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6回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本章:【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6回

    第16回:言文坤,心不在焉的探病。

    河溪市第一人民医院东院,住院部。

    河溪是河西的省会,又是C 国南北交通枢纽,人口密集、经济发达、百业繁

    荣,其医疗条件在整个C 国也算屈指可数的。尤其是河溪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肿瘤、

    泌尿、神经外科、骨科四个科室,汇聚了C 国一大批顶尖专家和科研成果,别说

    河西省内各县市了,即使是河东、北海、南海的而一些患者,也都会慕名而来求

    医。为此,位处在河溪市中心城区泓祺区和元海区交界处的河溪一院,常年也是

    人满为患,甚至造成了周遍一整片地区的交通、社会、治安都承担了不堪忍受的

    压力。

    早在十五年前,前任河西省委书记任广江,那时候还在担任河西代省长兼河

    溪市委书记,是他第一个提出「新控江区」的概念。既在河溪市绕城高速之外整

    个东部的郊区,原本属于「荷蒲县」的大片平原农村地区,以「建设河西省新政

    治文化中心」为指导思想,又辅之以「省中心和市中心功能区隔」的理念,成立

    了一个河溪市新的行政区,并且由省政府直辖,疏导部分河溪市已经臃肿不堪的

    城市功能。当年,为了这个新区取名,也为了安慰取悦满腹牢骚「省政府不要我

    们了」的河溪市民,还办过面向全市人民征名的活动。最后,出乎意料,也许是

    为了拉近这个新区和原本的河溪市的距离,又或者是为了以示区隔,市民居然为

    这个新区选了一个乍一听有点随意的名称:「新控江区」,意为一条高速公路之

    隔的河溪「控江区」的延展。

    这样的动作,在当年引起了许多的政治、社会、经济、文体上的连锁反应,

    也有很大的压力和抗性。其实,C 国各地都有类似的「新区建设综合症」。说白

    了就是,政府出于地价和整体规划甚至只是好大喜功,喜欢「在地图上画个圈」

    的那种睥睨天下的规划感的考虑,在偏远地区规划建设新区,威逼利诱原本老城

    区的项目迁移过去。各单位的高层干部当然不敢抗命,但是,这些老城区项目里

    的基层人员或者中层干部,又没什么政治企图,往往出于生活便利、土地价值、

    部门利益或者个人利益的考虑,常会阳奉阴违、明抗暗混、拖拖拉拉,甚至造谣

    闹事。要不是以当年任广江书记在河溪市委、河西省委的双重影响力为后盾,这

    个颇有争议的「新控江区」究竟会不会成为烂尾项目都难说。

    当然,这里还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就在这个「新控江区」刚刚上马的时候,

    万年集团也是神兵天降,在新控江区以雷霆万钧之势,将整个「荷蒲县冬集乡」

    拆了一个底朝天,规划建设了让人咋舌的,当初河溪市第一大现代化居民建筑群

    「万年嘉华城」。这个项目陆陆续续七期建设,体量总共150 万方……至今,都

    是河西省第一大体量的一体化居民小区。这也算万年集团对任广江书记的鼎力支

    持。有这样的一批又一批的项目,省政府在这一片荒田郊土上大兴土木,不仅将

    全新的省政府大楼周遍建设得面貌一新,而且逐渐的,又是政策引导,又是招商

    引资,又是劝导、又是利诱,将一系列原本属于蜗居在河溪市中心的大型文体、

    政治、商业、科研、机关项目陆续移到了新控江区。

    不管怎么样,任广江书记还是顶过来了,时过境迁,如今的「新控江区」在

    城市面貌、绿化水平、交通设施、科技设备、招商引资、企业入驻、民生配备上,

    都已经颇有几分「国际化新区」的气象。道路宽广、绿化成片、楼宇巍然、配套

    齐全、还隐隐有几分高科技的洋气,也算是任广江书记的得意政绩了。在那之后,

