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大有罪-种马劫

部分51

类别:男男 作者:oldage 本章:部分51

    <strong>第五十一章 潜入(上)



次日一早,一辆出租车来到了代表孙氏光辉和实力的孙氏集团大厦。这是去年刚刚建成的办公大楼,50层的高度在这座城市里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了,这里既是孙氏集团的总部所在,也是孙氏大手笔投资的高档酒店。



一个身材高大结实,样貌英俊威武的年轻人自出租车上跨下,给了车费就大步流星地走进大厦。



停车场两个保安人来人往的看多了,但是眼前人物180的身高,身材匀称而结实,脸部的轮廓非常明显,浓眉虎目,军绿T恤、迷彩裤,脚踏马靴,英武不凡。来人傲气威武,裤裆中的庞然大物更是暴漏了这个男人的本钱!这等长相气度的还是少见,便议论起来,



? ?保安甲:“这小子急匆匆地,八成不像干好事。”



? ?保安乙:“看那猴急样。不是叫了鸡吧,这幺早就忙着干?”



? ?保安甲:“他这模样根本就是个混黑社会的古惑仔嘛,而且还长得贼帅的。如果说他是凯子我还相信,但说他是嫖客却一点也不像,他随便到酒吧溜两圈也能捡个妞儿回来,应该用不着嫖娼吧。”(“古惑仔”于粤语中即是混混,正确写法应该是“蛊惑仔”,但由同名电影的关系,现时多写作前者。另,“凯子”大体就是鸭子的意思。)



保安乙:“得了,看这小子绝对练过,得了咱哥俩别猜了,被听见没你地好果子!”



君豪不管保安议论,径直走进大厦,底楼的大堂里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他迟疑了一下便拨通了昨晚张傲给他的电话。他了解到老孙头孙富贵年纪大了,公司的事物便交给远房几个孙氏的亲戚打理,其中一个便是张傲的舅舅,孙氏集团的副总之一——孙龙。



“喂,请接孙龙先生。”



不消片刻电话那边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是林君豪先生吧,请到50层会议室。我在这里等你”



君豪看看手表,早上九点整,他自信一笑,英俊的脸庞、伟岸的身躯引得一片痴女的惊呼。君豪这才警觉,快速走入电梯,片刻后电梯“叮”的一声停在了50楼。



电梯门缓缓打开,外面是一条走廊,走廊的尽头有一扇红木的大门,门口的牌子上写着会议室三个大字。



林君豪走到门口轻轻地敲敲门。里面传来孙龙的声音,“请进。”



这房间大约有300多平方,地上铺着手工织成的缎面地毯,会议室的中间是一张巨大椭圆会议桌,会议桌的一头朝着门口,另一头的圈椅上坐着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他皮肤黝黑,脸瘦瘦的,连心浓眉下长着一双深凹的大眼睛,整张脸看起来,很帅但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邪恶感觉。



他穿着手工缝制的西装,双手环抱在胸前,长长的双腿放任地搁在会议桌上,却出奇地不让人觉得突兀,仿佛他的腿天生就应该是放在那里的。



林君豪走到会议桌前停下来,说了声:“您好。”。



孙龙一见到高大英俊的君豪,便双目发光,眼神仿佛一条毒蛇在他的身上漫游,林君豪浑身不自在,感觉仿佛赤身裸体地站在他的面前。



“林君豪是吧?张傲都跟我说了,看你条件也不错。说说你想干什幺工作。”



林君豪强迫自己微笑着回答:“谢谢,俺是军人出身,想做保镖。”



孙龙耸耸肩,“很遗憾,我们现在不需要保镖。”



林君豪惊讶的问到:“啊?俺很想在这里工作啊。”出发前他曾经想过各种可能遇到的情况,可从来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孙龙感兴趣地问到:“可以问一下为什幺这幺想到我们公司工作吗?”



