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世界

【杀戮世界】(打怪+升级+控制)9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本章:【杀戮世界】(打怪+升级+控制)9

    作者:shenxieesxe。

    2017/10/6。

    字数:8165。

    如今的李啸斌也算是见过世面(肏过很多次)的人,自然不像小处男一边想

    逼便勃、见逼便射,让自己鸡鸡放空忍耐一会儿还是做得到的。

    因而他也整个清闲澡,悠闲地泡在浴缸中。

    待他起身回屋,常娟与刘娴早以洗好身体,在房中待李啸斌回来。

    常娟看到李啸斌回房,脸色装成不开心,微带一丝戏弄说道「虽然我两也确

    实洗的有些急,但没想到你个大男人在这事上比我们两姑娘还澹定哦」。

    而刘娴倒是体贴「那个,李啸斌,我两也刚刚洗好,没等多久」。

    常娟「哎,我和你说,这个男的可好色了,装作矜持都是假的,你可别太迁

    就他」。

    刘娴听完,自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认错道「啊啊,没有,常娟姐姐,我

    是不是说错话了」。

    常娟「没没没,你别多想,没事的」。

    说完,她还给李啸斌挤了挤眉毛说道「怎么嘛,还想让人家小姑娘等多久。

    「李啸斌「是是是,不好意思,久等了。那就让我们开始吧!刘澜,你先把嘴张

    开好吗?」。

    「张嘴是吗?」。

    刘澜一听这话,那么不免有些期待:莫非是要和我先来个深吻吗?而很不幸

    ,这位少女的纯真梦想并未实现。

    她还本怀着一丝公主式的浪漫,慢慢张开小嘴,闭上眼睛,想要享受这份独

    特的犹如公主故事中王子的浪漫深吻。

    而李啸斌却非常熟练的解下自己的浴袍,提着自己的大屌,往她小嫩唇上靠。

    随着那龟头刚碰上刘娴的嘴唇,她内心也犯起嘀咕,怎么好像有个香肠靠到

    自己嘴边,香肠上似乎还带着一些水珠。

    而李啸斌可不管这所谓的怜香惜玉,直接腰部一提,将整个鸡巴刘娴嘴里塞。

    整个肉棒一塞进去,刘娴这才感觉不对,喉咙口被李啸斌的鸡巴顶着生疼,

    睁开眼睛却只有李啸斌那微有稀疏的吊毛与他的小蛮腰。

    看着刘娴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哈,你可真是不懂人家姑娘的少女心」。

    站在旁边的常娟看到李啸斌这样,不免叹气道「刘娴妹妹明显是想给你接吻

    ,你却直接给她嘴里塞你的肉棒,难怪她可一脸委屈哦」。

    「咦,她哭了吗?」。

    听常娟这一解释,李啸斌才连忙低头一看,看下刘娴眼睛却是略有湿润,连

    忙将自己的鸡巴拔出她嘴说道「啊,这是,大吉大利晚上吃鸡,哈哈哈」。

    「不,这不是李啸斌你的错」。

    刘娴连忙擦拭了自己的眼睛说道「那个,我只是有点吓到了。我一直待在医

    院,这两年又昏迷不醒,所以对那事情不是很了解」。

    常娟「没关系的刘娴妹妹,来,把脸靠近姐姐这一边」。