    任广江又先后担任河西省长、河西省委书记,无论是官场评价还是民间口碑,也

    还算是不错的;这位先后历任屏行县委书记、河溪市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

    河西代省长、省长、直至省委书记的老干部,在河西省、河溪市民众心目中,也

    算是当得起一声「老省长、老书记、老市长」的称呼。现如今,任广江年事已高,

    调任中央任闲职,算是半离休了。

    而这座光看硬件条件,就是C 国首屈一指的「河溪市第一人民医院东院」,

    占地2.2 平方公里,由十八栋主体医用建筑和一个绿荫环保的科研教学中心构成,

    就是当年任广江在任省长时,大笔一挥,批了土地和资金,在这个「新控江区」

    建设起来的。只是,原本在市区的河溪一院,抵不住河溪市民和一院员工的各种

    明里暗里的抵制,并没有预期拆除,也得到了保留,而是把科室做了一些分割。

    将大部分科室和住院部,统一转移到了东院,而肿瘤科、儿科、眼耳鼻舌科、牙

    科、普通内科等科室则保留在市区。所以,人们也习惯的把这里称为「东院」或

    者「新一院」,把城区里的一院称为「西院」或者「旧一院」。

    这会儿,新媒体事业部执行总监言文坤,和他的新婚妻子杨诗

    慧一起,今天一早,来到河溪市第一人民医院东院住院部8 楼,探望一位刚刚接

    受了骨外科、神经外科大手术的朋友。

    这是一次临时发生的「探病安排」,两个人连拉杆箱都带在身上,因为等一

    会儿,他们还要再赶50公里路,从河溪的最东端,赶到最西端的西文国际机场去

    赶飞机,所以……言文坤虽然是在探病,却多少有点因为赶时间担心误了班机而

    带来的心不在焉。

    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哪怕一丝半点。热情洋溢的微笑、真诚痛切的关怀、

    细致入微的问候、幽默风趣的安慰,都要尽量的表现个十足十。因为……今天,

    他和新婚妻子,在马上就要出国度蜜月的间歇来探望的这个病人,不是普通的朋

    友,而是妻子的闺蜜、室友、合作伙伴也是他们婚礼的伴娘:安娜。而这个朋友

    之所以会闹出这么大动静手术来,其原因,居然还正是因为两个人的婚礼。

    安娜在婚礼当夜,据说因为喝醉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可能是酒后失足,居

    然在万年酒店的后院花园里,摔成了重伤。肋骨、臂骨骨折,好像说,右手还整

    个的扎在了一条半截露头的尖锐钢筋上,钢筋穿掌心而过,不仅失血过多几度休

    克,甚至整个手都差点废了;刚送到医院时,值班接诊的骨科罗大夫都认为有可

    能要截肢,是后来凌晨五点叫醒了河溪一院骨科权威大夫来会诊,当即约起神经

    外科主治医生会同手术,才勉强保住了手掌。虽然……这已经三天前的事了。

    这会儿,安娜已经从一日一夜的麻药作用中苏醒过来,形容憔悴的躺在四人

    病房靠窗的一张病床上。白薇薇的床头,已经摆上了鲜花和水果篮,也不知道是

    谁送来的。她穿着条纹病服,手臂、手掌、胸前都打着石膏、缠着绷带,脸部、

    颈部都还有一些淤痕红肿……而自己的新婚妻子杨诗慧,就坐在床头,和这个要

    好的恨不得永远腻在一起的闺蜜、室友、合作伙伴依偎在一起,都快要扎到她怀

    里去了。

    言文坤可以理解,让自己的妻子痛不欲生却又愧疚难言的是:即使发生这么

    可怕的意外,安娜还考虑到自己这一对夫妻是新婚,居然三天来,一直没有叫人

    联络两人。直到今天上午,安娜觉得自己麻药作用过去,又都休息了一天了,好

    些了,才托护士打电话告诉杨诗慧的,而事情都已经过去三天半了……言文坤和

    杨诗慧过去三天忙得手脚不停,一直联络不上安娜也有点奇怪,但是考虑到安娜

    向来是个事业型的忙人,也就没特别在意。直到电话打进来,妻子杨诗慧当场就

    差一点哭晕过去。