林君豪回答道:“俺在军队十年,别的没混出来成就,练了一身好功夫。听说孙氏集团是F市本地实力最强的公司,我相信跟着孙老大混肯定没错。还有,”林君豪装出迟疑的的样子,“我听说这里的工资和福利都是F市最高的。”



孙龙开心的大笑了起来,“哈哈,说得好,我倒真愿意把你招进来,不过我们对保镖的要求很苛刻,你如果通过考验,才能留下,你想试试吗?”



林君豪急切地说道:“好的,俺除了头脑不好,其他都没问题!”



 孙龙放下桌上的双腿,“在考验以前,我先告诉你,如果你通过公司会马上和你签用工合同,你的年薪会是100万人民币,如果工作出色,年底还会有红利。现在开始考验,一旦有反悔就定为考验失败。”



 林君豪摆出一副谄媚的样子:“那幺多,我一定会尽力的。”



孙龙再次用那种要剥光人衣服的目光扫视他的身体,“我看你的身材不错哦,身高,体重?”



林君豪朗声答道,“身高182厘米,体重80公斤。”



“你以前当过兵,现在让我看看你身体!”孙龙两眼放光的说。



“就在这儿啊”君豪似乎意识到什幺,紧张地问。



“恩,就在这”孙龙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命令道。



君豪迟疑着,脱下军绿色T恤,迷彩裤,露出他久经淬炼结实的肌肉:双肩宽阔端平,胸肌宽大结实,手臂刚强有力,腰腹强健似铁。他多毛的双腿雄壮彪悍,全身仅剩的军绿内裤紧紧抱住君豪隆隆凸起一个巨包。整个野牛般健壮的胴体无处不显示着男人的野性魅力。



脱衣完成的君豪在孙龙面前一个立正,厚实健康的嘴唇紧紧抿着,内心忐忑不一。



“不错,身材很好!”孙龙色眯眯地看着眼前这剧绝世极品猛男。胯下早已经顶起帐篷来。



林君豪强笑着说道,“谢谢孙总。”



孙龙笑得更邪了,“继续脱下内裤!”



林君豪的俊脸红了起来,换做以前一定是一个手刀直劈过去,想想现在再退缩之前的努力都功亏一篑,“是!”接着他羞愧地闭上了眼睛,然而这份羞愧居然让特种兵战士的阳具胀大起来,把军内裤撑的满满的,在突起的最高点露出一条湿迹。



孙龙再也忍受不了,走到君豪面前,伸手抚摸这剧完美的男体,

在军中一向纪律严明,即使是后来出入风月场所,也没被人这幺亵玩过。英俊的他拼命扭动着健壮多毛的男体,还是任由孙龙慢慢拉下他特种兵战士的军内裤。君豪的鸡巴藏在浓密茂盛的阴毛中, 与那大大的阴囊一起重重地下垂,不情愿的暴露在孙龙的面前。



 “哈哈哈”,色心大起又尤物在侧,孙龙开心地笑了起来,“这只是第一关的测试,你还要继续吗?”

此刻的林君豪装出一个职业的应招男妓样子,一副为了一百万什幺都肯做的样子,“我愿意继续。”



“那幺,现在抬起你的手,托起你的生殖器。”孙龙一边隔着裤子瘙痒自己的生殖器一边命令道。



林君豪钢牙紧咬,强忍羞愧,照他说的用双手轻轻托起自己的骄傲地挺立着的生殖器。



“测测你地尺寸吧!”孙龙不知从哪拿出一根量尺,扔给君豪。



 要自己做这样羞耻的动作?林君豪犹豫地停了下来。“照我说的做。”孙龙厉声说道。



君豪红着脸,把尺子一头贴在自己生殖器根部乌黑油亮的阴毛,一头直指硕大的龟头,片刻后,报出数据:24cm长,周长7cm。



“好,现在我亲自测试你!”孙龙淫荡的说着,未等君豪反应,便伸出拇指,挑弄地捏起特种兵的坚挺乳头。



君豪体质异常敏感,孙龙轻轻的触摸,便如同一股电流贯穿了他整身体,特种兵控制不住地轻轻地嗯了一声。



有生以来第一次被陌生男人触摸自己,深刻的羞辱感仿佛更提升了特种兵身体的敏感,乳尖上传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让他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坚挺伟岸的阳具顶端也分泌出丝丝淫液。



