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的爱情故事

第12部分

类别:都市 作者:小野 本章:第12部分

    我惊讶地察觉到那具美丽的胴体,明显的比起几年之前成熟了不少。当年那双扁扁的小白兔,不知何时已经发育成两座不小的美丽山峰了。虽然还远远不及她姐姐的丰满,但却刚刚好让我一手握满,手感还非常的滑嫩细腻,结实而且充满弹力,跟敏姐那双柔软如绵的硕大粉团比起来,又是另一番完全不同的滋味。

    小由岭上的蓓蕾很像敏姐,都是非常的小巧,颜色似乎还要嫩红些,粉红色小小一点的非常可爱,让我忍不住张口便要含进嘴里吸吮。她的乳蒂也跟她姐姐一样敏感,在我的含吮下很快便胀硬发大了起来,还刺激得那跨骑在我大腿上上下的蠕动着的小毛桃,也渗出了大量灼烫的蜜汁,像要在我毛茸茸的大腿上写下情欲的宣言似的。

    手掌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沉甸甸的粉嫩肉团,顺着柔美的曲线慢慢往卜滑,终于到达那已经很久没造访过的美丽桃花源。小由的腿间丛林比起两年前茂密了许多,小花丘也更加饱满了,像个小馒头似的高高隆起。两片烫手的花唇中间那道小缝已经微微

    的裂开,准备好迎接我那入侵的指头了。

    手指慢慢陷进花瓣中间,剖开了泛满爱液的狭小溪谷,掠过傲立在溪谷口的敏感肉核,最后才强劲地撑开了紧闭的泉眼,在小由如泣似诉的慑人娇喘中,再一次重游故地……

    “哎……轻点……会痛……”小由紧皱着眉头,按在我胸口的小手轻轻地颤抖,娇躯无力地伏到我身上。

    我怜惜的从她的额头一直吻到小肩窝上,双手肆意的在她娇嫩的胸脯和紧窄的小穴中揉捏钻探。在我这个已经有了几年床第经验的老鸟手中,小由这未经人道的小处女根本完全没有还击之力,还没真个销魂便已经被我弄得一连泄了几次。

    “舒服吗?”我待她喘定了,才搂着她温柔的轻吻问道。

    她羞赧地咬着樱唇点了点头,然后却茫茫然地看着我。我向她眨了眨眼,笑着说:“我的脚跛了,接下来的要靠你了。”

    “我……我……”她低头看了看我那根笔直的指着天花板、硬挺得像枚随时都可以射上太空的征空火箭似的巨龙,不由吸了一大口气,脸红红的啐说:“我又没试过,不知道怎么做啊!”

    “很简单的。”我好整以暇地微笑说:“蹲上来,对准,坐下去……就是这样简单……”

    她嘟着小嘴瞪了我一眼,才皱起了眉头,好不情愿的慢慢蹲起,吃力的把微张的花瓣凑到胀硬的巨大龙头上,震腾腾的说:“是这样子吗?”一面尝试着轻轻地坐下。龙头抵在幼嫩的唇瓣上,马上就被满缢出来的蜜浆涂得满满的,泛起了淫秽的反光,红通通的更是恶形恶相。

    小由才蹲低了少许便停住了,撑在我胸口上的小手微微抖颤着:“不行……

    好痛……太大了……根本进不去……”这时巨大的龙头才刚挤开了紧合的谷口,把两片嫩红的花唇撑得像是快要裂开的样子。龙头抵在猛烈抽搐的小穴口上,那些透明的蜜汁不断地涌出来,爬满了整根粗大赤红的炮管。

    “可以的……”我双手牢牢地抓着小由的腰眼,腰身配合的上挺,“噗”的一下便在小由的痛叫中塞了进去!