    就算不考虑妻子和这位闺蜜的感情了,就连言文坤自己,想想也有点惭愧,

    不管怎么样,安娜的受伤,起因都是因为做自己婚礼的伴娘喝多了;自己这对小

    夫妻当夜在新婚婚房里玩性爱游戏玩得昏天暗地,三天都没联络上这位又出力又

    出钱的至亲好友,谁又能想到她当夜就出了这么恐怖的意外呢?怎么想……都有

    点好像是自己的错。这要是关系稍微平淡一点的朋友,恐怕都谈得上索赔了。

    所以,不管后来,安娜从护士那里接过电话来,在电话里怎么强调自己已经

    没事了,需要静养,让杨诗慧放心别来了,玩得开心点……哪怕下午就要坐飞机

    出国,妻子也死死活活的拉着言文坤,要在上飞机前,来离开市区十来公里的河

    溪一院东院探望她。

    而这会儿……妻子就坐在安娜的病床边,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一会儿哭、一

    会儿笑,都有点神经兮兮的。她握着安娜的手,窃窃私语,有时候说点笑话,有

    时候又忍不住哭哭啼啼起来。

    「诗诗,你别老哭了,你老哭,安安也不好受。刚才那个罗大夫不是说了么,

    安安已经没大碍了……安安这么强的女孩子,你老哭哭啼啼的,她心里还笑话你

    呢……」。

    言文坤是无可奈何的,说着有点尴尬的劝慰话。他站在两个女孩子身后,站

    也不是,坐也不是,太靠近去参与两个闺蜜之间的私语也不合适,退到身后去折

    腾点「事务」,该折腾的也都折腾完了,医生去问过了,护士去问过了,椅子都

    搬过了,带来的鲜花都整理过了……他一个大老爷们,还能做什么?只能在身后,

    扶着杨诗慧的肩膀,稍微安慰两句吧。

    其实也是提醒妻子:时间差不多了,该告辞了。

    当然……他也享受这种,在伴娘面前,轻轻的抚弄一下妻子的肩膀,以示亲

    密的感觉。

    除了新婚那夜,妻子穿上了那件大婚纱,甚至用一根童军绳将自己捆绑起来,

    和他玩了整整大半夜的「强奸新娘」的性爱游戏之外,过去的三天,两个人都有

    点忙得手脚不停,甚至连入夜做爱,多少也有点敷衍了事。当然,那也可能是妻

    子那一夜带给自己的性爱感受太过美妙和刺激,普通的性爱多少让言文坤有点平

    淡的感觉。

    一直到昨天晚上,两个人还在为马尔代夫之行收拾行装的时候,在卧室里说

    笑,妻子说带了几件漂亮的比基尼,甚至还拉出来展示给言文坤看看。漂亮温柔、

    身材窈窕的妻子,带着几分娇羞晕红,穿着睡衣,两只纤纤玉手拉扯着一片嫩粉

    色的小布料给自己看……看她即将在天蓝海碧水清沙白的浪漫异国穿给自己观赏

    的比基尼泳衣,未免让言文坤又阳根颤颤,兴致起来,一边吻着妻子,一边忍不

    住,低声细语半开玩笑的说:「别光带比基尼啊,记得带瑜伽服和体操服啊…

    …我最喜欢看你穿体操服了」。

    哪知,妻子居然羞的捂了捂脸,在指缝里露出俏皮娇羞不堪的眼神来,轻若

    蚊语的说了一句:「已经带了。就知道你……色狼!」。

    那是新婚夫妻之间的情趣和默契,想到自己喜欢观赏妻子穿着瑜伽服和体操

    服的魅影,妻子也早就看到自己的性趣,已经为蜜月做了「准备」,言文坤真是

    又感激又兴奋又觉得幸福,抱着妻子又摸又亲,满口「乖乖」、「好诗诗」、

    「好老婆」,提枪跨马,扯开妻子的睡衣,就要开始入巷……。

    哪知,妻子带给他的温柔和惊喜还没完,在自己一边吻妻子的奶头一边说着

    刺激的粗话:「我就是喜欢看老婆你穿着瑜伽服,然后糅成一团,给我操的不行

    样子……」的时候,妻子可能也情动欲盛,居然咬着嘴唇和自己说:「我……还

    带了一套连体泳衣,是……我们省跳水队的队服款式……」。

    言文坤初听还是一愣,甚至有点没明白,妻子却「噗嗤」笑出声来,点了点

    他的额头,又是捉狭又是亲昵的妩媚呓语:「切!你们男人偷看许纱纱的样子,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不是还给她做过专题爱上这个女孩么?嘻嘻……许纱