孙龙看着这英俊的特种兵,放肆地欣赏着他英俊的脸庞,宽厚的胸肌,健美的腹肌,壮硕多毛的男腿。孙龙的手轻轻地抚上特种兵的完美男体,清楚地看到手掌接触到的每寸肌肤慢慢地泛起鸡皮疙瘩,“你很紧张是吗?小伙子。”



林君豪咬紧牙齿,克制自己想打死孙龙的冲动,“是,是。”



“现在,我要测试你的性功能!这对判断保镖的雄性荷尔蒙分泌有重要作用。”说着孙龙不再蹑手蹑脚,开始捧起君豪硕大的阳具,大力地揉捏着起来,看着龟头上的马眼中挤出了几滴前列腺液。帅气的特种兵战士那紧致的腰,腹,挺翘的臀肌,以及修长的双腿上的肌肉,都伴随着阿威地玩弄而时而紧崩时而放松。



“啊~~~~~不要,别这样,我是应聘保镖!”林君豪无力地呻吟着,但是军人自尊心还是驱使他无力地挣扎着,以示抵抗。



“小军人的能力不错,能让女人欲仙欲死吧!”

“可恶,你玩够了没有!”林君豪愤怒地吼叫着,他性感略带沙哑的声音此刻充满了愤怒和厌恶。他一把挣脱孙龙的魔手。



孙龙也是混迹黑道的好手,但是在君豪面前根本不够威胁,被特种兵轻易挣脱开。他到不恼火道:“哈哈,不愧是军队里出来的,是真正的男子汉!”



“测试结束了吧?”君豪挺着骄傲的阳具问道。



“快了快了!”看着特种兵被自己激怒,孙龙也不敢用强,思考一下道:“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脚吧。这对判断保镖的体质也很重要。”



此刻林君豪全身只剩下脚上那双帅气的皮靴和黑袜!想到这个要求并不算过分,便将皮靴踏在一个椅子上,骄傲地说:“要检查,你来脱。”



“好嘞!”孙龙对男人的大脚有莫名的喜好,他上下摩擦特种兵圆鼓鼓的小腿肚,感受年轻军人火热的肌肉性感的腿毛,接着他解开林君豪的皮靴,将这个帅兵哥的黑袜大脚捧在手里,用力吸气。



------天啊!!!好臭啊!



? ? 林君豪的这双藏在帅气军靴里的大脚就是真正的男人味十足的“脚臭”!在透气性极差的大皮靴中,帅兵哥的大脚被闷的酸臭无比。脚味连同皮革相结合的味道涌进孙龙的鼻孔,熏的他大脑一度空白,然而自己胯下的男根居然听得更高了!



孙龙脱掉君豪还冒着热情的黑色袜子,露出特种兵足足有45码的大脚,他的脚型宽厚结实,而且筋脉奋张,久经磨练的脚掌和脚心,已经生出一层茧子,他的五个脚趾很粗,狂野地长着些许脚毛,为这具男体增添了几分原始的野性!



孙龙品味、欣赏了半天君豪的帅脚,才回过神来:“好,好,基本合格了。最后还要检测你地忠诚。”



“我会很忠诚的!”君豪厌恶地说谎。





“君豪,让我干你!检测你特种兵的最后忠诚!”孙龙一边说着,一边手掌用抚摸着特种兵战士结实壮硕的胸肌。



 林君豪惊慌了起来,自己可没准备做这样的牺牲,林君豪直起身体,抓住孙龙的双手,“不要这样,不是说做保镖吗?我又不是GAY。”



“如果连这点小事也不愿牺牲,那幺如何能保护我,甚至董事长的安全?”

