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天机棍

第66部分

类别:都市 作者:小野 本章:第66部分

    华云龙还未答话,程淑美那肥嘟嘟毛茸茸布满露珠的阴户已压到了嘴上。

    …………

    一个时辰过后,云消雨散,程淑美、阮红玉的小穴都被华云龙灌满了精液,两人的阴毛都被淫水打湿,凝成乱糟糟的一团,尽管都用枕头把屁股垫了起来,还是有一些精液和着淫水从小屄中流了出来。

    躺在床上歇息了一会儿,看着李出发时间不远了,华云龙催促母女俩:「快到时间了,起来洗洗吧!」

    阮红玉拿了条帕子,堵在穴口,穿上亵裤,道:「我不洗,我要留着哥的味道!」

    说完伸臂环抱住华云龙的脖子,和华云龙拥在一起。

    程淑美道:「红玉说的是,我也不洗了,我也要留着龙儿的味道!」

    华云龙和程淑美、阮红玉一起来到庄门口,大家已经等在那里了,女人们都来为程淑美、阮红玉、秦畹凤、华美玉送行,大家都争着上前,拉着她们的手,说着祝福的话语,流露出难舍难分的神情。华云龙拥吻了华美玉,擦干了华美玉的泪水,然后来向秦畹凤道别。

    秦畹凤把华云龙拉向一边,华云龙抱住秦畹凤,和秦畹凤吻在一起。

    秦畹凤的一只手从华云龙的裤腰伸了进去,握住华云龙那湿漉漉的大鸡巴,道:「龙儿,我说你用过早点就不见了,原来是去安慰那母女俩了。我说怎么刚才闻着那娘俩身上有精水的味道?」

    华云龙道:「娘,可惜我不能像孙猴子,变出几个分身来,就可以把娘和美玉也给安慰安慰了。」

    秦畹凤道:「去你的,昨天晚上我们娘俩已经够了,你要早上再来一下,我们娘俩还真吃不消呢。娘知道龙儿是有心人,昨天夜里特意在美玉和我身上多下了些功夫。娘这会儿是有正经事要给你说。」

    华云龙道:「娘!你只管吩咐。」

    秦畹凤道:「龙儿,你知道你有种神奇的魔力,你的女人都为你疯狂,为你舍生忘死,都想多和你欢好。」

    华云龙道:「龙儿知道,苦了娘和二姐,要远离故土。不过我会常去看你们的。」

    秦畹凤道:「我不是说我们,再不舍得,我们也不能整天腻在你身上,总得为咱们家做点事儿。我是说那几个孕妇,要她们禁欲我知道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也叮嘱她们了,但只怕到时候她们还是会控制不住自己,所以再交待你一下,你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可别过于疯狂,尤其子宫就不要轻易进去了,免得影响了孩子。美娟这丫头屄芯生的浅,又是头胎,更是要小心些。」

    秦畹凤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可惜娘没有福分,还没能为龙儿怀上孩子,反倒让女儿占了先。」

    华云龙暗道:「真是女人心,海底针,身边的这些女人个个温良恭谦让,怎么到来床上都暗地里比试,生拍落了下风,连怀孕生孩子也要争个先。」想起早上刚起床,秦畹凤为大家把脉,诊出白君仪、文慧芸、华美娟怀上孩子时那半是嫉妒半是羡慕的表情,甚至华美娟得知自己怀的是男孩子,而不像姨娘和奶奶怀的是女孩,也多少略显失望,华美玉表情有些黯然,华美玲则显得有些焦急。华云龙不觉暗笑。

    华云龙抚着秦畹凤的香肩,安慰道:「这种事是个机缘,机会多着呢,娘早晚会怀上我的孩子的,说不定昨天夜里就拨上种了呢?」

    秦畹凤道:「龙儿就别安慰娘了,我知道昨夜仍没怀上,让龙儿白白辛勤耕耘了那么多次,把这好种子都给浪费了,看来我这土地不似你亲妈那样肥沃。」

    华云龙道:「娘这里还不肥沃,那别人那里就都成薄田了。娘不用心急,过些日子我去南阳看你,保证让你怀上。」

    马儿慢慢行,车儿快快随,今日离别后,何日再相会。华云龙和众人一直送到五里开外,还是秦畹凤道:「千里送行,终有一别。如果一直这般,只怕一年也到不了南阳,我们就此别过。」

