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男神 工口 回忆录  ~圣诞礼物~

部分15

类别:男男 作者:http:// 本章:部分15

    



第十五章??正义的邪恶化身



一拐一拐的搭上地铁,回到大学附近,走在夜?人静的街上,文汉这才记起手机一直关着。他拿出来,开了手机,发现有来自逸天的数十上百个短讯,五十多个他的未接来电和留言。



「一起吃晚餐吗?」晚上八时十分的短讯。



「你快点回我呀!」晚上八时三十分的短讯。



「你去哪里了?是不是作亏心事在躲我,哈哈。」八时五十分的短讯。



「 看见短讯快点打电话给我。」十时二十分。



「喂!文汉!你怎幺了,没事吗?为甚幺不听电话?听见留言打给我。」十二时的电话留言。



「不要玩了!快点打给我!」早上九时的留言。



「我好想你。你怎幺了?」早上十时的留言。



??



看到这一大堆短讯,逐一听了所有电话留言,文汉倚傍着街角的灯柱,缓慢地顺着坐倒在砖地上,清泪涌上眼眶,流得满面都是,鼻子酸酸的。



「对不起!逸天!对不起你!」文汉对着夜空呜咽。



他内心很想立刻跑上宿舍,紧紧的搂着逸天,告诉他自己没事,不要怕。但他更不知如何面对他,不知怎样跟他说过去几天的经历,不知如何开口说自己变得污秽不堪,再也配不起他了。



他靠在灯柱,双手环抱膝盖,把脸埋在腿间,泪水如断线风筝不停掉落,沾湿了裤子。



「先生你没事吧?」一个男生的声音响起,他拍了拍文汉的肩头。文汉迷惘的抬起头,模糊地看见两个人影。



「先生你没事吧?」刚才那男生重複,语气有点紧张。「要我帮你吗?你家人呢?」



文汉眨了眨眼,摇了摇头,终于看清眼前的两人,却是两个穿蓝色制服的警察,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警察,眉清目秀,正蹲在地上,瞪大眼睛忧心忡忡看着文汉。他后面站了一个有点微胖的警察,较大年纪,约是三十七八岁的样子,但仍然是普通警员的阶级,跟那年轻警察一样,样子轻浮,不耐烦地站着。这人生性懒惰,平素态度不佳,所以一直没法升职,好在没有犯错甚幺的,也没掉了工作。他不喜欢夜更工作,更不耐烦要管一个睡在灯柱旁边的男子 。



「先生?」年轻警察见文汉没反应,又摇了摇他的肩头。



「哦!我没事,我没事??」说着,文汉挣着站起来,跛脚向前走,却是因为全身酸痛,后庭更是有撕裂的感觉。



本来黑着脸色的较大年纪警察忽然瞥见文汉精壮的身材,俊帅的脸蛋,还有湿湿的裤档(因为眼泪),色心即起,突然大发善心的三步併两步拉着文汉的健壮手臂,关切地道:「先生,你看起来不太好,要我帮你检查一下吗?」



年轻警察有点被他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吓到,不知道他是否突然疯了,道:「富哥,你??」



文汉现在心理受创,全身无力,虽然强壮,却没办法挣脱他,反而被一拉之下倒在他的怀里。富哥乐疯了,向年轻警察打眼色,一边扶着文汉走到一边小巷。年轻警察只好跟着他们进入小巷。此时已是夜深,这一带也没有行人,不虞有人撞破。



「柏熙,你看看这位先生有没有身份证?」富哥道,把文汉靠在墙边坐下来,双手要脱下文汉的上衣,装着为文汉作检查。柏熙是个菜鸟警察,虽然十分热心,但才刚开始巡逻工作,甚幺都不懂,一直以富哥马首是瞻,于是听话的在文汉的裤袋中掏出了钱包。



富哥抢过钱包,找到身份证和大学学生证,自言自语道:「文汉,真是个好名字。一看就知是体育队的队员。」把钱包掉给柏熙,又再继续脱文汉的上衣。



他拉扯文汉腰间的T裇尾部向上掀,露出迷人的小麦色腹肌。看着一排排的结实腹肌,富哥瞪大眼睛,口水在嘴角流了出来。他再把上衣拉高,衣料卡在胸肌上,两边如野果般的乳头和胸肌下沿夸张的弧线露出,厚实浑圆的胸肌刺激到富哥的眼球,使他兴奋得轻微颤抖,心想:「这次真的捡到宝了。」



他把文汉的一对麒麟臂向上抬高,一举将上衣脱下来。看见他乌黑的腋毛,富哥不禁把头凑上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哈」地呼了出来,又吸了一大口气,道:「真是好闻,很香!」



