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世界

【杀戮世界】(打怪+升级+控制)5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本章:【杀戮世界】(打怪+升级+控制)5

    作者:正义的催眠

    2017年5月25日

    字数:11519字

    话回李啸斌处,随其将马璇儿接回皇女宫殿后,简单说明了下情况,便速速

    打包行李,用皇女早已准备好的【传送魔法阵】传送到了一片密林。

    这也是其男仆杰克早就准备的庇护所之一,房屋藏于离城镇20公里外的荒

    郊山中,并带有【迷惑】【隐藏】【信息感知】等多重魔法结界。

    大山之中内藏暗道,暗屋藏有极大空间与完全可供百人生活百日的生活物资,

    却也是个不错藏身地。

    李啸斌巡视着这由大理石砌成的暗访,里面的灯光都由魔法制成,且也有大

    量娱乐用品,倒也不会过得单调「恩,这个地方不错,可惜这是你那位男友内奸

    杰克所规划的地方,可能你的二哥也会知道这地方,我们要做好最坏打算。」

    皇女摇了摇头,说道「杰克说过,这个地方是最为坚固藏的最好的,除他与

    我外没人知道,说是为了防止他遭遇不测时造的地方???」

    李啸斌不屑的叹了口气「哼,那你也信。」

    「那我,那我不信也没办法。」说完,皇女眼眶微微湿润,眼泪不住流下

    「现在他也死了,我也被你抓住了,但我除了这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15!你不能这样!」在旁边的马璇儿看着皇女流泪,直接挡在李啸斌的

    面前「人家,那个???丽克雅皇女,人家已经很可怜了,孤苦伶仃的,男友竟

    然还是间谍,你就不能别撕人家伤疤嘛!」

    当然,马璇儿得到的情报是被李啸斌美化借常娟口说出的,内容也仅限于最

    基础的过程,自是不知李啸斌对皇女做了什么。

    但便是如此,作为本就豪放的草原儿女,自是不愿看到男人欺负弱女子。

    「哎。」李啸斌叹了叹气,用心灵之声喊了喊常娟「这场合我最应付不来了,

    还是靠你吧。我先在这房里逛几圈,过15分钟再回来。」

    见李啸斌将走,皇女赶紧抹去了脸上的眼泪,说道「15,别走。我,我有

    事情要和大家说,」

    说完,她还摸了摸站于她旁马璇儿的手,说道「没事的,没事的,谢谢你。

    比起这个,我必须先把储君继承战的规则告诉你们,这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李啸斌「哦?意想不到你还懂得主次?行啊,确实这才是如今最重要的事情,

    你来说说吧。」

    在这也简单直述储君争夺战的规则:胜利方法:1、         在争夺战开始后的每

    隔10日,由十二大臣主导,将于先祖殿拜祖。如果此时只有一位候选人参加,

    其便为储君代皇帝。(可以选择性不参加,不参加下次仍能参加,但只要参加时

    只有你一人便算胜利。)

    2、         如有多人参加,则延后,如果50日还未决出胜负,则55日再举行

    一次。如果55日还未决出胜负,则有十二大臣协商决定。

    3、         如果所有人都没有参加,则轮空;如果所有候选人全部死亡或失踪,

    则由十二大臣协商决定。

    4、         如果十二大臣全部死亡,则启动后续临时继任程序,争夺战按需求延

    长时间,但不终止。

    5、         每次拜祖结束后,均会展开一次角斗场比赛,胜利的角斗士会获得奖

    励。(继承人只需交给斗士证明即可,继承人本身可以不来现场)

