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的爱情故事

第14部分

类别:都市 作者:小野 本章:第14部分

    也许她是对的……这样对大家都好……

    我和敏姐就那样完了!

    那一晚她没回家,我也没有,我和小由都跟爸妈回酒店住了。

    爸妈把安排敏姐出国的申请转给了小由,在申请表中“关系”的一栏,一样是我的“未婚妻”。

    我们的申请出乎意料的顺利,才大半个月便已经批准了。

    我们离开时,很多朋友和同学都来了,牛头叔和牛头婶更拥着小由哭成了泪人。

    我也看到了敏姐,她和那个“胡革新”一起来,我还跟他握手了。

    在进入海关的时候,我回头不舍地再多看了几眼,很多人都哭了……

    敏姐也哭了……靠在她身旁的男人怀里……

    ……再见了!敏姐!祝你幸福!

    爸妈特地陪着我和小由往加拿大飞了一趟,替我们安顿好一切,妈妈还多待了一个月,等我们开学了才回香港。

    接下来,我和小由便勇敢地在外地开始了新生……

    乡下的爱情故事 第九章 情深缘深、真相大白

    “小由,你的花束拿得太低了……抬高一点……”我边调整着照相机,边向着站在我爸妈中间的小由嚷着说。头上顶着黑色四方帽的她皱起眉听着我的指示,双手越抬越高,终于忍不住狐疑地问道:“喂,你究竟要拍些什么嘛?”

    我促狭地笑着:“这张是全家福嘛,当然要把你肚子里的小乖乖也拍进去了!”

    爸妈马上哈哈大笑起来。

    “死小灿!”小由羞恼地跺着脚,要不是我爸妈在身边,她肯定会马上跑过来揍我。

    这是我们的大学毕业典礼,爸妈特地飞到加拿大来了。除了要庆祝我和小由拿了一级荣誉从大学毕业之外,他们还很心急地要喝小由这杯“新抱”茶……因为我们过两天便要结婚了,而且随着她这个新媳妇一起踏进我们家门的,还有那个因为一时意外带来的未来孙子。

    ……小由已怀了两个月的身孕!

    “还不是你害人家的吗?”小由不依地娇嗔说:“你啊……几乎弄得我要挺着大肚子拍毕业照,连婚纱都快穿不下了!”

    我按下了延时快门,飞奔过去硬插进她身边,一面还在逗她说:“要不干脆不要穿啊!我们索性打破传统,搞个天体婚礼好了!”

    “什么!”我妈妈即时惊叫了起来,小由更是用力地用手肘在我肚子上顶了一记。

    “好了!不要再玩了!先规规矩矩的拍张照片吧!”我的爸爸笑着制止了我们继续打闹:“都快要做人家的爸爸妈妈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

    “咔嚓”一声,镁光一闪……

    这张我和小由穿上了黑色学士袍的照片,除了终于完成了爸妈一辈子的心愿,让他们亲眼看着我从大学毕业了之外;同时也标志着我和小由完成了人生的一个阶段……而在面前迎接我们两个、还有我们那即将降临的“第三者”的,一定会是一条幸福快乐的康庄大道。

    四周的同学也迎了上来道贺,还抢着和我们两个拍照留念。虽然我们都同是毕业生,但我和小由却比他们多了两桩值得庆祝的事啊!

    五年了!我和小由离开故乡,踏足到这片遥远的异地已经快五年了!在这段日子里,我和小由两人深深地体会到自由社会那口完全不同的空气,生活算是非常的惬意。

    我和小由当然是在一起了,虽然她的美貌着实吸引了校园里不少有钱的俊男帅哥,给我们惹来了不少麻烦……当然,我也很受女孩子欢迎的……不过这都不重要,因为我们早注定是刮风都打不掉的一对了。

    我们在一个从香港移民来的家庭里租了个小地下室一起生活,每天一起上学,还一起去兼职。爸妈虽然已经为我们提供了足够的生活费,但我们两个都不想乖乖地当条寄生虫,所以放假时还是跟着一些家境比较清贫的同学们,一起躲到唐人街那些餐馆中偷偷地干些违法的兼差,赚些零用钱。

    我和小由很少会提到敏姐的事,在我们来到的头一年里,甚至连提也没有提过一次。连我们的父母们也很有默契,在他们的通信中就刻意的避开了她的事;要不是在一些不知情的旧同学的来信中,偶尔会说到有关“那个大姐姐”的店铺的事,可能根本不会想起有这个人了。听说她终于开了分店,而且还不只一间……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提起敏姐,是在我十九岁生日的那一天……早在之前那天我已经收到爸妈寄来的生日礼物,那是一封“大利是”,还有牛头叔寄来的、小由最爱吃的乡下土产,和一些从前旧同学寄来的生日卡。我和小由很兴奋地靠在火炉念着那些注满了思念的信息,羡慕地想像着在故地生活的他们是那么的无忧无虑,同时也庆幸我们可以幸运的高飞翱翔。

    当小由拆开一封信封上没署名的信件,看到那帧掉出来的照片时,我们两个都呆住了!