柏熙在后面傻了眼,嗫嚅道:「富哥,你这是??」



富哥知道隐瞒不了,转过头,语重心长地道:「柏熙,你这就不懂了。我们做警察的,一心为人民服务, 劳心劳力,鞠躬尽瘁,对不对?但你觉得你这幺刻苦工作,只值得那一点薪水吗? 我们难道不应从人民身上得回一点公平的回报吗? 」



柏熙听得一头雾水,好像觉得有哪里错了,但转念又觉得有点道理。



「我们这些夜更巡逻的,更是经常筋疲力竭,辛苦之极。从人民身上取回回报,合情合理,反正我们都是男人又不会吃亏。你看,这位文汉先生身上布满捏痕,分明经过了一留云雨情慾,他肯定不会介怀我们的行为,甚至会十分享受呢。」



这一番说辞彻底说服了柏熙,让柏熙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富哥见状,得意地回过头来,继续享用眼前美味的盛宴。



富哥抚上文汉的胸肌,只觉吹弹可破,柔软弹性,黝黑的肤色和浑厚突出的胸肌形状却又带出阳刚之气, 上面无数的情色痕迹更是添上了一种淫靡的感觉。富哥满心欢喜地搓揉着文汉的一双胸肌,胸肌随着他的手部动作不断变形,乳头则慢慢硬突起来,点缀在那夸张的弧线上。



富哥的手指大力一捏文汉的两边乳头,文汉「呵~」的一声呻吟起来。富哥继续玩弄他的敏感的乳头,文汉只觉这两点酥麻得要紧,歇力扭动身躯要避开这双魔手,全身却仍然酸软无力,在富哥的视野看来,他却是在迎合着自己,把胸前两点交给他玩弄。



「这个骚货反应真好!」富哥舔了舔乾乾的嘴唇。「重头戏来了。」



富哥的双手向下游走,划过一块块性感的腹肌,抓住裤子和内裤的边缘,向下拉扯。一撮黑毛涌出来,富哥已经十分期待了。待得他将裤子全都拉到膝盖,富哥完全不能呼吸,连一直在后方的柏熙也瞪大了本已很大的眼睛。



「好美!」富哥由衷讚叹,说了一句每个人看见都会说的话。「有二十公分吧?最难得是龟头的形状很好,很有美感。不错。」



「但??为甚幺颜色这幺奇怪?」柏熙弱弱的问。现在文汉的鸡巴有点不健康的深紫色。



「你看。」富哥裂嘴一笑,指着文汉的茎根。「这里有一条痕,是因为戴着屌环,长期勃起而造成的。我果然没有料错,他真是同道中人。」



柏熙细看文汉的鸡巴,发现围着茎根果然有一圈压痕,有点瘀色。小巷中灯光暗暗的,柏熙要凑得很近才看见,鼻子不由得离文汉的鸡巴十分接近,鼻腔中充斥着一股鹹鹹的,但又很好闻的味道。



「那甚幺是屌环?」柏熙又问。他一直是在温室里长大的小花,不经世故,甚幺也不知道,所以好奇的问。



「就是像这样的工具。」富哥邪邪一笑,从腰间拿出银光闪闪的手铐,把其中一边套入鸡巴和囊袋,「咔」的一下牢牢扣住了文汉的阳具,但又刚刚好不会弄痛他 。柏熙目瞪口呆,不知道手铐还有这个用途,有点不能反应了。



手铐的一边箍着文汉硕大的阳具,另一边则提在富哥的手中,就像一个十恶不赦的兇徒无奈地被英勇的警察逮捕了。但在柏熙眼中,富哥更像深夜在公园里溜狗的主人。



「这样好吗?」柏熙犹豫地问。



「在我回答之前,你来试试看。」富哥捉着柏熙的手,把手铐放在他手心。



柏熙的手很小,手指很纤幼,但当他抓着手铐时,忽然他觉得自己很高大,有掌控一切的力量,有俯视一切的霸气,皆因手铐的另一端扣住了文汉的男性尊严。换句话说,文汉的男性尊严就在柏熙的掌握之中。



柏熙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他从来都是最弱小的一个,没太多自信,只有满腔热诚比别人优胜,但现在他觉得自己站在世界的最高处,皆因眼前这个体育生模样的健壮男生的下体被自己操控了。



看到柏熙的表情变化,富哥心中一乐,知道他感受那一种掌握别人的快感了。



柏熙轻轻一拉,文汉整个阳具随势晃动,极具美感。几下的拉动,使鸡巴慢慢硬了起来,后果却是茎身涨大了,挤得手铐环里没有一丝空位,为文汉带来点点疼痛,但事实上他现在无知无觉,只是沉溺在悲伤的情绪中。



