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的爱情故事

第13部分

类别:都市 作者:小野 本章:第13部分

    她说那个男人是她朋友公司的职员,因为那晚应酬得晚了,便让他驾车送她回来。她又说很欣赏那男人的工作能力,还打算把他挖过来帮忙……她说时语气中没带什么感情,我虽然有点不大爽,但还是相信她了。

    ……我始终相信,敏姐是爱我的!

    因为快考试了,我和小由都忙着温习。我们虽然已经相好了,但无论她还是我都是很理智的,而且我们也还没想到面对敏姐的方法,因此除了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独处时才会表现得亲昵一点,平时都是挺规矩的。

    她对敏姐最近似乎忽略了我的事也没怀疑,因为敏姐自从搬来广州之后,这一两年的确改变了许多。从前她是很没主见的,但现在做起生意来那股拚劲,却已经完全把从小就比姐姐优秀的小由也比下去了。

    小由还说,那是由于我的关系,就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敏姐才终于有了要奋斗的目标。

    ……她也相信敏姐是爱我的!

    ……只是,我们都看错了她……

    我还很记得……那天刚考完试,我和小由下午不用上课;由于之前辛苦了几个星期,一旦放松下来,我们都想发泄一下;什么地方都不想去了,只想静静地亲热一下。于是我们匆匆填饱了肚皮之后,便手牵着手回到我家里,还没脱下校服,便已经忍不住拥抱着热吻了起来。

    我们的嘴巴一直黏在一起的滚在沙发上,我连脱裤子也省了,让小由跨坐到我的大腿上,只是拉开了裤链,又粗暴地掀起了小由的裙子,扯开了她的内裤;坚挺的大肉棒对准了往上一挺,一下便齐根的把小由捣了个满满……

    小由在惨呼声中搂紧了我的颈背,小屁屁疯狂地耸动着,非常勉强但坚决地把我的巨龙大口大口的吞进肚里;浅窄的小肉洞被撑得像快要爆裂了一样。但是她还是拚命的继续往下坐,像想把我整个人都吃下去似的。雪色的校服衬衣早给我扯开了,胸罩也被推高到颈项上,两颗胀硬的粉红乳蒂在我眼前急促地转着小圈圈,看得我眼也花了。

    双手用力地抓着充满弹力的臀肉,巨龙一次又一次的撞在小由身体深处的敏感花芯上,冲击着爱欲的堤防。

    那时我们背着敏姐,已偷偷地亲热过不下十次了,小由青涩的身体被我慢慢地开发,已经很能享受到性爱的快乐了。小由双手绕在我颈后,身体仰后,任由长长的秀发左右飞舞,半褪的白衬衫勾在香肩上,隐藏在校服短裙下的丰饶小屁屁,在我大腿上急速的起伏。

    “哎……哎……”龙头上又感到一阵灼热,小由又泄了一次。

    自从我们第三、四次做爱时她开始尝到了高潮的滋味之后,便乐此不疲地追寻着这难以忘怀的超极快感。而她那跟姐姐一样敏感的身体,也很容易便会达到高潮。

    急遽搏动的大龙头上一阵痒麻,到……到了……我和小由又同步到达了高潮;当我在小由神圣的子宫中忍不住喷射出大量火热浓精时,从那不断抖颤的花芯中也适时“蓬”的一声,洒下一大股一大股灼热的蜜浆。

    我们喘着大气靠在沙发上,全身上下还是紧紧地贴在一起,没有一丝空隙。

    白色的液体不断从我们仍然紧密结合的性器官之间汨汨的渗漏出来,糊满了我们的大腿,再滴落到沙发上。

    “小由,我爱你……”我一颗一颗的吻掉急促喘气的小由鼻上的晶莹汗珠。

    小由也是依恋地抱着我,小嘴中还在呢喃着:“我也爱你,小灿……”

    而就在这浪漫得不能再浪漫的一刹那,大门却“砰”一声的被打开了!

    我和小由低着头,下巴几乎都贴到胸口上了,默默无言地坐在众人面前。我固然是惭愧得完全不敢抬起头,小由更是羞愧得一直呜咽着。我没办法安慰她,只有用力地抓着她的小手。房中各人的脸色没一个好看的,我爸妈和牛头叔脸上都是一阵紫一阵青的,牛头婶却是一脸的无奈。只有敏姐跟她身畔那好看的男人脸色比较正常,但也是木无表情的,根本弄不清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刚才我和小由被突然出现的敏姐捉奸在场,抓个正着了。之后她还把我们两个押到酒店里来,原来我们的父母早就在“恭候大驾”了!