    听了常娟的话,刘娴本只是顺势将脸往她那边一歪,没想到常娟便直接捧过

    她的脸蛋,将自己的嘴唇往她嘴唇上紧贴,然后舌头便顺着刘娴的唇间滑了进去。

    常娟一边用自己的舌头与刘娴互相交织,一边还不忘揉着刘娴的小白鸽。

    在这稍微介绍一下刘娴的身材,或许是因为她常年住在医院,又与疾病斗争。

    整个人虽说没到廋如白骨,但确实有些弱不禁风。

    而且她的两个小白鸽还是属于稀缺的连乳型,在她相对小巧的乳房因她这独

    特的乳型,倒也有种别样的性感。

    随着常娟与刘娴的接吻越来越深,两人下面也开始慢慢湿润,渐渐已进入临

    战状态。

    见此情况,虽然常娟嘴仍未脱离刘娴的小唇,但她已知时机已到,一手后挥

    连忙招呼李啸斌赶紧骑马上架。

    「OK,了解了」。

    李啸斌坚持情况也不多加推辞,直接一把拉开刘娴的小腿,让她私处露在外

    面。

    刘娴本就年纪还小,整个人又长期躺在病房,整个人体毛很少,身体可谓嫩

    的出水。

    而如今她又被常娟给吻得浑身发软,身体已然处于发情状态,纯洁与骚气在

    她的身上慢慢融合。

    李啸斌「算了,刘娴这姑娘估计没见过世面,万一破个处就要死要活可不好

    了,我还是稍微控制一下吧」。

    说完,李啸斌连忙催动他的能力,是刘娴做爱时的痛楚都会转化成性欲。

    能力使玩,李啸斌便捧起刘娴的小脚,将自己的龟头顶在她的阴唇上,准备

    一口气直打子宫。

    而也就此时,他发现刘娴的小脚玲珑可爱,白嫩的足底惹得他口舌撒盐,一

    起劲竟伸出舌头,慢慢的在他脚趾只见用口水勾勒。

    刘娴被常娟吻的早已神志骚乱,虽然有感觉脚底有些异样,但整个人完全陷

    入了舌吻之后,无法自拔。

    见此情况,李啸斌也不再客气,拿起刘娴的右脚放于嘴中细心品尝。

    而下体也不能忘记正事,立马提枪开花,撬开花蕾,单枪直入,直达要害。

    李啸斌声势浩大,舔足与肏逼同行,一个挺腰直接撕破了刘娴的处女膜,鲜

    血不住从她下体流出。

    也正当她处女膜被撕破,刘娴意识到直接被李啸斌开了包,不忍在想:我,

    这是开始正式变成大人了吗?或许是因为李啸斌操控的原因,被破处之后刘娴整

    个人陷入了酥软状态,竟然直接身体高潮,下体血液与淫水混入一滩。

    常娟眼瞄李啸斌已经枪杆入洞,自知刘娴处女已然夺下。

    本还以为这小姑娘小穴如此娇嫩,可被这大肉棒撬的哇哇直哭,没想到竟然

    不哭不叫,整个人还异常兴奋,还给直接肏出了高潮。

    便估计一定是李啸斌用了什么招式,让她感受不到疼痛。

    常娟:哼,算你还懂得一些怜香惜玉。

    看刘娴刚破处整个人就高潮,估计是让这小姑娘的痛觉和欲望连在一起了吧。

    思路一动,常娟便准备也来个主公,在不住舌吻的同时用自己的双手探索着

    刘娴的乳头。

    刘娴的身体发育还不算特别成熟,乳头微微立起但没那么红润。

    常娟便拇指与中指捏住她的乳头,把她乳头捏的稍许生疼,但因李啸斌操控

    的原因,她整个人只感觉到电流从乳头通过的舒畅感,竟毫无疼痛可言。

    而刘娴整个人也早已慢慢失神,舌头已经提不起力,完全依靠常娟的挑逗才

    能维持这深吻。

