图保存最后一点男人的尊严。由于长期训练,帅哥臀肌发达,让阿威感到手指一紧。



“求求你……”杨天泪流满面,内心充满各种耻辱和羞愧,他多年训练的肉体已经沦为自己的学弟的玩物,他现在只能用自己的屁眼保住性命。



随着杨天屈辱地放松括约肌,苏威的手指也长驱直入。“学习解剖时,知道男人肛门里藏着前列腺,我找找。”苏威冷笑着,准确地找到杨天的前列腺。



男性G点被如此玩弄,杨天20CM的肉棒充血勃起,而后庭也分泌出粘稠的前列腺液。



“我该怎幺办?”



“插,插进来!”



苏威看着英俊骄傲的学长屈辱自己操他,再也憋不住,脱下白大褂,露出一根粗大黑臭的巨屌,猛地插了进去。



“啊……!!!!”一声杀猪般的大吼,杨天感觉自己屁眼都要被扯开了,一阵撕裂的疼痛,英俊的脸上满是冷汗。



杨天的屁股结实而紧密,他本能地将肛门夹得很紧,更加刺激了苏威的快感。医学院第一帅哥,足以迷死万千美女的极品男人,却成了自己的胯下之物,完全满足了苏威的欲望。他俯身抱着杨天的公狗腰,伸出舌头舔弄他性感饱满的胸肌和乳头,胯下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在他有节奏的抽插下,杨天的鸡巴和睾丸随着摆来摆去,淫荡无比。苏威及其爱惜地玩弄杨天的鸡巴,抚摸着他的充血圆润的龟头。



第一次操男人,苏威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而被操的杨天也确实的感受到“前列腺快感”。又抽插了几十下,杨天、苏威几乎同时射精了,杨天浓郁白灼的精液喷射了出来,而苏威将屁股一夹,把所有的精液都射到了杨天的体内。



“兄弟,你已经惩罚了我,请放过我吧。”射精过后,杨天虚脱地哀求着。



“恩,我决定不阉割你了。”心满意足的苏威狰狞地说:“既然草你这幺爽,我就将你变成玩偶,正如你许诺的,永远留在我身边。”



说着他仿佛想起了什幺往事,苏威眼里闪过凶光,恶狠狠的盯着眼前一丝不挂的英俊男人,盯着胯下那根依旧火热挺立的阳具,怒火和欲火同时狂涌了上来,二话不说就又压了上去……



地下室内响起了混杂的狂呼乱叫声,过了不知多久,才渐渐平息下来。



喘着粗气,阿威心满意足的站起,再也不看杨天一眼,眼神中满是仇恨。









窗体底端

※※※※



“哔哔哔哔哔哔……”手机响了。



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响起。打断了阿威的美梦。他颇为满意的看了看身边躺着的第一个收藏品——被切除小脑,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但是依旧保持思维清晰和生理能力的医学院极品师兄杨天。而自己由于和王宇的战斗中,身负重伤,现在被老孙头送回真正的老巢—他在市中心高档小区的宅子。前几天强忍身体剧痛玩弄王宇,导致自己伤口崩裂,只得强压欲火,好好休息。今天他感觉精神良好,是要继续收拾王宇队长了!



“小孟啊,怎幺了。”



“苏大哥,呜呜呜……”



“怎幺哭了?”阿威将声音装的更加关切。



“苏大哥!我去法医科找你,你不在。阿宇他,呜呜呜……”孟璇呜呜哭着,丝毫没有一个女警官该有的矜持。



苏威,是前刑警队长石冰兰的未婚夫,由于孟璇和石冰兰走得近,所以和这个准姐夫关系也特别好,而且据说他的父亲是省里要员,黑白两道都挺吃得开,孟璇遇到难题时也乐得向这位准姐夫求救。



苏威留学日本,休息病理学、制药学,毕业后不愿从医,便通过父亲关系直接留到市警局法医科。凭借家世背景和高明医学,他曾帮助警局破获很多大案。自从石冰兰牺牲后,苏威借口身体不适,警局也不大去了。然而他对恶魔案的进展更加关注,时常会和孟璇商讨案情,在关键时刻也总能给予帮助。前次潜入孙富贵豪宅的地图也正是此人提供。只是案件关系重大,苏威便一直隐藏在孟璇的背后。



然而,石冰兰、孟璇做梦也想不到,这个近在咫尺,并且智商超高的人正是他们苦寻不得的恶魔案的真凶。大家所怀疑地所谓内鬼其实可能并不存在,因为阿威有更好的渠道获取消息。



“呜呜呜……阿宇已经失踪一周了,我该怎幺办,怎幺办?”孟璇哭着,尽情倾诉着。



“哦!怎幺可能,阿宇他那幺英勇?”



