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姬传奇

第4部分

类别:都市 作者:闲人沙硕 本章:第4部分

    “还为了南昭的珍宝。”霍青补充道。

    “象牙,宝石和水果。”我知道南昭国家虽小,但物产丰富,尤其是这几样天下闻名。

    “不,还少了一样最珍贵的。”霍青的眼里放出异样的神采,接口道。

    “南昭最有名的就是这几样啊,哦,对了还有山茶花,大理家家户户都种山茶,有些可是天下仅有的绝品。”阿奴不止一次提到云姬最喜欢的花,就是白色的极品山茶。

    “不”霍青笑着摇摇头,“那是什么,云姬会不知晓?”我很好奇,这大木头在卖什么关子。发现霍青正渐渐靠近我,“是你!”,他突然伸出手,捉住了我的下巴。就在他的唇马上要印上我的时候,“啊秋”我好死不死的突然打了个喷嚏。一下子破坏了这美好的气氛。慌忙逃出山洞,沿着洞口和瀑布间极窄小的一点空隙,贴着石壁,出了山洞,来到潭边一处布满鹅卵石的浅滩 。我捏了自己一把, 还没有完全脱离险境呢,哪有心思想这些。

    清晨和煦的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暖和了不少。打量四周,这个水潭嵌在个幽静的山谷中,山间有不少灌木和野花,景色怡人。我蹲下身子掬起一捧清凉的潭水,泼在脸上,啊,头脑顿时清明。照着清澈明亮犹如镜子的水面,我理理有些散乱的青丝,水中人清丽无匹,只是脸上更见憔悴。没有想到我杨月月才到这里二十四个小时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觉得口有些干,我又掬了一捧水,送入嘴中,水好清甜呢。

    “快来尝尝,这水好甜。快...“

    “哦”我一阵眼晕,瞬间已被人抱起,索入一具坚实的胸膛中。在我还没完全准备好之前,霍青灼烫的唇已封住了我冰凉的唇。他的手臂紧紧榄住我的腰,不容我有丝毫退却。“霍...”毫无经验的我刚想开口,却让他吻的更深入。我体会到一种新奇且刺激的感觉,不知不觉间已伸出双臂,搂住了他的颈项,贪婪的享受着这美妙的滋味。良久之后,他看着我早已嫣红的脸蛋,伸出舌头,细细地描绘着我的唇缘,直到我的唇上全染上他的气息,才不舍的离开我已被他吻肿了的双唇。

    哦,天哪,没有人告诉我,被这个大木头吻着的滋味是那么好。

    “云姬。”,他渐渐冷静,柔声唤着我。

    “什么”,我羞得不敢抬头。

    “抱歉,我逾越了。”霍青轻轻地抱着我,不忍放手。

    我深深埋进他怀里,依恋的汲取他宽阔火热的身体所传来的暖意。

    <沙砾:耶!撒花,月月的初吻终于送出去了。>

    “青儿,你在做什么!”天哪,又是谁啊?

    脱离险境

    <沙砾:真是丢脸哪,某人的初吻居然被男方的老爸当场抓包。>

    我抬头看见一个气宇非凡的中年将军正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在山崖上瞪着我们。“我爹”,霍青从嘴里冷冷吐出两个字,缓缓放下怀中的我。“公主!公主!”,接着是阿奴的叫声,她急匆匆刚刚跑到山崖边,开心的向我拼命挥手,激动万分。

    “阿奴!”,太好了,她没事,我也朝着她不住挥手。

    终于离开了这个幽静的山谷。后来才知道,当我和霍青在逃亡的时候,他的副将李勇正带着兵士们在营地和前来偷袭的马队展开激战。起火之时,阿奴还在我的帐篷中熟睡,当她被浓烟熏醒了之后,吓呆了,幸好李副将冲入帐篷把她救了出来,又知道她是我的贴身侍女,不比旁人,于是全力保护,才使阿奴丝毫无损。可是并不是人人都这么幸运,这次遇袭,护送和亲队伍的兵士们死伤共一百多人,云姬从南昭带来的侍女和随从也有十几个伤亡。那晚值夜的小侍女和向我们报信示警的那个部将都没能幸免。幸好正在激战胶着之际,那偷袭的马队不知是否是接到了信号,竟突然撤退了,我想他们既然是冲着云姬来的,那我和霍青逃脱了之后,他们自然也就无需恋战了。

