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的爱情故事

第9部分

类别:都市 作者:小野 本章:第9部分

    她忽然停下了脚步,我一回头,只看到她满眼是泪,狠狠地瞪着我。

    “小由……”我的心登时慌了,“对……对不起……我……我……”我说得乱七八糟的。

    小由咬了咬下唇,忽地扑了上来,一张嘴便吻上了我那错愕的嘴唇。我完全不懂得反应,呆呆地抱着她颤栗的双肩。突然间唇上一阵剧痛,小由已经用力推开我跑了,一边跑还在一边哭着说:“死小灿,我恨你……我恨死你……”

    我抚着淌血的嘴唇,愣愣地呆在沙路上,望在那慢慢的融进了落日斜辉的孤伶背影,心中只感到阵阵的刺痛。

    小由第二天一早便乘车回广州了。送行的时候,牛头叔欲言又止地看着我,似乎想开口发问;但牛头婶却拉开了他,不让他问下去。

    敏姐可以出院时,我的父母也终于赶回来了。见到多年没见的双亲,我当然又是兴奋,又是伤心了,像个小孩子似的拥着他们哭得停不下来。而他们见到我原来已经那么高大了,都很是感慨;还很懊悔地说对我不起,这几年来为了赚钱,把我完全忽略了,让我受了那么多的苦。

    爸妈说,他们在香港挨了几年,做了点小生意,也真的赚了点钱。这些年来他们断断续续的已经寄了将近二十万回来,给大伯修葺祖屋和替我治病。谁知所托非人,那个大坏蛋竟是骗他们的,把钱都扣了起来,全部拿去花天酒地!

    他们也说一直想申请我到香港去团聚,但因为他们在香港没住满七年,还不是永久居民,所以还没有资格。而且香港的人口政策也已经收紧了,现在想申请内地的子女去团聚已经没从前那么容易……

    他们也问起了我的婚事,我便怯怯地牵着敏姐的手,向他们说明了我们的关系……当然,我们把大伯跟她的事瞒住了。

    其实爸妈和牛头叔从小就认识,也很喜欢敏姐两姐妹,因此对这个小媳妇也没什么意见;只是自怨自艾的责怪自己没时间把我教好,让我小小年纪就坏了人家闺女的名节,还弄大了人家的肚皮……

    知道不能跟爸妈一起,我当然很失望;唯有退而求其次,向他们再一次提出了要跟敏姐搬到广州去的事。他们对这个提议都很赞同,毕竟那里比较接近香港,他们要回来探我也会方便些。而且大城市始终比较发达,教育的水准也比农村好,将来再升学的机会也大一点。再加上那里有敏姐的阿姨帮忙照顾我们,他们也可以放心一些。

    于是他们便马上开始联络在广州的朋友,替我安排迁居和找学校的事。

    至于我和敏姐,由于我还没成年,因此他们虽然不反对我娶敏姐,但正式更改户籍的事,还是要等到我满了十八岁才说。

    乡下的爱情故事 第六章 情深姐妹、左右为难

    我和敏姐打开大门,放下了行李,环顾着那只有些零星家具的简陋小房子,心底却涌起了无尽的甜蜜……因为这儿便是我们自己的“家”了!

    爸妈在广州市郊为我们购置了个小房子,地方不大,只有五、六十平米。但有两个房间和独立的厨房浴室,还有抽水马桶!虽然算不上豪华,跟县城里的小旅馆水准其实也差不了很多。但对我这个根本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来说,这里已经是皇宫了!

    ……更何况,我的身边还有敏姐。

    在敏姐的阿姨帮忙下,我们很快便在新的环境里安顿了下来。我插班到小由念书的学校里了,不过由于程度上的差距,我也得像小由初来时一样降一个级别。

    敏姐利用爸妈给我们的钱,在她的阿姨帮忙下也在市集里开了个卖成衣的小摊位,成了个个体户小老板。

    由于我有一段时间没上学,功课落后了很多;小由怕我追不上,便自告奋勇的在每天下课后跟我一起跑到敏姐的摊位上替我补习,闲时也会帮敏姐招呼客人,吃过晚饭后还帮忙收摊位,之后她才会回她阿姨那里睡觉,让我跟敏姐回家过二人世界。

    在这个万事都可以重新开始的地方,敏姐也像是变了另外一个人,变得朝气勃勃,每天都活力十足的,似乎已经将过去不愉快的经历都忘掉了,和我一起勇敢地迎接新生。

    而且因为甩掉了那孽种的负担,无论在生理上和心理上,我和敏姐都可以更加肆意、尽情地去享受着夫妻之间的鱼水之欢了。虽然她还是总不肯让我胡来,时常都嘱咐我要节制,不可太过放纵而弄坏了身体。有时拗不过我了,还会祭出我爸妈这“绝招”来,说答应了他们要好好地照顾我。

    嗯……有时我还觉得她这个大姐姐,倒像是我的妈妈多过像是我老婆呢!