    “好痛……好痛……己小由不断的呼痛,但还是很勇敢的没有退缩,配合着我的

    抽插慢慢的坐下。

    “哎……”小由娇躯剧震,厉声惨叫着,双手紧紧地搂着我,娇小的胸脯重重贴上了我的胸口,用那急促的心跳声向我表白出少女全心全意的奉献。

    一缕缕的嫣红血丝沿着我那根才进了一半的火棒慢慢流下……在经过了几年之后,我再一次夺取了小由的处女贞操;这一次才真的成为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巨龙冲破了处子的封印,顺着小由痛极乏力落下的一刹,势如破竹、开山劈石的马上便把那还没开发过的栈道完全贯通了。坚硬的龙头重重地顶住了还在强横地顽抗着的处女花芯,在少女神圣的宫殿里烙上了爱的印鉴。

    我没马上抽动,静静地搂着刚变成了女人的小由,用浓浓的情爱来舒缓她初次跟爱人紧密结合带来的巨痛。

    过了好一会儿,小由才松过一口气,还泛着泪水的美目含羞地看着我:“好痛,真的好痛!不过……也很满足!”

    “小由……”我深情的吻她:“谢谢你!”巨龙被窄小花穴箍得有点疼痛,忍不住开始了缓慢的抽插。

    初承云雨的小由什么都不懂,完全没有尽到作为一个“人上人”的责任。我躺在下面费力的挺动着,想快也快不起来;而且我也不抽得想太快,小由初开的美穴太要命了,又紧窄又灼烫的,非得慢慢品尝才不会浪费。小由比当日的敏姐显然还要娇嫩得多,我因为行动不便,每一下进出其实都不算太激烈,但仍然让小由不住的呼痛,痛得眼泪涟涟。紧狭的小穴像根不断收窄的橡皮管似的,不停的强力挤压着我那根充斥在里面的大肉棒。以我的耐力,平常至少都可以在敏姐身上撑上半个钟头;但替小由开苞这一次,我只支持了十来分钟便抵受不了,在她的处女子宫首次注满了男人的滚烫阳精。

    乡下的爱情故事 第八章 出墙红杏、绝情诀别

    那晚我们彻夜无眠,不停的做爱,结果第二天我和小由都睡过了头,小由索性翘课了,留在家中陪着我,而且她也要花点时间安顿好那张沾染了斑斑落红的床单……

    我们甜甜蜜蜜的用过早餐,又窝在沙发上依偎缠绵了好一会儿。我的脚虽然不方便,但手也没有乖乖的闲下来,总是不安分的往小由身上骚扰,把这个刚尝到了性爱滋味的小美女弄得身子发软的娇喘吁吁。要不是我体谅到她的小妹妹已经肿起来了,可能还会冒险在敏姐回来之前多干她一次呢!

    敏姐差不多到了黄昏才回来,还不知在哪里遗失了钥匙,结果要按门铃叫小由给她开门呢。幸好那时小由正在煮饭,我们没有什么亲昵的动作。

    敏姐一脸的倦容,才进门便一屁股靠进沙发里,脸上风尘仆仆的,还很憔悴。

    不过当她看到我脸上和腿上的伤时,登时也紧张起来,猛问小由我发生了什么事?

    又不断地埋怨我不懂照顾自己;最后还责怪小由没看紧我呢。

    小由很委屈地嘟长了小嘴:“什么嘛?小灿又不是小孩子了!”

    敏姐却负气的说:“还说不是小孩子?你看他,连自己也照顾不了!怎能指望他可以好好地照顾我啊!看来以后我还是要靠自己好一点!”

    “这次只是意外嘛!敏姐,我已经说过很多中不要再叫我“小孩子”的了!”