    ……那是敏姐,是她和那个“胡革新”站在长城的城楼上拍的照片,两人脸上都写满了甜蜜……

    信里还有张生日贺卡,上面写着:“小灿,小由,祝你们生活愉快;像我们一样!署名是:你们的敏姐”。

    小由怔怔地看着我,我只是苦笑了一下:“小由,我没事。”我把那封信跟其他的来信一起叠好,收进盒子里,一边笑着向还是满脸疑虑的小由说:“敏姐跟我的所有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心中只有你一个!”

    她没说话,静静地拥抱着我。我抚着她的长发继续说:“其实我早就已经没再恨她了……现在看到她可以从别人身上找到了我不能给她的幸福,我只会替她开心。”

    “小灿,不要再说了……”小由轻声地哭着:“我知道的……我明白的……”

    我们还回了封信给敏姐,叫她不用为我们担心……

    敏姐也有回信,都是些客套话。但之后的每一年,我和小由都会收到敏姐寄来的生日卡。她还每次都会夹着张和“胡革新”的合照,像在秀幸福似的。

    婚礼之后,我爸妈也急着要飞回香港去了,毕竟他们都丢不下那辛辛苦苦创立的生意。我和小由则会多留一会儿,处理好这边的琐事之后,也会到香港去找工作;同时也得让我爸妈亲眼看着宝贝孙儿诞生啊。

    我们一边收拾行装,一边还要拆阅那些早前寄来的、大大小小的结婚礼物和贺卡。之前太忙了,根本来不及处理,现在倒要看看哪些可以带走,哪些要抛掉或者送人了。

    很意外的,我们除了收到敏姐寄来的贺卡之外,还有封信……发信人却是“胡革新”!

    我们连忙拆开了信:“小灿、小由,我知道你们俩终于结婚了,恭喜!”

    其实我自己两年前也已经结了婚,但新娘却不是小敏。我等不到她了!噢!

    别误会,她的身体没事!我只是说等不到可以感动她的一天而已。老实说,我已经算很有耐心,等了她足足三年了;可是她对感情的执着和坚持,却远远超出了我可以支持的程度,我终于放弃了……

    说到这里,你们应该猜到她“跟我在一起”这件事是假的了吧?虽然我真的很渴望那会是事实。因为小敏实在是一个好女人,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女人。她为了成全你们两个,才会串同你们的父母,自导自演的做了那场戏,精彩的演绎了那个背夫偷汉、见异思迁的淫妇角色。

    事实上,我和她根本什么都没发生。我只是一个支领薪水、帮忙扮演个成熟稳重情夫角色的兼职会计主任而已。

    老实说,开始时我还真的以为她是受不了被爱人和妹妹背叛才决定反击,但我很快便发现她所做的一切,根本就不是报复,反而是全心全意的为你好。当时我对你这个能够得到她错爱的小混蛋可真是又羡又妒,但为了成全小敏,我也毅然地答应了她。

    当然,我不否认自己也曾经很卑鄙地期望过这出戏会变成事实,也曾经奢想过可以感动到小敏,真的成为她身边的男人……

    只是,那个真的只是个奢望,只是个幻想。在我决定放弃时,我已经劝告过小敏,叫她把事实真相告诉你们,让你们知道她的一片苦心。但是她却不肯,也不准我多事。到我偶然间从她跟爹娘的电话中,听到你们终于结婚了,也看到小敏脸上那阵任谁见了都会忍不住要哭的凄苦,我终于也忍不住了!冒着被她炒鱿鱼的风险,背着她偷偷写了这封信……

    我觉得你们有责任知道,你们现在的幸福,是一个可怜可敬的女人无数的眼泪交换回来的。署名是:“胡革新”

    “小灿……”小由一边读着信,一边已经忍不住流着眼泪:“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姐姐不是那样的人!”她不断哽咽地呢喃着;同时也说出了我心底里的猜想。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脑中满是数不完的问号,根本还没反应过来。

    我一下紧握着小由发抖的小手,抬起头来对她说:“快,打电话跟爸妈证实一下!”