    6、         如果新任皇帝继位不满年就死亡,将不再展开储君争夺战,改为十

    二大臣协商决定。每次储君争夺战至少相隔年。

    马璇儿听了这规则,微微挤了挤眉毛,带着一丝不解说道「这个角斗场比赛,

    和这次争夺战有关系吗?」

    皇女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听说,这个争夺战建设的目的是为了消耗

    最小的国力寻找最强大的皇,毕竟斯蓝大陆不止有我们一个国家。但光看比赛来

    说,虽说角斗赢后会有不错的奖励,但实际来看似乎并不会对这次争霸赛有具体

    关系。」

    「哼,怎么可能没有。」李啸斌撇了一眼皇女,说道「那可是展现力量的最

    好方式,摆明着是为了个其他继承人以及那所谓的十二大臣看的。对了,皇女,

    我问你,你能告诉我之前几届战斗的情况如何以及这十二大臣的偏好吗?感觉他

    们的权利似乎很大。」

    皇女「这个,据我所知,至今所有的储君继承战都极为惨烈,几乎都是拼到

    最后一个战斗才会结束。偶有的幸存者基本都是早早投降然后躲起来,才免于非

    命。至于十二大臣,说实话因为我基本都待在自己的宫殿里,只知道他们都比较

    看重我大哥或二哥,从他们支持的角度来看是不可能的了。」

    常娟「可惜了,我们现在虽有藏身地,但这边加起来便只有四人,别说攻击

    了,防守也没有可能,或许那所谓的拜祖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李啸斌你觉得呢。」

    李啸斌「啊,这啊,这倒也不急。反正常娟、马璇儿你两就死守在皇女旁边,

    而我则一人单独行动,出去探探情报。」

    说完,李啸斌还用心灵传声对常娟说道「如果遇到意外,你立刻心灵传声给

    我,我瞬移你和皇女到我身边。」

    常娟「那马璇儿怎么办?」

    李啸斌「哼,那还能怎么办,只能让她去死了呗,反正我能复活不是吗。如

    果你怕她活着受辱,建议亲自了绝,以免后患。你可要知道,我从未认为自己是

    圣母心泛滥的好人,当初对你便是如此,未来对别人也如此。」

    看着常娟略带疑惑的,李啸斌也懒得去理,整理整理行装,便准备离开探探

    情况。

    「等等」看着李啸斌要离开,皇女急声将其拦下「这个地方被下了特殊的结

    界,普通方法是离不开的。」

    说完,皇女让马璇儿推车到李晓斌身旁,细嫩小手中带着一个项链,拿起了

    李啸斌右手,让李啸斌与她一同轻握项链。

    轻握10秒后,她又拿出了几张卷轴与道具,对李啸斌说道「我已经让你可

    以自由出入这个房间,等下你将这黄石项链戴在脖子上,这样才可传送回魔法阵

    旁。而其他的卷轴是用特殊方法封印的一次性初阶魔法瞬发道具,你可以带着以

    防不时之需。」

    「行,先拿去了。」李啸斌接过皇女给的道具,突然想起一事「话说我传送

    来回,是不是一定要传回来的地方,也就是你的家里。若是那样,风险可太大了,

    很容易被伏击的。你那如此细心的男仆,想必不会连这都没考虑吧。」

    皇女「是的,这方面我们也早就考虑过了。传送的地方十分隐秘,你大可放

    心。」

    「行吧,反正你也骗不了我就是了。」李啸斌带着项链,走前特地对马璇儿

    喊了一声「马璇儿,我个人建议你留在这房间一起守着皇女。不过若是你想出去

    我也不会管你就是了,但你才刚入游戏,安安稳稳的有啥不好。」

    「啊啊,多谢。」马璇儿似乎对李啸斌忽然的关心也些无法理解,不过李啸

    斌也不去多管,离开了这里。

    于一森林小道

    一声凄惨的叫声荡漾在空气中

    一个略带富养男子正滚在地上向前面的男子求饶「爷、爷!求你,求你!我

    真的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我只是个送菜的小伙计,多的我真的不知道。」

    「你是不是真的只知道那么多,我自是有考虑,不过无论如何,还是请你死

    一下比较好。」而他求饶的对象真是李啸斌,李啸斌自出了营地,便一直用他可

    以复活死者的能力一直找人来杀。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杀死将其复活后,在5分钟的时间里便对李啸斌听之任

    之,打探情报比威逼利用更是有效。

    而李啸斌眼前这位,自不是他自己口中说得「小伙计」,而是大老板。他的

    菜送给的可是本次任务的重要角色——四皇子(花艺师)与五皇子(傻子)的宅

    院。

    而这两人早已暗自联盟,甚至连根据地都在一处,倒也显得奇怪。

    但据李啸斌打探得知,原是他两一个脑子本就残疾、一个又心理畸形,本属

    于本次的弃子。

    而他两人的老婆却是对双胞胎,于是两位妻子私下琢磨,竟选择帮她们的夫

    君参加这次储君争夺战。

    那两皇子的老婆也是一方豪族,两皇子又各有各的问题,便因此实施软禁,

    一切事物便落到他两妻子负责。

    「那有什么办法潜入那里面吗?」李啸斌追问道「没有办法。」已被李啸斌

    杀死,并强制复活的男子说道「毕竟是储君争夺战,对于间谍的防卫工作自然也

    早已准备。便是我所运输的物质,也不过是给两皇子所雇佣的外围佣兵的补给。」

    李啸斌「哦?他们准备了有多少人?」

    复活男子「我只知道个大概,佣兵1000余人守在外圈、100亲兵守中

    圈、约20骨干精锐在内圈,我最到也就在外圈徘徊,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随后,李啸斌便再盘算了这男子几个问题,额外杀了几个人,得到了几处重