    我非常不服气的说。

    敏姐却没理我,还在嘀嘀咕咕、喋喋不休的罗唆说道:“不喜欢人家这样叫你,你自己就得变得成熟一点,省得人家每天为你担心……”她见我交又了双手在发晦气,才带着少许歉意的说:“好了,好了,不说了!啊……你看,深圳那厂家刚好送了些鹿筋给我做伴手礼,用来炖汤给你补补痛脚就最适合不过了……”

    我回了她一记白眼,她却像看不到似的,笑着跑进了厨房煲汤去了。

    小由看到敏姐进了厨房,才跑过来轻轻地打了我一拳,恼道:“都是你不好,让我给姐姐骂了!”说着又叹了口气:“小灿,姐姐对你真好。”

    “小由……”我听到敏姐从厨房里传出来的轻快歌声,无可奈何的苦笑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我当然是被迫喝了几大碗又油又腻的鹿筋汤,小由看到我那苦口苦脸的可怜相,不但没帮我,还在旁幸灾乐祸的落井下石。我的汤才刚喝完了,她马上又端多一碗过来。

    “怎么?还要喝?”我抗议道。

    小由还在促狭地笑说:“这已经是最后一碗了,而且还是姐姐的一番心血,你敢不喝吗?”

    我看了看敏姐认真的脸,也不敢再抗辩了;正要拿起汤碗时,敏姐却说:“小由,这一碗你喝吧。”

    小由一愣,讶异地看着敏姐;我也是一样……

    敏姐皱起眉头盯着她,有些古里古怪的说:“我见你今天走路怪别扭的,是不是不小心闪了腰啊?也喝碗汤补补吧。”

    小由的脸马上胀红了,讷讷地道:“哪有啊?可能是昨天扶小灿回家时扭了一下脚,很小的事,不用补了……”

    “是啊!”我当然知道她是什么事,马上抢着说:“一定是了!这么补的汤给她喝可太浪费了,还是让我来吧。”说着急急忙忙的把汤一口喝光,还几乎呛到了。

    敏姐笑着替我扫背,一面又嗔着说:“你啊!真是的……有得选时就你推我让,硬是到没有了才要来争……”

    我和小由听到,都是心中一愣;但敏姐却若无其事的说:“让我到厨房看看还有没有,再端一碗出来好了……”我和小由对望了一眼,松了口气。

    不知是害怕让敏姐看出马脚,还是不想看到我跟敏姐亲热,小由那晚没留下来,吃过晚饭后便找了藉口回阿姨家了;敏姐还嘱咐她明天记得替我回学校请假和拿功课呢。

    可能是舟车劳顿的关系,那晚敏姐很早便睡了,而我因为喝了补汤,小弟弟胀了一整晚。到了第二天一早睡醒,看到怀里还在海棠春睡中敏姐的美态,我终于忍不住了,不等她睡醒,便扯下她的睡裤乱摸,硬生生的把她从睡梦中吵醒。

    敏姐一边抱着怨,一边却柔顺地挺起了小屁股任我使坏。

    我上下其手的从后搓揉着她温软柔润的美一丽胸脯,扎成了一大包的伤腿穿在她两条大腿中间,不让她有关上门户的机会。巨龙在她肥嫩的俏臀上拖曳了几下,感觉到她够湿了,便粗暴地往那早已馋得滴着口水的小穴刺了进去。

    敏姐长长的咽了口气,灼烫的秘道蓦地缩紧,但已不能阻挡我那根超级勇悍的大肉棒。龙头无视那些强劲的防御,一下便直捣黄龙,狠狠地捣到洞底的幼嫩花芯上。

    “哎……太快了……有点痛……呀……好美……己敏姐忘形的尖叫起来,洞壁上火灼的黏膜马上包裹着缠了上来,紧窄的程度,跟前晚才刚被我开苞的妹妹比较起来也不遑多让。从后看去,敏姐那糊满了汗水的侧面竟跟小由疯狂的神似,让我差点以为自己仍在为那娇嫩的小姨子在开苞一样。脑海中还在不自觉的把她们两姐妹的身体比较了起来。

    论身体成熟的程度,小由那青涩的胴体当然不能跟敏姐比了。敏姐从小就比小由丰满得多,胸脯早就不是一手能够掌握的那一种了。虽然她看上去一点都不胖,但搂上去却是另一回事,肉肉的让人非常舒服。小由却是另外一种类型,她比敏姐娇小得多,浑身却充满了青春的魅力,肌肤也滑溜些,还充满了弹力。