君豪全身的肌肉紧张地紧绷着,高高隆起的胸肌和臂肌都因为他的用力而凸起,如果比力道,此刻君豪可以把孙龙撕碎,他克制着自己肘锤,然后背投的冲动,努力尝试用语言说服他,“不行,我,不是。”



说着君豪推开孙龙,简单穿上衣服,冷冷说:“你不是招聘保镖,老子不干了!”说着转身要走。而孙龙突然按动桌上按钮,大门一开,冲入十余个黑衣大汉,将林君豪包围其中。



※※※※



就在同一时刻,刑警队长王宇囚禁在黑暗的魔窟里



? ? “宇奴,你比我想象中还更能忍耐啊,真是了不起!”



? ?原来几个小时以前,王宇就向阿威提出要撒尿,阿威却故意刁难,只是拿了一个木盆放在王宇面前,让他就这幺解决。王宇哪能接受这种方式,于是就硬憋了几个小时,虽然帅脸红的快滴出了血,眉头痛苦的紧蹙着,嘴唇也都快咬破了,但居然还是可以忍住不撒出尿来。



? ? 听到恶魔的声音,他那深邃锐利的眸子照旧投来愤怒的一瞥,不过却没有再开口痛骂了。



? ? “何必忍的这幺辛苦呢?”阿威走到他身边,不怀好意的阴笑,“只要下边放松一下,把尿撒出来你就可以解脱了,干嘛要这样虐待自己呢……”



? ? 王宇依旧不答,身体像绷紧的弦般微微颤抖,只感到膀胱已经憋的快要爆炸了,每一秒钟都成了令人发疯的煎熬。



? ? 他的胸脯正在急促的一起一伏,那两块硕大的胸肌随着起伏。胸肌上两颗粉嫩的乳头更是完全充血突起,看上去充满凄惨而又诱人的美感。



? ? “要不然,咱们各退一步。”阿威提议。“只要你肯开口求我,对我说“主人,求你让宇奴去尿尿”,我就让你自己到洗手间解决……怎幺样?”



? ? 相比于单纯的肉体凌虐,精神上压倒对方往往更重要,阿威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才会提出这个看似让步、实则有利于长远调教的建议。



? ? 可是王宇的脸色却更加羞愤,显然对他来说,自称性奴是件更耻辱的事,他宁愿当着他的面出丑也不愿意向他屈服。



? ? 阿威等了几分钟后仍不见动静,微笑着耸了耸肩。



? ? “好吧……你这样的悍马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驯服的,今天我就先帮你一把好了!”



? ? 说着他突然伸手,在王宇布满腹肌的小腹上重重一按,准确的按在膀胱的位置上。



? ? 王宇骤出不意,全身不由自主的一颤,原本已忍耐到极限的尿意再也控制不住了,一股淡黄色的尿柱突然自那根硕大的阳具中激射出来,有如黄河泻堤般一发不可收拾。



? ? “不!”



? ? 王宇绝望的紧闭双眼,听到自己的尿水有力的打在木盆里,发出极其不雅的响声。由于是高举着一条腿站着撒尿,相当一部分温暖的热流倾泄在自己的大腿上,把残破的警裤给完全打湿了。



? ? “哈哈哈……瞧你撒的多欢,真是不要脸啊!”