    要情报

    1、问到了五皇子六皇子的具体藏身处

    2、         大皇子对他们心怀不轨,似乎今晚要准备与五皇子六皇子进行正面较

    量看着时间已到,情报也以只剩少许,便想吃口热饭,好准备等下行程。

    眼看半天已过,天以入暗,因四皇子五皇子的关系,住宅周围10里处人群

    全部赶走。

    李啸斌准备看一下这次冲突,能不能浑说摸鱼,便找了一尽量近旅馆,并用

    心灵传声告诉皇女如今的情报。

    简单汇报以后,李啸斌看时日还早,便悠闲出了个晚食,起身寻找瞭望点。

    说来也怪,虽然早就听闻今夜不会平静,但也有些过于吵闹。

    大批士兵往四皇子五皇子的大宅院跑,粗粗心算也足以2000号人口。

    「哦,这2000号私兵都是大皇子的吗?他实力不错嘛。」

    怪就怪在这2000号人似乎并非同一部队,部队直接竟还偶有冲突,李啸

    斌离得远不知情报细节,但也知如今不可打草惊蛇,只想静心观察。

    有过几时,战火终于燃气,士兵已入外围,宅院中不断有士兵涌入。

    而更为意外的不是这个,而是进攻方明显极不协调,部队一看就是临时组成

    各成一路,甚至有些双方打照面后竟然也互攻起来,最后引发了更多混战。

    李啸斌「哦,看那阵势,几家部队看上去都没有条理,看来是仅限于佣兵级

    的试探攻击吗。」

    不过话虽如此,但李啸斌意外发现,若是简单试探,便也不会打的如此火热。

    而把战况声势变大,便是因为53区与31区的玩家竟然打了起来。

    他们双方各有一人,一方是非洲黑鬼,一方是印度咖喱,便是多么脸盲也早

    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游戏玩家。

    李啸斌「嗯?莫非,看来这次围攻战还不止一家嘞。」

    双方倒也打的激烈,黑鬼一方时不时变换为各种猛兽黑豹猛烈厮杀,而印度

    那方则更多是气波怪术牵制阻碍。几番下来,黑鬼虽然占据优势,却一直无法杀

    死印度咖喱,最后还让他给跑了。

    便这李啸斌也不太在乎,毕竟他们互相残杀又不影响他,不但如此,惹了混

    乱,他才有机会!