    我环顾了众人一遍,心想“丑妇终须要见家翁”,也不再犹疑,开口说道:“对不起,敏姐。弄到今天的田地,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不关小由的事!”

    小由听到了猛地抬起头,感动地看了我一眼,马上便哭着向敏姐说道:“不!

    全是我的错!是我引诱小灿的!你们都怪我好了!”说着就想站起来。

    “小由,”我立即拉住了她:“你不用替我辩护了。是我自己三心两意、见异思迁……己敏姐脸上一沉,干咳了两声,又呷了口茶,然后才向长辈们很平静的说:“你们都听到了……”

    我和小由的父母都齐声的摇头叹气。

    “其实,”她看了看我和小由,又再慢慢地说下去:“由小到大,你们原本就想把小灿和小由凑成一对的,不是吗?”

    牛头叔眉头一皱,刚想说话,却被牛头婶拉着。敏姐却没理会,看着我爸妈继续地说:“老爷、奶奶,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两位了……”我和小由登时震撼地看着她。

    “从今天起,他是他、我是我!己她像看不到我们两个似的:“我和小灿的缘分已经尽了……”

    “敏姐!”我和小由同时失声的叫了起来。

    她只是叹了口气:“小灿,我们完了!就算你和小由没被我捉奸在床,我也打算要跟你摊牌的了……”

    “我很感激你,但我们的结合只是为了两个字——“责任”!”她很平静地看着我:“当时你肯娶我,只是因为要承担我被你大伯奸污成孕的责任;而这几年我跟你在一起,也只是想报答你在我最失落时对我的关爱和照顾。”

    “小灿,你根本不爱我!从头到尾你爱的都是小由。”敏姐冷静的分析说:“只是你自己不知道,又或者知道了却不敢承认罢了!”

    她见我哑口无言的,又看向小由说:“小由,你更加不用说了,你对小灿的爱一直都没变过!姐姐其实才是你们中间的绊脚石。”

    小由也听得茫茫然的,却不敢反驳,只是不安的咬着嘴唇。

    “不是的!敏姐……我……”我还想争辩:“你也是爱我的,我感觉得到!”

    “傻瓜!”她骂了一句,眼里也开始湿了:“我们都把同情和爱情搞乱了!

    你因为同情我而娶我,我也是因为同情你而嫁给你;那些……都不是爱!”她接过身边那男人递上来的手绢,揩抹掉眼角的泪水:“而且……我已经感到很疲倦了……”说着又叹了口气。

    我不解地瞪着她。

    “我已经厌倦了当你的保姆!”她脸上一阵微愠,甜甜地抓起了身边男人的手:“一个女人最需要的,不是个天天都要让她担心的孩子气情人,而是个可以安心依靠的厚实胸膛。”

    “小敏,你……己我还没反应过来,牛头叔却忍不住开口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做的?小灿他还小,事情还是可以挽回的……”

    “爸爸,”敏姐面色一板,非常斩钉截铁地说:“你就由我吧!这样的安排对大家都好!”

    牛头叔身边的牛头婶忙拉着他坐下,牛头叔叹了口气,也就不再说诂了。

    敏姐的脸色缓和了一点,转头向着我的爸妈说:“世伯、伯母。”

    ……她真的改口了!

    “事实上,我和小灿在法律上根本没结过婚。这样也好,可以省了许多繁文褥节。”敏姐拍拍男人的手,那男人马上从公事包里拿出了一叠文件。

    敏姐翻开了文件,推到我爸爸面前:“这里是几年来世伯你给我和小灿的生活费和做生意的钱的详细记录,还有房子的屋契。都算好了,我会把每一毛钱都还给你的……”

    “小敏,”我爸爸皱着眉说:“这些钱是我给你们的,我没打算要收回。”

    敏姐微笑说:“不用了!如果我做得成你的媳妇,当然不会介意接受你的钱;但现在既然我和小灿要分开,我是不会要你们一毛钱的!”

    “敏姐,”我终于从连串的震撼中冷静了下来:“原来你早已经准备好了?

    你是什么时候决定的?”