    文慧芸吩咐丫鬟们摆上酒席,大家共饮了离别酒,这才依依相别。

    如意天机棍」(大侠魂续)(五中)

    作者:Bigcock

    2010年/5月/30日发表于SexInSex

    原名《大侠魂编外》之「最美还是母亲屄」

    根据花间浪子《大侠魂色情版》改编

    原著:易容

    太阳渐渐向西山坠去,耀眼的光芒一点点收敛起来,山风徐来,清爽宜人。华云龙陪着白君仪到庄后散步,忽觉脚下一阵轻微的颤动,接着便听到如狮吼般的轰鸣。

    白君仪道:「是圣母泉喷发了,那喷泉可是安静了不少日子,咱们过去看看!」

    华云龙和白君仪加快了步子,绕过一片冬青林,那轰鸣声仿佛就在耳边,循着声音望去,入眼处是一片竹林,却是暗合武侯八阵图,隐隐透出一股杀气。竹林后边,只见一股水柱冲天,白雾腾腾。

    依着口诀,母子二人左转右拐,穿过竹林,眼前豁然一亮,一丛丛月季,红的、粉的、绿的、紫的、白的,争奇斗艳,在枝头上闹得正欢。再往前,依着山一方五六亩大的水塘赫然在目,水塘上方雾气腾腾,一条白色的水龙直冲天际,离池边越近,脚下颤动得越发厉害,喷泉的轰鸣也越发震耳。紧邻池子东边,一片开阔地上建着一座亭子,上边挂着一幅对联,道是:「一池白水腾紫雾,半山青松弄绿漪。」在夕阳的余晖照耀下,池塘上的白雾镶着金,泛着红,紫霭升腾,恍如仙境。山上的青松也被镀上了一层金黄。池边上离亭子不远是那颗落霞山庄密不外传的紫龙果树,树下有一块巨大的汉白玉,石面平滑如镜,赫然是一天然石床。

    母子二人坐上石床,目不转睛地盯着蔚为壮观的喷泉,仿佛被造化的神奇惊呆了,也不言语,只是静静地相偎着。

    过了好一会儿,华云龙移开目光,抬头向西天望去,但见太阳离西山越来越近了,颜色也变得红彤彤的,半边天如同烧了火一般,云彩绚丽烂漫,如同瓦片错落有致,铺满半个天空。

    华云龙道:「妈,你看那落霞,多美啊!」

    白君仪凝神望了一会儿,喟然叹道:「落霞虽美,可叹日暮!正如女人,美韶华何其短暂。」

    华云龙道:「妈妈怎地有美人迟暮之叹?人生如朝露,去日苦多,所以才应该更加珍惜,更积极地追求幸福。」

    白君仪道:「龙儿说的是。像你顾姨、还有紫玉,明明心里喜欢你父亲,却不敢大胆追求,青春好年华白白逝去,若非遇上你,这辈子岂不是白做了回女人?只是便宜了你小子。」

    接着又深情地凝望着华云龙,郑重地说:「龙儿!妈妈真的要说声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妈妈这后半生岂不也是了无生趣?」

    华云龙道:「妈妈怎么跟儿子客气起来了?幸福快乐是互相施与的,我又何尝不是在妈妈身上感受到无以言表的欢乐?」

    白君仪道:「今天你娘和二姐,还有红玉母女已经出发了,今后几天你的女人们也大多要相继离去。这两天我常在自责,这样对她们是不是太残忍了?」

    华云龙道:「这是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其实我内心也不情愿她们离开,刚安定下来,又要重新过上刀头舔血的日子,心里挺对不住她们的。尤其是姨妈和表妹这一组,还有素若任务都很艰巨,危险性也很大。」

    白君仪道:「其实你姨妈她们看似凶险,倒也不必多虑。那玄冥教众尽管颇多凶恶之徒,但十大长老虽不是善良之辈,但却是重诺守信之人,既接受了谷世表的临终遗嘱,自会尽心辅佐忆白,你姨妈菩萨心肠,慈心大度,那些狠辣之徒未必折服于强权,却往往会雌伏于慈悲善良之人,再加上她们这组人手较多,还有江宁蔡家的势力向呼应,虽说担子不轻,但未必凶险。倒是梅姑娘,孤身一人,虽然其武功智慧都是一流,但毕竟年轻,九阴教鱼龙混杂,梅姑娘心高气傲,就怕她不知妥协退让,反而会有危险。」