    而回五皇子六皇子宅院

    在其内院,那两皇子的妻子正面如铁色,不知就突如其来的围攻究竟何时。

    其中一位夫人说道「有没有人来和我说下情况!」

    「报,报夫人。小的已经调查过了。」

    「那还不赶紧说来听听!」

    「是这样的,大皇子与三皇子进行了联盟,打着拯救皇室的口号往东边攻击。

    而二皇子和七皇子打着同样的旗号往西边攻击。」

    四皇子夫人「可恶!」夫人气的直跺脚,猛然将杯子摔入地上「这群嘴上好

    听的畜生,怎么四家突然联盟,一起攻来我们了!」

    「不不不」下人说道「他们四家没有联盟,而是两两联盟,也因为如此他们

    还多少也有摩擦。」

    五皇子夫人「啧!但这情况也没好转多少啊!算了算了,如今战况如何?」

    下人「外圈以破,双方都攻入了中圈,估计不过多久便会打入内圈。」

    五皇子夫人「切,没办法,赶紧把内圈精锐部队给我派出去给我挡住!然后

    帮我们马车准备后,有必要赶紧给我挡住。」

    下人「是是是,那五皇子四皇子???」

    五皇子夫人「就把他们丢在这把,反正那些人的目的也是他们,这样我也好

    逃走!」

    四皇子夫人「对对对,还是姐姐说的对,把他们丢这!我们好赶紧走!」

    其实这四家突然联合来袭,本就顺理成章。皇族争储之事,若是她两暗中操

    作也没啥,但却惹得世人皆知。

    而那四个皇子本就各怀鬼胎,正好有了这一口舌,便互相联合,准备消耗极

    小的情况下灭了他们。

    派出精英部队后,战况果然有所舒缓,两夫人便也有了时间准备马匹从后门

    溜走。

    还未等她们庆幸,逃出不过数分钟,便找到了埋伏。

    四周突冒大量士兵,配合着绊马索一口气围住了正逃跑的两位夫人。

    如今两位夫人身边只有五位亲信,不是她们不想带多,而是大多数强劲手下

    不忠于她们而是忠于皇子。

    也正因为如此,面对数十倍比她们的伏兵,她们便显得如此绝望。

    一个魁梧的刀疤男笑着「果然如七皇子所说,这两女人会先逃走。」说完,

    他还看了看两位夫人,不免发出阵阵淫笑「哈哈哈,皇族的女人我还真没尝过,

    看着皮肤白嫩的哟,等会哥几个一起快活快活!」

    「好,一起快活快活!」

    看着这群土匪淫笑的模样,两位夫人不免害怕,缩成一团,却又故意高声对

    着她的部下大喊「你们,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保护我们!我可是皇子的妻子!」

    「那,那又怎么样!」看着情况不对,那些所谓的亲信立马跪地投降「各位

    大哥,饶命,饶命!我老早就看她们不顺眼了,她们还绑架皇子,简直就是一群

    骚货,你们等下要狠狠的肏她们!」

    「哈哈哈,还是这位小哥有意思」刀疤男笑了笑,招手让那下人过来「来来

    来,你们都过来下,我要打听一个事情。」

    下人「是是是,还是大哥爽气。你们还愣着做啥啊,没听这位大哥叫我们过

    去吗!」

    被那下人一招呼,一群人也干脆放弃了抵抗,纷纷丢掉武器投降五皇子夫人

    「你们,你们这群畜生!亏我对你们那么好,你们竟然!」

    下人「呸,还对我好呢,老子和你说,你这骚皮,老子早想肏翻了。」

    刀疤男「哈哈哈,说的好,说的好,不过嘛,我已经有很多手下了,再多一

    点可不就没钱喂了嘛。」

    「哈哈,哈哈哈」下人尴尬的笑了几下「大哥,我饭量小,不碍事。」

    「也是,这点饭我还是给的起的」说完,刀疤男一个下滑的手势,周围本还

    说说笑笑,突然全都举起了钢刀,将那些仆人砍的血肉模糊「多一个人多一口饭,

    今天给得起不表示明天也给得起。我也穷苦人家出来,看不得人家饿肚子。所以

    嘛,早死早超生,这也是为你好。」

    两皇子夫人早已害怕的瑟瑟发抖,看到这血腥场面甚至还有些失禁「我我我,

    我家有的是钱,七皇子给你多少,我给你双倍,不对不对,三倍,我给你三倍。」

    刀疤男「不好意思,我做人虽然没啥原则,但总有点职业规范。我定金已经

    拿了,不宰了你们说不过去吧?所以也别抵抗了,让哥几个爽爽,爽完好让你们

    上西天。」

    皇子夫人「别别别,别过来,求求你们别过来!」

    看着这群男人带着淫笑的慢慢走近,皇子夫人们以害怕的泪水直流,互相紧

    抱,疯口乱叫。

    也就在此时,突见一道微光直扫刀疤男。

    刀疤男赶紧拿起身边的一个伙伴仍向天空。

    直接那个伙伴似乎撞到什么物体,突然从空中爆炸,碎成了尸块。

    刀疤男见情况不妙,连忙招呼手下干货「可恶!有埋伏!估摸着是三皇子那

    边的人,大家赶紧把这两女人宰了,拿她们的头颅交差!」。

    也就此时,本替刀疤男挡伤的男子突然破碎肉块重新汇合,慢慢恢复成原来

    模样,竟复活提着武器砍向刀疤男。

    「哼,好小子想反杀老子了!【武装强化?基础】!」说完,直接举起他的

    大刀,大刀由原来的银白竟变成了血红,一刀直接劈断复活的人,将其头颅割为

    两段。

    也就在他劈死的那几秒,本围过去的准备杀人的几个也纷纷中枪,被直接击

    毙后复活攻击自己人。

    刀疤男看这情况,一气呵成亲手用血红大刀剁光了刚复活的伙伴「所有人散

    开,敌人能操控尸体!那两女人我亲自来杀」

    还没等他说完,连续十发子弹向他倾射。而那刀疤男也不是等闲之人,竟他

    的大刀强行挡住子弹。

    李啸斌「哦?莫非那刀疤男还是个小BOSS?」

    可惜虽然反应可以,但战力也就如此。那大刀本就不是用来防御,在李啸斌

    几下【四属性手枪火焰弹】模式下。子弹最终还是穿破了刀疤男的大刀,直接射

    穿了他的脑门。

    杂鱼「老大,老大死了!快逃啊!!!」

    见大哥死去,那些小混混自是无心恋战立马撒腿滚蛋。

    李啸斌「切,这杂鱼才200积分吗。不过算了,反正基本算白赚的。」

    而李啸斌也懒得去追,只是确定马车内的情况,看那两皇子夫人迷茫又害怕

    的样子,微微的一笑,召唤了两份【奴隶契约文件纸】【获得隐藏任务:防御四

    皇子、五皇子根据地;

