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指摧花

第5部分

类别:其他 作者:小野 本章:第5部分

    她两腿绷直,悬在水面上,紧紧的夹在一起,连脚趾都拼命的向上勾着,顿时感觉浑身爽的不行,连天指的抽打都成了一种享受。天指站起来,看着两颊泛着红晕的如风,知道自己把她带到天堂里去了。“这个贱女人!”他一边骂着,一边用脚在她小腹上狠踩了几脚,如风又喷出了几股黄汤。他丢下两个半死不活的女人,出洞去了,他需要好好的大吃几顿。

    (十五)

    天指在外面呆了三天才回来,偷了几家大户人家的财宝,盗了匹马,购了些生活必须品驮到洞中,他放了那匹马,知道老马识途会自己回家的。刚进洞,就听见了哭声,他打开机关下到下层,看到如风抱着安菱在哭,“怎么了?”“她已经烧了很长时间了(她们在洞中,根本不知道过了几天),从你走了之后,她一直在发烧,不吃不喝,我怕她是熬不了多久了,她老看着通往上层的门,好像在等你回来。”

    听到天指回来了,安菱奋力睁开眼,眼泪成串落下,天指突然感觉一阵心痛,是呀,近两年的朝夕相处,就是个小猫小狗也养出感情来了,虽然一直虐她,用她发泄性欲,像牲口一样的把她招来招去。但她毕竟是个人呀,而且是个非常温柔、美丽的女人。自从她喜欢上性虐以后,总是承受着他们兄弟俩施与的一切非人折磨。他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得病,她那么年青,生命力那么顽强,这是他们用得时间最长的女人。

    他心痛的把她抱了起来,发现她的阴核肿涨的露在包皮外面,尿道口红肿的外翻着,两道伤口中有脓血流出。他明白了,是尿道口撕裂后感染了。他有点恨自己,为什么走时没有发现她病了,在发烧,如果知道了,他会带药回来。他把头埋在她的双乳之间,因几天没吃东西,她的乳房已经有些松软了。安菱抬起虚弱的胳膊,搂着他的头,动情的抽泣着。这时,就连那两条狗都发出了低低呜咽。如风跪在旁边流着泪,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忽然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安菱受了那么长时间的污辱和虐待,但她并不恨她的主人,她从他们那里得到了性愉悦、性满足、性高潮,使她此生没有妄作女人。

    安菱抬起天指的头,指着一堆铁器,如风朝着那堆铁器爬过去,一件一件的拿给安菱确认,安菱不停的摇着头,当她拿到一根长长的铁杵时,安菱眼里放出兴奋的光,用力的点了点头。天指一下就明白了,那是个烤整羊的铁钎。“不!不!”天指冲安菱瞪着眼,坚决的摇着头。他明白了安菱的心思,她要把自己全部的奉献给他。他紧紧的搂着她,不停的摇着头。安菱用手捧着他的头,眼睛里流露出凄楚、坚定的目光,似乎是在哀求天指满足她最后一个愿望。

    天指让她的眼光快逼疯了,虽然那根铁钎不只穿烧过一个女人了,但那些都是在她们极不情愿下,强行进行的,他已经习惯了她们的恐惧、挣扎和那种歇斯底里的哭喊,他知道那是一般人根本无法忍受的。当他理解了安菱的意图,发现她选择了一种那么痛苦的奉献,心中不由一阵绞痛。从未看到过天指有如此哀伤表情的安菱,感动的发出了一声含浑不清的嚎叫,昏了过去。

    天指放下安菱,拿起鞭子,没头没脑的照如风抽去,当如风明白了那根铁杵是做什么用的,就已经明白了天指的心情,她跪在那里,双手护着头,“呃……呃……主人,打吧,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啊主人……”。在她的呻吟和低诉下,天指的阴根慢慢的涨了起来。他把她放到一张小木台上,先把她的胳膊成“一”字固定在那根铁杵上,再抓着她的双脚绑成盘腿而坐的样子,一根绳子将的脖子与脚腕连在一起,把她的脸都快挨到脚上了,然后,一边向后推,一边抬着她的臀部,让她后背贴在台子上,这时,如风的身体只能可怜的像个球一样,仰面朝天向后倒下,高高地敞着阴部和菊洞。

    他看到如风的阴部早已湿得一蹋糊涂了,他拿起鞭子,又朝这部分抽了起来,突然有点心软了,只用了五分力。鞭子打在阴蒂、阴唇和肛门上,带得淫水四浅。打到一定程度,他突然扔掉鞭子,左手非常温柔的捏起那个红肿的小豆豆,轻轻的揉着,捏着,划动着。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刺激,尤如冰火两重天,让如风欲死欲仙。“受不了啦,主人,受不了啦,啊……啊……干我呀,主人,求你了,快干我吧!”天指并没有急于把暴涨的阴茎插入,他喜欢控制阴精不让它射出的感觉,喜欢在这种感觉下玩弄女人。