    纱你是玩不到了……我是你老婆,勉勉强强扮演个跳水运动员给你……呜呜…

    …给你奸一下咯……」。

    他才明白那是妻子在开夫妻之间的小玩笑,说到最后,妻子偏偏用了「奸一

    下」这种古怪却又刺激的语言,那份娇羞不堪、淫媚温柔、闺房情趣,真的让言

    文坤感动极了,

    更重要的是,妻子还是为这次蜜月做精心准备的,比基尼也就罢了,但是瑜

    伽服和连体泳衣,当然不是用来拍度假旅游美照的,除了给自己奸玩时助兴,供

    自己遐想肆虐、另类淫玩之外,又能有什么别的用处?。

    所以,他这会儿百无聊赖,又有点尴尬,搂一下妻子的肩膀,即是给安娜这

    个伴娘某种礼貌的安慰「看我们夫妻很恩爱,你就放心吧」,也是真的想抚摸一

    下妻子的身体。

    他很想告诉自己:这将是他一生唯一想要抚摸的一具女体。他的各种性爱遐

    想和男人的欲望,都只在这具女体上得到满足。

    不过,言文坤也注意到,病床上的安娜却和以往不同,虽然和杨诗慧哭哭笑

    笑之间,好像也不过是受了一些伤,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的眸子里多

    了一种难以言述的绝望和灰白。

    虽然她一开口,还是和往昔无二的爽利俏音:「文坤说的对,行啦!诗诗,

    你只管去玩吧,时间差不多了,别误了飞机。开开心心去,开开心心回来,等你

    们回来,我应该已经都拆线了……其实是小事,摔了一下,不小心……一个意外

    而已,你别整的好像我受了什么致命伤似的」。

    「不行!安安,我们一定要告那个酒店……什么破酒店么!?怎么会有钢筋

    尖端露头,多危险啊!这次是扎坏了你的手,下次扎到小朋友呢?」杨诗慧似乎

    想了想,想到一个可以出气的点。

    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言文坤感觉到安娜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痛苦和尴

    尬,似乎安娜不太想提这件意外的细节。

    「嗯,我已经和酒店这里说过了。他们的经理也来过了……说会整改,也会

    给我一些赔偿的。没必要搞到法院那么夸张。总之,我不让你来看我,就是怕你

    担心多想,其实我已经没事了,我……真的没事!你要好好的才对。回来给我看

    照片啊!」。

    言文坤实在忍不住,也想到了一个话题:「安安……不管怎么样,这次你受

    伤,都是因为操持我们夫妻两个的事。你这次住院、看病、手术、疗养的费用

    ……无论如何都让我们夫妻承担,好么?我知道你不是会和我们算钱的性格。但

    是……就算让诗诗和我稍微安一下心……成么?」。

    安娜抬起头,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上的一盏日光灯,呆呆

    的看了有几十秒,才慢慢的移过目光,看着言文坤,似乎想笑一笑,又似乎有些

    懒怠,只是嘴角略略翘了一下,却只说了两个字:「好啊!」。

    这也的确是安娜的风格,爽朗、简单、不墨迹、不做作、雷厉风行、直入主

    题。倒让言文坤略略松了口气。

    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言文坤总觉得,安娜似乎在回避自己的目光,或者

    说,他总觉得,安娜有些他说不清楚的变化。

    那天晚上……真的发生了可怕的意外事故么?。

    言文坤竟觉得略略有些寒意。

    好在,电话铃声响起,解救了言文坤一时的尴尬……。

    「我接个电话……你们聊……」。

    两个女生都点点头,言文坤才拎着电话到走廊上。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甜美的女声「言总……」。