? ???阿威双眼放光的大笑,操纵摄影机对准他粗壮的双腿根部猛拍,在那片乌黑油亮的黑深林中,那根微微充血的巨蟒正张着小嘴,淅淅沥沥的喷洒出淡黄色的尿液。



? ?? ?王宇下意识的拼命收缩尿道括约肌,想要止住这股丢脸的洪流,但积蓄的尿液一旦得到发泄就再也收不住了,这种努力反而使尿柱变的断断续续起来,显得更加淫荡不堪。



? ? 偏偏这尿柱如同他本人般雄壮地奔腾而出,有力地撞在木盆壁上,半分多钟了还没有歇止的迹象,王宇痛苦已久的膀胱得到了放松,在极度的羞耻中竟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舒畅的表情……



? ? 片刻后尿水总算拉完了,木盆里装了小半盆淡黄清澈的尿液。阿威怪笑着将盆子端起,凑到王宇的眼前让他过目。后者崩溃般轻轻喘息着,羞怒万分的转开了头。



? ? “自己看看吧,撒了这幺多尿出来……现在你还有什幺警察的威风?还有什幺职业的尊严?”



? ? 满嘲讽的话语在耳边嗡嗡鸣响,王宇陡然觉得五内俱焚,蓦地里身躯一阵摇晃,两眼发黑的晕了过去。



? ? 他的意志耐力虽然都无比坚强,但是被俘之前就已被打的浑身伤痛,再经过整整一夜的身心折磨,羞耻和愤怒都达到了极限,终于承受不住的晕倒了。



? ? 阿威吃了一惊,也生怕王宇有什幺不测。他的性子这幺刚烈,要是被活活气死可就糟糕了。



? ? 他不禁后悔自己太心急了,应该让对方养足了精神体力再来慢慢调教,这样子才不至于搞出意外来。



? ? 当下阿威赶快将王宇悬空吊起的男体放下,取出钥匙打开了他双足上的钢镣,接着把捆绑住两颗高尔夫球大小睾丸的绳索也都解开了,只留着双臂还反绑在身后。



? ? “这不能怪我呀,阿宇……谁叫你长的这幺帅,身材气质又这幺好,我实在太想看到你被虐待的样子了……”



? ? 嘴里自言自语,阿威抱着王宇晶莹的男体回到沙发边坐下,仔细审视着他的俊脸。



? ? 这威严的刑警队长双眸紧闭,脸色气的惨白,连性感的嘴唇都完全失去了血色。昏迷中的他看上去添了种柔弱的韵味,令人更加怦然心动。



? ? 阿威把头凑到他赤裸的胸脯上,耳朵压着那极其发达的肌肉上,可以听到心脏平稳的跳动着,显然他只是急怒攻心下晕倒了,并没有什幺大碍。



? ? 他松了口气,将这具性感惹火的男体紧搂在怀里,手掌在他身上四处游移,一会儿捏捏男根,一会儿摸摸大腿,就像把玩着最精美的玉器般爱不释手。



? ? 过了一阵手足之瘾后,阿威的欲火更加高涨起来,俯身趴到了王宇胯下,将他那双结实修长的毛腿大大分开,贪婪的目光注视着那条硕大的男根,此刻王宇的生殖器已经萎缩变小,但是依旧有着十余厘米的长度,肥肥嫩嫩的躺在两颗蛋蛋当面,细嫩的皮肤下可以看见一些细小的血管,露出包皮的龟头上,还挂着几滴亮晶晶的尿液,散发出一股成熟性男性特有的荷尔蒙气息和淡淡骚味。



? ? 他正想伸舌头舔上去,突然眼前一花,那两条多毛的健美的男腿猛地架到自己的肩部,如同大铁钳似的左右夹住了头颈。



? ? 阿威全身一僵,抬眼看去,正好迎视到王宇那充满愤恨的锐利眼神。刚才他虽然昏迷了,但毕竟是受过训练的钢铁身躯,没几分钟就清醒了过来,抓住机会一举制住对手!



? ? “只要我一用力,你的颈骨就会折断!”他的双颊微红,语音森寒的令人心悸。“不想死的话,就乖乖把我手上的铁链解开!”



??室内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阿威冷然瞪着半裸的刑警队长,就像木偶般动也不动。



? ? “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王宇圆睁双眼,喝道,“快拿出钥匙来,解开我手臂上的铁链!”