富哥见状,知道可以大玩特玩,于是从柏熙的手中取回手铐,柏熙不禁有点依依不捨。富哥让柏熙跟他自己一起扶起文汉雄伟的身躯,及后手持手铐向小巷另一边走去。手铐的一边在富哥手中,另一边扣紧文汉的阳具,十足是一个主人悠闲地带着小狗在半夜时份散步。



他们三人来到附近一个小公园,此时寂静无人,谁都不知道有一场活春宫即将隆重上演。



富哥拉着浑浑噩噩的文汉走到一条在地上的铁杆。这是一个让人们可以做伏地挺身的工具,供人们用手抓着做动作,是一条横向的铁杆,距离地面一尺左右。富哥把手铐的那一边扣在地上的铁杆,这令文汉必须跪着,伏过那条铁杆,帅面贴近地面,屁股高高撅起,亳无尊严地朝向柏熙和富哥。富哥顺势把他的裤子也全脱出来,现在文汉全身一丝不挂,每一块肌肉,每一寸黝黑健康的皮肤都躺在他们面前,被昏暗的街灯映照得闪烁着情色的光芒,而且那个浑圆结实的屁股还要抬得这幺高,柏熙和富哥不禁吸了一下口水。



富哥让文汉跪在地上,两腿大大分开,就像一只欲求不满的狗狗,沉甸甸的阴囊和粗长过人的鸡巴在胯下晃动,他们从后面看上去更具视觉效果。



「你看,这只公狗十分淫蕩,恨不得所有人来调教他,享用他,屁股都翘得那幺高了,根本一只就是淫贱的狗。」富哥邪笑道,柏熙不由自主地点头同意,眼睛瞪着文汉的屁眼看。



「连屁眼都这幺可爱,真是人间尤物。」富哥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碰文汉不断张合的菊花口,来回地绕着褶皱打圈,按摩着周边,文汉下意识地发出低沈的喉咙声。富哥稍一伸进洞口,却「咻」一下被吸了进去,好像黑洞一样吸入世间万物。「真是欠干的贱狗!小洞竟然这幺有吸力!」



富哥反手从腰后取出水瓶,用水一滴滴沾湿文汉的屁缝,水从菊花流到文汉的脚下,只见在夜间的灯光下,他的圆圆满有弹性的屁股闪烁着诱人的光芒,配上他帅气的脸庞和一身精实的肌肉,富哥觉得有点自控不住了,硬生生把兴奋的心情压抑。



富哥取出终极武器,是每个警员都随身携带的警棍,黑通通一条,十分坚硬,但顶头是圆形的。他看着觉得很适合,于是把警棍对準文汉的菊花,轻抵在穴口外面。冷冰冰的水和警棍为文汉带来别样的刺激,紧緻的小穴奋力收缩着,企图不让警棍进入。迷迷糊糊的他不能作出甚幺特别行动,只能忠于身体的自然反应。但对富哥来说,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诱惑,欲拒还迎。



警棍艰难地旋转着警棍,破开小穴的防御,把顶端挤进穴口,后穴被撑开的感觉使文汉发出更大的低沉的呻吟声。听着他的性感声音,富哥也觉得很爽,他停顿一下之后,又慢慢左右转动警棍,连带着文汉小穴的括约肌和一小截内壁也一起转动,但转动了一点距离后,便到达了极限,于是警棍带着那一点水份纯粹的在磨擦文汉的穴口。这种异样的感觉使文汉更大声地「哦哦」叫起来,高翘的圆浑屁股不安份地扭动,似是想摆脱,也似是想迎合富哥的动作。



「很爽是吧?」富哥笑道。「看你的肉棒都硬得流水了。」文汉的粗大鸡巴确是硬硬的顶在粗糙的地面上,不时碰到手铐扣着的铁棒,淫水沾到四周都是。



警棍转了数圈,慢慢向入推进,富哥感到警棍持续地被文汉的穴壁吸进去,没有了开头进入的第一下的艰辛,反而十分舒畅,但又不会是鬆弛的,仍是十分紧緻。「若是我的肉棒插入,岂不是爽翻天?」富哥心想,不禁想得脸上发红,胯下之物硬得把警服撑起。



不久,长一尺有余的警棍插入了一半,深入到直肠处。文汉不断喘气,发出低沉的吼声,屁股仍是在扭动。富哥拿着警棍尾部,开始拨弄。他把警棍向下压,在穴内深处的前端便向上挑,他向上提,警棍前端便压向下,富哥又不时拨左拨右,只弄得文汉吼叫起来,一身肌肉贲起,十足是一只被紧紧缚着,乖乖接受凌辱的雄狮。



穴中深处的刺激带来极冲激的快感,文汉只觉全身都在快意颤抖,后穴被东西插着却带来骚痒的感觉。他想要一种更有温度更饱满的东西来填满那里的空间!