    虽然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同事,给自己打电话也算是正常公事,但是,对于现

    在的言文坤来说,接到来自这个人的电话,却总是心里有鬼,尤其是妻子还在一

    墙之隔的病房里的时候。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都在加速。

    那是自己的下属,河西体坛新媒体事业部下辖广告招商部的女经理,叫朱紫。

    朱紫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美少妇,说她美少妇,其实自己也没那么八卦去打听过她

    是否结婚了,或者是否有男朋友什么的,只是这个女经理长得算是挺有几分姿色,

    平时就性格略开放些,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很会放电,在办公室里穿的也算性感时

    尚,所以留了这么个印象。其实,她自从新媒体事业部来协助自己这里的广告招

    商工作,也算是得力干将了。

    只是,那一天晚上,朱紫去公事应酬喝多了,又遇上了自己在编辑部深夜加

    班,一时可能是酒意,也可能是情动,这个风韵迷人的美少妇居然吻了自己,自

    己那天也不知道是哪根情肠触动,回应了她。

    然后,那天晚上,就在深夜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自己亲手解开了她的文胸,

    褪下了她的内裤,因为办公室里的环境不允许,甚至都没有把她身上的全部衣服

    摘下来,就在办公室的场沙发上……这反而更添刺激情趣……就在她一声声动人

    的迷离呻吟中,自己一边捏弄着她硕大的乳球,一边在那片温柔幽谷里,品尝到

    了另类的偷情快感。

    事后,言文坤其实非常后悔,虽然他也满足于这种「成功男人玩玩自己女下

    属」的快感,但是他又觉得这仿佛违背了自己的道德准则,何况那时候,自己马

    上就要结婚了……。

    好在,倒是朱紫放得开,事后主动找言文坤聊过一次,反复表示没什么,两

    个成年人一时没把持住而已,让他不用放在心上。言文坤也只能相信这个说法。

    但是,在面对这个女下属时,他却每每觉得心慌意乱。

    「言总……」。

    「朱紫啊……什么事?我不是说了,我这半个月都要休假,单位里的事情,

    你们直接汇报给社长就可以了」。

    「嘻嘻……言总,我知道……你要蜜月么……祝你玩的开心啊……」。

    「……」。

    「言总,其实不是我这里的事情,而是编辑部那里的事,几个小姑娘得到一

    条爆料,有点吃不准该怎么做……她们都说你在蜜月,怕打扰你,要汇报给社领

    导。我呢……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冒昧,来问问你比较好?她们都怕你……我就

    大胆一点,打电话给你了……」。

    「哦,这样啊,没事,我还没到机场呢,说吧……什么料?」。

    「嗯……有人给我们爆料……说……国家跳水队队员江子晏,在和一个嫩模

    谈恋爱」。

    「……他怎么知道的?」。

    「他说他有照片,我们愿意的话,两万元可以卖给我们」。

    「我们哪里来这种预算?……」言文坤「呸」了一声,皱了皱眉头寻思了一

    下,觉得也不能算什么了不起的事:「就算是真的,我们毕竟不是八卦小报。爆

    料给我们干嘛?江子晏要谈恋爱,虽然队规可能未必允许,但是也谈不上明文反

    对……这点消息,也值得我们花钱买?」。

    「嗯……」。

    「是不是还有什么?」。

    「爆料人,似乎暗示……他们两个有在……」。

    「说吧……别吞吞吐吐的……」。

    「他们在吸食冰毒……」。

    言文坤愣了。

    职业的本能,和最近两年来反复训练出来的敏锐,他嗅到了不安。他也立刻

    理解了朱紫这通电话的真意。朱紫虽然不同于他,接触石川跃后产生了那么多的

    变化,但是多年间的市场公关活动,让这个女人也嗅到了这一则爆料背后的不一

    般。

    何况,有一次,朱紫似乎是当笑话讲一样,和自己说过一个坊间八卦:河西

    跳水队的当家小生江子晏,和晚晴集团的那位叱咤风云的美女总裁夏婉晴,关系

    很不一般。

    「按规矩办就可以了」言文坤想了一会,伸头看了看病房里,妻子似乎终于

    要起身告辞了:「先不理那个爆料人,但是也别放走。先侧面核实,全面调查,

    尽量拿到真凭实据。然后……你们向省体育局公关办公室的张主任这里请示一下,

    听听省局的意思再说,毕竟我们和省局的关系非同寻常,太越过不好。嗯,不要

    和别人说,给我打过电话,我不知道这个事情,我电话马上关机了,我马上飞了

    ……明白么?」。

    一瞬间,他真的挺满意自己的口吻转变,自己越来越有城府,命令越来越清

    晰简洁,越来越有点领导的模样了。

    也许……从头到尾,变的,就是自己吧。

    「OK!明白了!我的言总……嘻嘻……蜜月……玩得开心点啊……」。

    电话那头,朱紫还是传来了银铃一样的笑声。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权力的体香》,方便以后阅读权力的体香【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6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权力的体香【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6回并对权力的体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