    之后李副将开始集合剩余的人马分头往附近的山里搜寻我和霍青的踪影,正巧遇上从边关巡视换防回来的兵部尚书霍无忌,才从一名随行的家将口中知道了这个山谷和秘密山洞的所在。于是霍无忌亲自带着霍家军和阿奴寻到这里。

    终于,和亲队伍在霍无忌的霍家军亲自护送之下,又踏上了前往大都的路程。一路上我都没有再见到霍青,只知道他因为受伤被安排在另一辆马车上。我得了风寒,无精打采的象只可怜的小病猫,窝在车里,阿奴服侍我用饭喝药。这个小妮子没事就絮絮叨叨的在我耳边讲述着那个名叫李勇的年轻副将如何在大火中挺身相救,一边护着她一边英勇地和敌人搏斗,听的我都能背了。看来她是看上人家,无以为报,想以身相许了。想到那些死去的人,我意识到了战争的可怕和权力斗争的残酷。还想到霍家老头子向我行礼问安时的神情,他一定把我看成红颜祸水,狐狸精了。

    有了偷袭营地的事在前,众将士们都提高了警惕,各个抖擞精神,不敢有丝毫懈怠,几乎是不曾停歇的,一直赶了五天四夜,终于在第五日的傍晚,过了潼关入范阳,进入了京畿范围。

    我们被安排住进了朝廷的驿馆,因为要重新补充给养和送亲的兵士,我们被告知休整三日后方才起程赶赴大都。我在华丽客房的舒适大床上睡了整整一天一夜之后,在第二天傍晚才起床用晚饭,自己觉得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饭后在花园里散步时,我听到驿馆的两个下人经过走廊时边走边议论,“你听说了没有,霍青将军因为违反军令,擅离职守,被老将军处罚了,如今正在他家别院里养伤呢!”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我回到房间,拉着正在做刺绣的阿奴,“你知道霍青受罚的事么?是什么时候的事?”

    “公主,您别急。”,阿奴吞吞吐吐道:“是今天早上的事,我也是听这里的下人说的。说是因为将军他擅自离开营地,在马队来袭的时候,没有坐阵指挥,使的兵士们伤亡惨重,尚书大人依照军法治将军的渎职之罪。”

    “那是什么处罚,快告诉我!”

    “听那些下人说,因为将军救公主有功,将攻折罪,抽二十鞭子。”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不问你,你就不说了是么!”我真的生气了。

    “不是的,公主。”阿奴见我动了真怒,跪下道:“您风寒还未痊愈,又太过劳累,奴婢见您好不容易睡的这么香,不想让您担心伤神,更何况这是军法,公主知道了也是枉然。”

    算了,事以至此,“阿奴,起来吧,不关你的事。”我拉起阿奴,“我想去看看他,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可是,公主的身份?”

    “没事,我们可以这样...”

    不一会儿,就看见一个貌若潘安的俊美公子和一个俏皮的小书童鬼鬼祟祟地从驿馆的后门溜了出来。我和阿奴一到街上就开始四处打听霍家别院的所在。幸好霍家别院是范阳最大的宅子,人人皆知,找起来并不费力。范阳是京畿范围内除了大都以外最大的城市,也是金鹏军队的大本营。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可我实在无心逛这繁华的夜市,一心只想快见到霍青,更不理会街上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对我投来的痴迷和艳羡的目光。

    过了几个街口,终于看见了霍家别院的红色大门。门房管事的老伯见我虽衣着普通但仪表非凡,立刻殷勤的迎了上来。“请问公子..”

    “请问你家主人在么?”我拱手问道。

    “老爷从昨日起在军营里办事,别院只有少爷。请问公子找的是~?”