    他用两手沾满油脂,在如风全身抹了起来,乳房、阴部、臀部甚至连脚都抹得放着诱人的光。随着他手指在全身的游动,如风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在她那两个滚圆的乳房上揉撮着,弄得她乳头硬硬的挺起。接着他的左手又开始在她的阴核上佛动,“天呐……呜……”如风无奈的上下抖动着阴部,叫声越来越大。看着滨临崩溃的如风,天指的中指和无名指滑入了她的肛门,随着他手指在肛肠里的转动,淫水一股股的从她的阴孔里涌出。

    他把两个手指探到最深处,用力往上抬,手掌紧贴在她的阴唇处摩擦。因如风被折叠在那里,子宫被挤压到下垂,天指的两指能隔着肠壁抚摸到子宫头,这种摩擦和抚摸对女人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他左手开始了对阴核的震颤,“嗯……呀……”随着他震动频率的加快,如风翻着白眼、绷紧身体发出阵阵悲鸣,紧接着,天指感到了她强有力的收缩,只见如风小腹肌肉深深的凹了下去,大腿和小腿的肌肉凸了出来,肛门的扩约肌一下一下开始了抽动,紧紧的夹着他的手指。

    他抽出手指,把那个忍耐了许久的淫根深深的刺入了她的阴道。如风刚到高潮,阴道壁的肌肉都收缩在一起,这时的阴道,比不经事处女的阴道紧很多。当他的巨物刚一插入,“喔……”如风如释重负般的大大松了一口气,她终于得到了她想要的。阴道内的充实,缓解了她内部的骚痒。她用腰带动着阴部拼命的起伏着,让那个魔棍越进越深。

    天指在她的阴道里开始了抽插。如风销魂地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刻。突然他们听到那两只狗在狂燥不安地低吼,“主人,你看她……”如风喊道,天指转过头去,看到醒过来的安菱,胳膊一软,刚刚勉强支起的半个身子,向床下倒去,紧接着“咕咚”一声,她跌到了床下。

    (十六)

    天指从如风体内抽出阴茎,跑过去要抱安菱,但安菱似乎用了全身的力气翻身跪在天指脚下,她深深的磕了三个头,然后抱着天指的腿,抬起头,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流着泪向天指哀求着。天指跪下,把她揽在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他的表情和眼泪极大的刺激了安菱,奇迹出现在她身上,虽然几天没吃东西了,但乳房开始发涨,乳汁开始分泌。她坐在地上,像抱孩子一样的把天指揽在怀里,再把分泌着乳汁的乳头送到他嘴里,让他吸吮着自己的乳汁,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喂他了。天指双手捧着她的乳房,深深的吸着,当他把两个都吸空后,已经下了决心,满足安菱最后的愿望。

    他一边解如风身上的绳子,一边告诉她如何配合自己,“不……不能这样,主人,千万不要呀……”,“你放心,我会让她好好的走,把她的痛苦减到最轻,女人在不断的高潮中死去,也是一种幸福。”他这些话说得非常沉痛。如风跑过去,抱着安菱痛哭起来,安菱为她擦着泪,用眼神安慰她,好像要走的不是自己。

    天指先把安菱抱到泉边,用一把最快的飞刀,剃去了她全身的毛发,连头发都没留,因烧烤时毛发的味道太难闻。把她冲洗干净后,感觉她干净得像个刚出生的婴儿,天指把着她,让她排空了尿液,排尿时安菱疼的浑身颤抖。做完这些后,又把她抱到一个铁凳上,先让她坐着,自己从后面,由脖子往下,慢慢、认真、细致地为她涂抹着油脂,他的手轻轻揉捏着她的乳房,停留在那里久久不愿离去。如风在她的腿和脚上抹着油脂。

    然后把她放倒在铁凳上,让她仰躺着,只有她的后背、和一大半臀部能放在那个铁凳上,头、手、腿都耷在凳下。为了减轻她的痛苦,天指拿出春药,在她的乳头、阴蒂、阴道、肛门和那个肿涨的尿口处,里里外外都涂了个遍。然后拿出皮绳,把安菱的胳膊和腿紧紧的捆在铁凳的四个腿上,又把她的腰和铁凳固定在了一起。最后,用羊皮球吸足了油脂,挤进了她的肛门,安菱几天没吃东西的直肠内很干净,油脂很容易就灌了进去。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鼻烟,等着淫药起作用。过去,穿刺那些女人,都是让她们趴在铁凳上,铁杵从肛门穿透胸腔刺破喉管,从嘴中出来。他为了让安菱在高潮中完成这个穿刺过程,只好让她仰躺,便于刺激她的敏感部位。

    没多久,安菱就开始了蠕动。天指先把铁杵慢慢旋转插入她的肛门,肛肠中的油脂起到了很好的润滑作用。那根铁钎像一个小号阴茎般粗细,头略尖,所以要避开所有的内脏,才能把人活着送上烧烤架。天指让如风扶着铁钎,他用他的魔指,使出浑身的解数,开始在安菱身上游动,刺激着她。“啊……啊……”她用最后那点可怜的力气嘶哑地叫喊着,她所有敏感地带的淫药都开始起作用了,全身就像有无数蚂蚁在爬,天指为了减轻她的痛苦,药量用得有些大,要是正常人,早疯掉了。