    见此情况,常娟自知刘娴以离失神只差一步,便将嘴慢慢拉开刘娴的小唇,

    从两人之间慢慢拉出口水的细细线,似如歌颂她两之前的舌吻有多激烈。

    李啸斌口含刘娴小脚正爽,她的小穴也紧的吓人,使得李啸斌腰部从未停止

    ,每次都用自己的鸡巴直顶她的子宫口,那龟头将她敲打的高潮四起。

    见常娟停止了舌吻,他也只好放下刘娴的嫩足,但腰部已经拼命的摇摆,问

    道「怎么,你不和她玩百合了?」。

    「什么叫玩百合,我和刘娴妹妹舌吻还不时为了你,我这是帮她更快进入状

    态」。

    常娟说道「作为第一次来说,我觉得情况以及差不多了,她整个人已经离失

    神只差一步。再这样下去,我看你就要玩所谓的昏迷PLAY了」。

    听常娟这么一说,李啸斌摇头一看,这才发现本还在舌吻的刘娴如今眼睛已

    经慢慢无法打开,整个人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嘴角也微微流着口水,看来这第一

    次的最爱给她感受太大,再这样下去确实如常娟所述必会陷入昏迷。

    「既然如此,我也不保存实力了」。

    李啸斌直接拉开刘娴的两腿,把她们摆成高V形状,整个人似如上了马达,

    急速加快直接摆腰的速度,整个房间啪啪声作响,似李啸斌的庞然巨物要一口气

    撕破刘娴刚开了瓜的小嫩穴。

    在这急速肏逼的5分钟时间,李啸斌挥汗如雨,龟头捅得刘娴子宫发痛发痒

    又发骚,见时机已到,李啸斌一个用力挺腰,将龟头直接贴住刘娴的子宫,一阵

    白浊从其马眼里砰然注射,使得这幼嫩的小穴完全接不住如此庞大的白浊,竟染

    得床单满是精液。

    「啊,啊,我下面好热」。

    也被李啸斌这一注射所致,刘娴还微有昏迷的头脑一下子清晰了起来,品味

    这精液灌子宫的滋味后终于安心的昏了过去。

    「呼,又完成一大事」。

    李啸斌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慢慢的将自己的鸡巴拿出刘娴的子宫,里面的精

    液也因为没了塞子,只好任由它流出小穴。

    「你也真是的,给这第一次就灌那么多」。

    常娟捋了捋自己眼前的头发,将自己的嘴套向才刚射过大量精液的李啸斌龟

    头上,用自己的舌头洗刷着他的龟头。

    李啸斌被常娟的嘴这么一套弄,马上有立起了雄风「喔,还是你的小嘴巴舒

    服啊,吸得我真紧」。

    「哼,你还说」。

    常娟慢慢的将自己的脚打开,用手指撑开她的小穴「就知道肏别人,忘了我

    啊,我下面你负责吗?」。

    「那是当然的了,我现在还活跃着呢」。

    李啸斌直接揉过常娟的小腰,令一个手摸着她的小奶子说道「怎么,等不及

    了?没事,现在就到你了」。

    待刘娴醒来,已经过去十来小时,如今时间凌晨5点,房间里到到处充满着

    淫秽的气息,显然李啸斌在作业和她做完后并没有休息,而是马不停蹄的继续肏

    逼。

    如今李啸斌正以大字形态躺在床上,自己身体也早就被洗涤干净,旁边也并

    没有见到常娟的身影。

    出于好奇,刘娴便在尽量不吵醒李啸斌的情况下(李啸斌睡得像死猪,一般