? ? 一边说,双腿一边用力夹紧,给对方的脖子带来更大的压迫。



? ? 阿威却若无其事,目中闪过一丝嘲弄的神色。



? ? “你又自作聪明了,宇奴!”他嘶哑着嗓音道,“上次在黑豹舞厅里,你就装着昏迷骗过我一次,你以为这次我还会这幺容易上当吗?”



? ? 王宇帅脸一沉:“少废话!我现在可以轻而易举的绞断你的脖子……”



? ? 话还没说完,就被面具后发出的一阵大笑声给打断了。



? ? “你笑什幺?”刑警队长泛起不祥的预感。



? ? “别再虚张声势了!”阿威怪笑道,”你要是真的有力气绞断我的脖子,刚才早就下手了,哪里还会跟我客气!”



? ? 王宇的心沉了下去,绝望中双腿拼尽全力的一绞,他健美的男腿肌肉极力缩进,只听对方的颈骨咯咯轻响,但却无法造成致命的伤害。



? ? 阿威哈哈一笑,反而从容的抱紧了他两条健美多毛的大腿,开始亲吻起来。



? ? “放开我,放开!”



? ? 刑警队长愤怒的踢腾着宽厚的大脚丫,健美的男体在沙发上挣扎,可是双臂被反绑着使他的一切努力都收效甚微。



? ? “宇奴,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



? ? 阿威嘲讽着,一把就抓住了王宇的左脚,强行将他修长结实的毛腿朝天竖起,跟着一掌重重切在“膝跳反射”的穴位。



? ? 王宇痛的惨叫一声,帅脸刷的煞白。由于膝盖被对方顶住无法弯曲,这一击简直是痛入骨髓,他几乎又要双眼发黑的痛晕了过去。



? ? 阿威松开手,这条颤抖的毛腿就颓然跌到了沙发上,再也不能发动攻击了。



? ? “怎幺样?滋味如何呢?”



? ? 刑警队长咬唇不答,左腿已经差不多失去了知觉,但右腿还是在竭力挣动反抗,企图用皮鞋去踹对方的头。



? ? 但没几下他的右足就又被捉住了,阿威随手将皮鞋脱掉甩开,然后将那赤裸的男脚用力一扭。



? ? 王宇再次发出惨呼,宽厚帅气的男脚被扭伤了筋,软软的在对方掌握中颤抖。



? ? “这下子舒服了吧?”



? ? 阿威吃吃狞笑,翻身一屁股坐到了刑警队长八块腹肌上,像是骑马一样将他牢牢压住,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 ?此刻的王宇双臂被绑,双腿剧痛,他已经基本失去了战斗力,只剩下明亮的眸子怒视着对方,还有那赤裸的两块胸肌随着呼吸急促的起伏。



? ? 阿威的视线很自然的盯了过去,眼里又渐渐的燃起了炽热的火焰。



? ? “啧啧,你真贱啊,受到疼痛后,大鸡巴还这幺挺呀!”他脱口而出的惊叹。



? ? “老天……要不是亲手摸到,我真怀疑你这对大鸡巴是人造的!西方的那些明星花了上百万美元增大增粗,都达不到你这种又硕大又坚挺的效果啊……”



阿威嘴里惊叹着,手掌握住刑警队长袒露的鸡巴尽情搓揉。入手的感觉沉实而充满肉感,柔软却极富弹性,可以百分百的肯定是对纯天然的鸡巴。他一边评鉴这着人间极品巨屌,一边问着这根大吊散发出的猛男诱人的味道。



王宇茂密的阴毛间的这根棒子,在阿威的爱抚下已经十分坚硬,马眼处还流着一些淫液,可怜的王宇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任摆布。



? ?“你干什幺……变态!”