富哥玩了好一会,突然将整条警棍抽出,文汉登时一阵空虚感,小穴收缩了数下,哀求道:「求求你,快点进来??」



「甚幺?我听不清楚。」富哥为难的问道。



「求求你,快点进来。」文汉只觉自己的脸上发热。



「进来吗?好的。」富哥把刚抽出的警棍抵在文汉的穴口,往内挤进了一点。



「不是这个!」文汉嚷起来。



「不是这个,是甚幺呢?」富哥奸狡的问。



「是你的??」文汉愈说愈小声。



「我的?」



「你的肉棒。」文汉道。



「真是淫蕩。」富哥由衷地歎道。「你这只淫蕩的小狗,让主人用大肉棒奖励你吧!」



富哥手忙脚乱地脱下制服的裤子,却见已近中年的他虽然仍是精力充沛,但颇为短小,是一般亚洲人的大小。但他毫不迟疑地一举进去了。他只觉里面是天堂一般,温暖柔软的肉壁紧紧包裹着他的下体。单是这样富哥已经爽得两眼翻白, 下体一颤一颤的要泄了。富哥赶忙抽插起来,那一种肉壁磨擦下体的快感登时让他升天,很快便在让所有人快乐的蜜穴内泄了。富哥不禁有点失望,在穴里待了一会便软垂着退出来。



柏熙把一切看在眼里。他见富哥爽快的表情,自己也跃跃欲试。他迅速地把裤子脱来,露出鸡巴。只见柏熙的鸡巴竟是加大码的下弯屌,因为等待已经涨得血管满布,龟头更是比正常的大,与他的纯真脸蛋和瘦肉身材成极大的落差,可谓是童颜巨屌。



柏熙走上前去,用手把鸡巴正确地对準文汉的菊花,抵在穴口,然后一下子向前冲刺,整条鸡巴没入穴内,文汉立即嚎叫一声。柏熙的双手则猛地向前抓,一把抓着文汉的两块胸肌,全身根本是趴在文汉的背上,不但肌肤紧贴,双方下体更是紧紧扣在一起,构成一幅诡异又美丽的图画。柏熙的双手有节奏地搓弄着文汉的两团胸肌,使两点乳头变硬起来,刺着柏熙的手心,屁股则开始慢慢前后移动,使下弯屌有节奏地抽插着文汉的后穴。



迷糊之中,文汉感到热烫的肉棒填充了自己的后穴,也填满了他失落的心,不由自主地摆动高翘的屁股迎合柏熙的动作,想要索取更多。这时,柏熙也拿出自己的警棍,两手握着两端,让文汉咬着中间的位置,使自己像骑马一样骑坐在文汉的翘臀上,身体前后舞动,文汉则像咬着马繮的马被主人操弄。柏熙开始更快频率,下身像打桩机一样奋力冲撞文汉的后穴,发出诱人的「啪啪啪」的声音,之前富哥的精液,柏熙的前列腺液和文汉的淫液在磨擦时化作白色泡沫,在下弯屌和后穴之间不断冒出,滋滋作响。



此情此景让富哥心中感叹不已。没有人会想到,在大学旁边的这个小公园中,以往高高在上的「学界男神」正在被一个鲜肉警察强姦着娇嫩的后穴,素来傲人的鸡巴屈慾的被手铐锁在地上的铁桿,这幺一件淫靡的事情正静悄悄地发生着。



富哥走到两人旁边,伸出左手抚上文汉不断和地面铁桿碰触的鸡巴,手指摆弄它敏感的部位,右上则抚上柏熙的菊花,不时伸手指进去神秘柔软的地方。就这样,富哥两手分别刺激着这两件年轻肉体,极度提升两人的快感。



文汉和柏熙大声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声,直到柏熙忽然全身僵硬,下弯屌尽力一冲,把处男精液喷射在文汉的最深处。文汉感到后面剧烈的热力,也是控制不住,把精华撒在黑黑的,用旧车辆再造而成的地面上,形成一滩洁白的月亮倒影,也倒影着柏熙如同胜利的恶魔骑在大汗淋漓的俘虏英雄上的情景。















非常非常抱歉!



我从暑假起到现在都很忙,不直不能好好码字,也有很多不同的不开心的事。

但现在终于可以有时间完成这一章了,权当是圣诞礼物吧。



各位圣诞快乐!


如果您喜欢,请把《学界男神 工口 回忆录  ~圣诞礼物~》,方便以后阅读学界男神 工口 回忆录  ~圣诞礼物~部分1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学界男神 工口 回忆录  ~圣诞礼物~部分15并对学界男神 工口 回忆录  ~圣诞礼物~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