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莲

第3部分

类别:都市 作者:小野 本章:第3部分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里,我从恶梦中醒了过来。看看自己衣衫完整,连被子也盖得好好的,这才确信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恶梦。但……这场恶梦的感觉好真实,直至醒了过来,眼前彷佛还看到那蜘蛛怪物的残影。惊魂甫定,我起床想要找杯水喝,却在转身刹那,看到一幕骇人之至的景象。旁边的单人床上,老公仍是躺在那里,动也没有动上一动,但他的胯间,一根布满青紫色血筋的巨大阳具,裂裤而出,像根擎天柱一样怒挺着。凶恶的模样,和梦里那根粗大巨阳,竟似毫无二异。我战战兢兢地靠近过去,赫然惊见老公他微微睁开眼睛,嘴唇剧颤,很吃力地在重复一句话。听不见声音,我只勉强读出他说的字句。

    「师傅;救;我……」

    老公的清醒只有一瞬,很快又昏迷过去,怒挺的阳具也消了下去,快得让我甚至错疑一切全是幻觉。我是不愿相信鬼神之说的,但是那日试衣间里头的怪相、小桐的怪病、家里无故出现的脚步声与说话声、昨晚的恶梦,这都是不能用科学道理去解释的现象,还有老公的话,因为这些,我从第二天起东奔西走。一个月里,全省有名的庙宇,我都一一走遍,他们介绍了一些神坛,前後也十几位法师到家里来堪探,但不是看不出任何端倪;就是说邪气太重,超乎他们的能力范围。老公的情形没有起色,小桐的怪病却发得更厉害了,不仅是高烧,有时候更胡言乱语,浑身抽搐,嘴里不停地溢出白沫。我这母亲吓坏了,但却手足无措,什麽也没办法作。到最後,这些法师仍无法给我任何帮助,手边的钱却又花了几十万。美月说我迷信,但我真的不晓得该怎麽办,又因为小桐的病,心里烦躁,和女儿连起了几次冲突,家里的气氛更是恶劣。这天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把自己浸到浴缸里,打开上方的莲蓬头,希望藉着滚烫的热水,洗去疲劳。怀孕五个月了,近来时常觉得胸部涨涨的,是开始分泌奶水了吧!如果是以前,老公总喜欢把玩我肿胀的乳房,像是要把奶水挤出来一样,又握又捏,嘴巴吸着黑色的奶头不放,眼睛像是要嘲弄我一样直往上瞄着,让我直羞红到耳根去。

    「阿莲,假如外面那些女孩子可以叫做波霸,像你这样漂亮的大奶子,你知道应该怎麽叫吗?」

    「怎麽叫?」

    「叫乳牛啊!你是一头乳牛妈妈,楼下还有一头小的。阿莲和美月,你们都有一对迷死男人的漂亮大奶子。」老公笑道:「而我就希望当一个酪农,能一辈子帮你这头大奶子母牛挤牛奶。」

    从国中开始,我最讨厌就是被人叫做乳牛,觉得那好像是一种轻蔑的侮辱,可是,被老公这样讲,我心里只是甜甜的,娇嗔着说不依。回想着过去的甜蜜光景,我不觉笑了出来,忽然,莲蓬头喷出的热水变了样,夹着一股恶心的腥臭,大量稠浓的红色粘体,淋了我一头脸。眼睛睁不开,我拿旁边的毛巾擦擦脸,这才发现上头不断喷洒下来的,尽是温热的血水,强烈的血腥味,刹那间就将我浸泡在一个血浴池里头。我想要爬出浴缸,但手脚却软绵绵地没力气,最後只能没命似的疯狂尖叫,全然失去理智的惊声尖叫。

    「妈!妈,你没事吧?你怎麽了?」

    美月闻声赶来。她一小时前才和我吵过一架的,此刻却被母亲在浴缸里尖叫的样子吓坏了,搂着我连声安慰。

    「血!莲蓬头里面喷出来的……整个浴缸都是血……」

    我颤声说着,却清醒过来。浴池里的水,清澈得纤裎毕现,哪里有什麽血水?美月放开了我,那表情好像我有什麽不正常的地方一样,大概是因为仍在和我赌气,她小嘴一噘,快步跑出了浴室。从浴缸里跌跌爬爬地出来,我腿都几乎吓软了。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孤独,亲爱的老公没有了,儿子也高烧不醒,唯一安好的女儿却又与我闹脾气,整个豪宅大屋就像是只剩我一个,给所有人抛弃,孤立无援。空虚与寂寞,止不住地涌上心头,不晓得从什麽时候开始,我竟然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一面哭,一面进到小桐的房间里,关上门,看着儿子酷似我的俊俏睡脸,更止不住地放声大哭。哭着、哭着,泪眼朦胧中,我听见异响,儿子睡的床铺忽然裂开,出现一个大洞,小桐就笔直地摔落进洞里去,而床铺立刻又复合起来,只是少了原本睡在上头的人。耳中响起小桐的呼救、惨叫,虽然模糊,却是凄厉欲绝,我吓得快要晕过去了,脑里只剩一个念头,就是我要救我的心肝儿子!床头桌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大菜刀,我不加思索,拿起菜刀就要往下劈,要斩开床板,救儿子出来,就在要斩下的刹那,一把慈和的佛唱,笔直传入我脑里。

