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姬传奇

第19部分

类别:都市 作者:闲人沙硕 本章:第19部分

    于是,我和薛小怜跟着李勇走进明月轩,来到了二楼雅致舒适的卧房中。见一个丫鬟正坐在大床边守着。我向李勇打了个眼色,他立即会

    意,让那丫鬟退了出去。我一步一步走向那大床,两手握着拳头,指甲深深的嵌进掌心里。霍青就那么盖着锦被安静的躺着,脸上原本健康的

    小麦肤色被一种骇人的惨白所替代,嘴唇干干的,裂了不少口子,额头上缠着一圈圈的绷带,右边的额角上渗出的血丝,仿佛在绷带上晕染成

    一朵红梅。

    “姑娘,你到底是谁?”李勇望着我不解道。

    我强忍眼里的泪花,回身说道:“将军身上可有什么随身物品是绝不离身的?...比如说丝帕。”

    “你怎么知道?”李勇连忙从怀里掏出一方染血的丝帕,好奇的看着我。果然不出所料,那木头一定把它贴身藏着。的

    “上面是不是绣了‘云’字?”

    “您...”李勇随即恍然大悟,立刻在我面前单膝跪下,“公主!”

    “你知道我的身份?”我连忙让他起身。

    “能有如此气度者非公主莫属。”李勇抱拳道:“将军在受伤昏迷前把它交给末将,嘱咐一定要妥善保管。末将出身江湖,蒙将军一手提

    拔,鞍前马后一直跟随了五年,请公主放心!”。

    “那就有劳李将军了。他的伤势究竟如何?”

    “大夫们都说身上的刀伤好治,头部的重创难愈。那么大一个血窟窿,叫铜锤给砸的。若不是为了救那个小孩子,将军绝不会挨这一下子

    。”

    “知道了。李将军请让我和他单独呆一会儿吧。还有以后请叫我丹凤,我如今的身份是教坊的歌伎。”我从他手里接过丝帕,定定的望着

    上面的血迹,然后把它塞进袖子里。

    一旁一直沉默的薛小怜便和李勇一起退了出去。

    我绞干铜盆中的面巾,坐到床边小心的替霍清擦着脸,眼泪止不住一颗颗的滴在他毫无血色的脸庞上。掀开锦被一角,他宽厚的身上缠满

    了绷带,一定很痛吧。我掖好被子,抚摸着他冰凉的脸,俯身吻在他的额头,眼帘和鼻梁上。看着他干裂的嘴唇,我端起桌上的小碗,用小勺

    把温热的茶水送到他的唇边,可他毫无反应,茶水顺着嘴角徐徐流了下来,一点都进不到嘴里。我连忙用面巾擦干流下来的茶水。

    霍青,我不许你死!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死!