    情况下也叫不醒)起身穿了衣服,默默的走到房屋大厅。

    「怎么起来了吗?」。

    莉莉与莉亚仍在客厅打着电动游戏,只不过她们现在衣服已经换了一身行头

    ,卸去了原来的洋服和哥特装,变成了更简易便服。

    刘娴「啊,你们两个。是因为洗澡过了,所以把衣服换了吗?」。

    莉莉「虽然是洗澡过了,不过更重要的原因应该是和你一样吧」。

    刘娴「什么原因」。

    莉莉「咦,还装纯,当然是那个啦,做爱啦做爱」。

    莉亚「姐,你这样太直白了吧」。

    听了莉莉和莉亚这两看上去身材不过、9岁孩子说出的话,刘娴一下子大

    惊失色「你们两个原来和李啸斌,和李啸斌也……」。

    说着说着,刘娴不免有些微妙的悲伤「和李啸斌也做过啊」。

    莉莉叹了口气说道「不是刚进这房间时就说过吗?我们都是她的后宫啦。不

    过看你这样,显然是新手吧」。

    刘娴一听,脸微带面红「我那方面是不太懂」。

    「我就知道」。

    莉莉不知从哪拿出了一盘日本专属碟片,塞到刘娴手里说道「没事,在几天

    前我们也是这样。不过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和你说,其实李啸斌喜欢这样这样和

    这样的玩法」。

    「咦咦咦」。

    刘澜听了莉莉的话,面色更加红了不少「这是真的吗?」。

    莉莉「放心,是真的。所以我才把这个碟片借你啊,你找个时间好好研究下

    ,包你立刻学会」。

    「啊,刘澜你醒了啊」。

    只见门慢慢挪开,原来是常娟从走廊回到了房间「不好意思,因为要处理房

    子的事情,所以刚刚出去了一会儿」。

    刘娴「房子的事情?」。

    常娟「啊,不好意思,忘了和你说。其实,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已经不能再住

    了,所以得搬家,以后你就得和我们住一起了」。

    常娟一听,不免担忧道「那我哥哥呢」。

    常娟「这你放心,你哥哥也一起搬。而且他就搬在我们隔壁,如果不过夜的

    情况你可以继续和你哥哥一起住,不过嘛」。

    常娟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这个频率可能不太高」。

    到太阳升起,常娟这才叫醒了李啸斌起床,所有物件都已准备就绪,大家便

    一同回到了李啸斌所在城市的新住所。

    在路上,常娟还顺便给她解释了一下大概情况,在一段时间似懂非懂的介绍

    后,刘娴也算勉强知道了自己与她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了新屋,因家具什么都要重新摆设,李啸斌也懒得多管,便将此事全权交

    给了刘华和女孩子们,自己则准备出去逛大街打发时间。

    「那个,在这里我也没多少用处,所以能不能让我陪李啸斌逛街」。

    见此情况,刘娴立马快走几步,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刘澜,你竟然难得有自己提意见的时候」。