    「阿弥陀佛!」

    声音有些熟悉,依稀便是那日弥勒大师的口音。瞬间,什麽幻象都被驱散不见,我站在儿子床边,手里的菜刀高举过顶,小桐在床上安静地睡着,险些就给我一刀砍中,血染白床。惊出了一身冷汗,我忽然想到,菜刀不是应该在厨房吗?刚刚进房来的时候,也并没有看到这把大菜刀,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心中一颤,菜刀当啷落了地,整个精神被逼到边缘,就快要崩溃了,我像失了魂魄一样,呆呆地站在当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儿子痛苦的呓语。「……妈,我好难受……救救我……妈……妈妈……你在哪里?」

    如梦初醒,我抱着儿子,泣声道:「小桐,你不要怕,妈妈就在这里。妈会救你,不管怎样,妈妈一定会救你的。」

    儿子因为高烧而滚烫的身躯,在我怀里散着灼热的温度,但我却仿佛得到了支持下去的力量,告诉自己要坚强地再站起来,与那不知面目的邪恶力量对抗。

    第三幕

    也因为这样,我从杂物堆里翻找,弄出了当日被我弃如敝屣的名片,至於符咒,早已不知道扔去哪里了。一通电话打过去後,那边像是早已料到我会与他联络一般,指示我与他见面。大师的佛堂座落在中山北路上,听说在大溪那边还有一间更大的精舍,是由大师的信徒集资兴建,有很多达官贵人,定期到那边做闭关修行。佛堂里烟香缭绕,雾气氤氲,外头的种种喧嚣一点都传不进来,彷佛是脱离红尘的另一个世界。神案上黄幔披垂,供奉着许多尊我叫不出名字的神像,前头焚烧檀香,还播放着念唱佛经的梵乐。晴朗日光从窗户透射进来,檀香、梵音、佛像,令这佛堂充满神圣的感觉,使人心生敬畏,可是不晓得为什麽,我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大师身穿僧袍,端坐在蒲团上,望去俨然就像一尊弥勒佛,只是他的神情无比慎重。

    「女施主,我并不希望你会来找老衲。」

    大师道:「但既然你来了,代表事情已经发生,也只有尽力设法去消解灾厄。」

    我茫然不解,究竟灾厄从何而来?

    「善哉,善哉。你夫家三代行善,活人无数,今世本当享有福报,然而世事无常,物极必反,故不免百邪相忌。」

    大师看了我微隆的肚子一眼,长长叹道:

    「你腹中这胎,乃是龙象魔尊托生降世,带有一刀二箭。二箭直射父母,一刀齐克全家,成年後更会为祸人间,涂炭生灵。」

    我浑浑噩噩,对於这番晴天霹雳的话,只是感到不能接受。现在是什麽时代了,这麽迷信的话语,教我这拿过硕士学位的知识分子如何接受?

    「女施主或许难以置信,但魔尊托生,阴戾之气自然吸引邪魅,令百邪相随,招惹祸秧。女施主家里近日异事频频,便是种因於此,唉!若当日女施主让老衲施法预防,或许便不会有今日之事,纵有也可趋吉避凶,不至於让惨事发生。」

    我心头大震,若大师的话没错,那我们家今日变成这样,岂不都是我一个人的罪孽?

    「事情已经刻不容缓,如果再拖下去,任魔胎成长,非但你丈夫性命不保,就连你的一双儿女,恐怕也会再度死厄临身。家破人亡,就在眼前。」

    美月和小桐会遇到危险?这不可以啊!但是我肚里的这孩子,是全家人盼了好久的小生命,我身为一个母亲,怎样也要保护他,绝对不可以把孩子拿掉的。

    「只要饮下佛前净水,女施主再择日拿掉孩子,你一家的祸根便可解除。但如果要保存孩子,老衲就要作法驱除魔尊邪气,还元婴本来面目……这样不仅困难得多,而且逆天行事,要折损老衲二十年修行……唉!委实难得很啊!」

    听到这里,我再也没有怀疑,朝着大师叩头。

    「大师,请您大发慈悲,救渡我的丈夫与孩子,我……我这辈子都会信佛茹素,只要能保住我肚里的孩子,我就给您做牛做马,大师,求求您……」

    大师缓缓道:

    「苍天让邪魔降世,自有其用意,但上天有好生之德,而你乃积善之家,於理不该遭此劫数……罢了,罢了,老衲修佛数十载,就是为了渡化众生,若见死不救,如何称得上修佛之人?今日纵然尽折我修行,老衲也要助你一家逆天改命。」

    浑厚祥和的声音,恍恍惚惚中,像是一位慈祥的父亲,在温言婉慰女儿,我心里的悲苦,好像终於有了一个宣泄的管道,全然忍耐不住,哭倒在大师的身前。

    「大师……信女愚昧,令一家人遭此业报,更让您为我一家牺牲修为……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您……」

    「痴儿。我佛慈悲,救渡众生乃出家人本分,何功之有?只要你多做功德,就算不枉老衲今日的一番作为了。」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夜莲》,方便以后阅读夜莲第3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莲第3部分并对夜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