    还好,霍家老头子不在家。“我找的就是你家少爷,请通传一下,就说云公子来看望他。”

    “是,是,小人马上就去,公子稍等。”转身进了府中,走了几步还不时回头打量我,自言自语道:“啧啧,世间竟有如此脱俗出尘的人物。”

    才一会,一个丫头便跟着门房回来了,“公子请随我来。”我和阿奴便跟着她进了别院。

    范阳的驿馆已是十分豪华了。没想到和霍家别院一比真是给比到太平洋去了。这里气派非凡,院落林立,品位不俗,不愧是四大家族的宅第。走了好一会儿,终于三人停在了一座名叫“松竹轩”的大屋子外。“公子请。”那丫头拉着阿奴退了下去,阿奴看着我,“去吧。”我向她示意跟着一起退下。

    我走到门前,举手刚想敲门,门就从里边打开了。

    “进来!”霍青一把把我拉进屋内,我还没有站稳,“啪”一声房门就被关上,一双粗壮的臂膀从身后紧紧的环住我,我又找到了那种熟悉的温暖感觉。

    “你的伤如何?尚书大人为什么要治你的罪?”,我心里念着这件事,问道,“一定很痛吧?那鞭子抽在身上。”

    “不痛了。”

    我转过身,双手抚摩着他的脸庞,“你脸色不好,人也瘦了。”

    霍青捉住我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眼底流露无限柔情,道:“想你!”

    “让我看看你的伤吧。”,说着我伸手去解他衣襟上的布扣。“不用了。”他连忙按住我的手,“不行,我一定要看。都是云姬的错,是我任性才害的你变成这样,都怪我。”

    “天哪”,霍青后背上又多添了十几条深浅不一的鞭痕,虽然上了药,但仍是惨不忍睹。我轻轻的抚着那些伤口的边缘,眼泪竟不自觉的掉了下来。“为什么,明明是你救了我,明明是我擅自离开营地。为什么你从遇到我开始就一直在受伤。”

    “傻瓜,不关你的事。”霍青用袖子轻轻擦去我的眼泪,将我拥入怀中,然后既象是说给他自己听,更象是对我所立下的誓言,低语道“为了云姬,我赴汤蹈火,死而无撼。”

    真是个大木头,我听着心里甜丝丝的。

    居然有帅哥愿意为我赴汤蹈火,,好感动啊。

    我把霍青推坐到椅子上,然后自己又坐到他的腿上,双手捧起他有些清瘦了但依然俊朗的面庞,吻上他的额头,鼻尖,“云姬,我们真的可以么?”霍青闭上眼睛呢喃着,“嘘,什么也别说。”我主动的印上他有些苍白的薄唇,霍青感受到了我的青涩,大手捉住我的下巴,化被动为主动,疯狂地与我唇舌交缠起来,引领我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

    不速之客

    一番热吻缠绵之后,我静静的依偎在霍青的怀里,把玩着他布满粗茧的大手,他则默默的拥着我。我们俩就这样享受着这片刻甜蜜的时光。窗外的明月已渐渐爬上了枝头。

    “我该回去了。”虽然很留恋霍青温暖坚实的怀抱,可我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既然上天又给了我这个云姬的身体,那我不应该只为自己活,更要为她而活,要把她未走完的路走下去。我挣脱他的怀抱,起身走到门前,霍青不舍的拉住我的手。于是我踮起脚尖,仰头在他唇上轻轻一啄,“将军的救命之恩,云姬一生铭记,好好养伤吧。”然后对他绽放出一个明媚的笑颜,不理会他的失落,打开房门,带着阿奴离开了

    霍家别院。

    出了霍家别院之后,我和阿奴缓缓在范阳繁华的街市上步行。此时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街边的酒楼和商铺都悬挂起了彩灯,小贩的叫卖声更是不绝与耳,比出来的时候更加热闹了。阿奴终究是个小女孩,见到街边的各色小摊,又有不少新鲜的玩意儿,哪有不兴奋的道理。于是拉着我东看看西瞧瞧,出门的时候还在旁边嘱咐我要早点回驿馆,不可在霍青那里逗留太久,这会儿可是全忘了。我被她的情绪所感染,也开始左顾右盼,四处闲逛起来,这还是本人在古代的第一次逛街呢。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云姬传奇》,方便以后阅读云姬传奇第4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云姬传奇第4部分并对云姬传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