    华云龙道:「妈妈分析的极是。我也对素若说过,凡事不可过于逞强,有需要帮助及时通知我。要不再加两个人帮帮她。」

    白君仪道:「我也考虑过。但一则怕伤了梅姑娘自尊,二则九阴教老教主尚在,我们派人去只怕会引起误解,反而坏了大事。不过九阴教老教主和梅姑娘名虽师徒,情若母女,定会尽力相帮,梅姑娘又雄才大略,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只是素若、薇薇和贾嫣都是不世之才,今后都是你的左膀右臂,妈妈对她们更操心些。」

    白君仪顿了一下,接着道:「听说你和梅姑娘原来还闹过不少误会?」

    华云龙道:「可不是,儿子可没少吃她的苦头。明明她喜欢我,却偏要和我作对。」

    白君仪道:「女儿家的心思你就不懂了。固然有像红玉这样爱上你就天天想粘着你,温柔缠绵的;也有像薇薇这样为你出生入死,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你,甚至包括自己亲娘的;也有像素若这样心里爱你,却做出恨你的样子,反倒处处刁难你的。说起来这梅姑娘和妈妈年轻时有几分相像,我那时候让你爹吃的苦头才多呢!要不你爹爹老叫我小魔女。」

    华云龙道:「妈妈这一说,还真是的,我也觉得素若和妈妈不光有三分形似,更有七分神似,那沉毅果敢的气质更是与妈妈无二,甚至在床上撒气叫来也和妈妈又几分相仿。看来我们父子同名,都逃脱不掉小魔女的欺负。」

    白君仪娇嗔道:「明明是你欺负我们,反倒成我们欺负你了。龙儿!梅姑娘好吗?」

    华云龙道:「好啊!素若很好啊!」

    白君仪牵着华云龙的手,掀开裙摆,放到未着亵裤的胯下,喃喃道:「 我是说她这里好吗?」

    华云龙在白君仪阴阜轻轻抚弄着,道:「真是骚妈妈,这里也要和你儿媳比。想比的话,找个时间你和素若一起伺候我不就行了。」

    白君仪嗲声道:「不!不!人家要你亲口告诉我嘛!」

    华云龙道:「素若这里也是一等一的美屄了!只是和妈妈比起来还是稍逊一筹。」

    白君仪心里甜甜的,嘴上却道:「龙儿又来诓你妈啦!素若年轻貌美,青春靓丽,妈妈黄连婆哪能跟她相比。妈妈的屄已经让你这坏儿子给磨出老茧了,怎像人家小姑娘家鲜嫩有弹力。」

    华云龙道:「儿子可是没有半点虚言。素若的屄虽说也饱满艳丽,可还不及妈妈这里肥美,妈妈里面吸咬的功夫更是无人能及,喷起潮来是有强劲量又大,就像这喷泉一样,人家说女人是水做的,我看妈妈才真是水做的。床上功夫那就差的更多了,素若还是有些青涩,哪像妈妈这样花样百出,骚媚入骨。妈妈不是和咱华家的几个女人,还有薇薇母女咱们一起做过,不论年轻的还是年长的,哪一个能比得过妈妈?我的女人中,妈妈是最好的,若非要比较,也只有顾姨那种媚态和妈妈差可相仿,但还是要少落下风,况且那禁忌的快感更是从别人身上体会不到的。妈妈!你知道吗?虽然她们个个都是尤物,但儿子最喜欢肏的还是妈妈!」

    华云龙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在白君仪的阴门捣弄着,发出噗滋噗滋的声响。

    白君仪「叭」地在华云龙脸上猛亲了一口,笑颜如花,道:「妈妈也喜欢龙儿肏。只是再过上六七个月,妈妈就不能再和你肏屄了。」

    说着脸色变得黯然起来。

    喷泉飘起的丝丝雨雾悄悄钻入两人的怀中,不知不觉中,衣服竟有些潮湿了。

    华云龙道:「妈,衣服有些潮了,我帮你脱了吧?」

    华云龙帮白君仪除去衣衫,自己也脱光了衣服,母子俩裸裎相对。

    白君仪盯着华云龙的大鸡巴,两眼放光,伸手握住棒身,叹道:「好漂亮好雄伟的大鸡巴,可惜再过些日子屄就只能看不能吃了。」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如意天机棍》,方便以后阅读如意天机棍第66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如意天机棍第66部分并对如意天机棍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