    任务奖励:技能:奴隶与控制?解放等级上升为:E+ 】李啸斌「哦,这个

    任务似乎不错」

    而后倒也简单,因为控制住了这两皇妃,也知道了她两的重要性与现在的局

    势。

    「你两傻逼啊。」听完她两的话,李啸斌还忍不住喷「这怎么可能逃得出,

    还傻乎乎的往自己老家跑。肯定被埋伏的好不好耶!退一步,就算没被埋伏,你

    老家的人会收你们回去?撇开关系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救你们!便是处在风口浪

    尖,但是一个【旗号】的意味可没那么简单,外人想篡位,败了就回娘家,呸天

    真!」

    「哈,算了算了,现在先想办法把这局面给破了吧。」看着这两个超级大花

    瓶,李啸斌不免叹了口气,简单的制定了下退敌策略。

    其实策略很简单,她两逃了没多远便被李啸斌逮到,且四、五皇子还作为诱

    饵待在寨园里,士兵自然不会轻松溃败。

    因而李啸斌先让她两赶紧回去,方便他指挥全军。

    随后李啸斌将展现回缩,从中圈直接退回到内圈。如今以剩下不到100号

    人口,可各个都是精锐,因此把口子守住,敌人数量优势便无法显现。

    而最后也最关键的一点,便是瓦解联军。

    其实也很简单,联军本就各为其主,还分开两派,互相敌对。

    战略一收缩,口子变小,自然他们接触的就多,接触一多矛盾也就越多。

    然后李啸斌远程狙杀东军(大皇子与三皇子)几个佣兵,再杀西军(二皇子

    与七皇子),然后再将杀死的人复活,让复活的人竟可能往另一边打去,故意制

    造矛盾冲突。

    简单来说便是:回缩战线巩固防御——一时攻打不下——杀东军士兵——复

    活——复活士兵不顾死活往西军冲,西军亦然。

    几下反复,东西两军自是埋怨四起,李啸斌再让复活的士兵喊几下谣言性口

    号,这些说穿了只是佣兵,只顾自己爽,才不管所谓的组织纪律,几下功夫便互

    相斗殴。

    「啧,好像出了什么事情」站于远处的二皇子看着他亲信所释放的【远视】,

    不免的有些惊慌「看来那两臭女人找了个办法,让我和大哥的队伍起了矛盾。不

    过算了,反正也只派了炮灰,不足痛痒,你们让部队退去,炮灰浪费光了也不好。」

    见情况不对,双反指挥官为了止损,且四五皇子精锐仍占,自然是不能开战,

    便只好强行退兵以待后日。

    但话说如此,整场下来,四五皇子部队的消耗惨烈,收益也只是解除了一次

    危机。

    而其他过来进攻的皇子,很明显精锐一骑未出,出的都是散养士兵或者佣兵,

    换而言之仅限炮灰。

    用炮灰打溃了四五皇子主力,虽不能算完胜,但他们最底线的目的已然达到。

    若只光看现场结果,四五皇子若不出意外基本以无力再战顶多自保。

    但这对李啸斌不算什么,因为他以控制住了这两家真正的主人,已有了更多

    筹码可以一战。

    【任务完成

    技能:奴隶与控制?解放(解放等级:E;成长值B;精神属性)

    升级为:奴隶与控制?解放(解放等级:E+ ;成长值B;精神属性)