    我喝下口茶含在嘴里,微微扶起他的头,吻住他干裂的嘴唇,用舌头挑开他的牙关,将口中的茶缓缓的渡进他嘴里,然后双唇封住他的嘴

    ,直到感觉他的喉结动了几下,才确定他已经把茶水咽了下去。可我实在是舍不得离开他,不住的吸吮着他的舌头,直到我的嘴里也和他一样

    充满了血腥味才离开,小心将他的头安放在枕头上。

    “丹凤姑娘。”门外传来李勇的轻唤:“先回去吧。待会儿小候爷和大夫会来看将军。您明天再来,我会给您安排的,放心吧!”的

    我依依不舍的在霍青的额头上映上一吻,便离开了月明轩,跟着薛小怜回了后院,一路上沉默不语,任由他一路牵着我。的

    夜里,等思思和阿蛮睡了之后,我来到了空无一人的澡堂。当热气腾腾的温泉水洗去一路的风尘,洗去脸上厚厚的易容粉之后,我再也控

    制不住,掩面在水池中抽泣起来,良久,良久。

    等我穿好衣服,又敷上这厚厚的易容粉从澡堂里出来时,却看见薛小怜站在外面。“你在这里做什么?”我迎着他走过去,夜风吹着他披

    散的长发更觉飘逸。

    “我在这里守着,免的有人闯进去。”薛小怜为我披上挡风的狐裘,牵着我慢慢走回后院,月光在石子路上洒下两道纤长的身影。

    苏醒

    在摇曳闪烁的烛光下,我坐在霍青的床边默默注视着他惨白的面容,期盼着他能早点醒来。多亏有了李勇的帮助,他支开了守夜看护的丫

    鬟,让我能连着两个晚上等思思她们熟睡了之后,到月明轩来看霍青。

    我体会到了爱上一个人的快乐与痛苦;快乐的是他就在我身边,听的到他的心跳,触摸的到他的人;痛苦的是我就在他的身边,而他却听

    不到我的呼唤,感受不到我的亲吻。

    由于连日昏迷,霍青的脸庞又消瘦了不少,本就如刀刻般完美的轮廓现在看起来更是棱角分明,我的手指沿着霍青高挺的鼻梁一路轻轻的

    划到他干裂的嘴唇。听李勇说,每天的汤药都是大夫让人把霍青的嘴掰开,然后用芦苇管子一点一点直接灌到喉咙里的。的

    “那种滋味一定很难受吧。”我自言自语着,俯身低下头用舌头轻轻舔着他的双唇,然后伸进他嘴里感受着只属于他的味道,从来没有象

    此刻一样这么渴望一个人的亲吻。

    霍青,你醒醒!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来了,就在你身边,亲亲我!眼泪一颗颗滴在他的脸上,慢慢流进我们俩的嘴里,有股淡淡的咸味。

    当我正在全心全意感受着他的时候,突然他的舌头似乎慢慢的探进我的嘴里,搅弄了几下。

    “霍青!霍青!”我连忙捧起他的脸,不住轻唤着。只见他的眼皮颤动了几下,然后慢慢的睁开眼睛。

    “你...”听见了他的喉咙里发出低哑的声音。他实在是太虚弱了。

    “你终于醒了,别说话!好好休息!我这就去叫人找大夫来。”我轻轻将他的头放在枕头上,激动的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起身下楼去叫守

    在那里的李勇。

    稍后,我站在月明轩外的假山后面,看着大夫和丫鬟们在楼里进进出出,心里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松了。感觉到有人走到了我身后,

    我回头一看是薛小怜,他一手搭在我的肩上,微笑道:“放心吧。他会很快好起来的。”

    听了这话,几天来心里所有的郁闷和委屈都在这一瞬间释放了,我低泣道:“是的,他会好的,会好的。”此刻的眼泪也是幸福的眼泪。

    薛小怜一把揽住我,任由我在他怀里尽情的宣泄心中的喜悦。

    次日上午,薛小怜要带着歌舞班子到驻扎着先锋军的军营去表演,以此来鼓舞将士们的士气。他本想让我呆在屋子里好好休息,但心情已

    经大好的我坚持要和班子里的人一起去,一来我真的很好奇想到古代的军营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样子,二来我现在也算是歌舞班子的一员,就当

    是为了金鹏的老百姓做一点事情。

    我站在舞台一侧看着台下兵士们的表情,就知道薛小怜所弹奏的古筝曲虽然技艺精湛大气磅礴,但是这种高远的意境恐怕不是普通的年轻

    兵士们能够完全体会的。思思和阿蛮等人所唱的小曲,也尽是些吟风颂月的幽怨小调,兵士们听了倒是更添了几分思乡之情,越发丧失斗志。

    来扬州的路上我就想着要和薛小怜商量多排演几个新的节目,但因为一心牵挂着霍青的伤势,所以一直都没有落实。今天回安乐侯府之后,一

    定要同他好好合计一下。

    正想着,刚唱完曲子的阿蛮抱着琵琶从舞台上退了下来,来到我身边。“丹凤姐,你也唱一段吧。好几天没有听你唱曲了。”的

    “这个嘛,我想想吧。”我思索了片刻,记起了几天前在马车上给薛小怜哼过的一首歌,是我小时候很喜欢的《金剑雕翎》里的主题歌《

    云破天开》,这首似乎还有点应景。不过这首我好久没有弹过了,还是让薛小怜来帮我伴奏吧,不知道他只听我哼过一遍,也不知道能不能记

    得?

    “好吧。”谁料他听我讲了曲名之后,居然一口就答应了。

    接着,我就款款走到舞台中央,扫了一眼下面兵士们一张张年轻的面孔,酝酿了一下情绪,冲了薛小怜点了一下头,坐在一边的他随即拨

    弄起琴弦,居然将歌曲的前奏准确无误的弹奏出来,真厉害!

    腰仗三尺正义剑,胸怀柔情千万千。

    潇洒来去山水间,两情千里也缠绵。

    英雄出少年,风姿焕发扫狼烟!

    豪气干云天,哪怕敌寇人心险!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云姬传奇》,方便以后阅读云姬传奇第19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云姬传奇第19部分并对云姬传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