    敏姐的小穴跟她的人一样,也是水水的、肉肉的,插进去的感觉还是好紧,进出之间还会不住的蠕动;不过如果跟小由那初开的美穴比较起来,在紧窄方面当然会稍稍不及了……

    我一边回忆着小由青涩的身体,一边却非常神勇的把她那成熟得多的姐姐也干得

    泄了一次又一次。

    “小灿……我……我爱死你了……”敏姐带点哭腔似的呻吟着:“我真的……很想为你……生个孩子……”

    我还迷醉在同时一早用她们两姐妹各有性趣的身体的幻觉中,双手用力地抓紧了那双硕大软润的美乳,十根指头都已经深深地陷进了绵花似的嫩肉里了。

    “呀!敏……敏姐……我……我都射……射给你了……”急促搏动的龙头一下比一下重的轰在顽抗的花芯上,在敏姐失神的忘形嘶叫中,狠狠地洞穿了紧合的子宫口,在她孕育下一代的温床中洒下了爱的种子。

    “小灿,你爱敏姐吗?”完事之后,敏姐轻喘着气,娇憨的伏在我胸口上,香汗全沾湿了的秀发,香喷喷的散落到我的颈上。和煦的晨曦从窗外照进来,在她那张充满了母性美的亲切脸庞添上多一分的温柔娴熟,就像是回到了妈妈温暖怀抱的舒服感觉。

    “当然了……我最爱的就是敏姐了……”我随口答道,昨晚又睡不好,一大清早还来了场这么剧烈的“运动”,只想合上眼小憩一下,根本没留心听到敏姐在问什么,好像都是些关于生孩子的事吧?我只是在朦胧中一搭一搭的随便回应着,不一会儿……还睡着了……

    爸妈的信又来了,这一次他们说替我安排出国的事已经有了眉目,再过几个月便应该成事了。敏姐很是兴奋,马上聘请了个洋妇来替我们补习英语会话,以免日后到了国外会变成哑巴。小由可没浪费这个难得的学习机会,也跑了来陪我们一起学。

    哪知敏姐上了两课,马上便推说自己跟不上,又嫌这嫌那的不肯再学了。反而顺道来当是补补习的小由却学得津津有味,很快便像我一样,可以跟那个洋老师用简单的英语来交谈了。

    敏姐见我们进步得那么快,倒没半点惭愧,还笑嘻嘻的说将来让我和小由慢慢教她好了。而且她也真的没有空,自从成衣摊迁进了店铺以后,生意忙了许多。

    敏姐还得成立一间正式的注册公司,聘请了几个职员,计画迟些在市中心的新型商场里开分店。因此每晚都在店里弄到很晚,一星期里最多只有一、两天可以回家跟我一起吃晚

    饭。不但假期里没空陪我,晚上还有时会推说太累而拒绝我的求欢。

    其实我已经很少到店里去找她了,就算有空闲的时间,我也宁愿陪着小由多一点。我们已经爱得难舍难分,几乎想每一刻都陪在对方身边,每天跟她说再见都是最难受的时候。小由嘴里没说,但偶尔间还是说溜嘴,嫉妒敏姐每晚都可以跟我睡在一起。

    老实说,我和敏姐虽然每晚同衾共枕,但我却感觉和她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了。

    那天已经很晚了,我关了灯正打算先睡觉,忽然却听到楼下有停车的声音……

    因为我们这社区不算很富裕,很少人家里有汽车的,于是便好奇的从窗口探头望下去。只见我们楼前停了辆日本车,一个穿着整齐西服的男人走了下来,跑到另一面替女伴开车门,还殷勤地扶着她的手下车。

    那个女人……竟然是敏姐。

    敏姐下车后还抬起头来,刚好跟我那完全不能置信的目光遥遥的对峙。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下的爱情故事》,方便以后阅读乡下的爱情故事第12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下的爱情故事第12部分并对乡下的爱情故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