    依靠奴隶契约书俘虏的奴隶,只可控制肉体,无法控制其思想与认知

    此条限定条件取消】

    通报士兵「报告两位夫人,如今我们只剩亲兵49名,精锐16名,大多数

    佣兵见情况不妙全都逃走了。」

    两夫人「好了,我知道,把残局收拾好,不能让两位皇子受惊了。」

    通报士兵「是」

    结算之后,损失比想象中还大,听上去不免令人深感绝望。

    不过如今,她两的身心不受控制,完全摆布在李啸斌手里,自己争夺天下的

    资本也早已淡去,甚至这李啸斌究竟何人她们也不得而知。

    但冥冥之中,却不知为何对此男子深有好感,且愿无条件听从于他。

    当然,李啸斌甚至连他与六皇女的关系都懒得提及,只说自己是个佣兵散人,

    马虎带去。

    而最主要的是,这两夫人,皇亲国戚,美貌过人。李啸斌控制她们,自是色

    心难挡,等事情稳定,两夫人对外说要睡之时,自是他大显淫威之时。

    在这介绍一下,这两位夫人分别名为凯尔斯特利?瑞德尔与凯尔斯特利?嘉

    达(为了方便起见,简称四夫人与五夫人),她两原本就出生贵族,年龄也只2

    6岁上下,从小娇生惯养,长得面白貌美,奶巨臀大,独有的欧洲贵族美人风味。

    如今两人以回到卧室,累了一天的她们看见房中的李啸斌露着大鸡吧,不但

    不觉反感,还似平常之物。

    「两位这衣服穿着,不觉得重吗?」李啸斌问道听他一说,四夫人为了为手,

    道「妹妹,总觉得这身衣服好重。」

    五夫人「是啊姐姐,幸好这里只有你和李啸斌在,不然还真不好卸去这衣服,

    来,感觉把它脱了给李啸斌看看。」

    说完,两人便似炫耀一般,在李啸斌面前慢慢卸去她们的洋服,脱走她两的

    胸罩,只各自留下自表身份的蕾丝吊带袜与蕾边内裤。

    说实话,她两的乳房确实宏伟,脱开衣服的阻碍,乳肉便忍不住向外蓬腾。

    她两乳房上的乳头似入牛奶滑过草莓,清晰可见,有人可口,可忍的李啸斌

    连连舔唇,大有一展雄风之势。

    而那两夫人也自是不好受,她两不但常识被李啸斌限定,遇李啸斌时肉欲也

    会怦然而起。并对李啸斌的鸡巴,两人可谓如饥似渴,不忍微微吞咽,下面隐有

    湿态。

    但话说如此,李啸斌对她两肉欲的控制倒也细腻,保持着欲而不淫,有足够

    理性让她们不变那只知交配的母猪,而这也便是李啸斌本人的兴致索然。

    五夫人先破了这赤身果体的寂静场面「好了,也别大眼互瞪了,来姐姐,我

    们也好不容易才退去那些无理的匪徒,何不喝喝红茶润下喉咙?