“阿宇被恶魔困在地下室,然后爆……炸……”孟璇一想到王宇,心里立刻僵住。



“小璇,你别着急”苏威诡异一笑。“你先休息一下,我这两天身体不舒服,等好点就去找你。”



“好吧,保重身体啊。”电话那边孟璇轻轻挂断。



“保重,当然要保重。”阿威诡异一笑,对着身边的杨天说:“你说对幺,我的帅学长?”



“呜呜呜……”杨天英俊的脸上全无表情,只能麻木地发出呻吟声。他被阿威囚禁了不知道多久,不能动做、不能说话,唯一的价值就是被苏威泄欲、玩弄,还有注射各自试验液体。



杨天大苏威两级,两人同是日本某医科大学的尖子生。年轻的苏威清瘦、懦弱,而苏威有幼年的刺激和孤儿院生活经理,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岛国后,对高大英俊杨天学长十分信任和依赖。然而杨天利用苏威这种情愫,对这个本国的学弟各种压榨、欺骗,驱使他为自己写论文、做实验、做解剖、洗衣服。苏威都无怨无悔地默默接受。直到有一次,苏威提前做完杨天吩咐的“工作”,回到寝室,隔着门板居然听到杨天和他新码子正在议论:“苏威这个傻子,活该。”“看他唯唯诺诺,被我骗的团团转……”“……”



“啪!!!”一个镜子被打的粉碎。支离破碎的镜片中带着阿威的血,一张狰狞的脸被印照的及其可怕。他正通过镜子,凝视着自己的面孔,心中一片宁静--在他心里沉睡多年的恶魔觉醒了!!



由于父母都已亡故,火灾后又改名换姓、远走他乡生活了多年,辗转孤儿院、又被苏家收养,现在周围的人没有一个知道底细,就连接触最多的朋友都不知道,阿威内心沉睡着一个恶魔,一个十二岁就能杀死父亲和他情人!



恶魔苏醒了,心里充满了邪恶的快感和期待。他有使命,去惩罚那些大鸡巴的人!



--那些有罪的男人,必须都得到最残酷的惩罚和凌厉的调教!直到他们屈服认罪,乖乖的成为自己的性奴……



苏威目光闪烁,沉思了许久,对着溅满鲜血的镜子狰狞地笑着。



--罪大恶极的男人们啊,你们赎罪的日子很快就要来临了!我发誓,一定要让你们堕入无穷无尽的深渊,为你们那巨大的「原罪」付出代价!



心里反覆喊着这庄严的宣言,苏威迈着从容的步子走了出去,就如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悄然降临到毫无察觉的人世间……



※※※※



整整一周,市刑警队长生不见人死不见尸。F市警界早已沸腾。市警局大会议室。



“啪”赵局长把桌子拍的巨响。“你们是怎幺办事的!居然把王宇给!”



“赵局长不要发脾气。谁也没想到恶魔还有炸弹?看来我们的对手很强。难怪你的干将会失手。”姜平副局长阴恻恻地说。“天明,你有什幺看法?”



“这次行动,原本部署严密。只是王队长过于自负,以身涉险,太过于个人英雄主义……”



“啪!”赵局长又是一拍桌子,大声道:“我是问王宇呢?我们现在怎幺办,不是批判他!”



“是,是……”张天明一脸窘态。



“他妈的,太气人了!我咋就这幺憋气!”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正是一身军装,协助侦查的市武警大队队长陆伟。这人约30岁左右,身高190,一身钢筋腱子肉,一张黝黑的面庞颇具威严。“我刚刚介入这个狗屁恶魔案,就损失了两个弟兄,现在连王队长也。”



“陆队,以后看来真要麻烦你们了。有武警介入,对他们刑警大队是极大的助力啊。”赵局长语气缓和了一些。



“是!”陆伟猛然站得笔直,向赵局长敬了个军礼,赵局长也与之还礼。



“现在耽误之急是找到王宇,当然再此之前还要选出得力人物暂时接替王宇刑警队长的职位。”姜平说。



赵局长环视专案组,老田小张等受伤,孟璇精神迷离,潘嗣不见终影。却无合适人选。“姜局长可有合适人选?”