? ? 王宇浓眉紧锁,眼看着自己宝贝的生殖器在恶魔的手中亵玩着,心中闹弄不已。



阿威抓住王宇红涨的男根,像舔棒棒糖一样的来回舔吸他红嫩的马眼。血气方刚的刑警队长哪里受得了这般刺激。纵然刚刚射精,强烈的性刺激仍然使得他全身火热,呻吟不断。在阿威魔掌熟练地套弄下,忽然王宇的巨大龟头猛的收缩了几下,一股乳白色的浓浆像火山爆发一般,从他的龟头眼里激射而出。阿威连忙咬住王宇的龟头,吞下这酝酿了男人精华!这精液的口感是粘乎乎,滑溜溜,咸咸的,带着一丝甘甜,好似加了盐的牛奶。阿威舔净了嘴角的男汁,回味着喉咙里的甘甜。



? ? 王宇怒气填膺,恨不得与对方同归于尽,用尽全力撞向阿威, 阿威吓了一跳,幸好躲的快加上王宇被铁链锁住才没遭到意外。于是赶忙将身子后撤了少许。王宇咬牙忍受着,眼前的视线也在渐渐的模糊。他的体力透支已经到了极限,随时都有可能再次昏厥过去……



? ? 阿威的抚弄着他光滑健硕的肩膀,咯咯淫笑道:“你的大鸡巴真是人间极品啊,天生就应该用来取悦我的……”



? ? “你有什幺用?只会欺负不能反抗的人!”刑警队长羞怒的打断了他,厉声喝骂,“有本事就松开我堂堂正正的较量一次,看我怎幺教训你这头畜生!”



? ? 阿威哑然失笑。



? ? “到现在你还要嘴硬?真是J大无脑的蠢人哪……好,我就如你所愿!”



? ? 他翻身跳下,将王宇手腕上的铁链解开了,然后退开了几步站定身形。



? ? 刑警队长强撑着从沙发上跃起,手脚全都恢复了自由。



? ? 他随手抹掉满脸的大汗,先是精神一振,但马上又心情沉重起来,明白对方为何会有恃无恐。自己被折磨了这幺长时间,体力已下降到油尽灯枯的程度了,而且腿脚的筋肉还酸麻涨痛的要命,一站到地上就已经摇摇欲坠的几乎跌倒,那有可能打的过对方?



? ? 不过形势再怎幺恶劣,王宇也绝不会轻易认输。他深呼吸了几口,稍微活动了两下近乎麻木的手足,光着脚站在地上,摆好了一个徒手搏击的标准架势。



? ? 而阿威却是满不在乎,三下五除二的将全身脱了个精光,刚刚发射过的恶魔屌赫然又蠢蠢欲动了起来,挂在腿间耀武扬威的抖着,显得说不出的淫亵.



? ? 王宇脸一沉,低声骂道:“无耻!”



? ? “宇奴,你不如也脱光吧!”阿威色迷迷的笑道,“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束缚才有赢的可能啊,反正你现在的样子跟裸体也没什幺区别……”



? ? 刑警队长明知他说的有理,便一把撕裂上身铁灰色警服衬衣,完全露出自己完美的傲人男体,接着又把破碎不堪的藏蓝色警裤整了整,勉强包住自己硕大的男根。



“好精壮的男儿身啊!”阿威早就迷恋于王宇的肉体,对战中也由衷得赞美几句。



相比于阿威其他几个性奴来,王宇的胸肌和腹肌都是在实战中锤炼出来,并非健身房的速成品可比,粗壮的大腿上肌肉隆起,多毛修长的小腿上还穿着性感的黑袜,能看清健硕的脚丫轮廓。



? ? “出招吧!”



? ? 阿威大大咧咧的挥了挥手,示意让他先进攻。



? ? “呀——”



? ? 王宇重新燃起希望,一声低叱就攻到了近前来,右腿凌厉的飞踢向对方的面门。



? ? 他的动作算是相当快了,但阿威只是一个闪身就躲开了,同时左手五指成鹰爪式探出,一把抓到王宇健硕的胸肌。



? ? “混蛋!”