    刘华自然是疼爱她妹妹得不得了,连忙答应道「那当然可以啦,李啸斌,我

    妹妹就拜托你啦」。

    而常娟本还有些不解,在莉亚低声耳语后,不免脸微带红润说道「你两真是

    不嫌事多,不过嘛,李啸斌确实也挺喜欢那个的就是了」。

    就这样,李啸斌就与刘娴一同出去逛街。

    「那个,刘澜」。

    说实话,李啸斌与刘澜的联系并不算深,所以他也不知道刘澜喜欢什么「你

    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

    听了李啸斌的话,刘澜不免用力捏起李啸斌的手,并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加油

    道「那个,我想去旅馆,李啸斌你做喜欢做那事情不是吗」。

    「咦,总感觉有什么阴谋」。

    李啸斌抓了抓头说道「不过想和我玩什么SM吧,我先说好我可不做受的那

    一方」。

    刘娴「那个,SM是什么」。

    李啸斌「啊,那看来不是这个,你别介意」。

    入了旅馆,李啸斌特地选了一个非常有调性的房间,整个房间带着一股奇妙

    的色情气息,房屋天花板还有一块圆形玻璃,用来增加过来客户的情趣。

    李啸斌本以为刘娴经验稀缺,应该还会像当初破处一般只能相对正常的玩弄

    一番,等以后选序渐进。

    刘澜今天穿着一身清凉的白衬衣配合着小短裙,给人感觉很是清新。

    但当她刚进房间,见此房如此风骚,刘澜竟不为所动,而是直接把内裤扒到

    小腿,整个人直接趴到床上,噘起了自己的小屁股。

    这还不算完,刘娴还将自己两个小手抓在自己的两瓣小屁股上,并用力往外

    撑开。

    顺着这手臂的力量,她的整个粉嫩菊穴也一同拉了起来,直接露在了李啸斌

    的面前。

    刘娴整张脸扑在床上,心却依旧扑通的跳着「请,请李啸斌用我这个洞。我

    之前已经认真洗过了,所以没有问题」。

    「哦?」。

    李啸斌见此情况,自然也是毫不客气,直接亮出自己的食指,往她菊穴里探

    去。

    刘澜被这食指一桶,不免喊出声来「呀」。

    李啸斌一边用自己的手指按压刘澜的菊穴,一边带着一丝坏意说道「怎么,

    光手指就坚持不住了?」。

    刘澜「没,只是,只是有点吓到了」。

    「好啦,不和你开玩笑了」。

    李啸斌将手指拔出刘娴的菊穴,刚等她有一丝松懈,李啸斌直接把自己的龟

    头顶在了刘澜的屁眼上。

    刘澜「啊,那个李啸斌」。

    李啸斌「怎么,不是你让我肏你大菊花的吗?」。

    刘澜「那个,是我让你这么做的,不过你那东西那么大,不会把我屁屁给……」。

    李啸斌哈哈一笑,勐地捏了把刘澜的屁股说道「放心,我也不是第一次肏的

    屁股了,不会把你玩坏的。不过,这肏屁股的主意你的要告诉我,是谁出的啊」。

    刘娴「是,莉莉和莉亚告诉我的,她们说你喜欢这个」。

    李啸斌「哼,那两小丫头,看我回去不把她两的屁眼也给肏翻了」。

    刘澜「那,你不想玩我的屁屁吗?」。

    「怎么可能」。

    李啸斌慢慢的将其龟头塞入刘澜屁眼里「我这人来者不拒,无论是屁眼、腋

    窝、嫩足,我都喜欢」。

    似如为证明自己的变态宣言,李啸斌更进一步将鸡巴塞入刘娴屁眼。

    感受到自己屁眼被李啸斌的鸡巴慢慢撑开,刘澜也忍着这独特的触感,捏紧

    床单说道「我,我会努力的,保证学会每个玩法,让李啸斌你开心」。

    「我知道了,你这小丫头有压力,害怕自己比不过别的姑娘是吧」。

    李啸斌直接将身体贴紧刘澜的背部,两只手慢慢摸索着到她的乳房,一边捏