    她愣了一下,才悠悠地答道:“很久了,甚至比半年前我开始发现你跟小由背着我搞在一起还要久……说真的,连我自己都记不清楚是由几时开始有这个念头的了?”她的眼眶又湿了。

    “也许从我开成衣摊的第一天开始,当我第一次领会到可以不靠别人也可以生活得好好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想离开你了……小灿,难道你感觉不到我们中间的距离一直在拉开,而且还越来越远的吗?”

    “不是的!敏姐,你说谎,你在骗我!”我不甘心地嚷着。

    她别有深意的一笑:“我为什么要骗你?虽然我们的确曾经有过一段很快乐的日子,但那已经是历史了。你身边已经有一个比我更适合你的女人,就是小由!

    而我,也已经不再需要你了……”她冷冷的,带点傲气的说:“就算不靠任何人,我也已经可以很好的生活下去;而且就算需要帮手,我也可以轻易地找得到了……”

    “我来介绍,”她拍了拍身边男人的手背:“他是“胡革新”,是我们公司的财务主管。小灿,他是北京大学会计系毕业的,计起数来比你还要快得多……”

    她瞟了瞟台面上的文件:“这些都是他算的!”

    我恼怒地瞪着那个男人,他却完全没有动怒,但也一步不退地回望着我。

    我不能否认,他的确长得很好看,高大俊朗、温文有礼、成熟稳重,看起来还很正直可靠的;坐在敏姐身边,真的比我衬得多!

    “小敏,”我的妈妈在爸爸翻看那些文件时,也帮口说道:“这一次的确是小灿不对,但我们已经差不多替你俩办好出国的手续了。不如你就看开点原谅了他,到了那边再重新开始吧?”

    敏姐差点没笑出来,但那个不屑的冷笑已经很明显地挂到嘴角上,任谁也看得出来了:“伯母,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跟小灿出国。人离乡贱,我在这儿生活得好好的,有自己光辉灿烂的人生,为什么要陪着你的儿子跑到一个连话也说不通的地方去受苦?己她又瞥了我一眼:“这么“宝贵”的机会,就当我让给小由好了。”

    “姐姐!”小由已经止住了哭声,胀红了小脸:“你说得太过分了!”

    “过分?”敏姐劈面就是一句:“你在我家里跟我老公搞上了就不过分?”

    “啪”的一声巨响!是牛头叔!他恼怒地大力拍在桌子上,把几杯茶都震翻了:“我不理了!你们想怎样就怎样!”说完就“腾”的站了起来,推开包厢的门跑了出去。牛头婶说了句:“我怕你爸有事……”说着也马上跟了出去。

    “没事的……己敏姐冷静地看着一脸煞白的小由:“爸爸他只是一时气疯了,气消了就没事了,你还是留下来说清楚我们三个之间的事吧!”小由瞪了姐姐一眼,终于坐了下来,没追出去。

    我看到敏姐决绝的样子,也知道已经没法挽回了,心里反而踏实了许多。抓着小由的手紧了紧,又温柔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才慢慢的向着爸妈说:“爸爸、妈妈,这次的确是我的错,敏姐不原谅我也是对的。”

    他们很无奈地瞧了瞧敏姐。我又叹了口气:“既然敏姐决定了自己要走的路,也已经找到了她想要的……”我看了看她身边的男人:“你们也不要勉强她原谅我了。

    不过你们给我的这些钱,其实我早已经花掉了,现在剩下的都是敏姐自己辛苦赚回来的,请你们不要收回。”

    我见敏姐想开口,便抢先一步截住了她:“敏姐,不要误会。我这样做不是要给你什么补偿!我只是实话实说。你不想亏欠我,我也不想白白接受了你的“照顾”!”

    她没跟我争辩,还是微笑着,那虚假的笑容里没有一丝表情:“小灿,难得你会这么说,看来你真的长大了点。不过这些钱我还是不会要,因为我不想再跟你们家有什么关系。”她转头看着房间的空洞处,感慨的说:“……又或者说,我不想再记起任何跟你们一家人有关的事了……”

    “敏姐……”我知道她又想起了我的大伯,那个她生命中的污点!

    我无言了!那个不只是她的伤口,在我心里也是根拔不掉的刺!

    大伯伤了她一次,我却在她那可能从来都没恢复的创口上再下了一刀……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下的爱情故事》,方便以后阅读乡下的爱情故事第13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下的爱情故事第13部分并对乡下的爱情故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