? ? 刑警队长羞连忙隔开对方的咸猪手,使出浑身解数拳脚并用,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了过去。



? ? 可惜他的体力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大打折扣的招数根本造不成有效的威胁,阿威一边轻而易举的拆解着,一边贪婪的视线跟随着那硕大无比的肥美鸡巴突突乱跳,完全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 ? “瞧你,这幺大的鸡巴暴露在色魔面前抖来抖去,亏你还是象征正义的警察呢!真是不要脸啊……”



? ? “哇哇,太夸张了吧……这幺夸张的抖动幅度……受不了……”



? ? “喂,宇奴你平常都是这样抓捕罪犯吗?那我心甘情愿被你抓上一千次、一万次……哈哈……”



耳边不停的传来这些猥亵之极的露骨调笑,王宇只听的又羞又怒。他已经是在拚命了,几乎每一招都想和对方同归于尽,但却完全徒劳无功,反而因动作过猛导致生殖器的晃动更加剧烈。



——该死!怎幺会这样……



? ? 阿威却越发来劲了,嘴里唾沫四溅的“解说”着现场。在他绘声绘色的形容下,刑警队长彷佛不是在生死搏斗,而是在淫荡的用色相勾引男人。



? ? 这时场面上胜负早判,男人要击倒人已经是轻而易举的事,只不过他故意像猫捉耗子一样,对掌中的猎物要尽情戏耍一番,以满足征服的乐趣。



王宇知道自己目前是毫无胜算,在阿威得意之时突然买了个破绽,阿威立刻上来占便宜,就在此刻,王宇猝然反攻,使出全身力气打向阿威,阿威猝不及防,肋下被结结实实的打了一拳,立刻疼痛无比,肋骨估计被打舍了。



他恼羞成怒,像是头凶性发作的猛兽般扑了上去,王宇拖着疲惫的身体与阿威游走,避开与对方硬撞,阿威此刻肋下疼痛,攻势虽然极猛,但是毕竟不能长久,很快便气喘嘘嘘。王宇见情势大好一手擒住对方手腕,用力一甩,把阿威甩出一丈来远。



? ? 阿威痛得哇哇大叫,再次扑向王宇,此刻王宇体力明显耗尽,但是拼着一口气在勉强抵挡。阿威见一时无法取胜,如果耗下去对自己未必有利,瞅准王宇一个疏忽,蓦地探掌突袭胯下,一把就抓住了他左边那只裸露在警裤外颤动的浑圆睾丸,然后猛的握在手中。



“混蛋!啊…不要捏我卵蛋了啊…”



阿威轻轻揉捏王宇的大卵蛋,王宇感到一阵剧痛, 眼前霎时金星直冒。



? ? “怎幺样,现在该认输了吧?”



? ? 刑警队长喘息了几口,神色仍是那幺倔强,咬牙道:“永远不!”



? ?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喜欢玩激烈的是吗?ok,老子就陪你玩个痛快!”说着阿威五指用力一捏刑警队长痛的脸色剧变,紧绷神经,肌肉发达的双腿和臂膀拼命挥动着,但是王宇越是挣扎阿威捏得越是用力。



2分钟过后,这个帅哥队长终于坚持不住了,只见这个壮男开始大喘粗气,喉咙中也发出不规则的低吟声。渐渐失去了意识。



阿威恶狠狠的咆哮着,两手抓住已经无力抵抗的王宇的肩膀,“砰”的重重按在了墙壁上。长满胸毛的胸部一起一伏被按在冰冷的墙壁上,毛茸茸的双腿不停颤栗, 47大脚丫也渐渐失去支撑这个强壮男体了力量。。。。。


如果您喜欢,请把《J大有罪-种马劫》,方便以后阅读J大有罪-种马劫部分5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J大有罪-种马劫部分51并对J大有罪-种马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