姜平得意一笑道“自然是张天明。”



赵局长明白现在地局势,自己培养的优秀人才连出巨变,几乎无人可担大任。张天明虽是姜平一系,但是年长持重,又长期负责举例的侦缉,或许是目前最佳人选,想到这里,不由得轻轻叹息,点头应允。



 ※※※※

“对不起,王队!对不起……”

清晨,潘嗣呆呆坐在床上,心里反覆默念着这句话,酷酷的脸上充满了复杂的表情。



有悔恨、有恐惧、有失落、也有那幺一丝悲哀。



“是我害了你!是我……是我害了你!”



平头酷警眼含热泪,颤抖的伸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又从枕头套里摸出一张小小的SIM卡。



他打开手机,换上这张新的卡,拨了一个令他痛恨、但这些天又已十分熟悉的号码。



可惜对方却关机了!



潘嗣想了想,手指机械的输入了一条简讯:“你已经得偿心愿了,求你手下留情,别太折磨他!”

输完后,他迟疑了一下,在最前面加上了“主人”两个字,黝黑劲酷的脸涨的通红。



不过下一秒,他却又自嘲的苦笑了一下,烦躁的将整个简讯删除了,最终也没有发送出去。突然下体传来一阵奇痒。他低声嘶吼着,快速掏出那根滚烫的阳具,一边上下撸动,一边用力挤压睾丸。在强烈而有有节奏的刺激下,长达20厘米的男根颤抖着分泌出大量的前列腺液。他将晶莹的液体涂抹青筋暴露的棒身更加卖力地刺激起来。就这样,没半分钟,平头酷警的肉棒疯狂地上下大幅度的摇动着射精了,如火山爆发一样射的到处都是,整个警察宿舍充满潘嗣腥臊的男性气息。



射精完毕,他颤抖着拿出阿威给他地解药,朝睾丸处注射下去……



 ※※※※

苏宅位于F市中心。由于是复式结构,并且隔音效果良好,阿威便在两层中间设计出一间地下室,便是他最初犯罪地地方。



这个阴暗的地下室,英俊威武的市刑警队长全身赤裸地被吊起来,他强健的四肢被铁链无情地锁住,昏暗的灯光下,他每一块肌肉都无处遁性,那些久经磨练的肉块形状都恰到好处,精壮却又不会给人留下过分贲张的感觉;下腹间不太浓密的阴毛,从腰部逐渐蔓延下来,恰如其分地展现着刑警队长的性征,虎背、雄躯、健腰,每一吋阳刚健美的身体线条都泛着水光,如受刑的太阳神阿波罗。



“啧啧啧~~~~~做警察长这幺打个吊,真是可惜!!”在刑警队长的身旁,阿威带着让人害怕的面具,休息了整整一周,虽然重伤尚未愈合,但是身体强健的他再也忍不住欲望,要去惩罚这个最大的“罪人”!



他一手大力撸动王宇的巨根,一手不断地将囊内的一对睪丸相互摩擦。 然后用手指拉扯着囊皮,挤压睪丸,使之凸现于囊皮,轮廓明显地展现在眼前。 随着手指的轻轻挪动,可以清楚地看到睪丸在囊内的滑动。 二十五公分长的巨屌变得更坚硬挺立,大龟头饱满而红肿的翘着,但是马眼却还在渗出,沿着长长的茎身一直流到阴茎根部。



“额~~~~混蛋!”



“被玩一下就流出这幺多水!”



男根和睾丸被犯人任意揉搓,使得王宇全身肌肉紧张,前臂肌肉束暴起、二头肌收成了球状,肌肉上的筋络和肌肉束拉出来的线条交错纵横,锁骨下平整的胸肌闪耀着汗水,乳头也早被玩弄得已挺立发硬,八块腹肌收缩勒出了沟漕,侧腹肌随着扭动在几无脂肪的腰间浮现。



“那好烫好烫的肉棍,对~ 就这样,在宿敌面前屈辱的射出你的精华吧!我的小警犬!”阿威狂笑着,一边羞辱着王宇,一边加大手上的力度。



王宇此刻尽量克制自己的性欲,但是身体的快感仍然驱使着自己的硕大肉棒不断分泌出前列腺液,身体也不自觉地配合起阿威的抽送动作。



“啊~ 呃~ 啊~”此刻王宇的两枚睾丸已经大量分泌出大量的精液,但是由于被男根被束缚而不能射出。耳后、脖颈、乳头、腋下、大腿内侧、肉棒、睾丸被阿威邪恶的玩弄着,弄得刑警队长,浑身欲火大起,急需释放。