    “往里慢慢送铁钎!”天指指挥着如风。如风心有不忍,但她发现安菱在努力迎合铁钎的穿插。“贴着她的脊椎骨插,那里没有内脏。”天指一边告诫如风,一边拨动着安菱的乳头和阴核。安菱越来越受不了了,淫液不停的涌出,她需要更强烈的刺激。当天指捏着她的阴核,两指插入她的阴道紧紧抵着子宫时,她到了第一个高潮,随着高潮的来临,如风手中的铁钎也刺破了她的直肠,进入了腹腔,安菱用尽全力抬起头,拼命的点了点,眼里放着兴奋的光。

    天指低下头,用舌头上下左右地拨弄着那个小豆豆,两个手指在她阴道里像走路一样均匀的动着,使她紧绷的阴道壁,和收缩的子宫慢慢放松,准备迎接下一个高潮。他慢慢的抽出手指,接过如风手里的铁钎,让如风去揉摸安菱的乳房。如风蹲在安菱头前方,两手捏着她的乳头,用膝盖垫起她的头,不由自主的把嘴和安菱的嘴吻在了一起。当两个人舌头缠在一起时,同时流下了酸楚的泪。

    天指站到安菱后面,弯下腰,两手扶着铁钎,嘴叨着安菱的阴蒂吸吮了起来。他吸一会儿,又用舌头舔一会儿,把她的大小阴唇也交替吸在嘴里嘬着。这些抹了淫药的地方的骚痒是难以忍受的,在天指和如风的刺激下,安菱喷着淫液又到了高潮。天指准确判断着她高潮的时间,随着她的高潮,铁钎已避开心脏到达了喉管下端。

    天指知道到了关健时刻了,他让如风放下安菱的头,这样她的喉管就伸直了。“捏着她的两腮,让她张开嘴。”如风一手用力的捏着安菱的腮,一手继续玩弄着她的乳头,她知道这样会给她减轻痛苦。天指左手四指一起覆盖在安菱的阴部,由慢到快的震颤起来。当他感觉到安菱腹部和腿部的肌肉抽动得越来越剧烈时,两手握住铁钎,轻轻向上一抬,刺破喉管,在安菱到达第三个高潮时,铁钎从她的的口中穿出来了。

    他让铁钎穿出一尺左右,拿了一个“葛先生”塞入了她的阴道,固定在铁钎上,他知道淫药的作用一时消不了,安菱那里需要它。他解开她的腿,让它们和铁钎绞在一起,用皮绳牢牢的固定好,又解开她的手,把铁钎转了90度,把她的胳膊的大臂和身体固定在一起,小臂还能活动,可以自己抚摸到自己的阴蒂。整个过程中,安菱始终瞪着大大的眼睛,目光中充满了感激和满足。

    “过来吧,把她抬到火塘上去。”天指招呼着如风。如风流着泪,不忍移步,安菱用最后的力气快速的眨着眼睛恳求着她。他们把她架在火塘上的架子上,肚皮、乳房朝下。天指调整了一下火,撤掉了大部分,只留下对着安菱乳房的那部分火。他最后温柔地抚摸了安菱的全身,把她的手,放到了她自己的阴蒂上。

    天指把铁凳搬到与安菱面对面的位置,叫过如风,让她趴在铁凳上,先用双手狠狠抽打着她的屁股,然后按着那两个半球,使它们裂开,把阴茎插入了她的后洞。这时的安菱一边看着天指干如风,一边双手不停的抚慰着自己的阴蒂,此时,她所有的敏感部位都得到了关照,后洞插着铁钎,阴道里插着“葛先生”,乳房被火烧烤,自己抚摸着阴蒂。天指一边插着如风,一边看着安菱,发现她目光中流露出享受和安详。如风一边忍不住地发出一声声低低淫吟,一边也注视着安菱。

    只见安菱的手越动越快,由于喉管的贯穿,她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但可以看到她已经躇紧眉头,闭上双眼,腿部和腹部的肌肉开始了抽搐。天指的阴茎也越涨越粗,一会儿前洞,一会儿后洞的,疯狂地抽插着,给如风插的如醉如痴,“啊……耶……”不断的淫声在洞中回响,引得那两条狗都跟着狂叫起来。

    突然,穿插着安菱的铁钎剧烈的抖动起来,随着回光反照,她瞪着大大的眼把自己送到了高潮。同时,天指也把精液喷进了如风的阴道,随着他的喷射,如风也浑身紧抽着到了高潮,三人同时达到了性欲的高峰……

    (全文完)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指摧花》,方便以后阅读魔指摧花第5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指摧花第5部分并对魔指摧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