    只是要对着她那诱人的身体而不准使坏,的确是件非常辛苦的事……因为她实在越来越漂亮了!原本已经很美丽的俏脸在解开了愧疚的死结之后,变得越加妩媚迷人。原本的少女青涩在我们频繁的云雨洗礼下已经完全褪尽,都转化成为淡淡的成熟韵味,在一举手一投足之间不经意地散发出来。

    我知道在市集里不少男人都暗地里迷上了她,有些还会明目张胆地跑上来示爱。

    但敏姐都不会理他们,统统不假辞色的一口回绝了。对那些婆婆婶婶们热心说亲的提议,也用要专心赚钱这冠冕堂皇的藉口来推搪。

    由于我年纪尚小,而且还在念书,所以敏姐一直把我们的关系隐瞒住。除了她阿姨、小由和很少数的几个人之外,其他人都想不到我这个不起眼的“小表弟”,原来才是敏姐的“真命天子”,还以为我和她妹妹小由是一对。还有几只不知死活的苍蝇跑来讨好我,又时常买东西请我吃,想收买我帮他们追求敏姐呢……

    我冷眼旁观,从来没担心过敏姐会移情别恋。因为我对敏姐很有信心,毕竟我们曾经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事,我知道她是很爱我的!而且,我对自己也是蛮有信心的!

    我一向都很聪明,而且亏得那“死鬼大伯”的严厉,我从小就很用功,才几个月便已经把落后的进度都追上了,考试时更是名列前矛,连成绩不错的小由竟然也给我比了下去。

    在床上我也增长了不少……自从跟敏姐好了几次后,我的小鸡鸡长大了很多,印象中跟我那“死鬼大伯”的大家伙已经差不了多少;而且耐力也增强了,每次一干就是整个小时,有时还要连续来两、三次……每晚都干得敏姐死去活来的,让她满足得不得了。

    小由也好像完全接受了我和敏姐的事,虽然对我不像从前那样亲热,但也没再恼我的样子。

    她在学校里和我是不同班的,平时见面的机会也不太多。不过我听同学说,原来小由在学校里很受欢迎,有不少学长都想追求她呢……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我们来到广州已经快一年了……

    牛头叔和牛头婶曾经来看过敏姐和小由一次,他们看到我小俩口生活得好好的,当然都老怀大慰。我爸妈来得比较多,听说他们在香港的生意做得很不错,迟些还打算跟朋友合夥,回来开加工厂呢。

    他们也不理我和敏姐的推辞,硬是留下了些钱来给我们做生活费……其实我们已经可以自给自足了,敏姐的成衣摊干得有声有色的,已经开始赚钱了;而且还赚得不少。

    这我很清楚,因为她的帐目都是我帮她算的。

    敏姐做生意的手腕很圆滑,跟那些供应商讨价还价时,那张可爱的小嘴更是一点都不吃亏;不过当她对着那一大堆数目字时,却会变了个小糊涂,始终也搞不清楚加减乘除。

    因此每逢放假,我都会跑到她的摊位里帮忙算帐,空闲时也会逼她苦着脸跟我学记帐,因为我快要高考,可能没那么多时间再帮她了。只是她虽然聪明,其他的差不多什么都一学便会,但计数却像是她的死穴……十次里最多也只有一两次不会算错的!慢慢地我也放弃了,只有认命的每天在她的撒娇声里替她整理帐目。

    我跟小由也相处得很好,升上高二之后我跟她被编在同一班上了,接触的机会也更多了些。她的功课一向都很好,在学校里还有“小才女”的称号。而且长得又标致,就算不是校花,也该算是班花级的人物了。我跟她同乡,又时常走在一起,因此很多人都把我们看成了一对,还使我成为了许多男孩子的眼中钉。

    其实,妒忌小由的女同学也不少啊……因为我也是很受女同学欢迎的。可能是因为我生得高大结实,长相也蛮不错,平时的衣着在敏姐那摊的无限量免费供应之下更是天天新款、非常得体;再加上我的成绩也很好,还有在香港赚钱的爸妈,因此也是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理想对象。

    老师们似乎都很喜欢我们两个,还选了我们当班会的正副主席,负责筹备学期末的表演活动。因此我和小由时常要在学校留到很晚才可以回家,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