    爸妈对事件露了馅有点意外,但却没再隐瞒,很快便为我和小由解开了这个埋藏了许多年的疑窦。

    原来敏姐很早便发现了我和小由搞上的事,她想成全我们两个,所以先跟我们两人的爸妈说好,要他们配合,再找了那个兼职奸夫“胡革新”来演了场戏;目的是要我安心的跟她分开,让小由代替她继续陪我走以后的人生路。

    我爸妈和牛头叔他们开始时是不肯的,觉得这样对她不公平;但到敏姐说出原来她已看过医生,证实自己已经失去了生育的能力,不可能为我们家传宗接代时,他们才被迫接受了。

    我扶着小由慢慢地走下车,再次踏足在这片几乎已经有近十年没踩过到的乡下泥土上。

    这里已经完全变了另一个世界,当年那淳朴的小县城已经变成了一个繁华喧闹的中型城镇,四周也满是高楼大厦了。我们乡下小村的零星破屋,也变成了一行一行,排列得井然有序的新式楼房,青葱的田地和果园都不见了,泥沙小径也换上了水泥路,连村子后面的小山丘也差不多被移平了,盖满了大大小小的工厂。

    “这里变了许多啊!”小由掩起了小嘴,不能置信的说。

    “是啊!真是变得太多了!也不知这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牛头叔感概地答道:“不过我们倒不用再担心要挨饿,生活也的确改善了不少……”

    牛头婶扶着白发斑斑、连走路也已经有点蹒跚的丈夫,领着我和小由在进村的马路旁的行人道上慢慢地走着:“小灿,你们那幢破屋早就倒塌了,前年你爸爸在那边建了幢新的。”她遥遥地指着远处鱼塘旁边的一列新别墅。

    “我们的新屋也在那附近,是你敏姐给钱建的。”她微笑说:“她已经很少回来了,这一次要不是因为政府规划的新公路刚好穿过我们的村子,要把我们的祖屋也清拆掉的话,相信她也不会专程回来呢!”

    小由看了看我,才问她妈妈说:“妈,那敏姐现在呢?”

    我跟她回来了之后,在广州找不到敏姐,却听到她的同事说她回乡下了,所以马上便打电话回来找我的岳丈牛头叔,才知道原来敏姐已经回来一个礼拜了。

    我们嘱咐他不要把我们回来的事告诉敏姐,接着便雇车直接赶了回来。

    “小敏一直不舍得拆掉那间破房子,但这一次政府因为要开辟新的高速公路,所以一定要拆了。”牛头叔叹了口气:“这女儿还是那么固执,跑到镇公所闹了许久,但人家几十亿的投资怎么改得了,而且早给了赔偿嘛!”

    “那她现在……?”我忍不住追问。

    “房子明天就要拆了,她多半又待在那里吧……”岳母大人愣了愣:“小灿,你和小由已经结婚了,敏姐的事就算了吧。”

    小由看了看我,点着头说:“妈妈,你放心,我们是不会有事的。”又鼓励地握了握我的手。

    牛头叔倒没那么多顾忌:“当日我原本是不赞成的,虽然说你和小由从小就是一对,但小敏始终与你有夫妻名分嘛……只是她生不了孩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自己没有儿子,也没理由眼白白的看着你们家也要断了香灯的嘛!”他说得像是理所当然似的:“现在看到小由终于怀了你的孩子,日后到了下面看到你们的太公,我也对得起他了!”

    他还一面豪气的说:“我牛头一生人自问光明磊落,问心无愧;我的女儿也要一样!小灿,你对小敏怎样我可是亲眼看到的。你是个好孩子、好女婿;既然小敏没法去尽你们家媳妇的义务,我还有另一个女儿可以……我牛头是不会对不起你们家的。现在看到你对小由那么好,对小敏也还有情有义,我就算死也会阖眼了!”

    牛头婶听了,马上骂他口没遮拦,叫他吐口水再说过。

    我和小由知道怎样也拗不过他的封建思想,也唯有陪着苦笑了一下。

    我和小由“吱”的推开了小院子的后门,终于看到那个久违的破落庭园……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下的爱情故事》,方便以后阅读乡下的爱情故事第14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下的爱情故事第14部分并对乡下的爱情故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