    四夫人「啊,还是妹妹的心思体贴,说的也是,姐姐我可被那些莽人吓得半

    死,要不李啸斌出来救我们,可不知道自己要遭何等凌辱。」说完,她还对李啸

    斌投去一丝仰慕之情,对李啸斌微微一笑。

    而李啸斌倒也大度,甩了甩自己的大鸡巴,毫不客气的说道「没事没事,晚

    些时候我会好好的肏死两位姐姐,两位姐姐下面可要张的大大的,让我给你们多

    多受罪哦,哈哈哈哈!」

    李啸斌说起性爱之事,总是粗鄙至极,但两夫人去只是颜面而笑,不是呼应

    「那李啸斌弟弟可要温柔点对我们,我们这细皮嫩肉的,受不了你的折磨。」

    李啸斌「好说好说,别看老子鸡巴大,肏了也要来百次有余,萝莉御姐都玩

    过,经验老道着呢。」

    四、五夫人「那我两可要多多期待了。」

    说完,两夫人如之前所说,优雅的坐在屋中圆桌。那早已由仆人准备好高点

    红茶,本就是两夫人先来无事的消遣之物。

    只是此时,两人喝着红茶,总觉不对味道,这才突然想起,连忙喊起了李啸

    斌「啊呀呀,姐姐你说,我怎么觉得这红茶味道不对呢,这李啸斌的精液都没加

    进去,这红茶可怎么喝啊!」

    四夫人「妹妹说的是,来,李啸斌,还不给姐姐们来点精液,倒在红茶里,

    不然这红茶又苦又涩难以下咽啊。」

    李啸斌带着一股淫笑,来到她两旁边,却故意做出一副无奈的神色「啊呀,

    两姐姐,你们别看我这鸡巴立得那么挺,但是我一点射的欲望可都没有,你们说

    怎么办啊。」

    四夫人「哎,这还不好办,看我的。」

    说完,四夫人将红茶放于旁边,吐出任微带热气的舌头,往李啸斌龟头上舔

    去。

    五夫人一看这情况,变得有些生气「好啊姐姐,你竟然偷吃独食,李啸斌的

    鸡巴那么好吃,妹妹我也要舔。」

    这可不,两贵族夫人,本是优雅的茶宴,却变成了露奶舔叼大会,这可乐的

    李啸斌好不舒服。

    两夫人舔的也叫一用心,两小舌头不住往李啸斌鸡巴上套。

    两人左右各位一边,细细刮着李啸斌的龟头,而马眼更是两人争夺之物,不

    住用舌尖洗刷着李小兵的马眼。

    见龟头舔的差不多,两人又回下用舌头勾勒李啸斌的龟头缝处,缝处依稀带

    着的稍许污浊,对她两而言可为美味佳肴,互相不住舔舐,将其吸啄干净。

    而后对于肉棒,这用舌尖细细品味自是难以满足,便干脆如舔冰棍般,将她

    们的舌头拉到最大,从睾丸出一口直上甩到龟头。

    这甩的舒畅无比,几下功夫便让李啸斌缴械投降,一股尿意涌向心头「好了,

    两骚货,我可要射精了,你两把红茶拿来,我给你们射进去。」

    只见李啸斌提枪猛撸,几下功夫大量白浊从马眼猛然喷出,浸的红茶颜色浑

    浊,飘着一丝诡异的气息。

    但那两夫人看到李啸斌的精液射在杯里,就似美味佳肴迈入眼帘,不住红茶

    的余热,一口便把这精液红茶一饮而尽,喝后仍流连忘返,不时舔着唇间残留精

    液,回味李啸斌精液的味道。

    品完这精液红茶,两夫人体下早已瘙痒难耐,不免得时常偷瞄李啸斌的胯下,

    幻想着被那巨物欺负的样子。

    四夫人「嗯哼,那个,茶,茶也喝得差不多了,我们今天也被这事搞得很累。

    妹妹,要不让李啸斌给我们按摩按摩吧。」

    五夫人一听,马上懂了一丝,微微点头说道「李啸斌,你那个按摩,会吗?」

    「哪个按摩?」李啸斌明知故问。

    四夫人「就是哪个,肉棒按摩嘛!你这个不是最擅长吗!」

    李啸斌「哈哈,那个啊,是,是,就是哪个用我的大鸡巴肏你们嫩逼把肏得

    一塌糊涂的那个按摩吗?」

    四夫人「是啦,是啦,真是的说的那么明白。」

    李啸斌「这话说的,两位夫人不是听我这么一说,乳头都立得老高了吗。」

    说完,李啸斌微微捏了下两夫人的乳头,对着她们说道「那两位夫人请脱去

    内裤,挪臀到床上,好让在下的肉棒给两位好好按摩按摩。」

    接下来便也简单,两位夫人纷纷躺在床上,下体露出的黄色密林让她们的小

    穴或隐或现,两秀场的长腿依旧穿戴着蕾丝边吊带袜,显得色气亦然。

    「那两位夫人。」李啸斌用手指轻轻揉了揉两夫人各半屁股,笑道「你们知

    道该摆什么姿势吧。」

    两位夫人「这当然知道啦,马上就抬。」

    说完,她们两位背靠床单,腿慢慢升起,与身体保持90°,随后慢慢张开

    双腿,把腿摆出V型,再自己用手,生生将自己的小穴扒开,让里面的嫩肉全都

    摆在李啸斌面前。

    李啸斌笑着看着两个粉穴,笑道「恩,不错,两夫人结婚了不久,没想到下

    面仍就纯如少女。」

    「那,那是。」四夫人撇嘴回应道「谁叫我丈夫是个基佬,而我妹妹的丈夫

    又是个傻子,他们两都躲我们还来不及呢,哪愿意和我们同房。」

    李啸斌「哦?这么说,莫非你两根本没做爱过几次?待我用我的鸡巴尝尝,

    我再看你说的是否正确。」

    说完,李啸斌猛然挺腰,不做前戏,直接将自己的鸡巴塞入四夫人的阴道内,

    一口气顶到她子宫,可爽的四夫人直接翻眼。

    四夫人的阴道却如她自己所说,一看便知没经历过什么鸡巴的洗礼,这可不,

    李啸斌可还没动几下,她便淫水四溅,惹得床单一片湿润。

    旁边的五夫人看到自己姐姐如此苏爽,自是有点不甘「李啸斌,肏了我姐姐,