    很快就到期末考了……因为我数理科的功课比较好,而那刚好是小由的弱项,因此她每晚都跑来我家和我做功课、温习,后来敏姐还索性叫她住了下来。

    那天吃过了晚饭,我照常跟她在房里温习。敏姐洗完碗后,一个人坐在厅里追看电视上的肥皂剧,还时不时情不自禁的大声笑起来。

    这几天正在酝酿着台风,天气又湿又热,我们把电风扇的速度调到最快了。

    大风吹起了小由长长的秀发,露出白嫩的小耳朵和像玉石般晶莹的粉颈;还有胸前那从敞上。

    小由白了我一眼,好没气低下头继续全神贯注地翻阅着笔记。我耸了耸肩,俯下身到桌子下面捡回铅笔,却在一抬头时,从桌子下面那双微微张开的白嫩美腿中间,窥见了小由裙子里面那条浅粉红色的小内裤。

    眼光一下子便给吸引住了……脑海中依稀浮现起那年暑假我们在山溪中嬉水的香艳画面,不期然就将当日那透过湿透的亵裤呈现出来的幼嫩花瓣,跟眼前这个明显地成熟了许多的饱满花丘做了个比较。

    ……那一天,我还用手指夺走了小由的第一次……

    “喂,小灿,你怎么了,检笔要捡那么久吗?”小由见我在桌底待了这么久,也狐疑地俯下了头。

    我慌忙爬回桌子上,装作若无其事的。小由瞟了我一眼,也就继续用功去了。

    我见她那么专心,暗骂了自己一句,忽然想起了下午时一个男同学硬塞了封信给我,请我转交给小由;一时兴起,便从书包里把那封没署名的信掏了出来,推到小由的眼前。

    她微一错愕,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我:“是什么来的?”

    我暧昧地笑了笑:“看看不就知道了?”

    她狐疑地拆开信封,才看了两句,马上涨红了脸,讷讷地看着我,美丽的大眼睛

    里掠过无数复杂的眼神。

    我忽然醒悟到她可能误会了,马上澄清道:“别误会,是“张正红”那小子托我交给你的……”

    “啊!”她还在呆呆的,忽地听到我的说话,登时像是惊弓之鸟似的浑身一震。

    脸上的红霞立时换上了乌云,俏脸一沉,随手把那封信揉成一团,用力地扔在地上。

    “怎么了嘛?”我连忙俯身拾起纸团,一面还打趣地说:“你也不用这么狠心吧,人家可是花了很多工夫才能写得出这么肉麻的情书啊……”可是当我从桌子下爬起来时,看到的却是小由那双含满了泪水的眼睛……

    “死小灿!”她低声地哭着。

    我完全呆住了,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霎时间,所有东西都好像静止了,连客厅外面敏姐爽朗的笑声都好像消失得无影无踪似的……耳朵里充斥着的,全都是小由哀伤的饮泣。

    “对不起!”我懊恼地道歉说:“小由,都是我不好。”

    她根本没理我,只是一直摇着头,泪水一滴滴的掉落在笔记本上,化开一朵一朵的水花。

    “小由……我……”我心里乱作了一团,还隐隐地疼痛了起来。

    “叩……叩……”忽然传进来的叩门声划破了我和小由中间难耐的沉默,她才刚来得及擦去眼泪,敏姐已经“卡擦”的推开了房门,半倚在门前笑着问我们说:“喂,我有点饿了,你们想吃点宵夜吗?”

    “不用了!”小由假装垂首收拾课本,掩饰了微红的双眼:“我很累了,想早点睡……”

    “那你呢?”敏姐似乎没察觉到妹妹的异样,转脸向着我像撒娇似的说:“小灿,不如你陪我去吃碗甜汤,好吗?”

    “好啊!反正我也有点饿了。”我急急地撑起身来,心虚地应道。

    出门口时,我在楼下回头往上望,清楚地看到了小由站在窗口旁边,一直看着我和敏姐。

    我和敏姐在街尾的小摊子吃过了甜汤,听她开心地诉说着日间在市集里的趣事,

    一颗忐忑的心终于稍稍安定了下来。敏姐今晚像是很兴奋似的,亲热地挽着我的手慢慢走回家,一面又伸手遥指着天上的月亮,说起了我们在乡间时晚上溜出去抓萤火虫的儿时趣事。

    我体谅的搂着她……自从小由搬来小住以后,我和她每天都温习到很晚,到我上床时敏姐早就睡着了;第二天我还没起床她又已经跑去为我们煮早饭,算起来我们也已经有近两个星期没好好地说过些亲热话了……心中忽然冒起了一阵莫名的愧疚,连脚步也停了下来。

    敏姐登时诧异地看着我,我二话不说,便把她一拥入怀,大口立时封住了那张甜美的小嘴。

    她挣扎了两了,便柔顺地任我施为了。我们两个就这样紧紧地拥抱着,在皎洁的月色下肆意的热吻。还好这时已近深夜,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否则一定会给人家抓到公安局,控告我们有伤风化。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下的爱情故事》,方便以后阅读乡下的爱情故事第9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下的爱情故事第9部分并对乡下的爱情故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