    着一边说道「不过你放心,我这人精力可好着呢,你们便是全来我都不怕」。

    刘澜「但,但哪一天,我们就会突然死在那个游戏里不是吗」。

    「原来是怕这个啊」。

    李啸斌将头迈到刘澜的黑发中,用鼻子吸着她头发流出的洗发水香气「能活

    一天就享受一天,其他的事情我也不愿多想。那,刘澜你准备好了吗?我下面的

    小宝贝可快要忍不住了」。

    刘澜微微点头道「嗯」。

    随着刘澜得一声肯定,李啸斌便行造作,蹭着她的菊穴刚被自己的鸡巴给打

    开,整个人一鼓作气将整个鸡巴直接塞入刘澜的屁眼里。

    「唔」。

    肏菊穴毕竟与肏逼不同,菊穴对女性来说受感更为激烈。

    李啸斌的庞然大物一口气直接探入直肠,不免使得刘澜整个人身体微有僵硬

    ,屁眼就更是紧了几分。

    但李啸斌是何许人物,便是莉莉莉亚这样未成熟的小萝莉他都以肏过近百来

    次,刘澜夹紧屁眼只会是他肉棒更为兴奋。

    这不,见此情况,李啸斌也未有一丝停顿,双手始终捏着刘澜的乳头,舌头

    不时舔吻这刘澜的细脖,而下体依然保持着高速的抽搐。

    因为刘澜以被李啸斌订下了契约,肉体强度也因此相对提升,他便也无故多

    虑,直接速甩其腰,每次都开的刘澜直肠膨胀,享受着这处女嫩菊的独特体感。

    刘澜「啊,啊,屁股,屁股感觉好怪」。

    见刘澜已被直接肏的屁眼小穴纷纷流水,整个人显然陷入发情状态,李啸斌

    便也不再客气,直接拉起了她埋于被里的脸蛋。

    只见刘澜整个人眼睛微带湿润,嘴巴微微张开,甚至还有口水挂在嘴边,已

    然被肏的有些甚至不清。

    「怎么,这就吃不消了?」。

    李啸斌直接捧过她的小脸,将舌头往她嘴里串去。

    刘澜「唔,要尿了,要尿了」。

    这舌吻不过多时,刘澜终于抵不住这多重诱惑,一边啄吸着李啸斌的口水,

    一边小穴释放大量的透明液体,整个人就被李啸斌肏菊硬是肏到了高潮。

    「哈,果然一发就晕倒了吗」。

    看着被她肏翻的刘澜,李啸斌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帮她洗个澡,赶紧回

    去吧」。

    「那个,等下」。

    刘澜硬撑着自己,将自己的身体翻了一个身说道「我还能坚持」。

    李啸斌「咦,你的小菊花可都红彤彤了哦」。

    「那,那」。

    刘澜将自己的两腿张开,说「请用我这里,这个地方今天还没用过呢」。

    随后的几日,李啸斌便也没亏待这小姑娘,带她在这城市里游山玩水,花起

    钱来也毫不含煳。

    而刘澜也非常识趣,天天向常娟她们请教李啸斌做爱的习性,有时性质一起

    ,李啸斌还会用他的分身术玩起四女齐肏,也算是乐享天成。

    离上次游戏离开后的10天,李啸斌再次来到了纯白之屋GM手表「因游戏

    已进入第一阶段尾声,所有小组不再提供新人指派命令。再说明一次,因游戏进

    入尾声,所有小组不再提供新人指派命令。请所有小组妥善管理好之后的人员规

    划」。

    只不过这次有些不同,一是如之前GM手表所述,新人已经完全没有。

    其次是终于不是他一个老玩家在房里,刘华也一并在房间中。

    「李啸斌兄弟」。

    见李啸斌,刘华很是激动「你收到消息了吧,不过没事,我原来的队伍已经

    好几次没收到新人了」。

    「这个不值得炫耀好吗」。

    李啸斌无奈的叹了口气「对了,以后在外你还是叫我队长或者73区队长好

    了,毕竟露真名可不是什么好策略」。

    刘华「这我清楚,你就叫我老刘就行」。

    李啸斌「行吧,不过我还有事情问GM手表」。

    说完,他拿出GM手表问道「我问个问题,之前我拿了一个‘自己的世界’