    你可别忘了我这边还空着呢。」

    李啸斌「放心放心,我怎会忘。」

    李啸斌腾出右手,用其手指先按压五夫人的阴蒂,确认湿度可行,直接将食

    指中指两指塞入,用手指给她阴道做按摩。

    按摩同时,四夫人下面自是没有忘记,李啸斌倒也狂野,每次提腰均顶子宫,

    这可顶的四夫人淫声连连,好不快活。

    四夫人「李啸斌,好,你按摩技术好,好厉害!我的下面,下面爽死了,下

    面???」

    看着姐姐这淫荡的样子,做妹妹的五夫人一下难忍,竟直接捧起她姐姐的脸

    蛋,与她开始了舌吻。

    而李啸斌自是不疲,看着她两自嗨的如此开心,更是猛力甩动,几下功夫便

    让四夫人连连高潮数次,一个蹉跎,将自己大量精液摄入她体内。

    而四夫人便直接射晕,硬生生在她妹妹的舌吻中高潮晕了过去。

    见时机不差,李啸斌直接把五夫人一个转身,让她膝盖弯曲,以狗爬姿势压

    在床上。

    五夫人「李啸斌,你要做啥。」

    李啸斌可不管,直接用力猛抽五夫人的肉臀,一下把她玉肉抽的生红。

    李啸斌「这不是帮您肉棒按摩嘛,看您被我冷落那么久,在下实在不好意思,

    给你加个VIP套餐,狗爬肏逼法来对你!」

    说完,李啸斌一如之前,不做前戏,直接一把将鸡巴塞入她体内。

    塞入之时,竟发现她体内有丝阻碍,作为肏逼多次的李啸斌自是知道那是什

    么,不免惊讶「咦,你怎么还是处女之身?」

    「我,我。」五夫人又羞又愧,急忙说道「你也知道我丈夫是个傻子,长得

    又肥又丑,所以我便每次让行房奴才给他解决问题。」

    「哼,真是个心机婊!」说完,李啸斌如同驾马,用力猛抽她的屁股,往前

    一顶,直接破掉她的处女摸。

    五夫人「啊,啊啊!好痛,好痛!!!」

    看着她处女刚破,乱挣扎的样子,李啸斌直接进行操控,让她感觉越痛,身

    体就越爽。

    果然,虽李啸斌操控下完,五夫人仅一时爽的尿起尿来「快,用力,用力抽

    我,用力捅我,我,我要更多。」

    李啸斌「没想到这皇子夫人竟还当众被鸡巴肏的失禁,真可是变态啊!」

    五夫人「对对,我是大变态,我是大变态,快抽我,快抽我屁股!」

    啪啪啪,李啸斌不断的抽打着五夫人的屁股,每抽打一次,便将龟头与她子

    宫来次亲密接吻。

    几下功夫,竟抽的五夫人屁股血迹斑斑,小穴淫水直流,而自己也早被这爽

    感冲的爽晕在床。

    看着五夫人这孙子样,李啸斌微微一笑,捏起了四夫人的乳头,说道「好了,

    你妹妹被我干趴下了,你该来第二轮了。」

    到了第二天清晨,两夫人以被肏的双腿麻木,起不了床。莫不是李啸斌强行

    驱使,她两估计房间的没法出去。

    但毕竟昨天事情不小,需要人主持大局,李啸斌便以食客身份留在她们旁边,

    等着她们处理事务。

    她们两基本属于放权状态,只是简单说了下情况,那些亲兵便自有组织。因

    而不过尔尔,事情就已经清理完毕。

    见事情结束,两人又回到房间休息,李啸斌自是不住蹭她们油水,同时用心

    灵传声询问她们丈夫的情况「话说你们丈夫呢,给你们藏哪去了。」

    五夫人先是回答「我把五皇子就放在旁侧的大殿里,给他准备了50个仆人,

    美女,给他肏、喂他吃、供他玩,毕竟他只是个傻子,只有肉体需求给他满足了,

    他可乐得门都不愿出。」

    李啸斌「那四皇子呢。」

    四夫人「哼,那家伙反抗比较激烈,我便把他舌头切了,直接扔到地下室的

    牢房里。」

    李啸斌「果然你两是双胞胎,这心机可都够狠的,来带我去看看两皇子的情

    况。」

    两夫人「怎么,你有兴趣?」

    李啸斌「不,我看情况准备杀掉一个。」

    而后情况正如她两说的一样,五皇子可乐的连床都不想下,天天酒肉海鲜,

    过得好不舒服。

    而四皇子困在地牢,虽然环境不差,但看得出他过得不好,人瘦如柴。

    李啸斌「话说那些亲兵,不少是保皇族吧,五皇子还好,这四皇子的情况???」

    四夫人「没事,我和你说我丈夫,他不但是基佬,而且还有连尸癖,整个人

    仗着权利到处杀人,我也是她名义上的夫人他才不对我下手,不过他那些基友,

    告诉你没有活过三个月的。」

    李啸斌「哦?那我你丈夫杀了也没事?」

    四夫人「没事,五皇子别杀就行,手上起码要留一个。不过你杀了有啥用,

    啊,莫非难道你是其他皇子派来的?」

    「嘿,这就你自己想了。不过我估计亲手杀皇子,能赚些积分啥的。」

    五夫人「积分?」

    反正李啸斌知道她两没法背叛自己,便也懒得解释「啊,随口说说,看这四

    皇子留着也不好控制,我感觉早点杀了以防后患还好,就我亲子把他给杀了吧。」

    四夫人「恩,既然你要杀,便杀了吧。」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杀戮世界》,方便以后阅读杀戮世界【杀戮世界】(打怪+升级+控制)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杀戮世界【杀戮世界】(打怪+升级+控制)5并对杀戮世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