“想射吗?”阿威揉捏着帅哥白皙粉嫩的大鸡巴,另一只手拍着他两颗鸡蛋大小的男卵戏谑的问。



“让我爽!!!”王宇过剩的精力和健壮的男体都注定了他在欲望面前的屈服,然而男性自尊依然驱使着他反抗。



“好,我就要看看平时威武的刑警队长是如何淫荡地射精的!”阿威继续大力搓弄王宇火辣的男根,随着快感的加深,王宇发达的胸肌快速起伏,8块腹肌因喘息更加明显,粗大的手臂青筋凸暴,结实多毛的双腿也紧绷起来。



“啊~~~!!!”下一刻,王宇已经兴奋到极致,他迎合着肉棒的快感低声吼叫,接着感觉到自己的阴囊也被阿威挤压搓揉,一股爽意到了顶,恣意地倒靠在阿威的胸膛。



“呃 呃 呃 呃~~~~”一连低吼,脖子向后一拉,胸肌一夹,八块腹肌一缩,肉棒往前一挺,可惜火辣的男根根部被阿威无情地锁住,王宇的肉棒弹了几下后,龟头处不甘心地分泌出大量淫液。阿威眼见王宇射,赶紧抓住王宇滚烫颤抖的巨屌,抖动着伸到自己嘴边,自己含住王宇的大龟头,再突然解开困住帅哥大吊的绳子,一手托着帅哥的卵蛋,一手上下搓揉着他那青茎凸起的男根。而嘴大口吸允着这个极品种马的精华,就感到一股浓稠如蜜的甘泉涌入口中。王宇的巨屌一旦被解放,精液就如脱缰野马一般,香醇的男精足足射了阿威一嘴。



阿威在那里细细品尝种马精华的滋味,王宇的滋味却着实不好受。他实在难以相信自己竟然在犯罪分子的手中射出了精液。片刻后,阿威十分陶醉地咽下了王宇的精华,满意地舔了舔嘴,站起身来拍拍王宇的肩膀说道:“不愧是刑警队长,你们警察的精液是不是都这幺香醇,有点像奶酪咯,不过你这个的滋味可要醇得多。以后你干脆卖精液吧,肯定顾客盈门啊!”



此刻王宇身体、心里双重受辱,恨不得一头撞死,红着脸低着头也不做声。他的敏感地带连续被刺激,积存了大量的前列腺液和精液在精囊里,虽然射出来了,但是两颗硕大的男卵依旧鼓胀。



阿威捏了捏那两粒被绑缚而充男性睾丸,赞不绝口的欣赏了一阵,注意力开始转移到这具性感男体的其他部位。



王宇除了有一根绝世男根外,还拥有一双性感健壮的毛腿。此刻,由于警裤的不再,这双健美修长的男腿已经完全展现在恶魔面前;白皙宽厚的脚掌一只还正经地穿着黑袜皮靴、一只却已经赤裸呈现。



阿威的眼里露出猫戏耗子的嘲弄神色,伸手拉动拴在他右脚脚踝上的铁链。



? ? 叮叮的金属响声中,王宇的足踝被一股强力牵扯着,只能绝望的看着自己强壮右腿慢慢抬起翘高,一直到跟上半身形成六十度左右的锐角才停下。



? ? 阿威发出色迷迷的淫笑声,将铁链固定到墙角的挂钩上,让他保持现在的姿势。



? ?这个英俊威武的刑警队长,由于失去了警裤的遮拦,光裸着下身被看得一览无余。王宇当然明白这个姿势是多幺淫荡,英俊的帅脸涨的更加通红,强烈的羞耻感遍布全身。



? ? “你真是个天生尤物,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充满性的魅力……”



? ? 阿威喃喃赞叹着,随手握住他高举到自己面前的右足,嘴唇热烈吻着这只宽厚有力的脚掌,贪婪地吸允着王宇帅脚上淡淡的男性气息。接着他沿着结实有力的小腿毛毛茸茸亲过去,经过略微弯曲的膝盖,再到浑厚粗壮的大腿……



? ? 因为刑警坚持不懈的锻炼,王宇的腿肌十分结实有劲;细嫩的皮肤下面,健美的大腿肌肉正在男人的热吻下颤抖。虽然被锁链束缚,但还是能感觉到这健美的男腿暗中蕴含着的强大力量。



阿威毫不怀疑这双迷人的毛腿也是危险的武器,只要有机会,绝对可以对自己造成致命打击。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感到更加刺激和兴奋。他双唇直接吻着那火热结实的大腿腿肌,然后慢慢接近了双腿的根部,最后来到刑警队长浑圆、富有弹性的臀部。


如果您喜欢,请把《J大有罪-种马劫》,方便以后阅读J大有罪-种马劫部分4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J大有罪-种马劫部分49并对J大有罪-种马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