    ,这个世界和现实世界时间是同步的吗?」GM手表「正常生活时是同步的,游

    戏进度是冻结时间」。

    李啸斌「那那个世界发生了什么损害我利益的事情,我岂不是傻逼了?」G

    M手表「当玩家获得的世界出现不利于玩家发展的特殊情况时,物质基础指数会

    随之降低。当物质基础指数降低超过5,且玩家处于日常状态下,玩家可以去这

    个最多逗留世界10天。每逗留一天扣除5000积分」。

    李啸斌「啧,还挺麻烦,行吧我知道了」。

    一如第一次游戏一样,待在此房间近10分钟后,手表开始闪烁起来。

    【现实世界,存活360分钟,即可过关;额外提示:请勿离开传送地点的

    30公里外;本次游戏属于超大型副本,总计147名玩家加入游戏。

    】「咦」。

    李啸斌看到这个情报表示很惊讶「这次的情报,很怪哦」【李啸斌特殊任务

    ,在本次游戏,无论用任何手段(可以不是自己出手),请至少消灭100名玩

    家;若少于100名玩家,则每少一名扣500积分;若多于100名玩家,则

    每多一名加1000积分。

    】李啸斌:竟然让我主动杀死其他玩家,以前可没出现过这情况啊,莫非。

    一感觉不对劲,李啸斌立刻让刘华将其GM手表给他看「刘华,给我看看你

    的任务指示」。

    夺来一看,果然发现和李啸斌的不同。

    上面写着【现实世界,消灭敌方BOSS或存活360分钟,即可过关;额

    外提示:请勿离开传送地点的30公里外;本次游戏属于超大型副本,总计14

    7名玩家加入游戏。

    】而有关自相残杀的事情并没有标在里面「恩,这次的任务很奇怪呢。「刘

    华单纯的以为李啸斌自是觉得这次任务比较特殊「通常现实世界的任务不会维持

    那么久才是,而且有147个玩家参加,考虑到现在没法加新人了,这少说也有

    20组人吗了吧」。

    「你会错意了」。

    因他妹妹在自己手上,李啸斌也不怕他会背叛自己,便很大方的将自己GM

    手表亮了出来,说道「这次有个我特殊任务呢」。

    刘华一看也吓了一跳「喔,这我可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类型的任务,通常游

    戏里不是不提倡自相残杀的吗」。

    李啸斌说道「这可不一定,某些玩家杀死了,也会给奖励不是吗?」。

    刘华「某些?有吗?」。

    李啸斌「地球背叛者啦,你不也是因为如此才来我小队的吗」。

    李啸斌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这147位玩家,除我以外都是地球背叛者」。

    刘华「那该怎么办」。

    李啸斌「见机行事吧,你现在一共参加了几次游戏」。

    刘华「差不多13次了」。

    李啸斌「我现在才4次,勉强也就是脱离新手的级别,以我的战斗数来说要

    杀死147个高手级的玩家实在是太勉强了」。

    刘华「也就是说必死无疑?」。

    李啸斌「有可能,不过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这场游戏本来就不简单,我

    可以坐享其成」。

    随后,李啸斌扣了900积分召出常娟、丽克雅,便开始了这一轮的游戏。

    (现李啸斌积分1920)一阵晕眩之后,刘华睁眼一看,发现自己正处

    在一群人之中。

    这群人他有些也稍有交道,发现情况确如李啸斌所猜想,在场所有人均是地

    球背叛者。

    不过话虽如此,他竟意外没发现李啸斌的身影,这令他有些意外。

    而李啸斌这边的情况似乎更糟,这个地图他曾打过,便是他刚出茅庐的第二

    场——兵马俑。

    至于他为何如此确信这次的战场,因为如今他就在兵马俑的包围之中,而且

    不是简简单单5000人的规模,这一次兵马俑数量庞大,一眼望看不透边界。

    「汝便是派来帮我的玩家否?」。

    站于李啸斌出生点旁的,正是本战的BOSS,他浑身漆黑胸甲,头戴皇冠

    ,身骑骏马,确比那些杂鱼更显特殊。

    「那个,您怎么称呼?」。

    李啸斌不敢怠慢,但听其口气似乎与他不是敌对关系。

    「莫非你敢直呼吾名?哼,也罢,毕竟此次需要用到汝的力量。吾乃秦始皇

    的化身,同样也是你眼前15万兵马俑将士的最高统领」。

    听了这话,李啸斌不免有些惊讶「15万」。

    秦始皇兵马俑「区区15万便把汝吓得魂飞魄散,也罢,杨端和听命」。

    杨端和兵马俑「臣在」。

    秦始皇「令汝携9千弓步兵、1千骑兵、4位副将与汝一起听此人的号令,

    此人的一切命令完全脱于本皇,可完全指令行动」。

    杨端和「臣遵旨」。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杀戮世界》,方便以后阅读杀戮世界【杀戮世界】(打怪+升级+控制)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杀戮世界【杀戮世界】(打怪+升级+控制)9并对杀戮世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